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终极版|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第一章

黄瀚有分寸,他这个外人不可能随意打破复旦大学微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已有的平衡。

发奖金是个很吸引眼球的事情,搞不好会惹出矛盾。

还不能搞平均化,教授、副教授、博士、研究生等等,都有各自对应的收入。

因此他以工资表为基数乘以双倍要求会计预发奖金,得到了校领导的充分肯定。

一个月时间而已,复读机研发成功,意味着这一次的科技成果转化为经济效益开了先河。

为此整个研发团队获得了复旦大学集体先进的荣誉,研发负责人理所当然是先进工作者。

仅仅是申请国家专利是不够的,“瀚洁蓉投资公司”的专业律师将要尽可能多的申报国际专利。

小发明运作好了也有大好处,日本、南朝鲜、美国、英国难道不学外语?

相信没多久他们会时髦学中文,复读机他们一样的需要!

保不准飞乐牌复读机能够卖到日本这个生产收录机的老巢里去。

这不是痴人说梦,飞乐复读机的质量有保障,飞乐电子元件技术在国内有优势且有赶超国际水平的潜力,工资成本比日本低几十倍,再有专利保护,有什么不可能?

黄瀚预估的市场是一亿台,但是没想着大量外销,但是成功申请到世界上多个国家的专利后截然不同,潜在市场还得看高一线。

“瀚洁蓉投资公司”的专业律师熟悉程序,也掌握了一些申请技巧,况且他们还可以委托他国专业律师负责申报专利。

隔行如隔山,国外有些律师的主要业务就是为雇主申报专利,条件合不合适,他们就能判断得出。

复读机原本轨迹就是中国人在三年后发明的,现在去各国申请专利,不存在难度。

黄道舟真的是发自内心尊重人才,热心科研。

黄瀚打电话告诉他复旦大学愿意成为“全力企业”的合作伙伴后。第二天,他就带着“全力企业”的研发团队来跟复旦大学面谈。

之所以把这次接洽搞得声势浩大,是因为黄瀚的点子。

今非昔比,“全力企业”已经是省属大企业,利税大户、明星企业,但是复旦大学的这些知识分子们未必买账。

因此黄瀚指点黄道舟组团来复旦大学洽谈,带来的工程师、科学家、高级技工都是有理论水平还有实践经验的牛人。

“全力企业”做什么事都倾尽全力,这已经形成了企业文化。

黄道舟没有藏着掖着,三位略微能说点中文为“全力企业”工作的苏联科学家也来到复旦大学进行交流。

果不其然,复旦大学组团接待了“全力企业”团队后,发现对方真的拥有高水平,态度越来越好。

复旦大学的几个资深大领导跟黄道舟长谈后还得到了礼物—黄道舟题字的折扇。

多才多艺谈吐儒雅的黄道舟跟绝大多数企业家截然不同,复旦大学大领导给出了:“中国有全力这样的好企业,有黄道舟这么礼贤下士的领头人,大有希望!”的评语。

黄道舟没有空谈,第三天就跟复旦大学签订了合作协议,留下二百万科研经费,几个研究项目立刻上马。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大学也很艰难,太多教授、讲师受不了清贫下海了。

谁能够为大学拉来项目,谁就有话语权。

黄瀚才入学几个月,就拉来了高达三百万的项目,校领导们当然乐坏了。

这不是虚言,九零年,沪城职工的平均工资也就一百多块钱,年收入都达不到两千块。

这时的中国,工资标准比较平均,事业编跟企业编没有差距,甚至于反而少些,教授、博士、研究生的收入比平均工资高不了太多。

黄瀚拉来的项目按照合同金额算妥妥的是大项目,按照难度只能算小项目。

但是项目小不要紧,实惠啊!三百万经费能够赚两百万,能够解决几百教授、讲师一年的待遇呢!

