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干死我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一章

大鹏,动手!”申家老祖大喝一声,全身暴涨一道~向那白衣老攻去,大鹏也不慢,双手在空中一划,形成两道气浪,同时口中轻喝:“空间锁定!”

“你们…”那白袍的太乙真仙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群爆炸声包围了。

尘烟落后,申家老祖和大鹏站在一起,大鹏望着面前漆黑的洞穴,皱着眉头道:“他不是真正的太乙真仙,只是一缕分身!”“呵呵,你看出来了,要是真正的真仙我哪敢动手,不过让我惊奇的大鹏你的实力竟然已经到了天仙之境,真是可喜可贺!”

申家老祖扶须大笑道。“老祖宗,地风水火的种子都拿到了吗?”大鹏想起需要融合乾坤鼎的灵物。“拿到了,你看!”申家老祖眼神中闪出一道诡异的光芒,伸手递给了大鹏几样东西,大鹏冷哼一声:“你不是老祖宗,你到底是谁?”

“呀?呵呵,被你看出来了!”申家老祖面露惊讶,随即坦然笑了一声,一转身,白光一闪,露出了本来面部。大鹏看着面前此人,脸色巨变,一阵青一阵白,“你是谁?老祖宗呢?”“呵呵,我就是你的老祖宗!至于你口中的老祖宗,哼!”此人面色冷峻道:“试图窃取家族至宝,死罪!”

“这么说,他已经:了?”大鹏的脸色很不好看,申家老祖毕竟跟他还有一些感情。“没错,刚才死的就是他!”白袍老得意的道。

“是吗?”白袍老身后突然来一声冷喝,不禁惊愕的回头一看,不知何时申家老祖已经站在他的身后。“申全不死了吗?”白袍老诧异的道。

“申力,你以我这么容易就死吗?”申家老祖面色冷峻,同时左手向天一挥,青芒一闪,只见漫天的云气疯狂的聚集起来,狂雷四射,轰隆一声巨响“哈哈哈哈!申力,你看看这是什么?”申家老祖身旁此时竟然围绕着九鼎青铜大鼎,一个个散着幽冥诡异的气息是洪荒猛兽复苏一样,咚咚的出震天的响声,声传万里,申力脸色大变,面若金纸,与此同时。

战家一位白老人,猛然睁开双眼“九!”刷的一下不见了踪影。李家一位四十上下的中年人同样神色巨变,一言不的身形一闪消失了,郑家,宋家,同样消失了一个人,而华夏四处灵山,与此同时也有四位老面色巨变匆匆消失。

“申全,你疯了鼎现,神魔出,九鼎成,毁,你竟然为了一己之灭人间!”申力疯狂的大叫着,他的眼神充满了恐惧是一种面对至高无上的恐惧。大鹏面色微变,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听着申力的话,难道申家老祖还有什么阴谋不成?申力一言不哈大笑着,从他的手中又多出来四五,地风水火的种子,“哼,我守候申家千余年,等的就是这天,你们谁也阻挡不了我,哈哈哈哈!”

“傻小。还看什么。快点上。阻止他。千万不能让他在人间合成了乾坤鼎。否则乾坤一现。人间将会从演混沌。变成一片废墟!我等也会被乾坤鼎地巨大灵力所湮灭!”申力大吼一声。同时向有些呆地大鹏简单地解释了一下。大鹏一阵寒。

申力双手一横。巨地金光形成一双大手。毁灭般地朝申全打去。申全顿时被拍了一个跟头。灰头土脸。张口吐了一口金血。但是申全此时双目赤红。不顾重伤地疯狂大笑道:“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只要我合成了乾坤鼎。那我就是它地主人。同时这个世界我就是圣人!!哈哈哈哈!圣人啊!!”

大鹏这下算是明白了。感情申家老祖才是背后主使人。一切都是他使得诡计。

“哼。申全。我来了!”凭空一声冷哼。一位全身洁白地老踏空而来。他就是战家老。

“小生来也!”此处又多了一位中年人。李家儒。

“无量天尊!”一位老道飘飘而来。“我佛慈悲!”光秃秃地大和尚也来了。明目老和尚。

“哈哈哈!”……

一共来了八人,这八人有的大鹏认识,有的大鹏陌生,但是毫无问,他们的修为都在天仙以上。“冀州侯苏,兖州侯战,青州侯李,徐州侯龙,扬州侯卢,荆州侯郑,豫州侯王,幽州侯宋,再加上你雍州侯申!九天天候,你们***想立鼎成圣!竟然算计了上千年!”申力目瞪口呆的望着申全身旁,同样为他助阵的八人,有些抓狂了。

