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早到宝贝

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第一章

(今天有大佬打赏了很多,本来应该加更的,可惜明天要上班了,今晚得倒时差,加更之后会补上的,加两更还是三更,看开年忙不忙吧(´▽`)

被夜哉踢飞的沙鲁,在与地面摩擦了数百米远以后,犹如幻影一般消失了。

最后的希望破灭,跟贝吉塔战斗中的沙鲁心态也彻底崩了。

“就差一点,明明就差一点,只要让我成为完全体,什么贝吉塔,什么孙悟空全部算什么!”

沙鲁不甘的怒吼道,根据电脑计算,只要成功吸收了十七号跟十八号,现在面前的贝吉塔算什么东西。

但是他的计划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破坏,而这个罪魁祸首就是那边的另外一个陌生人。

关于夜哉的资料,克洛博士给他输入的资料里并没有,也就是说这个人就是变数。

之前他在偷袭十八号的时候,也想过夜哉会阻止,但是沙鲁之前以为,夜哉就是一个地球普通的武道家。

但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个狠角色,结合对方展现的实力,那个一直在捣鬼的人,八九不离十就是对方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本来贝吉塔就对这个所谓“终结人造人”强度不满,听到对方居然还能够变强,顿时就来兴趣了。

“也就是说,只要你吸收了这两个家伙,就能变成所谓的『完全体』?”

听到贝吉塔的发问,一旁的特兰克斯顿时大感不妙,他老爸又要开浪了!

“父亲,我们不能再玩火了啊,沙鲁太危险了,要是他成为完全体,实力再次获得暴涨怎么办?”

特兰克斯感觉自己真的玩不下去了,队友实在太浪了。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他大可上去胖揍对方一波,让对方冷静一下。

但是这个浪到飞起的队友,是他的父亲那就另当别论了。

“闭嘴,特兰克斯,难道你觉得我会输吗?”

对于自己这个小不了自己多少的儿子,贝吉塔也是相当不爽,老是跟自己抬杠不说,连作为一点赛亚人的尊严都没有。

“夜哉先生觉得呢,你愿意让十八号让沙鲁吸收吗?”

面对自己父亲的苛责,特兰克斯突然想到,自己还有盟友啊。

虽然作为赛亚人,夜哉跟他的父亲一样浪到飞起,但是特兰克斯觉得夜哉似乎对十八号有好感,应该不会答应十八号被吸收。

但是出乎特兰克斯预料的,夜哉看着沙鲁,沉思了一会后居然说道:“我给你成为完全体的机会。”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管是特兰克斯还是十八号,都是难以置信的看着夜哉。

尤其是十八号,她觉得自己完全看不透夜哉了。跟特兰克斯一样,夜哉三番四次的帮她,而且不止一次夸她漂亮,十八号还以为夜哉对她有好感,但是现在……

“哈哈哈哈,看到没有特兰克斯?这才是真正的赛亚人!

赛亚人的生涯中只有战斗,所为战斗民族中的一员,夜哉显然比你更有觉悟。”

夜哉的决定似乎让贝吉塔相当的满意,甚至少见的居然夸奖其他人。

“那个叫做沙鲁的,你还在等什么?如果你『完全体』的强度,不能让我们满意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沙鲁愣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狂喜,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

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第二章

作为德姆斯特朗的学生,这学年也算大跌眼镜。

以前,卡卡洛夫是个阴险、抠门、暴躁的老校长。

如果评选德姆斯特朗五百年最糟糕校长,他一定能进前三甲。

有多糟糕呢?

为了省点经费,就能停掉暖气,美其名曰:

野蛮其体魄。

触犯校规,就要被关禁闭,还要去门口广场铲雪,美其名曰:

文明其精神。

给点钱,就能免除惩罚,美其名曰:

让你提起体验社会的险恶。

但一个三强争霸赛的召开,一切都变了。

卡卡洛夫信心满满,带着克鲁姆,去了霍格沃茨,最后冠军却被格兰杰捧走。

所有人都以为校长回来以后,会变本加厉,没想到居然改性子了。

不但废除体罚,还把暖气开到最大。

更是引来所谓的先进教学经验,喊出“德智体魔全面发展”的口号。

每天张口史塔克,闭口格兰杰,要大家戒骄戒躁,以两人为榜样,好好学习!

望天?

这还是那个拿人家手不短,吃人家嘴不软的老卡吗?

最离谱的:

跟着他一块回来的高年级巫师,也开始维护卡卡洛夫,认为他是个好校长。

确定不是被pua过度,得了斯德哥尔摩症?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在阿尔卑斯山,面对巨人时,卡卡洛夫没有逃跑,还救了他们……

好吧,还不如得斯德哥尔摩症这个说法靠谱呢。

今天,大家对卡卡洛夫的认识,又突破新境界。

他陪着两个面相陌生的年轻巫师,在四处参观学校,还有说有笑,鞍前马后,一副狗腿子的样子。

和以前的不苟言笑,介完全是两个人嘛。

那个年轻巫师,也挺离谱。

随手就把学校坏了好多年的魔法喷泉修好了。

卡卡洛夫不舍得花钱找人修是一方面,喷泉也确实难修,它内部蕴含多种魔法,学校教授都修不好。

更离谱的还在后面呢。

此次复活节,克鲁姆回校了,在帮助魁地奇球队训练。

球队打3v3,那个年轻的男巫手痒,也想玩几把。

毕竟是校长朋友,出于面子,几个球员想上来帮忙卡位,没想到男巫怒斥道:

“收起你那该死的挡拆!我要他1v1!”

