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妈妈的朋友9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一章

面对情敌,再大度的女人,也做不到若无其事。

只是当方南歌冲简溪笑时,她还是扯出一抹不自然的笑,表示回应。

再和姜素浅犯嘀咕,她说:“她就算想缠着霍霆琛,我也要给她这个机会才行!”

姜素浅“嘁”了一声,“你给你家老霍穿贞/操/裤了?”

简溪:“……”

溪爷587分割线

简溪虽然知道霍霆琛不会理财方南歌,但是她低估了方南歌对霍霆琛的痴迷程度。

席间,霍霆琛手机里进来电话,碍于包房里太吵,他拿着手机出去接电话。

霍霆琛出去接电话的空档,偏不赶巧方南歌被苏子妍手边打翻的一只水杯弄湿了裙子。

方南歌赶忙站起身,扯了几张纸巾后,和苏子妍说:“我去趟洗手间!”

简溪倒是没有注意方南歌为什么会被打翻水杯弄湿衣服,不过包房里有洗手间,方南歌没有用包房里的洗手间,而是选择出门去外面的洗手间,倒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余光往门口瞥了一眼,见自家老霍出去打电话还没有回来,她眉梢微动!

这方南歌还不至于当着自己的面儿去找霍霆琛吧?

简溪不愿意去怀疑方南歌对霍霆琛有所行动,可偏偏方南歌的举止,还让说不出来的犯膈应!

她要是选择用包房里的洗手间,她也就不至于心里起疙瘩了!

没有按捺住心里的怀疑,尤其是女人的第六感,不断警示简溪,思量了片刻后,她起身,以出去找霍霆琛的名义,出了包房。

推开包房的门,她往走廊的尽头一看,瞧见昏黄的灯光下,确实站着一男一女的身影,下意识捏紧了手指。

怕被看到,简溪尽可能弱化自己的存在。

等到她确定走廊尽头的男女是霍霆琛和方南歌两个人,由心底往外生出一种名为吃醋的嫉妒。

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些什么,当方南歌把霍霆琛抱住,简溪一下攥紧了手指。

好家伙,自己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住这方南歌!

忍不住爆粗口,心想,自己特么在现场呢,这方南歌还敢堂而皇之的抱自己的男人,她不知道什么叫脸吗?

对方南歌生出不耻的同时,简溪见霍霆琛没有推开方南歌,更是气得不打一处来。

这方南歌不要脸的抱你,你倒是把她推开啊!

这温香软玉在怀,你就把自己的存在抛到了九霄云外了是不是?

气到恨不得上前去揪霍霆琛的耳朵。

双手插着腰,简溪心里又气又火大。

男人真就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气鼓鼓的瞪着眼,她把叉腰的手变成抱臂。

再去偷瞄走廊尽头的两个人,见两个还没有分开,简溪气得跺脚。

不想让人觉得自己是个善妒的女人,思量了一番后,她没有选择上去分开两个人,而是怒不可当的转身,气呼呼的折回包房。

没有和其他人打招呼,简溪走到座位上拿起自己的拎包,仅和姜素浅说了句“我先走了!”以后,不顾众人异样的眼光,也不回答姜素浅问自己为什么要走,拿着包,带着火气离开!

简溪出酒店,坐上回学校的计程车,接到了霍霆琛打来的电话。

没有接电话的意思,她直接按了挂断键。

电话,继续打来。

看着让自己心烦的手机号,她又按了挂断键。

如此进来了四个电话,都被她拒接。

没有再有电话打来,不消一会儿,霍霆琛发了短信过来。

接电话

霍霆琛又打了电话给简溪。

不想理会霍霆琛,这次,简溪干脆将手机关机。

在手机扔回拎包里,阻隔了闹腾的手机铃声,她长吁一口气,而后把目光看向窗外。

二十五分钟后,计程车到达帝大的校门口。

简溪付了款以后下车,到学校商店里买了矿泉水,给自己灌了半**压制火气。

不是她矫情,这次,她是真不打算再搭理霍霆琛了。

明知道自己是个小肚鸡肠的女生,他倒好非得气自己。

就他是个女人抱他都不会拒绝的行为,还想和自己领证结婚,做他的白日梦去吧!

