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一章

1995年冬天,下着小雪。当时我才七岁,小学一年级。那位特殊的客人裹挟着寒风和雪花闯进二叔在小白楼的茶楼的时候,我正坐在店铺后面的房间里看动画片。房间隔音不好,依稀能够听到外面的吵闹声。

“兄弟,你这物件我不能收。”

二叔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满,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既然说了这话,就有赶人的意思了。

“为啥不能收?这葫芦是我前阵子在沈阳道花了大价钱收来的,你看这做工,这纹路,肯定是值钱货,都说你这里收好料,怎么到了我这儿你就不肯了呢?”

穿着黑色雨衣,满脸大胡子的男子有些着急地说道,天津人说话,本来就是连珠带炮的,此时着急,语速就更快了。

“你这东西是新的,葫芦的底料是好,但是这上面的纹路不对,你瞅瞅你这上面的纹路根本就不是做出来的工艺品。而且下面也没做底款,葫芦口还用这些奇奇怪怪的符纸封着,你说说我能收吗?”

二叔一边挥手一边喊道,做古玩的多少都知道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也有一些行里的规矩,新的东西自然是不要的,来历不明的东西也最好少碰,更何况这葫芦在二叔看来透出一股子古怪,自然是不愿意沾手。

只是对方一听这话就急了,喊道:“你不长眼,不是圈里懂行的人,活该我来这里一次。”

对方说着话就要往外走,可是二叔也是急脾气,一听对方嘴里骂骂咧咧起来当时就急了喊道:“你别走,说我不懂行是吧?行,我找个懂行的来给你看看。”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开了门走出去,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姜黄色的葫芦,乍一看和普通的葫芦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上面刻着一些如同游蛇一般的纹路,纵横交错。几个我看不懂的文字刻在圆滚滚的葫芦肚上,葫芦**叉贴着两张黄色的符纸,上面用红色的朱砂也写上了两行古古怪怪的文字,鬼画符一般。在符纸的外头,围着葫芦口封着一层蜡,将葫芦口遮挡的一丝缝儿都没透出来。

多看了几眼,忽然觉得这葫芦像是活了一般,在桌上晃动了一下。

我吓了一跳,急忙擦了擦眼睛,再看这葫芦时,它又不动了。只是有一丝丝灰色的烟雾,围绕着浑圆饱满的肚身飘荡着。

我便走过去,拉了拉二叔的衣服喊道:“二叔,这葫芦是什么玩意儿?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二叔正打电话呢,没空搭理我,就随口说了一声:“万林,你在旁边待着,别出声啊。”

过了十来分钟,茶室外头走进来一个人,瘦瘦高高的模样,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穿着绿色的棉大衣,进来后抖了抖衣服,开口便是一股子东北味儿,喊道:“你小子找我啥事啊?我正在家迷糊着呢!”

二叔连忙走过去,脸上笑眯眯地说道:“有人来放个葫芦,我说是新东西不收,这卖主就说我不懂行,这不,就请

文学

您过来看看。三哥,您见识广,帮我瞧瞧,别真是好东西,我给看漏了。”

这大个子我认识,本名叫李三儿,二叔一直管他叫三哥,满脸的大胡子,东北人,似乎是很懂古玩一方面的事情,平时在二叔的生意上帮了不少忙。他力气特别大,过去一直把我举上举下逗我玩。这次看见我,他也是打声招呼,就让我到了他旁边。

李三儿戴上手套,盯着桌子上的葫芦看了一眼,脸上表情立刻就变了,接着小心翼翼地把葫芦给举了起来,看了看上面的符纸,接着双眼一睁,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低声问道:“林儿啊,你盯着这葫芦看看,能不能看见什么东西啊?”

二叔倒是不意外这种情况,只是卖家不满意地喊道:“你问一个小屁孩,他懂什么啊?”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三章

废弃的桫椤神宵中,杜南还没有正式开始,另一边黑豹已经将消息传回了少数派。听闻杜南第一次动手就打赢了暗影虚空少数派级别的入侵者,所有的成员都沉默了。毫无疑问,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加盟是天大的好事。只不过听到黑豹说杜南‘没有亲自动手’就打赢了的事情,少数派成员们心中都有同一疑问:杜南到底有多强?

等于战宗的层次级别,还是更高明一些?

如果更高,那岂不是……

“可以凭空操纵宇化铠战斗?”

“可以。”

“没用宇化兵?”

“没用。”

“没有亲自动手?”

