白洁全传阅读全文读:帅哥的鸡

白洁全传阅读全文读 第一章

第624章

王钧登上祭坛台阶的那一刻,霎那间天象大变,五行神雷滚滚而来,跨过两者之间的距离,眼见就要轰击在王钧的身上。

随即王钧一推齐天冕,一顶华丽尊贵的华盖在头等升起悄然张开,就见上面画着一个背对苍生的天帝,身影和王钧有七八分相似,背后万物朝拜的景象。

五行神雷瞬间落下,却被天帝华盖完完全全挡住,天帝华盖那不费吹灰之力的形象,好似有种万物不侵的感觉。

随着五行神雷消失,天河之水形成的暴雨立即落下,每一滴雨水都有一湖之水的重量,噼里啪啦的打在天帝华盖上溅起一朵朵水花,一阵华光放出,天河之水如同普通的雨水一般滴落,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半,一团团南明离火出现,绕着王钧不断的焚烧着,只见天帝华盖微微一震,放出一道道亮丽的华光,将南明离火隔于体外。

趟过南明离火后,平地吹起一道旋风,呼吸间便壮大成可以改天换地的龙卷风暴,不止如此,这股神风好似有磨灭灵魂的力量,简直是无孔不入。

神风视天帝华盖为无物,“嗖嗖”的往王钧体内吹去,想要吹散王钧的神魂,只不过这股没有一丝规律的神风不管怎么吹,都无法吹动神魂,顶多带走一丝杂质,看上去就像是淬炼神魂一般。

走出了神风的范围,就算以王钧的实力都有一丝疲惫,不想先前的大五行神雷和南明离火,死魂冥风全靠自己的灵魂硬抗。

望着近在咫尺的祭坛,王钧冲着苏贤一伸手接过三根香,恭敬的三拜,道:“天道在上,今有下界运朝之主王钧在此祭天,我大乾自建立之日起,如今已经有两百余年的光阴,在此期间驱逐魔族,拯救世界和万物无数,眼下圣朝气运无法容纳我大乾国运,请天道恩准我大乾晋升。”

随着王钧的祭言从嘴里说出,一条看不见首尾的气运金龙凭空出现,它每一片龙鳞都有一间皇宫大小,伴随着龙吟声响起,一身龙威肆无忌惮的放出,让大乾百姓心悦诚服的下拜。

冥冥之中一股淡然冷漠的视线落在气运金龙身上,随即世间万物同时说道:“准。”

话音落下,九霄神雷重重的劈了下来,一道闪电的力量,就把气运金龙劈的皮开肉绽,一身龙鳞血肉在雷电之中不停的毁灭和秀发。

足足劈了三个

文学

多时辰,气运金龙缩小了不知道多少倍,如今看上去只有万丈大小,头顶的龙角也再次开始分叉,本来只有八爪的四足

文学

也鼓起一个包。

随后紫阳神火降下,它是一种开天之火的余温诞生,通体紫金色的火焰,让人看上一眼就觉得有种魂飞魄散的错觉。

只见气运真龙体内冒着紫金色的火光,将它身体里的龙血不停的煅烧,火焰下气运金龙全身逐步变得透明度,那龙脉中的龙血清晰可见,让本就是如同红水晶一个的龙血,更加的璀璨耀眼和神圣。

随即一股水流凭空产生,淡黄色或水流将气运金龙完全淹没,所有人就感到一股淡淡的阴气,脑中浮现出黄泉之水地概念。

水火两重天的情况让气运金龙痛苦并快乐着,只见爪足的鼓包伸出一支龙爪,气运金龙大吼一声,身上的水火终于褪去。

白洁全传阅读全文读 第二章

第四百五十四章当世圣人(本章内容是重复的,不要订阅。等我写完后,会订正过来的!)

“你确定感应是从这里面传来的吗?”五青殿上空,姬碧月盯着阵法面露冷色。此地的阵法颇有几分玄妙,很显然眼前这个势力不是什么小鱼小虾。

“非常确定!目标并未移动,有很大可能被人抓了!”骑熊的那人开口,眼中有些火热。只要能把圣果献上,那就是大功一件。只要这事办成了,上边赏赐的东西足够他们修炼到四极境界了。

“动手吧!”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后,姬碧月立刻下令。闻言,不远处的聂宇眉头一挑。这姬碧月虽是女儿身,但是这份果决着实不逊色于世间任何男子。

见姬碧月想要对付五青殿,姬知希在心中暗喜的同时,又感觉到一阵莫名的不安。这也太巧了吧,自己儿子陷进去的地方,圣果的持有者居然也在!

