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男朋友吃你胸你会叫吗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一章

天山童姥,李秋水二人为了争夺无崖子而互相争斗了半生,可到了最后,二人却发现无崖子真正所爱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们。

忽然间,争斗了大半生的二人就仿佛失去了所有兴趣一般,站在原地表情或喜或痴。

片刻后,童姥和李秋水同时抬起头,看着数丈之外的身影,彼此相斗了近乎一生的二人,也终于迎来了相识一笑。

“阿弥陀佛!”

看着相视一笑的二人,在场一众僧众皆是长诵一声佛号!

“师妹,你我相争了大半生,现在也该放下了!”

身材宛若女童的童姥,看着面前捂着右臂的李秋水,也是第一次在称呼上将李秋水当做了师妹。

她们师姐妹之间的恩怨,到了今天这一地步,已经不能用谁对谁错来评价了!

李秋水害她终身无法长大,而她又还以颜色,毁了她容貌,二人之间已无亏欠!

“师姐,说得对,小妹我即日就返回宫中!”

看着面前的童姥,李秋水则是少有柔声道。

说起来她们师姐妹间已经不知多久没有这般融洽了,上次这般还是在师尊健在时。

而如今相隔已过半百,不经意间,二人都已老了!

“徐道士,承蒙你今日恩情,日后若你空的话,可以来灵鹫宫中走一趟!”

就在二人相视一笑后,离别前,童姥又调转视线看向了站在原地的徐子骧。

“既然童姥相邀,我又怎会拒绝,他日我必定前去拜访!”

对此,徐子骧拱手道。

“徐小子,他日若是有空,也可以来西夏走走!”

待到童姥说完后,一旁的李秋水临别前也是忽然说道。

“一定!”

徐子骧拱手一笑道。

眼见徐子骧都答应了以后,童姥和李秋水这才飘然离去,身后符敏仪等人也逐一朝着徐子骧施礼过后,也追了上去。

眼见童姥和李秋水二人终究能一笑能泯恩仇,徐子骧也是心中怀慰,有这般结局也算不负无崖子当日之托了!

目送童姥和李秋水二人离去后,藏经阁外一众僧人以及大群江湖中人便将目光又落在了徐子骧身上。

“徐先生,我去去就来!”

心知自己已经拖延太久了,慕容博也是微微一笑道。

“慕容先生且去!”

明白慕容博是去交代后事,徐子骧对此也并未阻拦,直接拱手道。

而一旁的乔峰这时也是目送他离去,有了之前交手的经历,乔峰也是确认了慕容博还不会无耻道这般地步!

况且,就算他趁机溜走了,在江南一代根深蒂固的慕容家却逃不掉,所以乔峰这才放心他离去!

“阿弥陀佛,老衲现在也该给诸位一个交代了!”

刚化解了体内逆行气血的玄慈大师,这时候则起身说道。

“方丈师兄!”

眼见玄慈又在众人面前提及了此事,身后脸色苍白的玄渡,玄难二人则是想要阻止。

“诸位师弟,出家人本该六根清净,可我却触犯色戒,早年又轻信他人所言,导致错杀萧远山一家,如今还连累赵钱孙,智通大师等人为我而酥,自感罪孽滔天,岂能轻算!”

话说道此处,玄慈便转身朝着乔峰施起了大礼。

“乔峰,既然你能给慕容博老先生宽限一些时日容他和家人告别,老衲也斗胆请求先领完寺内惩处后,在由你处置!”

随后就见玄慈对着乔峰恳求起来。

听闻玄慈大师所言,乔峰犹豫了片刻,或许是想起了少林寺的授业之恩后,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老衲犯了佛门大戒,有玷少林清誉。玄寂师弟,依本寺戒律,该当如何惩处?”

眼见乔峰点头之后,玄慈脸上也多出一丝感激之情,随后就见他朗声道。

“这……”

一直隐在身后的玄寂,却是满脸的为难。

寺内有此戒律不假,可要是对身为方丈的玄慈施刑却是闻所未闻,故而执掌寺内戒律的玄寂是为难不已。

“玄寂师弟,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少林寺千年清誉毁于我手吗?”

看着仍不愿行刑的玄寂,玄慈不由得厉声道。

“是,执法僧,行刑!”

听闻玄慈言语,执掌寺内刑罚的玄寂则含泪道。

话落,就见两名执法僧走出,而这时玄慈早已自行解开了衣物,遥遥朝着寺内大雄宝殿的方向跪拜下去。

“行刑!”

一切准备完毕后,跪伏在地的玄慈便开口催促起来。

“得罪了,方丈!”

闻言,两侧的执法僧同时躬身道。

随后便站直身子,举起刑杖,向玄慈背上击了下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纵然两位执法僧有心想要留情也做不到,只能硬着头皮将手中刑杖接连打了下去。

要知道寺内戒律,触犯色戒重则一百,常人哪里又扛得住这一百杖,而玄慈又身为方丈,这刑杖只能多不能少,不然又要引得旁人说起闲话。

所以就在这藏经阁外,众人只听闻刑杖重重敲打在玄慈背部的声音传出。

而他们的表情也从刚开始的不以为然,直至近百杖打下去后,他们的表情这才变得肃穆起来。

能够来到这少林寺中的江湖中人,大多眼里也不差,所以自然也能看出,正在大庭广众下接受刑杖惩戒时,根本没用内力抵抗。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紧咬牙关,不发出任何声音!