大鹏脑袋一蒙,八人中有两人与他相识,扬州侯卢竟

一真人,而徐州侯龙竟然是明目老和尚,“这他妈算事?”大鹏暗骂一通,他老实的站在原地没有动,静观其变。

“废话休提,待我等解决你这个太乙真仙!”申全大喝一声,随即其余八人与他共同飞身而上,“苏~“兖~”“战~”“李~“龙~”“卢~”“郑~”“王~”“宋~”,九个人出不同的声音,但是他们的声音似乎产生了什么力量,只见漂浮空中的九鼎,光芒大盛,从而降下九种不同的光彩,落到了九人身上,就个人如同吃了兴奋剂一般,合力聚齐一个超级大彩球,向申力轰然砸去,诡异,真是太诡异了,申力只能是惊恐的看着彩球飞进,一点都动弹不得,眨眼间,他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二章

“谁胆敢犯我哥。”

齐琪从神胎而出,瞳瞳生可谓威风凛凛。

女人一见反而更加惊喜:“齐天大圣孙悟空,你来的正好,打败你,今日我袁洪就是齐天大圣。”

袁洪乃是上古猿族千年白猿修炼,一直将大闹天庭的齐天大圣视为目标,她所修炼的八九玄功,水火一气棍,幻魔白睛无不是模仿来的。

这个纪元,袁洪就想成为新的齐天大圣,将自己名字封神,永载亘古。

打死你,我就是齐天大圣。

女人眦目欲裂,杀气毕露。

立刻使出幻魔白睛,双目泛白,射出两道白光照耀,孙悟空的火眼金睛能看破迷障变化,万妖无所遁形,原形毕露,而袁洪白睛相反,让目标产生幻觉,看不清虚实真伪,分辨不清黑白是非。

齐琪不为所动,提棒就打。

袁洪使出八九玄功,遁出白光,满目中皆是幻影,接着一招天命轰来。

天摇地动,赫然而怒。

天摇地动赫然而怒?齐琪一声冷笑,她在两仪灯困了许久,虽是精疲力尽可也是满腔戾气。

如意金箍棒幻化五彩神光,像一条金线落上袁洪,将她怒意彻底压制。

金光和白光展开浩大的纠缠。每次神棒铁棍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金色巨猿和白色巨猿的法天象地也同时出现。

六耳猕猴聆风儿咬牙切齿瞪着眼前狗男女。这万星之星比她想的要厉害一些,通天剑都被化解了。

想她玩弄天下修士于鼓掌,在妖域呼风唤雨,就是十祖元音也不敢小看她,居然被一对狗男女设计了。

“我和齐天大圣是姐妹,齐天大圣会的我都教给了她,你不去帮你妹妹,凭她现在境界,一定不是对手。”

聆风儿想要分化两人可是齐麟不为所动。

“聆风儿,你怕了?把两仪灯给我,我就放你一条生路。”齐麟道。

六耳猕猴咒骂一句,使出道中千变,清气剑仙,浊气魔将便铺天盖地杀来,视线所及,清浊难澄,凝为混沌。

苏雪砂手指一点,紫微五行剑剑光成五行大阵,辰剑一散,漫天星光。

剑阵不断绞杀这些剑仙。

齐麟对付着浊气魔将,这些修士元神所炼的魔将,各个面目狰狞,煞气腾腾。手中挥舞可怖的兵器,具有返虚五行之力。

终末剑披荆斩棘,齐麟使出浑身解数,可很快就被团团围住。

几十个魔将中,六耳猕猴陡然窜出,她知道齐麟先前耗费巨力,正是强弩之末,两人联盟,必须各个击破。

“你不臣服我就死吧。”六耳猕猴凶恶毕露,手中黑气萦绕,一招万妖蚀魂使了出来。

黑气化作一个黑色大洞,充满了各种毛骨悚然的嚎叫,一口把齐麟吞噬。

身陷囹圄的齐麟施展寂静涅槃印让万妖之力无法粘身,接着又是两仪生灭,即使是两仪生灭也无法化解太乙妖卷的神通。

麒麟之心,祥瑞真气。

五彩氤氲祥光裹成一个鸡蛋薄膜,圣兽神力一现,仿佛麒麟再现,挡住六耳猕猴的万妖之力。

聆风儿一声冷笑,再次使出通天剑。

一柄神剑从上方虚空穿破而出,朝着齐麟头顶斩下。

她的这件法宝虽然不是先天但也威力无穷,专破防御神通,紫微星神可以挡住,这个男人强弩之末绝无可能。

齐麟早就料到,指尖一刷,刷出五色黄光,黄光主土,一股地气刷了出来朝着通天剑杀去。

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产生巨大的骇浪。

“你什么时候练成五色神光的?”六耳猕猴大惊失色。

仔细一看,原来齐麟居然在吸允两仪灯照出的清浊之气,突破到六阴六阳,借助寂静涅槃便顺利地把五色黄光也修炼大成了。

正待这时,苏雪砂斩破剑仙,女孩衣裙飘飘,紫气回荡,四十五口神剑使出来地煞剑数。

“请仙!”“嫁梦!”“斩妖!”“取月!”“断流!”