大哥?您认真的,这可是对位克鲁姆啊?

在上次世界杯决赛抓住了金色飞贼的男人!

但就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男巫真的在斗牛中,狠狠虐了克鲁姆。

甚至他一次站在中场,投中了一个超远球。

克鲁姆人都傻掉了。

他虽然是打找球手位置,但好歹是职业运动员,追球手玩得也不错……居然被随便一个业余选手给打爆了?

克鲁姆又

文学

想起来去年三强争霸赛时,在霍格沃茨上课:

那个神神叨叨的占卜课老师,给他占卜说……终身无冠。

再想到业余选手,都能虐自己,克鲁姆心态……崩了。

不少女学生一下就被迷住了。

比克鲁姆球风飘逸就不说,关键是比他帅啊!

没错,这个巫师看起来也很一般。

但克鲁姆十八岁,却和三旬老汉差不多面容……没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大家稍微打听一下,原来才知道……这是校董的儿子。

能成为校董的巫师,都是最有钱的顶级家族。

刚刚还有几个女巫,觉得这个男巫相貌平平无奇,还有点土……但家庭一阔,就显得那么英俊!

大名鼎鼎的史塔克,也不过如此吧?

不少女学生都嫉妒起男巫旁边,似乎是他妻子的女人。

赫敏也很无奈。

她明明让威廉找个长相一般的麻瓜,进行复方汤剂,这次总不会被搭讪了吧?

没想到都如此低调了,还能被女学生勾搭!

威廉倒没有太在意,他对北欧女孩,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第三章

这场搜救持续了很长时间,久到城北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更是惊动了所有捕快。

好在,沈星做的准备足够充分。

在证明了她的身份,还有闹出如此大动静的理由后,城北方面便不再过问,反而是派出了更多的捕快,参与到了这场搜救之中。

兴师动众,说是半个城北的力量都动用了起来,都丝毫不夸张。

因为,沈星还通知了凌家,凌家则通知了姜家。

至于韩家和宁家,她正准备开出条件,寻求她们的帮助时。结果她们自行就加入到了搜救之中。

城北四大集团皆在,自然可以有如此能力。

而且,还得算上沈氏集团,以及城南最大的保镖公司。

城北方面,则是干脆将错就错,把这场搜救称作了‘这是在拍摄电影’,让她们不要慌张。

而看着长河边无数的搜救人员的身影,沈星的内心却没有丝毫放松,根本安心不下来。

因为,在那个梦中,最后的结局就是苏言溺死在了河里!

甚至,这个梦她和许冰做的是相同的,像是冥冥之中的某种预兆。

又或者……诅咒。

要知道她们以往在中午的时候,是根本不会睡觉的,但今天莫名就睡了过去。

梦里梦到的,就是苏言落在汹涌、湍急的河流之中,身体被彻底淹没的画面。

一想到梦里,少年掉落到河中后,伸出手来流着泪向她呼救,而她却没有抓住他的手,眼睁睁看着他被河水淹没,沈星的眼眸便微微泛红了起来。

不会的,梦里都是反着来的,苏言是一定不会死的!

沈星这样安慰自己。

也正是因为这个梦,她和许冰才会突然动身赶来城北,目的就是想要见苏言一面,看见他平安就好。

只是她比较谨慎,做好了梦中成真的可能性

文学

,才做出了这些准备。

对此,她们都说不清这个梦是好是坏。

而来到这里以后,就是直接看见的少年跳河的那一幕。

对了,跳河!

苏言为什么会主动跳河呢?

沈星抓住了最关键的一点,呼吸都急促起来。

在那场梦中,少年是失足掉到河里去的,但现实离却是他主动跳河的。

为什么?是谁逼得她的言儿跳河?是谁?!

想到这里,沈星猛地回头看向马路对面,那里就是许冰翻身跳下去的地方。

苏言也应该是从那里跳的河。

而此刻,那里正围拢着很多人,像是发生了什么。

沈星穿过停下的车辆走了过去。

来到了对面,就看见一名衣冠楚楚的女人,哭的泪流满脸,模样更显得有些疯狂。喉咙即便快喊破了,也依旧嘶哑的叫道:“放开我,我要去陪我的言言……”

一瞬间,一股怒火骤然涌上脑中,沈星就快步挤进了人群,然后蹲下身体,一把揪住姜梦的衣领。

周围的人见状,就想同样把沈星控制在地,结果被那双似是赤红的眼睛一瞪,就直接僵在了那里。

这个惹不得。

“言言是谁?”沈星寒声道,犹如极地的寒风袭来。

姜梦却是有些置若未闻,口中依旧念叨着:“我的言言……我要去陪他一起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