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9|老旺秦芸雨1一400

妈妈的朋友9 第一章

大雨倾盆,狂风大作,就算千料战船也顶不住如此天象。好不容易从海寇联盟的包围中突围而出,又闯入了妖煞地狱海,整艘战船的军士都在向着老天祷告,祈求平安。

在一整天的狂风巨浪颠簸之后,战船幸运的没有被掀翻,然后,又钻进了一片大雾之中。

这片大雾的范围是如此广袤,连续一个月都没有走出来,战船上的淡水渐渐喝完了,粮食也几乎消耗殆尽。只能依靠捕鱼勉强维持,但在妖煞地狱海中,捕鱼也是危险活,常有水手被忽然跃出水面的海兽吞吃。

船上的伤兵首先死去,然后是其他水手、敢站队员,黎大隐将手下一个个披上布单,送进大海长眠,心里满是悲伤和哀痛。

当整艘战船还剩十九人的时候,他们再次遇到狂猛的风暴,风暴将浓雾驱散,却又将战船推进了如群山般的巨浪惊涛之间。

战船是如此的渺小和脆弱,随时都将被卷入海底,不时有水手被抛入大海,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黎大隐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然而……

天亮时,战船搁浅在了一座岛屿的海滩边。这座小岛方圆数千亩,有一座数十丈高的山崖,岛上生长着各种黎大隐从来没有见过的绿树和花草,还有一些灵果和野兽。

黎大隐带着船上剩下的八个人,开始了漫长的孤岛求生之旅。

起初,他们砍伐了一些树木修补船只,积储了不少果子和兽肉,然后启程出海,希望能够找到返回大明的路。可惜他们遇到了风暴,不得已迅速返回岛屿。

躲过风暴之后,他们第二次启程,很快便在海上迷失了方向,最后侥幸依靠海鸟的指引,回到了孤岛。

接着是第三次,他们陷入了浓雾,耗尽了淡水和粮食……继而再次幸运的等到了迷雾散去。

然后是第四次……

当努力了数十次后,所有人都不得不放弃了,包括黎大隐,大家都认为,这是一座囚牢之岛,只要进来了,便永远别想出去。

九个人在小岛上生活,渐渐的,没有修行天赋的四个人慢慢有了修行天赋,黎大隐将他们收为弟子,传授三茅馆道法。

岛上灵力特别浓郁,又有大量灵药灵草,修行效果很好,十年之后,黎大隐破境成为了炼师,神识化生了元婴,其余八人进境迅速,成就了两位大法师、两位金丹和四位黄冠。

到了第二十八年时,黎大隐再次破境,养出阳神,进入大炼师境,其余人等也各自修成了炼师、大法师和金丹不

文学

等。

第三十年,就在黎大隐以为这辈子再无回归可能的时候,岛屿开始了越来越剧烈的震动,大家猜测,或许这座岛屿要沉没了,于是纷纷采集灵果、储备淡水。

他们目睹了修行三十年的小岛沉入大海,然后扬帆驶向远方,而这一次,他们出奇的顺利,没有遇到风暴、浓雾、漩涡,没有迷失方向,就这么闯出了妖煞地狱海!

船行向西,九个人喜极而泣,大家归心似箭,找到海岸后直奔长江入海口。

松江大营依旧在原地,但空中往来穿梭的各种奇形怪状的飞行法器让他们很是迷惑,接近港口时,他们看见了一艘艘巨大的战舰,其中最大的一艘,犹如一座海上城市,上面停系着几十架古怪的飞行法器。

一瞬间,黎大隐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另一个莫名的世界。

妈妈的朋友9 第二章

第八百六十四章兼听则明

“格日勒,你不要冲动!这个王越可不是一般的人物,要杀他绝非易事。”

不等赵淳说话,在他身边的另外一个人,眼见着这个格日勒暴跳如雷,连连请战,不由的眉头一皱。

而这个鼻似鹰钩,眼神锐利的仿佛天上鹰隼一般的人,正也是之前那个负责替赵祯断后,使得一手好箭术,如今跟在赵淳身边想要“戴罪立功”的裴满。

唐国前朝的完颜氏,本来就是游牧民族出身,精骑射,其族中若有那可以弯弓射雕之辈,在过去就会有一个称号,被叫做“射雕手”。虽然在其后的两三百年间,前朝日渐腐败,就算嫡系的八旗子弟也因为军纪荒废,而极少有人能够拥有这般神乎其神的射术了,但到底还是“大浪淘沙”始终有人守住了这门技艺的传承。

就好比现在的这个裴满,他原本就是赵祯手下的第一射手,地位可谓极高。如果不是之前在面对王越的时候,为了活命,临阵脱逃,赵祯也不会让他到这里再走一趟了。

不过,正也是因为如此,亲身经历过和王越的搏杀,裴满才比任何人都清楚的知道,王越这个人到底是多么的可怕!!