黄瀚故意装傻,特意给高价,目的纯粹,就是为了杜绝“研究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坏现象。

这种现象会伤害到国家的根本!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知识分子虽然清高但是也知道清高不能换柴米油盐酱醋茶。

活儿还没干就多了两个月工资,人人都满意,都不遗余力,效果特好。

黄瀚不仅仅是研发出资人还是专利拥有人,大家都知道研究方向就是他确定的。

再加上有谢领导协调,因此黄瀚获得了飞乐音响百分之十的股权。

黄瀚仅仅是现金就花掉了一百多万,只算百分之十股份,由此可见现在的飞乐音响的估值远超过一千万。

复旦大学微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的研发能力不是盖的,仅仅一个月时间而已,产品定型了。

飞乐音响在电子元件方面的技术力量此时自谦第二,国内敢说第一的企业肯定没几家。

复读机的式样、体积跟随身听差不多,飞乐音响的工程师们只花了不到半个月就成功改建了生产收录机的生产线。

为此黄瀚咂舌不已,还是一个参与研发的飞乐音响工程师老贺给黄瀚解了惑。

贺工告诉黄瀚,微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的专家们仅仅花了十几天就成功开发出了尺寸合适的芯片。

当时他们就认为这个研发已经成功了,就向公司汇报要求改进生产线,公司第二天就行动起来了。

哟!股份制公司看来不一样啊!工作作风和工作效率可圈可点,看来选择跟飞乐音响合作又做对了。

两个月不到性能优越质量顶呱呱的“飞乐复读机”上市。

沪城的电视广告、报纸广告铺天盖地。

“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复读机!只收复读机!”

“您的孩子还在为反复倒带浪费学习英语的宝贵时间吗?赶紧买台飞乐牌复读机吧!”

“飞乐牌复读机有多好?谁用谁知道!”

几天而已“飞乐复读机”是专利产品、省优、部优、国优,是学习英语的好帮手,上海人都知道了,一时间名声大噪。

广告策划、市场公关是国际经济与贸易系的课程之一。

黄瀚拉上陆瑶参与广告策划,相当于学以致用,得到了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和领导的一致好评。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第二章

看到这些工作组的人被送进手术室,老支书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人死不了,那么问题就不大,这不但是对他,对公社革委会来说也是一样。

最多给他们弄个因公负伤,然后再派几个人过去。

当然,公社也会来一场表彰大会,然后再来个清理狼祸。

“留下来两个人守着,等公社革委会那边过来人,剩下的人可以回去了。”老支书说。

听到老支书说可以回去,大家都从地上站了起来。

看到这,老支书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该让谁留下来,因为看大家的意思,好像都想回去。

“老支书,我留下来吧!刚好明天我准备在城里买点东西。”方圆这时候说道。

“不用,方圆,你是客人,这是我们村里的事,怎么能让你留下来。”

“没关系的老支书,我现在不也是住在村里吗?既然这样,那么就不能说没有我什么事。”

“这……”

“好了老支书,就算是别人留下来,我同样也要留下来,我可不想明天再跑一趟。”方圆摊了摊手说。

“那好吧!”老支书点了点头,说道:“我也留下来。”

“爹,您回去吧!我留下来。”老支书的儿子胜利过来说。

“你本来就要留下来。”老支书对胜利说完,又对一名年轻人说道:“柱子,你也留下来。”

“好的支书。”那名叫柱子的年轻人点了点头。

“行了,剩下的人都回去,记住,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如果碰到狼了,千万别乱跑。”

老支书这话说的没错!比如工作组那些家伙,如果他们不是自乱阵脚,而是聚在一起进行抵御,绝对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他们一跑,就给了独狼挨个收拾的机会。

这么说吧,如果说他们聚在一起进行抵抗,就算是独狼比普通的狼厉害很多,也没有那么容易让他们全军覆没。

“知道了支书。”

“支书,您就放心吧!”

“对啊!我们可不是工作组那些人,什么都不懂。”

村民七嘴八舌的说着,不过他们说的也没错!他们不是工作组,那些人那见过狼啊!

