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经典肉伦怀孕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第二章

卷三:烟锁重楼

南栀在白头镇碰见舒湮,舒湮有目的性的接近,说自己做梦梦见了南栀小馆。可是南栀知道,他不是自己要找的客人,所以拒绝。舒湮想办法搜寻线索,想在客人主动找上南栀之前找到她们。

第三位客人迟迟没

文学

有上门,不久就传来客人失踪的消息,实际上是北葵将她带走。北葵装束奇特,带着面巾,所以没有暴露身份。第三个客人不来,第四位客人也不会来,南栀决定自己去找线索。但是因为她身体羸弱,沈云沛决定一同前往,期间刑警张佩伦一同前往,在刑警的帮助下,南栀找到第三位客人,和黑暗势力产生正面冲突,同时北葵发现自己和南栀有着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她去质问舒湮,得到不是事实的回答,加深北葵和南栀之间的仇恨。

民国五年,沈萼梅是沈家大小姐,万千宠爱于一身,一日看中一件旗袍,为了得到她不顾一切手段,为此惹怒了大军阀的老婆关慈,关慈和沈萼梅在街头碰见,沈萼梅一身正气和高傲的模样吸引了军阀的注意,军阀要娶她做妾,沈萼梅向往婚姻自由,不肯答应。整个沈家逼迫沈萼梅答应,却不知道沈萼梅心里早就爱上了自己的教书先生,她主动示爱,教书先生想带她走,两人东窗事发,沈家给了教书先生一笔钱,教书先生抛弃沈萼梅离开。沈萼梅的爱情没了,高傲和自尊都毁了,于是变得疯癫。军阀来人说要下聘,沈家二小姐说出沈萼梅不是完璧之身的秘密,军阀大怒,退婚,沈萼梅从此不再是骄傲的大小姐,漫漫长夜,她选择割腕自尽。

沈萼梅发现前世的教书先生成了自己的老师,她在上大学的时候已经喜欢上他,前世的结局让她明白自己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于是打算放弃。

卷四:雾笼寒沙

第三位客人离开南栀小馆不久被人弃尸西郊,张佩伦知道沈萼梅来过小镇,并且在南栀小馆待了七天都没有回去,一回去就被弃尸,觉得此事与南栀有关。张佩伦前来调查,却看中一件精致的军刀。南栀小馆里的客人向来都是女人,张佩伦的出现让南栀的身体变的更差,她失去能力,看不见张佩伦的过去与未来。铃笙说她太累,让她去走走。出来后遇见沈云沛,他一直在小镇,从未离开。两人聊天,谈及沈云沛的小说《死亡旗袍》时,她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沈云沛越发欣赏南栀。

案件始终没破,北葵继续寻找客人,发现客人是张佩伦时,她找人色诱,企图将张佩伦带到自己的实验室,可是张佩伦却发现了沈萼梅死亡的线索,开始怀疑实验室。舒湮知道张佩伦的怀疑,于是利用药物想要毁灭张佩伦的记忆,在张佩伦即将逮捕北葵时,张佩伦的记忆全部消失。因为前世记忆一并消失,所以舒湮决定让张佩伦回到南栀小馆,先让他找回记忆再趁他的记忆被南栀抹灭之前带他出来。

与此同时,他也忘记了南栀小馆。南栀迟迟没有等到第四位客人,自己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差。沈云沛来看她,知道她没有客人身体就会变差,于是主动去找张佩伦。找到张佩伦的时候,张佩伦已经失忆了。

民国六年,张佩伦作为军队的大帅,保家卫国,多次战斗。新婚娶了个商家小姐胡蝶,小姐长得极美,美艳无双,他为她心动痴迷。几日后,他出征北方,胡蝶在家里受到婆婆的百般刁难,思念成疾,她的身子逐渐变弱。家里怕她出事,带她去做了几身新衣服,裁缝店的老板一眼看中她,于是借着做衣服的名头将她侮辱。她怀了孕,想偷偷打掉,丫头去买药被人发现,婆婆让她把孩子打掉,直接浸猪笼。在死亡前一刻,张佩伦回到张家,救下胡蝶,知道真相后要写休书,胡蝶心死,穿着第一次见张佩伦的那件旗袍跳湖自杀,张佩伦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终身未娶。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第三章