这般态度自然引得原本心存鄙夷的江湖中人肃然起敬,就连这次专程千里迢迢前来寻少林不痛快的神山大师也是神色复杂。

片刻过后,转眼间玄慈不用内力抵抗就已受了百杖之惩,背上也满是通红的血印,看到这儿,神山大师眼露不忍,终于他便走出来说道:“玄寂师弟,贵寺尊重佛门戒律,方丈一体受刑,老僧好生钦佩。只是玄慈师兄年纪老迈,又不运功抵抗,眼下已受了百杖之苦,已经足够惩处了!”

“是极!”

众人听闻,也是齐声道。

“多谢众位盛意,只是戒律如山,不可宽纵。执法僧,快快用杖!”

不过玄慈纵然面色早已变得苍白,可仍是不肯改口!

“行刑!”

随着玄慈一声话落,执法僧又只能硬着头皮执行了寺规。

而一旁的扫地僧看到这儿,也是连连摇头。

玄慈触犯色戒,又误杀萧远山一家,他也是最为清楚的,心知他是为了少林寺声誉着相,这才在众人眼前接受杖惩,所以扫地僧纵然有心不忍,也不好出来阻止。

毕竟世间万物,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玄慈触犯色戒在先,又轻信慕容博所言误杀好人,这才落得今日这个下场!

又是片刻过后,玄慈背上早已遍布密密麻麻的血印,而众人这时候皆是不忍心看下去。

这时候负责行刑的执法僧终于停了下来,望着受此惩处仍不发一声的玄慈,二人眼中满是恭敬。

“回禀师兄,二百刑杖已经打完!”

看着强忍剧痛没有昏过去的玄慈师兄,屹立在一旁的玄寂眼角含泪道。

“扶我起来!”

玄慈年事已高,如今受了二百刑杖没当场昏死过去就全凭是一口心气吊着,明白乔峰和其义兄武功之高,不愿在因此事牵连到寺内的玄慈执意要在今日了结当年恩怨。

“乔峰,当年我轻信他人所言,结果导致误杀好人,现在也该你报仇了!”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

文学

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三章

一念至此,李岛主就拿出了通讯灵石,给高大青年发起了消息。

“贤侄在吗?我有事情要和你说一下。”

李岛主对着高大青年道。

高大青年一收到李岛主的消息,他连忙回复道:“伯父,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寒雪说她喜欢上了一个男子。你去看看他的实力如何?如果对方很强的话就算了,如果对方实力不济的话,你就把他赶出中玄海吧。”

李岛主说道。

闻言,高大青年也是一怒。李寒雪竟然真的喜欢那个男子了吗?这让高大青年很是不爽。

“伯父,你说哪个人在哪里,我马上就去找那个人算账!”

高大青年道。

“那人正在你所住的天龙酒楼之中,他的名字好像叫古云。你让老板查一下就知道了。”

李岛主道。

“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找他。”

高大青年点了点头,随后又与李岛主说了几句,便是挂断了通话。

他此刻已经回到了天龙酒楼的房间之中,他立马对着门外传唤道:“来人,我有急事要让你们去办!”

很快,那位绝世霸主便是走入了房间之中。

“大哥,有什么事情吗?”

绝世霸主道。

“你现在赶紧给我去找酒楼老板,让他查清楚那个叫古云的男子住在哪一号房间?”

高大青年命令道。

“遵命!”

绝世霸主恭敬离开了房间,便是前往了去找酒楼老板了。

一炷香不到的时间,绝世霸主便是回来了。

“查到了没有?”

高大青年问道。

“查到了大哥,那个古云就是这两天我派人盯着的那个人,也就是那天我和你说的那个疑似有造化境界八百万斤之力的男子。”

绝世霸主如实回答道。

“原来是他啊,看来当初你的猜测是正确的了。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送他上路吧。马德,竟然敢和老子抢女人,老子一定要弄死他不可!”

高大青年一脸阴沉道,对于这古云他也是憎恨不已。李寒雪他早就已经把其当作是他的女人了,他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来打扰他的好事。他现在已经有了要将古云除之后快的想法了。已然忘记了李岛主的嘱咐,只需要将古云赶出中玄海就行了。

随后,高大青年带着绝世霸主以及几位绝世天骄,气势汹汹的冲出了房间,来到了古云的房门口。

高大青年一来到此之后,他连门都没有敲,直接就一脚将房门给踹开了。

古云此刻正在修炼,他忽然之间就睁开了眼睛。

“你们有什么事情吗?为何要将我的房门给踹开啊?”

古云冷声说道。这高大青年的做法让他很是不悦。当初他就对高大青年没有什么好感,现在更是让古云十分生气了。

“老子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单纯想要弄死你!”

高大青年一脸盛气凌人道。仿佛吃定了古云一般。在他看来,古云的实力就算看起来影藏了很多。可面对绝世天才的他来说,肯定不会是对手的。

“弄死我?我又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要弄死我啊?”

古云似笑非笑道,他眼睛之中已经有了一抹寒意了。

“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一只蝼蚁而已,你没有资格问我理由。你只要知道,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之中,你的生死都在我的一念之间。”

高大青年丝毫不把古云放在眼里道。

“哦?是吗?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到是要看看,你是怎么弄死我的?不过,你可是要想好了啊。当你对我出手的时候,你要想想你自己会不会有性命之忧再说。”

古云微微一笑道。

“哈哈,就凭你也敢威胁我,我等下会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高大青年一脸森然道。

“你们几个,给我上!”

高大青年对绝世霸主几人道。

绝世霸主闻言之后,他也是一愣,他的眼神之中有一抹犹豫之色。

古云的实力他当初是见过的,很有可能是在他之上的,若是让他出手的话,他真的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啊。

不过,既然高大青年已经发话了,他也不得不对古云出手了。

“小子,受死吧!”

绝世霸主对着古云大喝一声,便是对着古云爆发了全部修为之力,直接镇压了过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