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妈妈教你做:记住在你身体里的男人是谁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一章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绝色狂医:暴君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

上官宛这一生,争议颇多,但整个星澜大陆的少女们,都在羡慕她。

她得到的,的确比一般女子多得多。

水满则溢,月盈则亏。

一个人的幸福也一样。

人生太完美太幸福,终究还是折寿了。

五十岁的奶奶,却拥有一张十七八岁的少女脸,身姿更是曼妙得令男人喷鼻血。

这终究是逆天的存在啊。

在这万丈红尘中,终究还是长久不了。

宛儿已经算是有心了,夜辰也还算大度,在临终之际,让她单独约见了他们。

所以在宛儿弥留之际,他们并没有过去打扰。

他们在旬阳河畔的一家客栈住下,等待消息。

只是,南宫滟和玉祯万万没有想到,宛儿的死讯还没等到,萧琼的死讯却抢先一步传了过来。

感受到灵魂从自己的躯体中飘离出来,萧琼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有些得意。

这一次,他抢先一步,在宛儿身边守着。

黄泉路上,相伴同行。

忘川河畔,并肩赏花。

那灼灼如桃花般的彼岸花啊,将见证他们永恒的爱情。

第二天一早,上官宛在夜辰的怀中,含笑离开了人世。

当灵魂从躯体飘出后,她见到了一直守在她身旁的萧琼。

她大吃一惊,正想说话,耳畔却突然传来夜辰的声音:

“走吧。”

声音自然平静,却惊得上官宛猛地睁大一双美眸。

她急忙转身看向寝殿中抱着自己躯体的夜辰,却见他唇角溢出一抹黑紫色的血,竟是服毒自尽了。

“你,你发什么疯?”

上官宛悲从心来,她想流泪,却发现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灵魂体,是没有泪水的。

夜辰含笑望了宛儿一眼,然后抬眸对着萧琼,凉凉地道:

“萧天驭,你不会天真地以为,这一世结束后,你就有机会了?”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二章

此时此刻,白薇正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整个人面色苍白十分虚弱,就像是生病了一样。

冬儿守在一边,不停的给她擦汗,担心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赫连枭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当看到白薇病态的样子之后,心里顿时一紧!有种说不出的难受!立刻关切着问道:“怎么了?是不是

文学

生病了?”

他来到白薇身旁停住脚步,向来沉着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担忧之色!

看待白薇的目光之中,也尽是浓浓的紧张和心疼!

白薇安静的躺在床上,轻声着回答道:“只是受了些风寒而已,没什么大事。”

她的声音虚弱无力!气色也异常的差!

额头两边的汗水,不时的滴落而下,令赫连枭多看一眼,都会心疼不已!

立刻看向一旁的冬儿,严厉着质问道:“你们是怎么照顾郡主的?好好的怎么会受风寒?”

赫连枭平日里虽然严肃,但对待下人却很少疾言厉色!更别说是春儿和冬儿了!

像是此刻这样发怒斥责!完全是因为担忧白薇所致。

冬儿也是真被他吓到了!立刻双膝着地,自责着回答道:“都怪奴婢没有照顾好郡主,请王爷责罚!”

几乎是在她下跪请罚的同时,跟着赫连枭一起进来的春儿,也一并跪了下去,深深的低着头,等待主子降罪。

见两个丫鬟无端受其连累,白薇自然是于心不忍,急忙开口说道:“是我自己身子弱,和她们有什么关系?王爷可别错怪了她们。”

话音未落,白薇就想坐起身来,只是此刻的她太过虚弱!刚一欠起身子就止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我没说责怪她们,你快好好的躺着。”赫连枭赶紧坐到床边,小心翼翼的扶着白薇重新躺

文学

好。

白薇缓了口气,看向依旧跪着的两个丫鬟,轻声说道:“你们都起来吧。”

“多谢王爷,多谢郡主。”两个丫鬟感激道谢,起身之后,都默默的擦了把冷汗。

只是还不等她们缓和太久,赫连枭又看向近处的冬儿,冷声说道:“去请太医令。”

“是。”冬儿连忙应了一声,正要转身的时候,又被白薇叫住,阻止道:“回来,我自己就是大夫,还去麻烦太医令做什么?”