他的视野是黑色的,没有一丝光线。他躺在原地,手指沿着身下抚摸着。是床,平整而柔软,甚至还有某种清冽干净的气息。

薄靳言唇角微勾。

这是他被绑架的第一天。看来鲜花食人魔给的待遇还不错。

静默片刻,他站了起来,修长的身影几乎与黑暗溶于一体。就像棵孤直的树,若隐若现矗立在冰冷的夜里。

同一个房间,在他看不见的角落里。一个男人正颇有兴味的盯着他,湛蓝的双眼里,是猎鹰钳制了猎物那一秒时的兴奋光芒。

hi,simon.

你属于我了。

十分钟后。

灯光骤然照亮所有。薄靳言抬手挡住眼睛,再放下时,已经看清全部——狭窄的房间、孤吊的危灯,还有铁栏外矗立的金发碧眼的男子,以及他身后牢房里,如蝼蚁般蜷缩在墙角的其他受害者们。

hi,tommy。

闻名不如见面,我竟然成为了你的盘中餐。

这一瞬间,两人都没说话,目光流转打量着彼此。tommy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而薄靳言……扫了自己的死对头一眼,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然后抬头又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嘴角泛起个嫌弃的笑容,抬手掸了掸床单,又坐了下来。

“感觉如何?”tommy开口,头一次见面,口气却熟络得像多年的好友。

薄靳言淡淡笑了,却没看他,完全目中无人的姿态。

tommy沉默了一会儿,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

“你很狂。”

他落到了他手上,却似乎完全不知进退。

然后,tommy就看到这个男人抬了抬眼帘,很淡漠的看了自己一眼:

“噢,那我应该怎样?庆祝我成为你吃掉的智商最高的人吗?”

——

tommy回到地面,颇有些烦闷。一抬头,就见谢晗坐在沙发里,脸上的笑容有点坏。

“怎么了?”

“是我该问你怎么了。”谢晗站起来,眼睛还盯着监视屏中的薄靳言,“似乎你们相处得并不愉快。”

tommy哼了一声,走到冰箱里,拿出盘烫好的肉片,三两下吃了。仿佛这样又恢复了元气,他咂了咂嘴,露出微笑。

谢晗对这一幕似乎已司空见惯,自顾自说道:“你在下面呆了半个小时,他跟你说话不超过三句,但句句都令你生气——你知道他为什么令你这么焦躁吗?”

tommy抬眸望着他。

谢晗的笑意越发愉悦:“因为你和他都很清楚——他跟你以前俘虏的所有猎物都不同,跟其他人也不同。他无懈可击,你无从下手。”

tommy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嗤笑了声:“怎么可能?”他盯着谢晗,眼神也变得阴冷执拗:“今晚开始,我们就用心理控制术对付他。再加上你的药物,一定很有意思。”

谢晗偏头点了根烟,慢悠悠的吸了几口。tommy伸手接过,就着也吸了几口。两个人对视一眼,谢晗含笑开口:“鬼扯。这些手段对他没用,并且……”他的目光又滑向屏幕上的男人——此时薄靳言已经闭上眼躺回床上,一派安然姿态。

“并且什么?”

“并且这样的手段,是对他和我同时的亵渎。”谢晗一字一句的说。

这话令tommy心里有些不悦,感觉就像一根细针轻轻扎了一下,然后原本的烦闷感,便似沿着被扎出的裂缝,慢慢蔓延开。

呵……谢晗未免把simon看得太高了吧?

tommy按下心中不快,神色如常的问:“那我们该怎么做?“

设下重重圈套,就为了捕获这个男人。现在到手了,却又该如何驯服?