帝大的研究生是两人寝,和简溪作为室友的林菡见一向没有住校习惯的简溪回来,她诧异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你回来了?今晚住寝室吗?”

不住寝室的关系,简溪和林菡接触不多,再加上林菡是典型学霸级,话少的女生,简溪点头“嗯”了一声。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应该都会住寝室!”

林菡“嗷”了一声,“我妈有给我寄我们那边的特色豆干,你要是吃,去窗台那里拿。

简溪见窗台上放着一个快递盒,点头微笑,“好,谢谢你!”

和林菡寒暄了两句后,简溪拿自己的洗漱用品去洗漱。

洗漱回来,简溪擦了晚霜,然后把自己摔到床上。

手机再开机,里面显示有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

点开界面,是霍霆琛和姜素浅打给自己的电话,至于短信也是他们两个人发来的。

点开姜素浅的短信,溪爷,你去哪了啊?怎么不接电话?看到短信给我回消息,么么哒!

再去看霍霆琛的短信。

又和我闹是不是

去哪了

霍霆琛打字一向很少有打上标点的习惯,多数情况下,他都是空一格,接着打字。

没有给他们两个人回消息,也没有回电话,她又无聊的去看微信消息。

果然,姜素浅也有发微信消息给她。

不是打的字,姜素浅给简溪发的语音消息。

“溪爷,你怎么突然走了啊?你不知道你们家老霍急完了,听说你走了,他也没有再留下吃饭,拿过衣服就离开了!”

“溪爷,你去哪了啊?你家老霍给我打电话,让我联系你,他说你没有回香樟园,也联系不上你,怎么一回事儿啊?你去哪了?”

不想让姜素浅担心自己,简溪给姜素浅回了消息。

没事,我心情不好,来我外婆这边了。

姜素浅回了消息给简溪。

那你倒是告诉你家老霍一声啊,这给他急的,还埋怨我一气,说你走,我怎么不拉着你啊!

你不用搭理他,他有病!

姜素浅嗅出猫腻

文学

,问你们两个人生气了?

没有

没有个p,和你认识这么久,你撅/起/屁/股拉几个粑/粑蛋,我都知道,还和我矫情什么?

……

姜素浅说话,一如既往的不着调……

我和他没有生气,不过是大姨妈来了,看他不爽,不想理他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二章

本以为解了约,年前没了工作,只需要将精力投注到新公司的发展,以及想好去哪儿玩儿就行了。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不仅低估了某些媒体深挖细查的本事,也忽略了一些私生饭的恶心程度。

按理说苏祁突然结婚已经付出了他应有的代价,可是有些私生饭却觉得她们的男人被某个女人抢了。

于是他们找私家侦探,散尽财产与关系的深挖苏祁的地址,行踪,在这个过程中,就算木梓再小心,身份还是被曝光了。

他们查出来她是谁之后,没有着急曝光到网上,而是悄悄跟踪,直到她到停车场,几辆车将她的车堵在中间,泼油漆,打砸,小太妹一样的社会女,连威胁带恐吓的要求迟木梓离开苏祁。

说实话,迟木梓长这么大没见过这等阵仗,饶是在M国读书,遭遇最乱时候的新冠病毒,也从未像今天这么刺激过,如果她真的是被养在温室里娇滴滴的大小姐,估计会被吓晕,吓哭,可她迟木梓是谁?军二代是白叫的?

当时非但没有吓得龟缩到车上,还下车,以一挡十,把那几个小太妹教训了一遍,最后还报了警,抓了她们。

结果,她是打嗨了,也给自己出了口恶气,可是孩子却流了,三个月不到,胎像不稳,动作就太大,就这么流了。

天知道当时苏祁吓成了什么样儿,什么也顾不上遮挡,就把车开到了医院,这下,全世界都知道了。

当李想夫妇俩知道自己闺女流产的前因后果,不等他们发怒,宋元昊宋思哲文博他们就已经将那几个小太妹的信息发送了过来,夫妻俩一看,哟,还有点来头啊,不然也不会这么的猖狂吧?

