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自家流全文阅读 罗薇薇

肥水自家流全文阅读 第一章

沧江如浪,残阳似血。

一行人走在蜿蜒曲折的万卷山的山路间,一步一步,沉重逶迤。

六百年的历史翻过,驰骋风云的越东王朝终究化作历史的一缕尘土,了无踪迹。

“还不快走!”刷的一声,一鞭子甩向拖囚车的俘虏,他面如死灰,混着黑血的背脊脏污不堪,惨不忍睹。

山间空气清澈湿润,顾萧漓一个激灵,翻身起来,今日是她穿越而来的第二日,昨夜被打了几鞭子,伤口复发,浑浊着脓血的腥味刺鼻而来,血肉模糊的伤口,翻滚着浓黑的鲜血,一滴一滴落下来。

山路崎岖,一个颠簸,顾萧漓闷哼一声,手上脚上被铁锈斑斑的玄铁铁链锁着,她寒芒一扫,囚车里腐烂的腥臭味令人作呕,她的脸色惨白到几乎透明,若不是还在呼吸,恐怕与死人无异。

没错,她穿越了,而且穿越成一个亡国奴,最重要的是,这幅打扮,明显是个女扮男装的人。

“陛下交代了,顾国侯要好生看管,今日恒王殿下会亲自来审问他。”侍卫小声的对拉着囚车的士兵说道。

亲自审问?还真看得起她。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四五个膀大腰圆的粗汉子横眉冷眼的一句话不说,将囚车上的一个人像抬货物一样抬了进去,顾萧漓正好奇的张望,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砰地一声,顾萧漓被五花大绑的摔在地上,她不由低哼一声,五脏六腑都要被摔碎了,她迅速的抬起头扫视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石牢,没有窗户,没有摆设,什么也没有,只有侍卫五步一人十步一岗的把守着。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个瘦弱纤细的女子被抬了进来,她灰色的瞳眸里毫无血色,蓬头垢面的样子,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幽灵,那灰暗的眸光,在扫过顾萧漓的那一刻,有了微微的波动。

肥水自家流全文阅读 第二章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

文学

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肥水自家流全文阅读 第三章

“申公豹,我不如你!”

两人放下了在封神大劫时候的恩怨之后,突然,姜子牙开口,语气中有些感慨的说道!

“哦?为何怎么说?”

虽说前因后果已经想通了,但是,突然间听姜子牙说这样的话,申公豹的心情有些惊喜,但也有些酸涩!

当初自己为什么偷偷的下了玉虚宫,与姜子牙为难?

不就是因为自觉比姜子牙更出色,所以才对他担任了封神大战的统筹之事不服气吗?

没想到,事情都过去两千年了,自己两个都落到了这个地步了,终于听到了姜子牙说这个话?

迟来了两千多年的承认,让申公豹觉得心情一片复杂!

“两千年的时间了,我被关在地底牢狱之中,却不如你看得透彻!”

“两千多年了,我的修为已经停留在返虚境不得寸进,而你却已经达到太乙之境!”

“而且,当初你仅凭自己一个人,就能给伐纣大军带来无数的劫难,这也是我远远做不到的!”

“当初师尊的选择,的确是错的!若是由你担任封神的统筹者,你定然能做得比我更好!”

“不,姜子牙,你想错了!”听姜子牙的这番话,申公豹却是突然摇了摇头。

“哦?哪里说错了?”闻言,姜子牙的眉头微微一扬。

“就因为如此,所以,这封神之战的统筹之人必须是你!否则的话,这封神之战一切顺利,没有磨难,岂不是显得太儿戏了吗?”

摇了摇头,申公豹回答说道。

“这……”听申公豹此言,姜子牙神色微动,大概明白申公豹的意思了!

有的时候的确是这样的啊!经历了磨难所得到的东西,别人才会更加珍惜吧?

若是轻轻松松的就被得到了的话,反倒是不会去太在意了!

“好了,过去的事情,不用再说了!姜子牙,你如今丧命了,你的肉身呢?”

没有再在封神的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的意思,申公豹跟着开口,对姜子牙问道。

“我的肉身已经被摧毁了!”闻言,姜子牙回答说道。

“肉身都被毁了?那这可就麻烦了!”听姜子牙此言,申公豹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姜子牙没有成就仙道,若是从复活的角度上来看的话,是有好处的!

只需要肉身保存还算完好,拿一颗太上老君普通的还魂丹,就可以复活了!

文学

像仙佛那么麻烦!

只是,肉身都被毁了,这就麻烦了!

……

姜子牙被申公豹救了出来,师兄弟两个已经化干戈为玉帛,相互闲聊着话题的事情,暂且不说!

另外一边,天空中一道身影迅速的划过,速度极快!

不是别人,正是江流!

从听谛处得知姜子牙的魂魄被镇压在东海海眼之处,江流自然是要前来搜寻的!

以现在江流准圣的修为,还有无双的称号效果,江流的速度自然是极快的!

很快就找到了东海海眼之处!直接沉入了海底,江流也很快看到了在这海眼处镇守的虾兵蟹将!

“见过旃檀功德佛!”虾兵蟹将看到了江流之后,自然是毕恭毕敬,急忙行礼!

申公豹的身份就足以吓住他们了,准圣修为的江流,对这些虾兵蟹将而言,自然更加是高高在上,完全不是他们能够仰望得到的存在!

“阿弥陀佛,两位,据我所知,在这海眼处压着一个冰火两极葫芦,你们可知在何处?”

宣了一声佛号之后,江流开口对这虾兵蟹将问道。

“功德佛,那个葫芦乃是玉帝亲手压在这里的,就在不久前,申公豹来到此处,将那葫芦夺走了!”

听江流也在询问那冰火两极葫芦的下落,虾兵蟹将的脸色微变,完全不敢隐瞒,回答说道。

“哦?居然被申公豹给拿走了?”听虾兵蟹将的话语,江流的眉头微微一扬,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来!

封神之战的时候,申公豹和姜子牙两个势同水火吧?

记得当初自己把他从北海海眼处放出来的时候,申公豹还问过姜子牙的情况呢!

看来他们之间的仇怨,过去了两千年了,依旧耿耿于怀吗?

若是姜子牙真的落在申公豹手中的话,那后果可就难料了!

脸色凝重,江流的身形从海底升了起来,然后将搜宝镜取了出来!

当年自己在北海遇到申公豹的时候,虽然将他的雷公鞭拿走了!

可是,申公豹身上其他的装备,人物版面上江流也是看过的!

想了想,想起了其中一件法宝的名字,旋即,江流对着搜宝镜呼喊了一句!

星光点点汇聚起来,化作一个箭头,指向了其中一个方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