“碧月小姐,这五青殿是摇光圣地的弟子建立的势力!你看,我们是不是留那几个殿主一条命!”见姬知希一言不发,负责盯着聂宇的那名姬家旁系说出了五青殿的来历。

“摇光圣地又如何!两家同在东荒,起的争执还少吗?动手!”对于旁系之人的“瞻前顾后”,姬碧月的的态度很明确。没别的,就是干!

世家这种存在,在没有外力压迫的时候常常内斗不止。但当遇到外敌的时候,他们又会无比团结。荒古世家不畏战,更不惧战!昔年虚空大帝镇压黑暗动乱,血战一生。即便有着不死药续命,仍然只活了一世。姬家身为他的后裔,先祖的几分风骨还是有的!

刚刚走出来的大殿主正准备开口,然后就迎来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他现在很懵,他以前也曾见过荒古世家的弟子。对寻常修士,世家弟子确实很高傲,可是在面对圣地弟子的时候他们没这么彪的啊!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这是得罪谁了啊!?

密集的攻击落在阵法之上,五青殿阵法撑起的光罩就好像“下雨时的湖面”动荡不已!道宫修士体内除了神力外,还有道宫神邸演化的道力。同样的神通在两种力量的加持下,其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神力狂涌,神霞肆虐,恐怖的气机肆虐八方。饶是此地的阵法不俗,面对姬家人的连续攻势也有些撑不住的感觉。最多两盏茶时间,此阵必破!

“姬家的嫡系,修炼的也并非都是虚空经啊!”一边看戏,一边逗孩子,聂宇表现的好像一个“旁观者”!若非姬碧月的实力比他强,聂宇真想找个椅子抓把瓜子!

“你不出手吗?”盯着一旁哄孩子的聂宇,姬碧月目露精光。她想要通过聂宇的手段,分辨一下他的来历和背景。直到此时此刻,她依旧不忘试探聂宇。

“出什么手啊!你们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都把孩子吓哭了!你看,尿我一身!”抖了抖湿哒哒的衣袖,聂宇顾左右而言他。

“如此照顾未婚妻,你未来会是个好丈夫!不过姬家的女婿,还是需要展露出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让旁系的人信服!”自然的接过姬蝉月,姬碧月说的客气。但是其中的逼迫之意,却非常明显。

聂宇知道,对方这是执意要在他身上挖出点什么来了!就算自己现在不出手,等此女空出手来,也会强行进行试探的。想要不露底,除非聂宇站着不动让她打!

“算了,暂时先麻痹他一下吧!等有了机会,我就跑路……”盯着阵法看了一眼,聂宇抬手挥出一掌。随着他这一掌击出,聂宇的手掌越来越大。不过眨眼之间,他的手掌就变的比磨盘还要大。

手掌落在阵法形成的光罩上,发出“砰”的一声响!一层细密的裂缝,以手掌为中心迅速扩散开来。聂宇这一掌的力量,比之道宫修士发出的神通毫不逊色。甚至在力量方面,要更为集中!

“极境之力!?他的体质果然不一般!不知道和皓月的神体相比,孰强孰弱!”一眼看出了聂宇这一击的门道,姬碧月有些意外。上等的体质,大都有锤炼肉身之效。可是能锤炼到十万斤极境的却是少之又少!

她很想知晓更多,但聂宇却没有展露其他东西的意思。将手掌恢复原样一掌接一掌的拍下,五青殿的阵法被聂宇打的扭曲变形起来。要知道,这阵法就是道宫巅峰的存在,也要费点时间才能突破。

“快住手,我们是摇光圣地的弟子!”见阵法累若危卵,大殿主硬着头皮开口了。

“打的就是你摇光圣地的人,快把我儿子和聂宇交出来!”张口大喝,姬知希一边借势,一边给姬家人出手的理由。如果真闹起来,他们也能用“圣地弟子抓捕姬家人”来说事。

“姬知希!聂宇?”听着驴唇不对马嘴的两件事,大殿主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疑惑。他正想开口辩解几句,为首的姬碧月却突然动了!

纤细的玉手探出,周遭的空间一阵摇颤。周遭黑云翻滚,一个黑色的大手显化而出。这一掌,威力绝伦,霸道无比。漆黑如墨的手掌,覆盖了方圆一公里的所有,颇有那么几分“遮天蔽日”的感觉。

“这是……虚空大手印!?”看着手掌和阵法相碰,聂宇仿佛想起了什么。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一招是《虚空经》中的无上秘术。就算是姬家嫡系,也不是谁都能学的。

“boom!”在帝经秘术面前,五青殿的阵法就如同气球一般一戳就爆!被爆炸的余波所波及,大殿主在空中翻滚了四五圈。周身绿霞辉映,此人有些勉强的停住了身形。直到此刻,他才发现来人之中有着四极修士!