“那你是什么意思,裴满?”

一脑袋小辫子的奥登格日勒看着说话间眼神有些伸缩不定的裴满,言语之中明显就有了一些不满的意思。但是他也知道,裴满在赵祯面前的身份地位远在自己之上,是真正的心腹手下,本身的功夫和箭术也是一等一的强悍。如果不是出于必要,他也不想和对方发生冲突。

“眼下的一切都表明,对方已经对我们的布置有所察觉。至少,老哈里那边肯定是指不上了……。”裴满眯起眼睛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又环顾了一下四周:“所以,我的意思是,改变计划吧!大家最好先撤出这里,然后再通知王爷另想他法。并且速度一定要快,不然我怕时间上会来不及……。”

“什么?”

“你竟然敢这么说……?”

“简直大逆不道!”

随着裴满这么一说,还没等他的话音落地,本就是强压着心头火气的奥登格日勒顿时就翻了脸。与此同时,在他身旁两侧的其他几个人也是个个面目为之变色。谁也没有想到,在眼前的这种局面之下,裴满这个赵祯的心腹手下,整个赤红龙旗最富盛名的神箭手,居然会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

立时间,就仿佛一块大石头砸进了水里,现场之中登时一阵大乱!

“裴满,这就是你的意思?要不是你现在已经不是军中的弓箭教头了,不受辖制,就凭你刚才说的这番话,我就能治你个口无遮拦,动摇军心的大罪。”而也就在此时,赵淳身边的另外一个,高鼻深目的中年大汉也是突然愤而发声:“就算不砍了你的狗头,也会让你吃足八十军棍。裴满,你别忘了,为了杀这个王越,王爷他是下了何等的决心的!!”

说话的这个人,生着一头黄焦焦的卷发,瞳孔的颜色也有些发蓝,并非是纯种的东方人,可一副京片子说的却是相当流利,看起来应该是当年前朝治下的“色目人”后裔。

完颜氏崛起于唐国北方的大草原,地虽苦寒,却幅员辽阔,周边有许多的部落民族都是迥异于东方的有色人种。而这些人按照他们的说法就是所谓的色目人了。(请不要和现实历史挂钩,本书纯属借用一下这个称谓。)

“贾拉里,你不要误会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个王越,实在是太可怕了,面对着这样的对手,就算是我们,也必须小心更小心……。”

听到这人如此一说,裴满顿时也是面色一变,连忙开口解释。

可是,场中的气氛这时候已经被他搅和起来了,几个策马站在最前面的统兵大将,人人眼珠子发红,却是根本听不进去他说的任何话。反倒是受此一激,登时群情激奋起来。

“裴满,你大概已经忘了我们是什么人了吧?我们是赤红龙旗,是帝国曾经最坚固的盾,和最锋利的矛,哪怕如今早已辉煌不再,但是经过这几十年的卧薪尝胆,厉兵秣马,我们已经比从前更加强大了!所以,我们不但不畏惧任何强大的敌人,而且也有足够的信心摧毁面前的一切!就算是退一万步讲,那个王越真的如你所说的一样,是个可怕到极点的高手,但这样的对手也只能成为我们前进路上的一块垫脚石。况且,王爷有命,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诛杀此獠!如果这时候我们后退了,不说如何有损军心,会让麾下这么多的儿郎们失望,就是王爷那里,你又怎么去交待?所以,我们根本不能退,也不可能退……。”

