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一章

秦鸿看他面色不对,劝道:“师傅莫恼,我有办法悄悄进去。”

碧云停住了脚步,低声道:“万一再被江云碰上,他要是禀明青云子,那可就麻烦大了!”

秦鸿心道:“一个小小的五阶仙君,还能拦得住我不成?我一剑斩了他的首级,搜走他的魂魄,让他身死道消,看他还敢这么横?”

不过,这话他没有说出来。

他取出两枚玉符,将其中一枚递给碧云:“师傅,这是我炼制的隐身符,乃是七阶仙符,你把它激活之后,能够遮蔽大部分气息。我们悄悄潜往另一侧,这么大的星陆,方圆七八万里,就凭江云一个人,累死他也守不过来!”

碧云接过玉符,心里还有些犹豫,道:“你识得星陆外面的大阵否?它是否容易破解?一般而言,只要是七八阶的大阵,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若不能在盏茶功夫内破解,江云就能赶过去了!我不想给他看到……如果我的功力在他之上,或许忍不住打杀他……可惜我不是他的对手……”

“师傅,若真想杀他,有何难哉!”

“秦鸿,我还从未见过你出手呢?不晓得你有什么杀手锏?”

“我有一口铁木剑,还有一件拂尘,经过我的温养洗练,都已经晋升为八阶仙器了!除此之外,这么多年来,我还养了几十只神蚕,得到一些蚕茧。我用神蚕丝织成了锦缎,炼制了一件‘乾坤大袖’!”

“乾坤大袖?你怎么会有这门传承?我不记得教过你这门心法,连我自己都不会啊!我还指望,从青云子那里,得到《地仙真经》后面四卷心法呢。《地仙真经》第三十六卷,才有完善的‘乾坤大袖’心法!”

“嘿嘿,师傅你忘记我是仙阵师了?修仙之人,触类旁通,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只要有上佳的神蚕丝,有了八品的锦缎,就可以设计仙阵,将纳虚阵和杀伐阵置于锦缎之上,将其炼制成乾坤大袖!”

“胡说!镇元子祖师的独门绝技,岂能像你说的这样简单?”

“师傅,我若说以前见过祖师镇元子,得到他的部分传承,那你信不信呢?”

“我不信!祖师在本界只收了七个徒弟!每一位都是仙王,岂会有你这样,沦落到下界的弟子?”

“师傅,你恐怕猜错了!每一位大帝,都是心思缜密之人。既然来到这方世界,明里暗里都有布局!岂能说走就走,连一点儿后手都没有?”

“哼!难道说,你是祖师留下的后手?我若将你的话报上去,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秦鸿笑道:“师傅莫怪,弟子看你心情不好,所以说些怪话,让你高兴高兴。你还想不想进入这片星陆,看一看令尊留下的地盘,变成了什么样子?按照我的推测,既然青云子将其列为禁区,说不定里面有古怪,或许潜藏着危险呢!”

碧云一咬牙:“既然来了,不进去看一眼,我心里很难受!走吧,我跟你过去瞧瞧,能不能破开仙阵,就靠你了!”

两人绕了一圈,来到另外一个角落。

秦鸿转头四顾,看不见江云,和别的守护人员。

他靠近那青灰色的阵膜,眯起眼睛,仔细观瞧,神情显得有些凝重。

碧云问:“怎么样?这是什么大阵?能破开吗?”

秦鸿沉声道:“情况不太妙!这是青冥镇元聚星阵!它的等级不低,一时半会儿破不开!”

碧云皱眉:“破不开?那不是白来了?算了,赶紧走,别待在这里!”

“师傅,这个大阵不简单!弟子预感到,大阵之中,藏有大秘密!”

“什么样的大秘密?”

秦鸿前世见过类似的大阵。

昔年他放出分身前往古茗星,那里是镇元子的老巢,整个星辰的外面,就有这么一道大阵,这样的大阵具有多种功能,除了防护星辰之外,还能从宇宙中汲取仙气,不断的壮大星辰,给人参果树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由此一来,镇元子才能成为地仙之祖!

因此,他转头对碧云道:“师傅,咱还是回去吧。”

于是碧云拔腿就走!

他一面飞遁,一面埋怨:“秦鸿,原来你也是银样镴枪头!还说自己是了不起的仙阵师呢,结果被大阵挡住,连试着破阵都不敢!”

秦鸿道:“师傅,你误会我了!我不是破不开大阵,而是不敢强行破解。”

“大阵之中究竟有什么?怎么连你这无法无天之人,也会感到害怕?”

“我怀疑,青云子就在大阵之内!”

碧云被吓了一跳:“什么?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很多仙王都喜欢狡兔三窟!青云子鸠占鹊巢,占据了这片星陆,将其改造为福地。”

“你凭什么这么说?这样说有什么根据?”