“慢慢磨。“谢晗淡淡的答道。

最好

文学

的,当然最难得到。

——

薄靳言第一次切割人肉,是在三天后。

威胁他就范,比想象中更简单——tommy将一个女人和婴儿丢到他面前,给出选择条件:“你决定了这个婴儿的生死。按我说的做,就放了这个婴儿。”

当时薄靳言只抬头瞥他一眼,就拿起了面前的解剖刀,走向被绑在铁架上的女人。这一切是荒糜而无声的。tommy冷眼旁观,婴儿呼呼大睡,薄靳言神色淡漠,唯有女人在他手下发出凄厉的惨叫。

当第一块战利品被他丢入托盘时,tommy又浮现坏笑:“也许我是骗你。”

也许我只是戏弄你,这一大一小两个人,其实都活不了。你不是聪明一世吗?怎么连这点都想不到?

薄靳言看他的目光更鄙夷了:“你是否骗我是你的事,我是否放弃对一条人命的希望,是我的事。”

tommy就没再说话。

他只知道,跟薄靳言多相处一天,就会被他气得够呛。但偏偏boss不让杀他吃他蹂躏他。

从这一天起,切割人肉成了薄靳言每天的必修课。以至于对面牢房苟延残喘的受害者们,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惊恐和厌恶。薄靳言不跟他们说话,因为多说无益。他知道自己暂时生命无碍。但能否为这些人搏一线生机,还是艰难的未知。

而对于这样的他……站在灯光下的tommy,跟隐藏在摄像机背后的谢晗,有不同的看法。

tommy:“我们没必要再为他浪费精力。这个人每天吃得好睡得好,切割人肉也没让他有任何变化,没有任何进展。无懈可击是吗?直接杀了他就好了,我们不是必须要这个伙伴。你还有我,不是吗?”

谢晗手里正端着今天送来的、由薄靳言亲手切割的一小盘整整齐齐的人肉条。听到tommy的话,他却笑了:“谁说没有任何进展?”

tommy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语气中倒带了几分赞赏:“他的嘴很贱,解剖刀倒是用得不错。”

谢晗却用小刀叉起一块肉,置于灯下,就像是在仔细端详,唇畔却泛起满意的笑。

一个执法者,一个打击犯罪的专家,因为被威胁,不得不虐待无辜同类,却做得如此尽善尽美——tommy只看到了薄靳言的刀功,他却看到了他内心深处的恶魔。

而此刻的谢晗不知道的是,薄靳言对他们的试探,对他们反过来下套,其实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

——

谢晗第二阶段的计划,是让薄靳言生啖人肉,同时也开始虐待他的肉体。

人性本贱,谢晗如此相信。双重虐待,精神和身体,可以折磨任何一个坚强男人的意志。而最终,他会臣服,甚至爱上被虐待的感觉。

因为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恶魔,薄靳言更加不能例外。

于是就成了惯例——每天晚上,tommy将一盘鲜红的肉推到薄靳言面前。但在这一刻,彼此都没有挑明。tommy说:“上好牛排,不过我喜欢吃生的,所以给你的也是生的。”薄靳言只是浅浅的笑:“谢谢。”然后就像丝毫未觉般,把整盘肉吃完。

然后,tommy会绕到他背后,在已然伤痕累累的背上,再划上一刀。再用高脚玻璃杯,紧按着他的尾椎骨上方,接上半杯粘稠的鲜血。tommy有强迫症,连这样的割肉取血,留下的伤痕都是整齐清晰的。这也是谢晗欣赏他的一点。

每晚,谢晗看着摄像机里,薄靳言背部铭刻的伤痕,都忍不住生出一丝赞叹。而此刻,tommy就坐在他身旁,慢吞吞的喝下那杯混着肉渣和战栗的汗水的血。有时候还问他:“你要不要来点?”谢晗笑骂:“我没你那么恶心。”

tommy大笑。

——

这些日子对于薄靳言来说,时光好像停滞了。

他在幽暗狭窄的封闭牢房里,过得昏天暗地。失去了时间,也失去了大多数的声音和视觉——你不知道tommy会在何时开灯突然到来,而黑暗中的牢房,每个人都是沉寂的,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