五道剑意变化出无比繁复的剑阵斩破了她的妖力。

“通天擒拿!”六耳猕猴手中一抓,将数柄剑全部抓住。

手中黑气成漩,控制住了所有袭来飞剑,要是一般的飞剑,她的这招“太乙妖卷,玄法支离”可以彻底粉碎。但是苏雪砂的五行剑不但是顶级材料,更是天命所炼,只能暂时控制。

齐麟这时却抓住机会,扶摇而上。

“你还有什么能耐敢来欺我?”六耳猕猴大声呵斥。

话语一落,六耳猕猴脸色大变。

齐麟右手手镯白光凝聚,赫然是金刚镯,他居然要强行动用金刚镯的神力。

“麟吐玉书!”

这一拳为至圣,好似圣兽麒麟口吐玉光。玉光之书包含圣贤之道,都是他在帮哪吒度过考验时其他诸子的意境。

这一拳,当真是教你做人。

六耳猕猴也不虚,拿出万事真龙棍,玉棒相迎,翡光盈现,真龙破出。

麒麟口吐圣贤之道的玉书和六耳猕猴的真龙天降的棍法撞在一块。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三章

第96章让我……再做一次你的英雄

“怎么了?不舒服么?”颜色抬起头,看见张羽的脸色有些不对,连忙关切地问道。

“嗯……有点……我先回家休息会吧。”张羽点了点头,心中怦怦乱跳。

送颜色回了家,张羽自己回到家中,心中的恐惧越来越浓重。这种身边的人被他人所淡忘的事情,在他的记忆中自然深刻无比。

失去的好友凌未平和弟弟张彦,就算别人都已经忘记,张羽又怎么可能忘记?

转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爸爸,张羽心中斟酌了再三,才鼓起勇气试探着问道:“爸,婚期的事情……你看定在下半年十一月行么?”

“婚期?”张羽爸爸将目光从电视上移开,疑惑地看着张羽:“什么婚期?”

张羽的心中轰然巨响,如遭雷击,骇然大声道:“我……我和颜色的婚期啊!你忘了么?”

“什么颜色?”张羽爸爸奇怪地摇了摇头:“你连女朋友都还没找到,怎么突然嚷嚷起结婚来了?”

“怕是着急了吧。”张羽妈妈笑眯眯地从房间里走出来:“没事,儿子,妈来给你介绍。最近刚巧有个朋友的亲戚跟我说,女儿单着。妈之前看你一直说不急着找对象,都没跟你说。”

张羽刷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死死瞪着眼前的父母两人,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早已带着颜色见过了父母,更是早就在筹办结婚的事情。而现在……他们竟然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有着颜色这个女朋友一般!

张羽心脏砰砰直跳,狂奔回了自己的房间之中,重重锁上门,向着洛姬瑶发出了讯号。

当洛姬瑶出现在张羽面前时,看到的是一张如同死灰般的面孔。

“怎么回事……告诉我,怎么回事!”张羽死死瞪着洛姬瑶:“有人开始不记得颜色了,这是怎么回事!”

洛姬瑶静静看着张羽,半晌没有开口。

“你说话啊!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他们会不记得颜色!”张羽扑到了洛姬瑶面前,像是要吃人般咆哮起来。

“你冷静一下……”

洛姬瑶轻轻叹了口气,将张羽拉到了椅子前坐下。

张羽重重甩开洛姬瑶的手:“你让我怎么冷静!颜色要消失了!像是凌未平和张彦一样消失了!你知道这件事么!”

“我……知道……”洛姬瑶艰涩地点了点头。

“你知道?”张羽不敢置信地看着洛姬瑶:“你知道,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洛姬瑶低垂下眼帘,轻轻叹了口气:“因为……告诉你,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你确定……你真的要知道?”

张羽死死盯着洛姬瑶:“说!”

洛姬瑶苦笑一下:“因为……万虚空还活着!”

张羽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一般,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怎么可能!你不是告诉过我,蜀山界如果毁灭,世界也一样会毁灭么!为什么我不受影响?”

洛姬瑶微微摇头:“不。之前这个世界会因为蜀山界的毁灭而毁灭,只是因为因果线的纠缠而已。现在因果线已经被你斩断,蜀山界和这个世界之间,已经不再有任何关系了。所以……无论万虚空在蜀山界再做什么,哪怕血海淹没了整个蜀山界,也不会对这

文学

个世界造成任何影响。”

“谁说不会!”张羽不敢置信地看着洛姬瑶,大声吼道:“颜色!我的颜色会消失!”

珞瑶姬摇了摇头,说道:“这一次,你不会消失了,你还会活着。所有的人都会活着。”洛姬瑶叹了口气:“你可以选择忘记她,彻底地忘记,就当生活里从没有出现过。只要再有一段时间,时间线调整,颜色就会从你的世界

文学

里消失,然后你的生活就会恢复原状,再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甚至就连你都会再次忘记颜色。”

张羽死死盯着洛姬瑶,随后缓缓冷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响:“你觉得……这可能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