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味儿媳妇txt,岳的毛太浓

绝味儿媳妇txt 第一章

‘只是三色魂花只出产在极阴之地,经过数百甚至数千年的时间,才会形成。这种地方,对一些阴物和修阴气的修仙者来说,绝对是一处洞天福地。尤其是在地球这样贫瘠的修炼环境中,就显得越发珍贵,往往会吸引某些异兽阴物盘踞其中。’

叶阳摸着下巴,一阵沉思。发现能出产三色魂花的极阴之地,并非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这种地方,虽然对普通修士,是噩梦之地。但对于某些专门以阴气修炼的修仙者,还有异兽阴物而言,就是圣地了。

而且据柳擎天所言,栖雾山阴龙洞,居然是御鬼宗的地盘。如果叶阳没有记错,之前法器拍卖,那个阴鬼道人,貌似就是御鬼宗的弟子。不过御鬼宗盘踞这么一块宝地,想来阴鬼大师的师父也是阴修之人。

只是若御鬼宗真的掌控了这种宝地,凭借那处圣地,他们应该早就称霸省北,乃至整个中都省,如同西北日月魔教一样。

而不是默默无名,一直处于半封山状态。

还有,听潘虎所言,他之前貌似去过栖雾山……

一个普通人,怎么能进得了栖雾山?

莫非这其中有猫腻?

叶阳盯着潘虎,一言不发。

潘虎正在那吐沫横飞,被叶阳盯得发毛,虚声道:“叶大师,您这么盯着我看干嘛?该说了我都说了啊。”

“你在骗我?”叶阳淡淡道,也不生气:

“栖雾山,又名又叫西嶙山。据我所知,此地一般人根本进不去,而且此山,又有御鬼宗坐镇。按理说,你一个普通人,应该没法进山的。但听你之前所言,好像你进去过一样,对此地无比了解,你是不是得给我一个解释?”

“叶…叶大师,你原来知道的这么详细啊。”潘虎终于色变,身子颤抖着道。

他只是透露了有关栖雾山的传闻,没想到,叶阳能推测出这么多东西。

“老实说,你究竟还有什么瞒着我?”叶阳眼露寒芒,一丝淡淡的杀意,充斥在车的内部。

充当司机的易一道人,顿时如溺水了般,连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

潘虎身体一僵,脸色惨白,最后咬牙道:“叶大师,我说,我说。”

叶阳散去身上的杀意,冷声道:“机会只有一次,再敢骗我,我就把你从车上丢下去。”

潘虎闻言,哪还敢在隐瞒一句,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叶大师,我并非是有意隐瞒你,这件事说来话长。”

潘虎叹了口气,徐徐道:“我早年到栖雾山游玩,之后不小心被山上的迷雾遮住了眼,也就是民间俗称的鬼打墙,被毒瘴所

文学

伤,但侥幸被坐镇此山的御鬼宗一位道人所救,在山上住了大半个月。我回去后,给那位道人打了一笔钱……

久而久之,便与御鬼宗结下了不解之缘。大概在三年前,被那位道长破例,收作弟子,加入了御鬼宗。”

叶阳点点头,示意潘虎继续说下去。

潘虎道:“我们御鬼宗,在祁州盘踞一百二十多年。我师祖御鬼道人,在百年前,清晚期,便是省北有名的入道大师,但却迟迟不得真人之境,直到带着三个徒弟,也就是我师父,师叔,还有师伯,发现阴龙洞内的蛇龙潭,情况才有所改变。”

“最后师祖更是把御鬼宗地址,搬迁到蛇龙潭附近,他当时凭借着蛇龙潭源源不断,远胜外界一切的阴气,半只脚跨入入法境,外界更称之师祖为小真人。但没想,师祖在最后一次闭关,冲击入法境时,却被……”

说到这,潘虎显然想起什么恐惧的事,身体忍不住都哆嗦起来。

“却被什么?”易一道人好奇心大作,忍不住问道。

他虽然是省北术法界有名的术法大师,但对于神秘的御鬼宗这段往事,却不是很清楚。

叶阳心中却大致猜到什么,但不敢确认。

“却被,蛇龙潭水底,一头巨大怪物,给打成重伤,三月之后,便不治身亡。”潘虎深吸一口气道:

“潭下面居住着一个怪物,一个师祖都不知道的大怪物。”

绝味儿媳妇txt 第二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

文学

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绝味儿媳妇txt 第三章

此时的西博,在食脑虫的发作下,不停的出冷汗,长袍都湿透了,脸色惨白,说不出的凄惨。

呵呵…

听到岳风的话,西博冷笑一声,随即从身上摸出几粒白色的药丸,塞进了口中。

这些白色的药丸,可以压制食脑虫,西博能弄来食脑虫,自然有压制食脑虫的解药。

解药?

看到这一幕,岳风微微一笑:“没用的!”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一脸的悠然。

刚才给西博酒杯中放食脑虫的时候,岳风还放了一个真话丹,真话丹,顾名思义,人吃了之后,有问必答,绝不会说假话。

这种真话丹,在无极丹术中,本是一个捉弄人的小玩意儿,而且,有效时间不超过十分钟,算不上极品丹药,但对付眼前的西博,最是适合不过了。

啥?

听到这话,西博心头一震,随即冷笑反驳:“风涛,你少跟我装神弄鬼,我….”

刚说一半,西博只觉得脑子彻底混乱,几乎是一片空白。

看到这情况,岳风知道,真话丹开始发作了,当即大声询问道:“西博,昨晚上,你是不是暗算我,准备给我服用一种食脑虫的东西?”

“是..是的!”西博满头冷汗,下意识的回应。

说这些的时候,西博脸上的表情,精彩至极。

怎么回事儿?

自己怎么就承认了呢?

此时的西博,一下子陷入了惶恐,他心里的意愿是要否认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嘴巴好似不停呼唤了。

哈哈…

听到回答,岳风露出一丝笑容,说不出的兴奋。

没想到,这个真话丹还挺管用啊。

哗…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女王,还是周围的众人,都愣住了。

昨晚西博要暗算风涛,而且还亲口承认了?

这时,岳风继续冲着西博问道:“我再问你,十天前蒙翼造反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参与了?”

声音不大,却充满威严。

唰!

这一瞬间,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西博。

跟着蒙翼造反?这可是砍头的大罪啊。

尤其是女王,坐在那里看似平静,心里却说不出的激动。

若是西博承认的话,那就太好了,说真的,这几天女王一直在发愁,怎么找到西博造反的证据,却怎么没想到,岳风会以这种方式,在大殿上公开审问。

“我…”

此时的西博,瞬间冷汗淋漓,支支吾吾的想要否认。

这事儿绝对不能承认啊,不然的话,自己彻底完了。

然而他不仅服用了食脑虫,还吃了真话丹,嘴巴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点头道:“是的,蒙翼造反的那晚,我也参与了!”

哗!

话音落下,整个大殿,瞬间炸开了锅。

“什么?西博他…竟然和蒙翼一起造反?”

“真没想到,西博如此野心勃勃。”

“难怪当时的蒙翼,如此嚣张跋扈,原来西博是他的同党….”

众人的议论,你一句我一句传来,西博面如死灰,一下子瘫坐在地上,颤抖不已。

完了。

这下彻底完了。

可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自己怎么把真话全都说了出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