而村民不一样,很多人都和狼打过交道,知道怎么对方狼。

这么说吧!只要不是碰到狼群,不要说他们这么多人,就算是只有几个人,也可以做到全身而退。

“那行,你们回去吧!对了,告诉方圆他姐姐说,方圆在城里明天回去。”

“好。”

等村民都离开以后,医院这边就剩下四个人了,方圆、老支书和胜利还有柱子。

胜利过来对老支书说道:“爹,这里我和柱子看着就行,您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胜利没有说方圆,因为方圆不是他们村的人,人家留下来是人情,不留下来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不用了,找个地方坐一会吧!”老支书说。

说实话,老支书还是很负责的,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留下来,而且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老支书,这里有他们两个就行,要不然咱们出去走走?”方圆说。

“呃!”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老支书可以不理,但是这话是方圆说出来的,那么老支书就不能不去了。

“好吧!我带你出去走走。”老支书以为方圆刚过来,对县城不是很熟悉,想到处看看。

他也不想想,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如果真是到处转转的话,也不会这个时候啊!

当然,其实这个时候也不过才七点而已,现在是冬天,天本来黑的就比较早,特别是大西北这里。

交代好胜利和柱子以后,老支书对方圆说道:“走吧。”

“嗯!”

虽然天黑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街上还有一些店铺没

文学

有关门,特别是汽车站附近。

路过一家小饭馆的时候,方圆看了老支书一眼说道:“老支书,我一定饿了,咱们进去吃点东西吧!”

之前在公社卫生院的时候,虽然也给方圆发了五个窝窝头,但是方圆并没有吃。

也没点菜,光啃干窝窝头,方圆是真的吃不下去。

听到方圆这么说,老支书尴尬的说道:“我没带粮票。”

“老支书,这个您就不用管了,我带的有。”说完方圆拉着老支书就往店里走。

来到店里以后,方圆先让老支书找个地方坐,然后走到柜台说道:“给我们下两大碗素面。”

方圆说完把钱和票递了过去,两大碗素面,一共是一斤全国粮票外加一毛钱。

“好,你先坐下来等一会,马上就好。”

“嗯!”方圆点了点头,走到老支书那边坐下来。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第三章

王谦发布了这首关于九月九重阳节的古诗之后,就再次接到了赵磊的电话。

赵磊还是贼心不死,想拉王谦入伙。

“老弟,男一的角色,真的不要了?现在投资又增加了,投资额达到了一亿五千万,绝对是国内有数的科幻大制作,一旦大火,可是要影视留名的,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赵磊确定地问道:“我这边马上要开始组建剧组了,演员要先确定下来。我现在可还给你留着呢。”

影视留名?

的确可能留名。

但是,留的是什么名就不知道了。

王谦笑道:“谢谢赵导对我的厚爱了。不过,我是真的没时间!”

赵磊遗憾地说道:“那好吧,那我再另选一个。另选一个的话,我可能就没有这么大的话语权了。他们听说我要找你加盟,所以投资方都让我做主,都希望你能加盟。如果不是你,男一可能就要听他们的意见了,我心里没底。”

王谦:“赵导你可以建议吧,多和他们谈谈。”

赵磊:“就怕他们不给我谈的机会,现在投资已经破亿,这么大的投资,制片方还是不放心完全交给我。要不,老弟你来客串一把?没时间演男一的话,来客串一个戏份少的角色怎么样?”

客串?

算了。

王谦哈哈笑道:“赵导,您就别再说这件事了,我是真的没时间。而且,您觉得,我第一次演戏,会去客串一个小角色吗?”

赵磊一愣,随后恍然:“抱歉,是我没考虑周到,你别介意,当我说梦话呢吗,没睡醒。”

他只想着拉王谦入伙,却是忘记了,现在王谦是什么咖位?

哪怕还没有一张真正的专辑发行,也没有一部影视剧作品播出。

但是,将近两千万歌迷粉丝在那里摆着呢!

就算没有经纪公司帮忙操持。

但是这种咖位也不可能自降身份去演一个小角色。

赵磊这样的邀请,如果是其他这种粉丝数量级咖位的存在,可能就生气了,这是明显的看不起人了。

王谦对此也并不介意:“没事,我知道赵导你的心情。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好吧,以后再不提了。”

赵磊:“好,以后再不提了。那我去忙了,联系一下你的学弟刘继峰。”

王谦:“祝赵导新片大卖。”

赵磊:“哈哈,借你吉言。”

挂了电话!