妈妈的朋友9 第三章

谢天行心道这宁王爷果真是狡诈之徒,自己也忒糊涂了,竟然瞧不出。此时夜深人静,倒不如一并将众人救出来也好,免得夜长梦多。

当下纵身跃到狱卒身后,掌缘劈在肩颈,那狱卒闷哼一声,应掌而倒,随后几名闻声奔来狱卒,同样被一掌振晕。

“哪位是五岳剑宗欧阳谷卿?”谢天行问道。

“少侠找老夫有何事?”欧阳谷卿心下疑惑问道。谢天行见他脸色苍白憔悴,显然是吃了不少苦头。

“我受欧阳婉儿所托,得知你们被人陷害,好不易寻着线索才找到这里!你们快上来,趁着夜色一起走吧。”谢天行言语焦急道。

“哎……多谢少侠好意,只是我与上清教四人皆中了那悲酥香之毒,此时内力全使不上,又如何能逃的出这戒备森严的王府地牢?再说我们众人四肢被腕粗铁链束缚,又怎能行动自如!你还是自行离去吧,莫拖累了少侠。”欧阳谷卿叹气道。

“解毒之事,日后再说!想要拿掉这碗粗铁链却也容易。”谢天行道。

当下手持干将剑,举剑劈下,牢门铁锁应声而落。玄真道人与上清教弟子见此剑如此锋利至极,脸色惊诧不已。

谢天行跳入齐腰深浅的水中,举起干将剑横劈而下,哐啷一声,铁链被齐刷刷斩为两截,如此数个回合,五人身上所束铁链尽数卸去。

“多谢朋友仗义相救!此恩此德,上清教弟子没齿难忘。”白继玉和众师兄齐声说道。

“你们都是武林中的英雄好汉,上清教弟子人人都是心怀侠义之辈,莫说那些客套话。”谢天行说完,带领众人朝暗道走去。

他从宁王爷书房中进来时,已将地下密道图纸深刻记忆在脑中,此时出去却是轻车熟路,众人

文学

尾随在他身后,不多时便到出口处。

轰隆一声!

书房中一面藏书阁自行移开,谢天行率先走出来,接着众人浑身湿漉漉,衣衫褴褛从暗道中出来。

“这王府中守卫众多,接下来如何行动?”白继玉茫然道。

“我等下会从这间书房屋檐上,垂方一根麻绳,你们顺着绳索爬出去即可。”谢天行吩咐道。

“如此甚好!”玄真道人回道。

谢天行转身而去正走到房门口,突然哐啷一声,书房门被人撞开,却见数十名身穿盔甲士兵,手持火把与大刀围拢过来,一排排火把将书房外厅照亮如白昼般。

“不好中计了。”谢天行暗道。他心下却不知哪里出了纰漏,竟然被发现。

“哈哈哈……谢兄弟何有雅兴半夜三更到此?”一个熟悉声音传来,走进来此人正是宁铁生。

“我听武林中传闻宁王爷府上,关押有江湖各路英雄好汉,我特意来查探真相,没想到………”谢天行叹道。

“这倒让你失望了,要我放了那群顽固不化的臭道士却不难,只需要让玄真道人交出那本武功秘籍,我便不会为难,大家即可相安无事回去,否则……”宁铁生面露狠戾之色,随手一挥,书房门外数十名弓箭手迅速围拢过来。

“你这大明朝亲王,本该心怀仁慈,以天下苍生为重,此时心中却为世俗名利所惑。真是大明朝的不幸呐!”玄真道人直言不讳,批判道。

“大胆……本王还需你来指教?来人呐……将这群叛贼抓起来。”宁铁生喝叱道。

谢天行见欧阳谷卿与玄真道人等上清教弟子,此时武功尽失,自己虽武功高强却难护得他们周全。心想只有先擒住宁王,逼他交出解药后再做打算!

“你们五人等下莫轻举妄动,可先装作妥协之意,拖住敌人再做打算。”谢天行低声吩咐道。

“好!全听少侠安排。”众人回道。

谢天行手持干将剑横扫带劈,书房内数名士兵,顷刻间身首异处,鲜血朝天喷溅开来,溅了众人一身血啧!宁王骇然失色,脚下站立不稳踉跄退后数步,谢天行急奔而去,正欲擒住他。

“嗖嗖嗖……”

忽然门外数支弓箭飞射过来,谢天行挥出一道剑气,近在咫尺的弓箭尽数折断,当下足尖点地,纵身飞跃到书房门外。身体旋转一圈,使出一招雷霆万钧,无数道红光凌厉剑气,四散飞舞,噼里啪啦……数十名弓箭手应身倒下,士兵周身盔甲被凌厉剑气削成碎片。

宁王见状惊恐之余,正欲拔足朝内堂奔去,谢天行纵身一跃,拦在他面前。

“把解药交出来,我可饶你性命!”谢天行声色俱厉道。

“哼……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之人!还来趟这浑水,正是自作孽不可活。”宁王诡笑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