这下好看了,不需要李想亲自动手,护女狂魔木炎亲自出面打了几个电话,结果一个晚上不到,这几家背后的公司股票开始大跌,三天之后,就被Dream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收购了。

而那几个小太妹,社会女,则直接被起诉,为了能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李想不仅改了她们的年龄,还难得找了关系,翻找了她们各种偷鸡摸狗,网暴、校园暴力罪行,最后以五年到十年的有期徒刑为终结点。

刚开始家里还为他们找关系,找着找着自个儿公司也折了进去,细问之后才知道他们得罪了谁。

连个屁也不敢放的收拾东西滚出了京城,前后不到五天的时间,这些人的家就驱逐出了京城,足以可见Dream本尊在京城的影响力有多大了。

当然,他们也没机会爆出迟木梓的真实身份。

虽然木梓流产了,但因为身体素质好,所以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就被苏祁接回了家。

在医院的时候,天天都有记者蹲守,以至于家里人愣是没敢去看,就怕一个不小心上了头版头条。

出院以后,也没回自己家,而是被接到了四合院儿。

这是苏祁第一次来到木梓的家,看到这么一座完整的四合院,内心的震撼堪称排山倒海。

而迟家、木家的能力,也在一遍又一遍的刷新自己的认知。

“你们那房子啊,明显已经被曝光了,以后别回去住了,就住在家里,苏祁你也是,你们俩既然结了婚,就先在这儿住下,也好方便我给木梓好好进补,你们的旅游结婚也取消了吧,你去忙你的公司,我闺女就交给我来照顾,”

“爸,妈,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行了,这件事也不是你的错,都怪这死妮子太猖狂,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情况,居然敢去动手,这次就让她长长教训。”

木梓没想到自家老妈这么不给她面子,说好的护女狂魔呢?这落差,是不是也太大了点儿?

苏祁住到四合院后,骨头也跟着过来了,COCO已经归西,它的孙子孙女已经满院子跑了,如今骨头累了,四条狗竟成了四合院儿的一道风景线。

不愧是大家族,倒座房也被他们改建了一下,成为了临时客房,所以家里人再多,也够住。

迟木梓住院的事儿,被Dream公关团队压制了下来,看似无波无澜,可是京城突然消失了这么多的企业,又同时被Dream所收购,这当中你要说没有什么关系,就白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聪明的人一下就猜出来苏祁背后的力量不简单,那些想要落井下石的,势必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别看苏祁现在沉寂下来了,他日会达到怎样的高度,谁也不好说。

肖晓是娱乐圈唯一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在她知道木梓流产之后,心疼了好长一段时间,想要来看她,被木梓安抚了。

“我没事儿,你年底有多忙我知道,不用担心我,也不用担心苏祁,我们都很好,倒是你,合约什么时候到期?”

肖晓诧异的反问她:“你什么时候对我的合约有兴趣了?怎么?你们两口子要签我啊?”

原本只是句玩笑话,没想到迟木梓笑了,她这一笑,肖晓觉得浑身发毛。

“不是吧迟木梓?你们俩真的要单打独干了?”

虽然肖晓也有自己的工作室,不过却还得需要挂靠大的经纪公司,她不像苏祁根基稳健,她成名的年头尚短,也不是什么顶级流量女星,顶多算比较努力的二线小花,有名气,但不算人尽皆知。

于是迟木梓将他们即将成立Dream文化传媒公司的事儿跟肖晓说了。

结果肖晓直接挂了电话,杀到了她的家里,其实等她看到处于保护区内的完整四合院儿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迟木梓身份不简单了,到了她家里,看到他家墙上

文学

的奖杯,照片的时候,她就已经觉得眼前发黑了。

“行啊你大小姐,隐藏的够深的啊,我们同学这么多年,居然都不知道你家这么……,”

她甚至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来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想着得亏人家对这一行没兴趣,要不然就凭自己当年占了人家的资源这件事,就足以被她削一顿了,摸摸自个儿有些发凉的脖颈,肖晓直接拍桌子。

“这还犹豫什么啊,当然要解约啊,哪怕赔上我的所有身家,我也要跟着你干,你是我的好姐妹,好资源一定会给我留着的对不对?”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三章

中午吃完饭,宋时就开车带着徐子琪出门去给老徐选礼物了。

一直买了一下午,宋时手里已经拎了大约七八个礼盒了,海参、燕窝、人参、鹿茸、茗茶、中老年补钙核桃粉……

买到后来徐子琪都不记得他都买了些什么,但他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徐子琪看着走在前面的宋时,她终于忍不了。