冬儿应声止步,转过身来看了看白薇,又看了看赫连枭,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听谁的了?

她自然是不敢违背赫连枭的命令,可也不敢违背白薇的。

毕竟,连她们的王爷,也是要听白薇的话呀!

果不其然的是,赫连枭没有再对冬儿发号施令,而是看向白薇,柔声问道:“常言道,医不自医,你现在又是特殊时期,还是找太医令来给你看看吧?”

他是怕白薇强撑,再耽搁了自己的病情。

毕竟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万一出了什么闪失?可不是小事啊。

白薇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淡淡的笑了笑,回答道:“风寒又不是什么大病,况且我现在不能吃药,即便是太医令来了,也无法医治,顶多是交代几句多喝水,多注意休息的话而已。”

白薇简单的解释着,一再表示不让惊动太医令。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三章

【卧槽!爷爷,你当年追文的作者,居然更新了?】

【一次性爆更到结局,我简直在做梦!快打醒我!】

【大大,你简直是魔鬼,你居然让我们男二就这么死了,我的眼泪不值钱。】

……

曾经风靡一时的小说《XX》,作者亲自辟谣,当年的猝死是误传,她出事后进了医院成了植物人,可谁知有奇迹发生,老天爷还不愿意带她走,两年之后,她又清醒了过来。

作者亲自承诺,将重新修改《XX》全文,修改后的全文,以连载的方式更新,并一次性更新到结局。

新改后的《XX》,比原本更受到大家的喜欢,而这个作者,也就是顾清,穿书的顾清夜。

彼时,她正在电脑前奋斗着她的下一本小说,她还是不喜欢社交,不喜欢人多的感觉,所以她成为了一个全职的小说作者。

写的正起劲,一只橘色的大喵啪嗒跳到键盘上,把顾清写了半天的稿子,一键删除。

“啊!我的稿子!”

“死大喵,小心今晚加餐,吃喵肉。”

大喵浑然不知道情况,作案成功后,耀武扬威的爬上猫爬架,懒洋洋的睡觉去了。

大喵还没得意多久,就被一个男人抓了回来。

男人墨黑的碎发搭在前额,随着他的走动漾起性感的弧度,清冷的瞳孔映衬出顾清的好看的倒影,这人,分明是姜北尧的模样。

顾清医院醒来后不久,去超市买东西的路上,就捡回了这只大喵,还有这个男人。

有些记忆,也许是过了奈何桥,都不愿意抹去的。

顾清和姜北尧,都带了前世的记忆。这一世,她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只是…….

大王毕竟是古代人,刚来的时候,对一切都是懵懵的。

不会用现代的东西,不认识汉字,不通古今,唯有一身牛逼哄哄的武力。

现代可没有人给大王发工资,而且以大王的个性,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姜北尧教训了不懂事的大喵,罚它今天晚上被关在阳台。大喵强烈抗议,可抗议无效,只能在阳台外面张牙舞爪。

“不高兴?”

姜北尧看清清皱着眉头,小嘴嘟起,就知道这个时候的老婆大人,可惹不起。

“写小说太难了,每天都要死那么多脑细胞,还有那么多人看盗版,阿尧,我不想努力了。”顾清抱着姜北尧,小声埋怨着。

姜北尧把人抱上沙发,亲了亲她的额头:“好!清清不努力了,咱不写了,我养你好不好?”

“我们清清是小仙女,小仙女是不能生气的。也不能不高兴的。”

……

姜北尧总是有办法,把顾清哄的服服帖帖。

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

顾清也只是一时间有小情绪,哄好之后,她又重新奋斗在电脑前,开始码字。

她可知道,他们家阿尧一直在家当米虫,如果她不努力,可要喝西北风了。

顾清心里一直有很强烈的危机意识,要是她不努力,他们家阿尧要不是去当保镖,实在不行,只能去会所……

不不不,不管哪一点都不行。

*

夜晚,大喵还在阳台上哭丧着一张脸,房间里面,温度却在升高。

情到浓时,某项不和谐的运动正在进行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