阵法一破,姬家修士当即鱼贯而入。此刻,谁都想第一个抓住聂宇向姬碧月邀功。而聂宇同样冲了出去,这五青殿既然是摇光圣地的下属势力,那么应该还是有点货的吧!

“你的未婚妻还你!”一下拦住了聂宇,姬碧月将姬蝉月塞到对方手中。

白洁全传阅读全文读 第三章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不管这敲锣的邪军统帅,是故意引诱我进入早就布好的天罗地网。还是真的忌惮我连山印的杀气,被迫逃回邪界。

此时既然我来了,那就不会退。

也许他不管自己族人安危,只想见我一人死,足以。

而我为了玄门长存,为了数亿平凡人的安居乐业,就算死我一人,同样足以。

于是我们各怀心思的你追我赶,总能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不再像之前那般穷追猛打,而是勉强维持住连山印即可,防止到最后被他拖死,导致自己气机不足,陷入彻底的被动。

毕竟就算真的落入了陷阱,遇到必死杀局,我还要博上一博,所以我得保留一定的实力。

就这样猫捉黄鼠,兜兜转转一直跑了足足有一个时辰。

我的气机损耗过半,而他道行不知几何,但他气机也真的深厚,加上他是辅助性的玄术高手,所以他看起来依旧虎虎生风。

“小小人皇,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都来到了我神族之地,你竟依旧要对我赶尽杀绝,真以为自己一个人皇,在我邪界也可以横行无忌了?”

突然,敲锣者猛地停了下来,讥笑着开口。

我不管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没有回应他,毫不犹豫地落连山印,那连绵的群山之气立刻对其进行了镇压。

连山气连绵不绝,气结连山。

这延绵群山势大力沉的落下,一下子砸在了我的身前,砸在了敲锣邪人的头顶。

那里本就有一座山,连山气开山,将那山头都给削平,一时间地动山摇。

随着连山印的消散,敲锣邪人的身影也随之一同消失。

我楞住了,难不成他就这样被我给镇杀了?

他之前那气机磅礴的模样都是假象?撑到现在终于撑不住了?

我暗暗运气,小心提防地看着。

在那弥漫的山灰下,有一个深坑。

那深坑就像是无底黑洞一般,深不可测,直入地底,一眼望不见尽头。

我忍住跳下去瞧个究竟的冲动,管他是生是死,管他黑洞后连接的是什么。既然他不见了,我也该退出邪界了。

我扭头看向身后,看到圣龙岭内已经尸骨如山。

大部分都是人皇神兵的尸体,那百万神兵,此时还能站立的不足一万,近乎全部战死。

而神兵尸体一旦死亡,他们体内的鬼魂也魂飞魄散,那尸体迅速腐烂,成了烂尸,那一幕看着既凄厉又血腥恐怖。

在神兵腐尸旁,还堆积着玄门风水师的尸体,还有相当之多的邪人尸体。

原本不可一世的邪兵,近乎被团灭,所剩不多的几十个邪人,此时也感受到了人族的坚韧与无畏,自知大势已去,这一仗终究败了。

那存活的邪人被风水师们团团围住,跪在地上苦苦求饶。

闻朝阳大口呼着浊气,这个三教通融的仙人,以武通玄的武夫,为了这一仗近乎贡献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整个人都看着苍老了不少,但他终究无愧天下,站到了最后。

高冷男用重尺支撑着身体不倒,满身鲜血淋漓。

存活的风水师们或瘫倒在地,或倒在血泊,或顽强地单膝跪着……他们的眼中没有劫后余生的侥幸,没有死了无数同胞的伤感,他们眼含炙热光芒,看向邪界方向,看向了我。

是我这个小小人皇,只身入邪界,压制了邪军统帅,才为他们争取了足够的机会,让人道打赢了这震古烁今的惨烈一仗。

所以此刻,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盼我归来,共庆胜利。让我这个人皇,玄门镇玄王,带领他们班师回朝,享世人顶礼。

我心里为死去的同胞心痛,为幸存者而喝彩,这种时刻我自然要与他们站在一起。

哪怕危机还没有彻底解除,也许不久后还会有邪族精锐发动战争,至少这一刻,我们赢了。

我也知道以残存的人道力量,是没有能力一举打入邪族诛邪的,毕竟就连邪界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都还没有弄清楚。

所以,是该撤退了。

于是我将气机彻底爆开,结束朝界河飞去,想要尽快回到圣龙岭。

“好强的力量,不愧是连山禁术。真没想到,过去了几千年,在这世上还能看到有人再次使出连山,难得,难得。”

就在我御气飞行间,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无比苍老的声音。

这不是敲锣者的声音,我暗道不好,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此人深不可测。

我头也不回的往回跑,这时敲锣者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小小人皇,你虽然道行一般,但造化惊人,借你连山气,破了封神印,放出了我族强者,你也算是为我族立了大功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