从家里出来的那一刻起,徐子琪就跟他说过,不用特意买东西,就家楼下简单买点水果就成。

她们只是回去陪孤寡老人吃个饭,又不是去她家里提亲。

但这次宋时却没有依着她,反而兴师动众的带她一直买买买,却还是担心自己买的少了,显得不够重视。

徐子琪拉过宋时,“差不多得了,我都要累死了。”

宋时看着徐子琪空着的两个手,却还是担心她真的累了。

宋时背对着徐子琪蹲下,“上来,背你一会。”

这回徐子琪彻底无语了。

最后,她自然是没上去给他增加负担,在她的催促下,宋时最后凑够了十个礼盒,觉得数字寓意好,十全十美。

宋时将礼物放进后备箱,上了车,之后载着徐子琪回老徐家了。

路上,徐子琪看着专心开车的宋时。

以及,他明明没有生气,却一直绷着的嘴角。

想到他刚才一路上买礼物时,挑选的紧张慎重的样子。

徐子琪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不太确定的问宋时:“宋时,你不会是紧张了吧?”

宋时没掩饰,直接“嗯”了一声算是承认。

徐子琪看着他的侧脸,想着他无论做什么,都是胸有成竹、从容不迫的样子,她突然觉得有点想笑。

她安慰宋时,“你们都认识多少年了,熟到我爸当年都不怕麻烦你让你照顾我,而且之前你还因为我的事去找过他两次,你有什么可紧张的?”

宋时:“可是今时与以往不同了,我现在把你拐到手了!”

徐子琪:“……”

两人拎着东西到了徐正启那,徐正启已经炒好了5个菜,还差一个汤就可以开饭了。

徐子琪没带钥匙,直接按了门铃,徐正启特别开心,举着锅铲就跑过来给他们开了门,看见宋时带来了那么多礼物,他嗔怪了几句:“人来了就行,还带什么东西。”

说完,他招呼徐子琪给宋时找拖鞋,然后又跑回厨房了。

最后一个汤做好,关了火。

徐正启招呼他们过来餐厅,可以开饭了。

徐子琪拉着仍旧一脸紧绷的宋时坐到餐桌前,给宋时递了双筷子。

徐正启先开了口:“宋时,别客气啊,我也没做什么,就简单的炒了几个菜,你就当自己家一样。”

宋时还是有点拘束,礼貌的淡笑,说了声好。

之后,徐子琪专心吃,宋时只吃了一口米饭,见徐子琪有想要吃鱼的意思,就夹了块鱼肉,专心的给她剥鱼刺了。

看着宋时大部分时间都在照顾徐子琪,而他们两人之间的那种互动,默契就简直就像是习以为常。

徐正启看着看着,眼眶突然有些红了。

他看着宋时,心里,是衷心感谢的。

他说:“宋时,之前,是老师的错。我不该自以为是的跟你说那些话,很抱歉,那时,伤害了你。”

宋时将剥好的鱼肉夹给徐子琪,立刻回复徐正启:“老师您别这么说,您始终都是我的恩师,没有您,我就没有现在的人生。况且之前的事情,我理解您,如果换了是我,我可能还没有您大度呢。而且我现在很幸福,这就够了。我也特别感谢您的成全。”

尽管眼前这个人曾经伤害过他,但他理解他,并且真心的觉得,那点伤害与他给他的一切相比,都太过微不足道。

曾经,是他将他从泥沼中拉了出来,是他生下了徐子琪,也是他愿意相信他,将徐子琪托付给他,让他从此不再孤单,不再悲观,从此觉得,未来美好,人生值得。

徐正启欣慰的点了点头,“我没有看错你。”

他又看了看徐子琪,看到她被宋时喂的比之前胖了些,不再那么弱不禁风了,整个人也有比之前有活力了。

徐正启又看向宋时:“你确实把她照顾的很好,比我好。”

说完,他又补充了句:“嗯,不输她妈妈。”

