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9|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年轻的馊子9 第一章

龙腾王朝,京城,寒府。

“爹,娘,我回来了!”一个轻盈的浅蓝色身影像只蹁跹的蝴蝶一样,飞一般扑向在上座正襟危坐的寒老爷和寒夫人!

说话的少女是寒家二小姐,寒菲樱,寒家是龙腾王朝赫赫有名的宝石商人,出产的宝石皆是珍品,色泽剔透,毫无瑕疵,一直被京城达官贵人争相追捧,寒府,坐落在京城上风上水的好地方!

寒菲樱不同于一般人家的小姐,从小就表现出对家族生意的浓厚兴趣,世人皆知,最好的宝石出产在关外,寒家身为龙腾王朝顶级宝石商,在关外自然也有自己的矿场!

寒菲樱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带着几个精干的仆人远赴关外,管理矿场,独当一面,一面打理家族生意,一面欣赏关外风情,乐不思蜀,其间偶尔回京,一转眼已经阔别数年!

寒夫人满头珠翠,一身华丽繁复的服饰,满心欢喜,笑道:“你这丫头,都忘了爹娘了吧!”

寒老爷一身褐色华服,眼神有生意人特有的精明和睿智,见到女儿回来,也很开心,看向寒菲樱身后的男子,问询道:“阿陌,二小姐在外面没闯什么祸吧?”

寒菲樱身后站出来一个年轻男子,灰衣长衫,眉清目秀,温文尔雅,有股浓浓的儒商气质,是寒菲樱最得力的助手,简陌,“老爷放心,二小姐在外面一直循规蹈矩,从来没出任何差错!”

寒老爷何等人?怎么会看不出简陌是在为菲樱打掩护?他这个女儿,循规蹈矩那是不可能的,阿陌虽是下人,但为人十分稳重,心思细密,精明能干,有简陌在菲樱身边,他也能放心不少!

年轻的馊子9 第二章

望着殿中神采飞扬的许仙,再看看躺倒在地的鲸鲨力士,满堂宾客心思各异,但无一例外都是惊讶不已。

想要做到一击镇压几名强大的鲸鲨力士,至少也要地仙境的修为,眼前的这个人族年纪轻轻难道竟已经修成了地仙?委实有些不可思议。

白云仙心中暗忖,难怪对方有底气来龙宫当中救人,这般修为,放眼整个南海,也不多见。

敖坤也不禁睁大了双眼,心中一凛,神色变得郑重起来,几名鲸鲨力士联手,就算是他也只有退避三舍的份儿,而对方居然能随手镇压,看样子还未尽全力,这份实力,实在可怕。

但紧接着他心思就是安定下来,这是在南海龙宫,纵然对方真的是地仙又如何,他也有足够的底气将对方彻底的留在这里。

不等敖坤开口,一道恼怒的声音就从前方传来,“哪里来的贼人,搅扰我儿大婚,找死!”

长江龙王敖顺上前一步,一对龙睛死死地盯着许仙,脸上满是愤怒之色,喝道:“今日你休想踏出此间半步!”

许仙循着声音看向声音的主人,见开口的是一头老龙,心知这必是那长江老龙敖顺,洒然笑道:“想留下我,也要看你有没有那等本事!”说完就迈步向殿外走去!

“大言不惭!”

敖顺一个闪身来到许仙的面前,低喝一声,抬手向前一抓,看似动作缓慢,却是出手的速度快到了极点而产生的某种视觉上的错觉,逼向许仙的肩膀!

许仙陡然停下脚步,不闪不避,举剑向前刺去,虽是后发,却已先至,黑白两色的光芒流转之间,如同昼夜交替,剑身之上透出一股惊心动魄的锋锐之气。

纵然是龙族肉身强悍也不敢与此等神兵利器争锋,敖顺不得已只能收手后退,许仙却哈哈一笑,再次向前迈出一步,身上的气势越发的高昂。

许仙的笑声落到敖顺的耳中却好似嘲弄一般,让这头老龙凭空生出一股被人轻视之感,自己堂堂一名地仙竟然被如此小觑!

忽然张口一啸,施展地仙级数的法力,凝聚成无数晶莹剔透的水枪水箭,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毫不留情的向着许仙身上招呼去。

许仙目光落到迎面而来的水枪水箭上,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庞大灵力,哪怕随便一道攻势都能轻易的灭杀阳神境的修士,不愧是修行千年的老龙,根本不是金钹法王之流可比。

若是放到未突破之前,面对这样的攻势许仙只有退避三舍的份儿,就算能够抵挡也要费上一番力气,但如今的他亦早已今非昔比,紫府当中,元气大海掀起千重巨浪,为他提供着强大的力量,却根本无惧什么。

同样是张口一

文学

啸,运转元神道力,先天五相刹那融合唯一,化为混沌色的元神道火喷薄而出,正是许仙元神道果的体现,仿佛能烧尽世间一切污浊,在许仙的操控下化作一团混沌色道火云霞向前覆盖而去。

“噗……噗……”

