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一章

这本书从去年4月份开始,6月份上架,现在4月初完本,也经历了一年左右的时间。说实话,这本书的成绩并不好,但我还是坚持写下去了,期间家人也有几次反对,不得不说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毕竟写的小说连自己都养不活。

不过还是感谢曾经一路订阅过来的读者和作者朋友,感谢流年大大的推荐,没有你们,我早就坚持不下去了,期间其实也有产生多次放弃的想法。但这本书终究要走到尽头了,虽然故事还没正式结束,后面将会迎来真正的仙魔大战,但正如简介上所说的一样,男女主角会走向悲剧,肖雪为救夜幽而死,夜幽则在打败成神的魔帝之后走向了黑暗,当然这只不过是一世情劫,但估计有人难以接受,所以还不如给个美好结局。

当然,我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会准备新书,书名已经酝酿好了,差不多会在月底前发出来吧,希望到时候读者大大可以全力支持。新书自然会改变风格,应该会走幽默风趣型的,虽然具体情节还没构思出来,但已经决定走这样的路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月底不见不散吧!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二章

中年酒客走后,坊间街市已经人头涌动!摊贩们已经推着推车涌入坊市街两旁,把摊位展开。

摊贩们没有第一时间叫卖,都会在占据路边摊位后去给空冥上一注佛香拜一拜。

以求保佑今天生意兴隆。

“白菜,新鲜的白菜喽!看一看吧,新鲜的大白菜刚刚从地里拔出来的。”一个中年妇女拿着白菜渴望着路人买下摊位上的白菜。

这个中年妇女是第一次来,听到这个叫卖声与佛像融为一体的空冥悲悯的念了一个佛号:“阿弥陀佛……”

那辆推车已经很破旧,一直推着白菜在叫卖!而推车还是那推车,十年来这已经是第三人推着这辆推车卖着白菜。

中年妇女的叫卖声引起了附近摊贩的注意,他们都看了过去皱起了眉头!昨天来的不是这个人。

附近都是些汉子,更有的在眉头皱起时眼睛中露出了色光!这妇女风韵犹存带有不错的姿色。

摊贩们都清楚昨天来的肯定是这妇女的汉子,今日没来肯定家中出了变故!这自然是那一起摆摊的兄弟出了祸事儿。

“是张家弟妹吗?”一个汉子喊着问道。

“是类!往后还望大哥照顾,俺家汉子除了事儿最近一些时日不能来了。”妇女回应道。

“这出了啥事儿啊?有佛仙老爷在一定会好的。张家弟妹还是回去,把你家汉子啊推过来佛老爷一定会救你家疾苦的。”那汉子劝说道。

这汉子姓李名四,与这妇女男人关系颇好!有心自然要劝说一番,很多东西不能明说。

这里的汉子们看见漂亮的娘们,谁有不起心思?再说这妇女的汉子在家出事儿,眼前是顾不了自己的女人的。

“没事儿,我家汉子去了县城一趟,今日是我儿举孝廉的日子!今日就算入仕了。”妇女一脸的高兴之色。

“那就好啊

文学

!以后你家小子入了仕途就是贵人了,也不枉费你们含辛茹苦这么些年。”李四笑着回应道。

周围摆摊做买卖的汉子们,都缩了缩脑袋!收回了对妇女的贪婪目光。

要说这妇女的汉子张三,那也是一条能扛的汉子!一车的白菜即使是一颗他都会一直守着直到卖完不讲天色。

即使如此在第二天拂晓之后,那张三也跟他们一样再次推着一车的好白菜来到了这里。

这张三春夏卖白菜瓜果,秋冬贩卖成色兽皮!年月每日都没有闲着过。

可知这张三那么拼命干什么,还不是为了他自己那神通一样的儿子!为了能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望子成龙,人家就是有这个福气!如果是自己自然也会同样跟张三一样拼命,为儿子的束脩日夜劳累那也是心甘情愿的。

听说十年前张三的母亲回家太晚,死在了家门口!因为那老妇一生行善积德,才有了这么一个能成龙成风的子孙。

寒门出贵子,这也是祖上积累的阴德。

这有名的张家神通,就在老妇死后的第二年降生在张三的家中!当真是让人艳羡的福德深厚之人。

然而坊市的摊贩们并不知道,自家儿子今日举孝廉是真!但这妇人的丈夫张三去县城是家。

十年前的那日那夜老妇的真实死因,妇人最清楚!而昨日深夜丈夫回家在她回应丈夫开院门的时候,发现丈夫跟婆婆一样死在了院门前。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三章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

文学

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