王谦放下电话。

那边秦雪荣也醒了,穿着睡衣,空空如也,还迷迷糊糊地走过来趴在王谦的背上,双手搂着王谦的脖子,在王谦耳边说道:“这么早就起来,不多睡会儿?”

王谦伸手捏了捏秦雪荣的下巴,笑道:“睡不着就起床了,要不你再多睡会儿。”

秦雪荣摇头,笑道:“不,我要看你写诗。”

王谦一愣,随后遗憾地说道:“刚已经发出去了。”

秦雪荣一下子清醒过来,嘟嘴郁闷道:“怎么不叫我呀。”

王谦微笑:“不是想让你多睡会儿嘛,大家一晚上给我送上了一千五百多万的下载,我只能先发布了。”

一晚上一千五百多万下载数据?

秦雪荣也瞪大眼睛,表示震惊:“一千五百万,这么多?”

王谦点头表示确定:“嗯,所以,我就先发布了。”

王谦操作膝盖上的电脑,刷新了一下千千静听的后台数据。

只见,大地的下载数据再次提升了一截。

这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再次涨了两百多万,已经超过了一千七百万,过两千万估计也就是个把小时的事情,或许今天就能把千千静听的注册用户一网打尽,后面就是吸引新用户注册充值下载了。

秦雪荣一下子精神起来,拿起自己的手机,点开了王谦的微博,看到王谦刚刚发布的古诗。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秦雪荣轻轻读了一遍,在王谦耳边喃喃说道:“感觉还不错,虽然我不专业,但是一般我读一遍就感觉不错的作品,那肯定都是好作品了,厉害。”

秦雪荣翻看了一下几个文学圈子里的评论。

雪漫。

唐河鹏。

以及其他几个,基本上都是好评!

不过。

秦雪荣一下子看到了评论区内有人说郭壮壮?

好奇地搜索了郭壮壮的微博。

“嗯?老公,你看。”

秦雪荣瞪大眼睛,看着郭壮壮的微博页面,略微吃惊,将手机递给王谦。

王谦看了一眼,也是惊讶。

这郭壮壮,还来公开挑衅自己?

上次在浙大讲课教育了一番,王谦以为郭壮壮再也不用敢在自己面前跳了。

没想到……

他这是在蛰伏,然后找帮手呢?

这首醉花阴!

王谦看了看,就知道绝对不是郭壮壮写的,明显不是郭壮壮的水准,至少比郭壮壮高了两个水准

文学

之上。

写小说,编剧,以及抄袭方面,郭壮壮可能比较专业。

但是,在古诗词领域,郭壮壮也就勉强算是入门,比普通人强点而已。

而这首醉花阴,与那些历史名作相比,肯定还达不到名作佳作的级别,但是放在现代社会,尤其是现在这个文坛凋零的时代,也算是一首难得的好作品了。

秦雪荣看了看,轻声说道:“这首醉花阴好像还不错,我读起来感觉还可以。”

王谦点头:“嗯,还可以,应该是一个女作者写的,婉约词风格很浓郁,女性视觉明显。”

秦雪荣:“那咱们不理他?”

王谦笑了笑:“为什么不理他?你是怕我输?”

秦雪荣摇头:“当然不是,我是想,你刚发布了一首作品,可能没思路,没灵感呢。创作这种事,哪有随叫随到的。郭壮壮名声不好,上次还被你在浙大课堂上教育了,现在跳出来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你不理他也没人会说你,你的粉丝可能还会去喷他呢。”

王谦轻声说道:“我当然要理他,郭壮壮这种人,跳出来一次,我就打死一次,让他不敢再我面前跳。”

说着,王谦的手就在键盘上写了起来。

对付如记忆中郭大四同类的郭壮壮,王谦可不会手软。

虽然同样是圈内人,王谦对郭大四也是讨厌至极。

……

李青瑶和杨钰两人早上起的也很晚,一起随便做了点早餐。

杨钰操作着平板电脑放在两人面前,一边吃一边说道:“王谦的新歌,一晚上就超过一千五百万下载,现在已经过了一千七百万了。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这么追捧他,过一会儿可能就过两千万了,单日过两千万下载,这在以前想都没人敢想。”

李青瑶轻声说道:“你不也下载了?把王谦的歌和腾飞其他人的歌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杨钰:“我知道差距很大,但是还是太夸张了。千千静听只是一个新平台呀。王谦要是在腾飞发歌,数据不是会更爆炸?”

