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被辱系列小说网、东北大炕在线阅读

新娘被辱系列小说网 第一章

花翎牵着冷雪沁挤进人群里。

花翎心里全是卧槽,洞房花烛夜懂不懂啊?

突然全院报警,他衣服裤子都脱l了,他师姐非让他赶紧穿衣服去院门口看看。

简直有毒啊。

他花翎想这一天想了这么久,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竟然都被打断了?丧尽天良啊丧尽天良!

花翎愤愤然,潦草地把衣服穿上,拉着冷雪沁就一路朝院门口来了。

天医盟,百年前被他师父亲手灭掉的宗门!

见众人还是一知半解,花翎看了看白初薇的神色,明白得到默许后开口道:“百年前华国风雨飘摇,国内的修士们也不少是爱国人士,成立了不少修行盟会相助。”

众人点头,就好比当年神仙岛上有医修出来帮忙治病一样。

“其中天医盟这个组织,因为售卖假药,被一举灭了。”

还是被他师父白初薇,亲手灭掉的。

花翎有些迷惑地挠了挠脑袋,“按理来说,这个组织早就应该没人啊,怎么这个时候窜出来?”

花翎神色忽然有些紧张起来,难不成……这是来寻仇了?

组织被灭,这可是深仇大恨啊。

白初薇冷不丁笑着朝金老爷子问道:“你儿子给我徒弟下l药的药从哪儿来的?”

金老爷子先是一怔,然后恍然大悟!

难怪,难怪那人那么准确地就抓住了金小宝走,果然是之前就知道他们金家的人。

敢情,早之前就盯上了他们家?

许星辰忽然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金小宝同学的人身安全最为重要,要不就先把童轻颜给放了?”

许星辰都有些弄不明白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说幸运,每次都能遇见白初薇这个妖女坑他。

说不幸运,好像每一次又能得到天道的眷顾,总能化险为夷。

就连童轻颜也是这样。

他都以为轻颜这回肯定是完蛋了,要被非自然管理局给弄走。

谁知道风头一转,竟然莫名其妙冒出来了一个白初薇的仇家,交换条件是童轻颜!

段非寒斜睨了一眼,冷声反问一句:“这有你说话的份儿?”

新娘被辱系列小说网 第二章

“主人要见你们。”领头的人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再也不肯开口,然后他挥了挥手。

从领头人后面走出四个人,他们两人一组,解开窦小娥和钱小多身上的锁链后将她们架了起来。

领头人转过身走在前面,架起窦小娥的小组走在中间,架起钱小多的小组则走在最后。

在领头人的带领下,他们穿过了曲折的暗道,来到了一间密室。

“人已带到。”寡言少语的领头人总算是开口说了第二句话。

“灯点上。”

“诺。”

随着一盏盏灯亮起,整间密室的布局也映入窦小娥的眼中。

密室的所有摆件都是成双成对的,且以疑似密室主的那个人为准画一条直线成对称分布。

四面墙十分单调,几乎没有什么装饰,只有四角挂着的四个灯笼最为显眼。

这间密室还非常干净,哪怕没有生活的痕迹,也要保持不落灰尘的干净。

如果说关押窦小娥和钱小多的暗牢有着与暗牢不相符的整洁可以看出主人家对于整洁有着莫名地执念,那么这间密室布置则可以看出主人家的一些其他品性。

密室主对于对称和整洁还真的是有一种莫名的执念啊。

观察完这间密室,窦小娥又开始观察起密室内的其他人。

那位疑似密室主的人身着月白长袍,两枚一模一样的玉佩分别挂在腰间的一左一右。

窦小娥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严肃脸,但是这张脸她怎么看都觉得与这身打扮相符。这个人给她有一种偷穿别人衣服感觉。

只见那个疑似密室主的人好像是站累了,他示意下两个奴仆搬来一张椅子然后坐下。

“其实杀了你才是才是上策。”

对于这句话,窦小娥是左耳进右耳出,他们要是选上策的话何至于非那么大劲儿把她绑到这里呢?

新娘被辱系列小说网 第三章

叶恒平时说话吊儿郎当的,但做事却十分认真也靠谱。

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艾沐觉得这个人就是表面看着浮夸,可内里却是很成熟也稳重的人。

但这样一个有本事的人,怎么就看上尧博涵了呢?

再想想尧博涵,唔……其实也挺有本事的。

“走吧,

文学

老头儿的病看完了,该轮到你了。”

听到艾宝的话,叶恒的身体猛的一滞,最后扯扯嘴角,瞬间觉得嘴里犯苦。

他极力隐瞒的事情,艾宝不过一个眼神就看出来了。

虽然没应声,但跟着艾沐的脚步却变得异常的沉重。

楼上,艾宝的卧室,四安仍旧在吃东西,看小人书。

而艾宝带着叶恒走进自己的配药室,顺手把门关上了。

“把上衣脱了吧。”

叶恒无奈的蹙蹙眉心,“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看见你的时候就发现了,如果是一只虫子,两只或许我发现不了,但你这后背的数量太多了。”

艾沐的六感很敏锐,这么多虫子一起爬动,声音她也听的到。

“所以说,你了解尧博涵的病症?”

原来那句她知道是这么个意思。

艾宝带上医用手套,然后让叶恒坐在椅子上。

“这次划的伤口会大一些,所以……”

想到这,又想想血流的速度,艾宝让叶恒趴在了小床上,并且叫来四安。

让四安拿着镊子,只要有虫子出来就将其夹出来,放在玻璃瓶子里。

四安的速度总比自己快,她怕自己有反映不过来的时候,至少四安能善后。

四安虽然不知道小姑姑要做什么,但拿着镊子的手动了动,直到异常灵活了以后方才点点头。

艾宝在叶恒的后背上划了一条很长很大的伤口,还没等她反映过来,那边四安已经夹出了两只虫子迅速的塞进了瓶子里。

然后手落,镊子用力一夹,又是两只虫子被装进了玻璃瓶。

艾沐低头看看被血流速度涌到伤口上的虫子,头皮有点发麻,忽然后悔接下这单,太特么多了。

紧接着,两个人整整站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双腿都有点发僵的时候,抓虫的任务方才结束。

看着已经装满的玻璃瓶子,还有里面密密麻麻的白色虫子,艾沐觉得有点反胃。

这种东西不能随便处理,烧了吧。

“四安,把这些虫子带到山里烧了,不能有一只活的。”

“好!”

四安很乖的拿着玻璃瓶子去了后山。

而此时叶恒早已经疼的满头大汗,连呼吸都觉得疼。

艾沐将伤口缝合了以后,上了点药膏,这才包扎上。

“你的伤很严重,没有一年半载恢复不了,这段时间就在我家住着吧,至少有你一口饭吃。”

叶恒脸色苍白的点点头,“你放心,我不白吃白住,你们去历练了,我帮你和蒋老头守着医馆。”

叶恒虽然只会毒,但一般的病症他还是会看的,都说毒医和中医不分家。

“好,那就当诊费了。”

文学

艾沐看看叶恒,无奈的摇摇头,“你现在身体很虚弱,先在这里睡一觉吧,老头儿那我去说,还有就算要救老头儿,也要顾及自己的身体,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