宋时笑了,听到徐正启的认可,他也没有刚来时那么紧张了。

后来,他们聊了会日常生活,但还没聊几句,徐正启的职业病就又犯了,他开始跟宋时聊起了学术问题。

结果两人相谈甚欢,越聊越嗨,本来就是惺惺相惜的师生,现在又多了徐子琪的这层关系,他们俩简直亲的像是一对父子。

徐子琪吃饱了,觉得没意思,不想听他们俩聊的这些无聊话题,她就回自己房间躺着去了。

而宋时帮徐正启收拾餐桌刷完了碗全部收拾利索后,两人似是没聊尽兴,又转战到了书房继续。

徐子琪独自一人躺在昔日里的房间里。

觉得无聊,她刷了会微博,看了会抖音,之后打开了微信,在刘冉和林瑶三人的闺蜜群里,还有寝室群里,各发了句:【都干什么,出来聊啊。】

寝室群。

邓菲:【跟张思哲约会。】

张晶晶:【故意加班泡我男神。】

李威:【狗逼领导让我加班,妈的,老板不听话,这个月领了工资就炒了他。】

好像都很忙的样子,徐子琪默默的退了出来,刚好林瑶的微信发了过来。

林瑶:【在家闲着,你干啥呢。】

徐子琪:【躺着,无聊,我爸和我家老宋在书房聊嗨了,双双把我抛弃了。】

很快,林瑶的语音发了过来:“我草,这么快,都见家长啦?”

林瑶欣慰:“恭喜你,追了那么多年,现在终于睡到你宋爸爸了。怎么样,爽屁了吧?”

徐子琪:“就穿衣服躺一起睡过几次,算睡过么?”

林瑶:“穿衣服?你还是处女?”

徐子琪:“嗯。”

林瑶:“不是,你家宋爸爸是真能忍,他不会真把你当女儿了吧。”

徐子琪:“没有,他亲过我了,还……”

想到那天两人在餐桌前发生的事,徐子琪脸一红,直接忽略了这段,不是她想跟闺蜜遮着掩着,而是她实在说不出口。

徐子琪:“他那天发现我什么都不知道,还跟我感慨呢,说真是亲手给自己养大了一个女朋友,连生理健康课都要亲自教。”

林瑶回想起前几天,徐子琪跟她汇报她终于追到宋时了,那时她跟她说过的宋时两年前离开的原因。

林瑶忍不住又酸了:“那就是舍不得动你了,他还真是宝贝你。”

说完,林瑶又从她刚才的那段话里抓到了一个重点:“不过,爷,你不会是真的,这方面什么都不知道吧?”

徐子琪:【嗯。】

林瑶发了一个吃惊的表情,之后几秒钟过后,她又发过来一个小动图。

瞬间,徐子琪看的面红耳赤。

林瑶:“加油,过来人的我也只能帮他到这了,你宋爸爸也不容易,你也要为他考虑考虑!快30的老男人了,别人30女朋友都换了好几个了,他倒好,单身了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你,还得为了你憋着。”

晚上,徐正启跟宋时聊的意犹未尽,但时间不早了,只能约了改天再聊。

回去的路上,徐子琪侧头看向宋时。

车窗外的路灯交错着映照在他的脸上。

为他清冷俊朗的面容填了些柔和。

他的表情也不像来时那样,紧绷着,现在,他唇角不自觉的淡淡扬着。

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有生气。

她突然回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时他冷漠的连话都不想跟她多说一句。

而现在,完全不同了。

她们现在,很好很好。

徐子琪唇角上扬,忍不住笑了。

注意到她的视线,等红灯的时候,宋时侧过头看她:“怎么一直看着我?”

徐子琪摇了摇头,唇角仍旧上扬着,“没事,就是觉得,你今天好像很开心。”

宋时看着她,淡淡的笑了,就连眼底,都浸透着笑意,他承认,“嗯,徐教授,你爸爸,他认可我了,感觉自己,终于名正言顺了。”

晚上回到家,两人依旧先是各自回房间换家居服。

可是这次,宋时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等了徐子琪很久,她才从她房间里走了出来。

今天,她穿了一条纯棉的吊带睡裙,头发有点湿,皮肤莹白,脸颊上带着淡淡的红晕,看样子是刚洗了澡出来的。

在宋时的注视下,她关上了灯,之后借着窗外的月光,一步步的走到了宋时的面前,跨坐到了他的腿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