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王申 高义

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第一章

入夜,一道早已破旧的木门被一双纤细白皙的手给轻轻推开。

“吱嘎!”

屋内不过三十平,一名面容清秀的男人坐在古琴前,双手在琴弦前轻轻拨弄着。

可惜…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一名用着黑色薄丝蒙着面的女孩走到男人身后,双手搭在男人肩膀上,最终伸到了男人胸口。

“这是一把哑琴,名酒,它经历了无数个朝代,看见了人世间的荒凉,却无人收它,仿佛一只无家的孤魂一般,在这世间辗转来回寻它心中的家。”

“那它找到家了吗?”女孩空灵的声音回荡在这个房间内。

“它等的是家来找它,并非是它去找家。”

“家?乱世间,何为家?”

“也许这世间一个知道关心你的人就是家的所在吧。”

“那有人关心您吗?这世间的人为了各种事情奔波,有人为了活命,有人的钱粮,有人为了爱情。”

“我,不过是个苦命人,罢了!”

“人们都说,城南有家酒馆,酒馆内可换万物,那我想听听这把古琴的声音。”

“这琴…….是哑的…”

“您为何不想想,是不是您的心,哑了?”

女孩的小手攀上古琴,轻轻拨弄了一下,这把哑了千年的古琴竟然响起了清脆的声音,仿佛,万物都在苏醒一般。

而某人被冰封的千年的内心,也渐渐化冻,生出了亲人的情愫。

“人们都说,南村的王家兄妹是一对天才,哥哥弹琴,妹妹轻舞,村子里的人常来观看,可惜,那点钱也只够过活罢了。”

“琴封千年,无人可见,定死规,不见旧人不解千年约。”

“哥,您还认我吗?”

男人放下古琴,缓缓转过头望去………

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第二章

李奎一个人偷偷溜了出来,一个人躲在自己秘密的一间单元房里想了半天,一点头绪都没有,进退两难。

这房子是原来一个老职工小区的退休职工的房子,买的时候就没有房产证,所以上面的名字也不是自己,两个儿子都不知道,一开始单纯的只是想在这里建一个后花园,养几个美女玩玩,免得河东狮吼。

没想到美女没来得及养,老婆就先走了一步,这地方就没必要了。

只是万万没想到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只是找不到钥匙,还好年轻时学了一个开锁的本事,这锁又是年久失修,随便找了根铁丝,很快就弄开走了进去。

到处都是蜘蛛网,所幸好的一点,竟然还有电灯。

拉开那破旧的沙发,也不管脏不脏,李奎就躺了上去。

虽然有家,也是无家。

这么丑,这么脏乱的地方,此时也算是一个家了吧!

此时不敢再去找雪夫人。雪夫人肯定早就睡了,此时再去打扰,若是惹她不高兴,立时就会废了自己。

但也不敢回公司,两个儿子都进去了,说不好小儿子承受不了,把知道的说出来,那自己恐怕也要被带走。

只要被带走,他相信最好的情况就是在里面呆二十年,那时候就算能出来也连啃骨头都啃不动了。

最坏的结果,也是最害怕的结果,或许人生就到尽头了。

自己做的事,别说三十年前那桩,就是后来发迹后的事情,随便挑几桩,都可以让自己吃上两颗花生米。

当然,也不能坐以待毙!不行就先到外面躲一阵,避避风头;如果小儿子顶得住,到时候再回来,如果顶不住,大不了就不回来了!

但是自己的那么多家产难道都算了吗?

就这么轻易拱手让人?

尤其是施大成,岂不是捡了大便宜!

大不了就先在这里呆上几天再说。

想着想着,有些寒冷,可惜屋子里什么东西也没有,紧紧关上窗子,先在破沙发上呆一晚上再说吧!

此时,电话却响了起来。

李奎吓了一跳,是陈经理来的。

“李总,我师父要见你!”李奎刚接起电话,那边就说道。

“见我?”李奎一惊,“为什么要见我,我没病!”

“是的,你现在身体没病,但是你快要得病,而且是不治之症!”

“怎么会呢?我现在很健康!”李奎急忙回答,心头却有些莫名其妙,这陈经理无缘无故打电话来,不会是真的关心自己会不会生病吧!

“我知道,不过你儿子现在进了警察局,我所料不错的话,运气不好就会轮到你进去!”陈经理冷冷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李奎一下子站了起来,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就传到陈经理那里去了!

当然,这事动静太大,知道也不奇怪。

“我当然知道!李总,你我都是老熟人了,你那点事多少我还是知道一些的!”陈经理干笑了一下,“你现在也没在公司,是吓得躲起来了吧!”

“没有,我正在回公司的路上!”李奎撒谎道。

“那就好!”陈经理接着说道,“不过我可提醒你,你现在要是回了公司,能不能出来就是两回事了!”

“怎么可能,我又没什么问题!”李奎嘴上说着,心头却更加的惴惴不安。

“你我都是明白人,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你自己的处境,警察要是没有点证据,敢把你李总的

文学

两个少爷都抓紧去吗?那不是自讨没趣吗?”

“陈经理,我知道你消息灵通,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李奎急忙问道,在醉仙楼吃饭、看病的人数以千计,而且非富即贵,论消息来源,恐怕陈经理确实有一套。

“这我还真是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师父知道你有危难,而且你自己根本解决不了,如果有一个人能帮你,

文学

那就是我师父?”

“你师父知道我的事情?”李奎压低声音,生怕左邻右舍有人听到,“他老人家怎么帮我?”

“我们的人脉,运作你也是知道的,只要你配合,我担保你什么事都不会有!”陈经理说道,“但是前提条件,你必须现在过来,否则,神仙也帮不了你!”

“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李奎不由得有些汗毛直竖,如果这个地方也被陈经理知道,那他真的是无所不能了。

“不,我只知道你现在无家可归!”陈经理笑道,“堂堂富兴首富,现在连公司都不敢回,真是悲哀!”

“那我要是不去呢?”李奎的心里对陈经理和他的师父是非常提防的,而且从雪夫人那里知道的消息,醉仙楼肯定是在图谋大事,甚至于也有可能针对自己。

“不去,行,我不勉强!”陈经理似乎不以为意,“不过你可要考虑好后果,你也知道,我其他本事没有,人脉还是有一点的,要是运气不好,你儿子刚好遇到一个我熟悉的警察,那我可就不好交差了!”

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2-18 13:31:53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