接连几声轻响,元神道火与水枪水箭一经接触,其中所蕴含的大道之力顿时释放而出,焚炼万物,将对方的攻势一一消弭。

年轻的馊子9 第三章

瀛洲岛,天霄宫中,凌霄盘膝坐在轮回黑莲上,右手上一道紫气若隐若现,闪烁着迷离的紫光,正是能够让三界为之癫狂的鸿蒙紫气,凌霄怔怔的望着手中的紫气,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以鸿钧老爷子为代表召开的紫霄宫大会结束之后,凌霄与众圣分道扬镳,独自回了天霄宫中,对于手中的鸿蒙紫气,却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成圣,这两个字足以让三界众生癫狂,凌霄对此却不太在意,他已证得混元至仙道果,位比圣人,这鸿蒙紫气对他来说虽然重要,却并非非他不可。

悠远的目光再次望了一眼手中若隐若现的紫气,凌霄的目光渐渐的坚定了起来,心中有了定计。

左手轻托,空中闪过一阵黑黝黝的毫光,一方古朴无奇的剑碟出现在他手中,正是凌霄的本体九霄神剑碟,几经思索,凌霄最终还是决定放弃自身使用这鸿蒙紫气。

鸿蒙紫气,又称大道之机,可谓是三界第一至宝,若论吸引力,比之先天至宝还要诱人,鸿蒙紫气只有两个用途,一是借之寄托元神,使人元神寄托于天道证道成圣,从此不死不灭,万劫不坏。

另外一个用途便是将至与一件顶级的先天灵宝相合,使那件灵宝蜕变,成为先天至宝,遍观整个洪荒,能有有资格成就先天至宝的宝物也不过一掌之数。

凌霄此番便是打算将鸿蒙紫气炼化至九霄神剑碟中,使九霄神剑碟成为洪荒中第四件先天至宝,这消息若是传到外界,怕是通天教主拍死凌霄的心都有。

凌霄打定主意便不在犹豫,口中一声轻喝,扬手一抛。将九霄神剑碟抛向空中。

剑碟在空中停住,缓缓飞舞,“疾!”凌霄厉喝一声,伸手一指,鸿蒙紫气冲天而起,向空中的剑碟飞起,空中的剑碟也好似生出感应,闪烁着有黑的宝光向紫气飞来。

鸿蒙紫气飞在空中和九霄神剑碟相遇,立时如同跗骨之祛般。将九霄神剑碟牢牢包裹住。

黝黑的剑碟周身好似沾染上了一层紫色的雾气,凌霄手中法诀连变,打出一道道玄奥的直觉,剑碟周身的鸿蒙紫气开始缓缓蠕动,开始被剑碟缓缓吸收。

凌霄凝重的看了一眼空中的剑碟。九曲拂尘随手一甩,轮回黑莲从地上飞起,飞到与剑碟平行时开始掐诀做法。

凌霄本以为将紫气炼入剑碟之中有上十天半月便可,却不想这一炼化就是整整三千年的时间。

三千年后,地仙界中,本来自大劫平息后,平静了三千年的地仙界终于在这一日打破了平静。

这一日。东海海面,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间风起云涌,一道九色宝光攒成一股直冲天际,顷刻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异象一起。三界登时震动,就连三十三天的众圣见到这股宝光也是心惊不已。

清微天,弥罗宫中,元始天尊正为云中子讲道。见到宝光冲天而起,照耀整个三十三天。面色登时大变。

云中子喃喃道:“这等威势,似是至宝出世,然而纵是十大先天灵宝也难相比,唯有混沌钟出世之时,才有这等威势,究竟是何等至宝如此厉害,竟有这般威势。”

相比于云中子,元始天尊看的更加清楚,他凝重的道:“宝光升起之处是瀛洲仙岛!”

广成子闻言大惊:“瀛洲仙岛?这是凌霄搞出来的动静?”

云中子脸色凝重,缓缓的道:“三千年前道祖赐下鸿蒙紫气,让大师兄证道成圣,大师兄一连闭关三千年,莫不是此番已将鸿蒙紫气炼化,要证道成圣了?”

元始天尊沉声道:“这不像是有人证得混元道果的异象,我辈成就混元圣人,会天现异象,紫气东来三万里,天花如雨落英缤纷,地涌金莲相映衬,异香扑鼻,三界众生有感三呼跪拜,庆祝新的圣人诞生,观此异象,倒不像有人成就混元圣人,倒像是有一件先天至宝即将出世!”

元始天尊话音刚落,直觉元神一震,旋即黑光一闪,顶上云光迸发,现出庆云,一面混沌古朴的大幡迎风变长,散发出滔天的威势,与天上的异象隐隐对持。

云中子二人也是面色大变,身上的灵宝不由自主的从元神中飞出,停在空中。灵宝不住的颤抖,发出声声哀鸣,向瀛洲岛方向微微点首,好似在朝拜帝王一般。

元始天尊看了一眼诸般灵宝的异样,见得除了盘古幡外,就连三宝玉如意都在哀鸣不止,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怕是真的有先天至宝即将出世了!”

广

文学

成子满脸惊骇:“师尊,先天至宝一共只有三件,师尊的盘古幡,大师伯的太极图,后土娘娘的混沌钟,皆由盘古斧所化,天地间那里来的第四件先天至宝!”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