“就凭这个青冥镇元聚星阵!这是镇元子祖师的独家传承!你知道‘地仙真经’的要义是什么?最关键的是,如何改造星陆,构建完美的‘洞天福地’!为了达到这一点,除了有强悍的防御阵之外,还要有源源不竭的仙气供应!而这个青冥镇元聚星阵,恰恰具备这两种功能!”

碧云瞪大眼睛:“秦鸿,我还是不敢相信!你一个野路子仙阵师,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

秦鸿说道:“师傅,你若是不信,何不在周边星陆走一走,看看附近的星陆之上,近年来仙气是否逐渐下降!不过,这种仙气下降是潜移默化的,一般的仙君都难以察觉。”

碧云道:“既然难以察觉,我们也无从判断。”

秦鸿沉吟片刻,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法子,能够证明我的说法。”

“什么法子?”

“我们再回青云宫,看看青云子的本命仙树,在不在青云宫的后花园!如果不在那里,便是被他迁移到这边来了!”

碧云眨眨眼睛,道:“青云宫所在星陆上,有一片很大的人参果园,其中有些果树,还是镇元子祖师留下来的!无法判断哪一株是青云子的本命仙树!”

秦鸿道:“你不是认识一位郝师姑吗?她驻守人参果园,应该知道其中的奥秘。”

碧云深吸一口气:“就按你说的办,正好你我进阶仙君后,也该去那里,求一根人参果树的枝条了!这是青云宫的规矩,每一位仙君,都能获得一根新的枝条,回去嫁接本命仙树。”

于是两人又飞往青云宫所在的星陆。

这一次,他们没有去青云宫,而是直奔人参果园。

所幸才过去数万年,那位“郝师姑”依然还在。

她看见碧云,面上浮现出自然的笑容,道:“难得你能进阶仙君,这是可喜可贺之事。我这做姑姑的,手里也没有别的好东西,只有一颗青云大丹送给你。”说着取出一个小小的青玉瓶,里面装着一颗鸡蛋大小的碧绿色丹丸。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三章

东大宙传道在即!

而洛尘则是把叶宁,楚南,萧度,林意找了过来了。

顺带着也把大师兄找了过来。

看着大师兄,洛尘倒是有些犹豫,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大师兄。

毕竟这个事情,知道了也不是好事,但是大师兄至少有个知情权。

你的事情,关于你的身世,你想不想知道?洛尘最后干脆问道。

而大师兄看着洛

文学

尘,眼中带着犹豫。

大师兄又不笨,自然会猜到了,如果洛尘说出身世的事情,肯定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这件事情肯定就有着巨大的秘密,甚至和仙界有关了。

毕竟洛尘在地球上不说,偏偏这个时候说。

推算下来,洛尘可能也就是现在才知道的。

那么这个身世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让我再想想吧。大师兄叹了一口气后回答道。

他最终还是犹豫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

而后洛尘又看向了这四大古姓!

尤其是萧度,洛尘此刻对萧度极为感兴趣。

来,说说你见过你父母吗?这个问题很奇怪。

让萧度也猛地一愣。

自然见过!

我父母当时带着我逃亡隐居去了。萧度开口道。

那你之前说的,一出生就是为他人做嫁衣,那么那个嫁衣的主人是谁?洛尘又问道。

那个嫁衣的主人,我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

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们是西大宙三山二湖一殿之中的孔雀山之人!萧度开口道。

因为我父母死的时候,就是被孔雀山的人杀死的!萧度眼中露出了仇恨的目光。

他知道自己是四大古姓,也知道自己是萧家的人!

萧度是这四人之中最为努力的人,也是修炼天王九禁之一最为神速的一个人。

可以说,如今已经隐隐有了四人之首的姿态。

这跟他背负着血海深仇有一定的关系。

父母被杀!

而且对于他来说,西大宙的孔雀山,是他难以撼动的不朽势力。

要报仇,简直难以登天!

说说嫁衣的事情!洛尘再次问道。

对于洛尘的问话,萧度倒是一五一十的讲诉起来了,丝毫不敢有半点隐瞒。

他们在我的神魂之中留下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据说会随着我的成长,然后逐渐壮大!

因为我有萧家的血脉!

萧家的血脉很特殊?洛尘问道。

萧度他之前也仔细观察过,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好像是可以温养什么东西!

这些是谁告诉你的?洛尘问道。

我父母!萧度叹息道。

他永远都忘不了,他父母倒在血泊之中的那一幕。

萧家的人很多吗?洛尘问道。

不清楚,但其实四大古姓流传至今,渐渐的,已经在整个仙界开支散叶了。

有些人,也压根就不知道自己体内流淌着萧家的血脉!萧度开口道。

萧家虽然没落了,但是人口繁多,这么多年下来,早就不知道哪里有萧家之人,哪里没有了。

好好修炼天王九禁!洛尘说着,就将一道神念打入了萧度的眉心。

那是完整的天王九禁!

是洛尘从齐叹香那边拿到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