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邦、少妇人妻呻呤

夜色邦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夜色邦 第二章

虽然一下子从无极宗手中获得了七部能够修炼到金丹期的功法以及各种各样达到了四阶的传承秘术。

但是这些东西毕竟都是通过不可告人的方式得到的“赃物”,许多东西都带有无极宗的烙印。

所以沈焕驰并不打算将这些功法和传承都完整的放进家族藏经阁,而是只将练气期入门级别的那部分放进藏经阁。

剩下的筑基期部分以及再往上的部分则根据家族成员的表现,挑选有修炼天赋之人再逐个交给他们。

不仅如此,那七部金丹功法的练气期部分连名字也不会标注,只有等到族人通过练气部分成功筑基以后才能知晓一些信息。

用了近三个时辰的时间,沈焕驰和沈瑞凌两人才将那两大书柜内所装的玉简和书籍都分门别类的整理了出来。

随后他们便将目光放在了储物空间内的那些灵器和法宝之上,将那十件散发着强烈灵力波动的四阶法宝都拿了出来。

这十件形态不一的四阶法宝当中,大部分都是无极宗历代坐化了的金丹祖师遗留下来的本命法宝。

其中有两件已经达到了四阶上品,四件达到了四阶中品,以及四件四阶下品的法宝。

那三件达到四阶上品的法宝,分别是一件水属性的玉瓶,和一件土属性的铜锤。

而从这两件法宝上面所散发的气息不难看出,正是对应着无极宗内那两部金丹后期的功法《七星若水诀》以及《戊土覆地录》。

此外,在那四件四阶中品的法宝当中,有一件风属性的金梭,看上去是无极宗内某位修炼《巽灵风云典》的金丹祖师所留。

这件四阶中品的法宝,所用的都是十分稀有的四阶风属性的灵材,其价值一点也不比上面两件四阶上品法宝来的低多少,将来可以让结丹以后的沈枫直接使用。

这十件达到四阶法宝当中,水属性的有三件,除了那件四阶上品的玉瓶以外,还有一件四阶中品和一件四阶下品。

不过对于沈焕驰来说,如今的他手中并不缺法宝,无论是【碧落沧海珠】还是【寒幽镜】都用的十分的趁手。

而且他已经将那套【碧落沧海珠】当成本命法宝来培养了,准备将这套法宝重新用水炼之法炼制一番,使得宝珠的数量从六颗上升到九颗,同时将品阶也从三阶巅峰提升至四阶下品的层次。

至于重炼这套法宝的灵材也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光是无极宗这只储物玉镯内的四阶灵材就有数十种。

对于沈瑞凌来说,他现在才筑基大圆满,法宝在他的手中也发挥不出全部的威力。

况且他结丹之后的灵根属性将会改变成雷属性,体内的一身灵力也将转化为了雷属性的灵力。

所以到时候,他能够使用的只能是雷属性法宝,其他五行属性的法宝对他来说只能算是形同鸡肋般。

无极宗的这十件四阶法宝当中,虽然没有雷属性的存在,但是却有一尊四阶下品的炼丹炉。

这尊炼丹炉的炉底刻有【朔日】两字,所用灵材和品质都要在家族那尊镇压火眼的【蟒雀吞天炉】之上。

所以沈瑞凌毫不客气的就将这尊【朔日炉】收入了囊中,准备用来当作自己日后的专用炼丹炉。

至于那尊【蟒雀吞天炉】则留在家族当中,专门用来镇压火眼。

就这样,总共十件四阶法宝,除了沈瑞凌拿走一尊【朔日炉】外,其余的九件都被封存了起来。

这些法宝并不能见光,只有等到日后沈家族人当中再出现金丹真人后给他们使用。

而除了这十件四阶法宝以外,沈焕驰和沈瑞凌两人还从中清理出来了十余件三阶的灵器,大部分都是三阶上品和极品的存在。

不过目前家族当中,因为先前有视炼器如命的赵杰存在,所以三阶的灵器并不缺,就连三阶极品的也有数件存放在那里。

所以从无极宗手中获得的这些三阶灵器,其中的部分精品会放进家族的宝库当中,另外的一部分则会在日后的拍卖场中将其进行拍卖。

在清点完这些灵器和法宝之后,沈焕驰和沈瑞凌两人又开始查看起了那些摆放整齐的瓶瓶罐罐以及一只只封灵玉盒。

“族长,这里的五瓶都是【筑基丹】!”

突然,沈瑞凌拿起了面前的五只玉瓶,立即转身看向族长说道。

听了这话,沈焕驰连忙闪身来到了他身边,目光随即投到了其手中的那五只翠绿色的玉瓶之上。

“每只玉瓶中都有三粒【筑基丹】,总共有十五粒【筑基丹】…”

说罢,沈瑞凌便抬头看向了沈焕驰,两人不禁相视一笑,目光当中都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一抹欣喜之色。

好家伙,居然有足足十五粒【筑基丹】,如果使用得当的话,那便是相当于十五名筑基修士了。

要知道,【筑基丹】在岭南修仙界中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不仅是最底层的那些散修和练气家族想要往上爬升的最佳辅助之物,而且还是那些筑基家族延续家族传承的重要保障。

因为除了天灵根、地灵根以及异灵根以外,寻常三灵根修士自行筑基的成功几率往往不足十分之一,杂灵根修士更是少的可怜。

而如果筑基失败的话,下场往往便是体内狂暴的灵力爆体而出,将人活生生的撕碎。

所以最保险的筑基方式就是服用【筑基丹】筑基,寻常的三灵根修士服用【筑基丹】筑基成功率可以达到七成,即便失败也能保住性命。

整个岭南修仙界当中,七成的筑基修士都是服用【筑基丹】筑基,只有三成拥有大机缘者才是自行筑基的。

然而先前的【筑基丹】都掌控在青云门和无极宗手中,他们不但能够用【筑基丹】笼络许多筑基家族为他们所用。

而且还能够通过控制流入岭南修仙界中当的【筑基丹】数量,从而控制整个岭南修仙界当中所有修士的整体实力。

这一切都是为了维持他们对于岭南修仙界的统治地位!