李青瑶点头:“那是肯定!”

杨钰:“可惜,他和腾飞闹翻了,看不到他究竟能创造什么奇迹了。他在千千静听的确有绝对的号召力,但是一天就把潜力耗尽了,后面的提升和今天比,可以忽略不计。对了,看看他的微博,发作品了没。”

杨钰点开王谦的微博!

看到上面已经有一首新作。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杨钰停下吃饭的动作。

李青瑶也停下了吃饭的动作。

“貌似还可以。”

杨钰自我感觉地说道。

她又看了看几个文学圈子的评论,都是好评。

不过!

她也看到了郭壮壮的评论:“这个郭壮壮,还跳出来?真是脸皮厚。”

李青瑶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厌恶。

她见过郭壮壮,那时候她还不怎么出名,郭壮壮想要她的联系方式,承诺将来小说改编拍摄之后,给她女主角,被她拒绝了。

她知道郭壮壮的目的,所以直接拒绝,不给任何机会。

而且,她也知道,郭壮壮所承诺的八成是空头支票。

这种事情,在圈内很常见。

很多刚入圈的新人都被这种空头支票给骗过,然后被白白睡了,还不敢说,因为害怕得罪对方。

下一刻!

杨钰惊讶道:“王谦回复了?”

李青瑶好奇地问道:“回复什么了?”

杨钰将平板转给李青瑶一起看,眼中满是惊讶。

……

山城!

萧冬梅叫住了郭壮壮:“你念念!”

郭壮壮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萧冬梅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贪婪,随后被迅速隐藏,立刻语气带着一丝激动地念道:“王谦发了一首同样是醉花阴的古词。”

萧冬梅转过身来,看了看郭壮壮,然后来到案台前,拿起毛笔,沾了沾砚台上还没干的墨,手持毛笔,稳稳地悬停在白纸上,淡淡地说道:“念!”

郭壮壮来到案台前,念诵道:“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郭壮壮轻轻的念着,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仅仅念了这几句,郭壮壮就知道,这是一首上佳的婉约词,而且是绝对的女性视觉,以及女性的用词风格。

他不禁心中惊奇!

这王谦,一个大男人,以女性视觉去写婉约词,也写的这么好?

萧冬梅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和欣赏,握笔的手腕却是稳稳当当的,笔走龙蛇,迅速在白纸上写下了一行工整的小楷,将郭壮壮念的句子都写了下来,然后淡淡地说道:“继续念!”

郭壮壮点点头,继续念道:“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嘶!

念完。

郭壮壮都沉默下来,深呼吸了一口凉气,以此来压制心中的震撼。

这首词!

以他的专业视觉,自然能看出,绝对是上佳的作品,不输给那些青史留名的古词了,也不输给王谦之前写的古词作品。

都是有成为传世佳作潜力的!

这家伙!

真的不是人!

郭壮壮心中颤抖,有些后悔这次找萧冬梅了。

而萧冬梅,依旧手腕沉稳地一口气将剩下的词句写在了白纸上,缓缓放下毛笔,站在案台前,看着白纸上自己亲笔写下的婉约古词,沉默下来。

郭壮壮压下心中的震撼,小心翼翼地看着萧冬梅,轻声说道:“冬梅,要不,我把刚才发布的微博删掉?反正,我的名声也不怎么好,每天都有一大群人黑我,删掉微博我再保持沉默,也不会有更多的人喷我。”

郭壮壮看到这首作品,不敢正面硬刚了,想的是自己背黑锅,保全萧冬梅,反正他债多不愁。

萧冬梅双眼没有离开过白纸上的作品,听到郭壮壮的话,才撇了郭壮壮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以为,你发了我的作品,别人看不出来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