“没有。”

“看见身外虚痕了吗?”

“没有看见。当时他整个人都披覆着一层宇化铠,除了头部全身上下都没露。我想如果用了身外虚痕,应该会飘出宇化铠之外。他跟苍白怪物战斗之时一直在观望,也可能是遥控那些拳铠部件。总之,没看见他亲自出招。”

“使用空间力量了吗?”

“没有。”

“使用劫类技法了吗?”

“没有。”

“只是拳铠战斗?”

“只是拳铠的战斗。没有任何招式,也没有任何技法,就只是一拳一拳将对方轰伤,轰穿,轰碎,最后逼得苍白怪物自爆身亡。打完后他说桫椤神宵还有一个更强的对手,让我和羊宗等人先行离开,他好全力以赴。现在我感应不到那边的情况,应该被一层‘亚空间’隔绝了。杜南老弟一开始就用上了拿手好戏,对手肯定非常强,至少比苍

文学

白怪物高几个等级。”

简简单单的对话,黑豹交代了所有事情。

一时间,场面更沉默了。

黑豹也没理大伙,跟羊宗等人交流几句,顺便在废弃的青森神宵整理一些居住地方。杜南可能需要好一些时间战斗,等上几天或几个月都不奇怪。如果有新的任务黑豹也不能久留,顶多让羊宗一众在这里等待杜南过来。在这之前黑豹也想问一下羊宗: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理论上。

一般上位神祖不关心少数派的事情,关心的也打听不到这么多。

羊宗回应了一段话:“我的师父也是少数派成员,他曾经跟我说过:如果你打算成为少数派,那必须放弃成立神宵势力当土霸王的打算。孤身一人到处修行,或者潜心隐修,这样才有机会更进一步。一旦你久居尊位,最终必定浪费自己的天赋和武力。所以,我成立了佣兵团,到处找危险的任务磨练自己,力求有一天能够更进一步。”

这些话黑豹听到了,旁边三十余上位神祖也听到了。

大家都在沉默。

经此一次。

他们已经知道:高高在上的上位神祖,位立顶点的上位神祖,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上位神祖在虚空世界里可以算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只不过,一旦遭遇暗影虚空的入侵者……呵呵,上位神祖也一样是可虐可杀的普通士兵。

没有亲身经历之前,他们不会觉得少数派的存在有什么意义。

一群自愿献身守护虚空的士兵?

呵呵。

多傻的一群人。

现在。

他们知道……傻的是自己。

没有这一大群傻瓜似的少数派成员,虚空世界恐怕隔三差五就有上位神祖陨落的消息,各大神宵势力也三天两天就会少一个。没有少数派,暗影虚空的入侵者简直可以将虚空世界当成它们的猎场,想什么时候玩一场狩猎大赛就什么时候玩一场。

当然。

虚空世界的上位神祖也不是泥捏的。

例如天流神宵,它们为了对付天流,早早布置了手段,还不惜用‘暗算’的手段取得优势。可是话说回头,好像天流这样的‘精锐老兵’又有多少?大部分的上位神祖恐怕都是‘新兵’境界吧。相比暗影虚空的入侵者,一般的上位神祖真心应付不来。

“羊宗,将你们的消息传出去。”黑豹忽有奇想。

“黑豹先生,可以吗?”羊宗很奇怪。

“少数派又不是见不得人,有什么不可以。何况暗影虚空的入侵大家也都知道,只是不重视罢了。这一次的事情我觉得有些古怪。首先,火焰英灵背叛了天流神宵,偷袭了天流小姐,这肯定是内部的配合。在虚空世界,必定有一群人为暗影虚空的入侵者引路。”

众人一听这话,脸色不禁非常难看。

武者战死还不算什么,如果是被阴死的……那就……

“第二点,苍白怪物在桫椤神宵设置陷阱,摆明就是等杜南老弟。在正常的情况下,少数派级别的苍白怪物极少出动,因为这种级别是死一个少一个的节奏,它们也不想冒险。十二大上祖不是摆设,一旦发现,他们必定毫不留情的全歼掉。因此,这种陷阱几乎是与敌俱亡的打算,它们也没打算活着回去。我不知道苍白怪物能不能重活重生,不过武力的损失是肯定的。能拿出这代价,能捉到这时机,光是暗影虚空可不行。”黑豹分析道。

一众上位神祖听得明白。

这里只要其中的一件事就能说问题:你们怎么知道杜南一定会来桫椤神宵?

苍白怪物们不可能知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