可以说,如今沈家有了这十五粒【筑基丹】,接下来数十年都不必再为了寻求【筑基丹】的事情而烦恼了。

“可惜家族当中并无这么多的筑基苗子…”

短暂的欣喜过后,沈焕驰便不禁沉重的叹息了一声,言语当中的无奈之情尤为的浓郁。

夜色邦 第三章

庙祝与几个庙中从属小心的维持着秩序。

他们原本就是侍神之人,在原来河君在位的时候,就偶尔与神灵意志

文学

沟通,在神位符篆交替之后,倒是无缝连接,安安稳稳的侍奉着新神。

待得一番忙碌之后,将不少前来拜神上香的香客安抚、疏散之后,江庙祝与众人说了两句,就朝着后殿看去。

在视线的尽头,依稀能见着一点光辉。

不由得,他的表情越发肃穆、虔诚起来。

.

.

陈错凌空盘坐于庙宇中,四种光芒绕身变化。

身前,一个小葫芦漂浮不定。

那四种光芒萦绕葫芦,被一层无形力量阻挡,只有红色和绿色的光辉能够进入其中,余下两种,不得其门而入。

“果然如此。”

眼中闪过了然,陈错张口一吸,四色光芒都入其中,跟着张口一喷。

九龙神火呼啸而出,而后缠绕在身,整个人像是化作火人。

但很快,这火焰就自口鼻入内,浑身上下热息蒸腾,

随即他落在地上,两手各捏印诀,就有一道道碧绿光辉从全身显现,然后洒落下来。

这内堂的地面,本是一块块石板铺成,但在被碧绿光辉照过之后,就纷纷震颤,随后一根根嫩芽从中生长出来,化作藤蔓,转眼之间就将陈错整个人笼罩。

但随着陈错猛地一吸!

绿叶嫩芽瞬间枯萎,其中的生息被尽数抽离出来,一样被陈错的口鼻吞下!

这一出一回,陈错整个人的精气神便攀升到了道基境的巅峰,浑身上下更是生机勃勃,似乎每一块血肉下面,都蕴含着浓郁的生命气息!

“这无名吐纳法的来历,越发让人好奇了,似乎比门中的五行之法还要神秘得多!”

如今的陈错,已经不是吴下阿蒙,不说他在太华山书洞中遍览群书,便是在出山之后,与长生、世外交手,乃至进出世外边角之地,更有诸多感悟,那书上的智慧,本就是总结自世间,他亲自体会,自然更加深刻。

正因如此,陈错才能意识到,自己所得的这无名吐纳法,到底是何等层次的功法。

“老乞丐的身份肯定不简单,他找上我、找上三妹,或许也有图谋,甚至刻意塑造出转世仙人的局面,说不定就是意在神藏,所以在踏足神藏之前,必须尽可能的强化自身,为真正踏足长生,做好准备。”

念头落下,他一伸手,潺潺流水喷涌而出。

三光重水!

“要祭炼本命法宝,第一步还是要先将五行之气纳入自身,化作自身神通的一部分,九龙神火与建木生息,本已经被我炼化,可以随心所欲的施展,但三光重水与镇运飞刀,只是被收入了梦泽,还需要提炼、炼化……”

带着这般念头,他一张口,以吐纳之法将这三光重水的投影,吞入腹中。

“当初凝练木行,就耗费了三年,眼下我根基更加稳固,或许能缩短时间,但考虑到一个水行、一个金行,跨度怕是依旧不少,好在这一次,与之前不同,倒是不必担心,会一睡几年,不知旁事了。”

念头落下,重重水流就将他的身体包裹起来。

随后,便是日月星辰之景象,从中透射出来。

霎时间,这日光、月光与星辰的光辉,就充斥了整个屋子,跟着光影一变,流水如江河,呼啸而出,流淌各处,有是层层叠叠的星空从中显化,铺展开来,覆盖了原本的景象。

一瞬间,陈错像是端坐于星空深处,头顶烈日、脚踏星辰。

意念慢慢收拢,陈错的气息沉浸下去,想是要在星空深处蛰伏。

跟着就是水磨工夫,要靠着不断的感悟,来慢慢炼化、凝聚重水精华,化如自身,最终衍生出水行之气。

但在本体沉寂的最后时刻,他忽然一挥袖,有墨鹤从袖中飞出来。

随即,一道光影闪过,青衫少年的身影借着墨鹤显化出来。

青莲化身。

“果然,这神灵之道可供借鉴的法子很多,在炼化期间,我当以神灵之意感悟这片土地,看能否从中得到土行之精要……”

先前他被锁链捆住,因着大阵之故,感受到了大地中的历史,便想着能否以此为根,凝练出土行之气。

“不过,至宝终究难得,需要漫长积累,此处大地再是历史底蕴深厚,到底能否支撑起一道土行之气还是未知之数,不过总比贸然接受其他门派的馈赠,要让人放心的多。”

带着这般念头,陈错的意志骤然一分为二。

一部分沉寂,顺着三光重水之变化,在其中感悟水行之玄妙;

另外一部分,则顺着一道道锁链、顺着这片土地的脉络、顺着那大河的波涛,开始慢慢的扩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