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 车厢 (h)by清糖、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第一章

一家子其乐融融,看得旁边的那些头头脑脑一脸的羡慕。这帮跟着罗本出生入死的手下,基本上都已经结了婚,毛毛和皮皮孩子都有了,不过大部分都是一夫一妻,见罗本左拥右抱,哪有不眼热的道理。

“下次狩猎,把你们家里的那口子都给我带上,听见了没有?”罗本把烤猪切成小块,放在盘子里,分给了毛毛等人。

“是,首领!”众人齐声答应,噼里啪啦地啃了起来。

罗本端了个盘子来到冷儿跟前,低声说道:“这是猪身上最好的一块肉,我给你留着呢,比其他的肉都要香。”

冷儿一脸笑意,接过来一边偷偷乐去了。

哈哈哈哈!老罗一声长笑,看着湛蓝的天,有种说不出来的舒坦:做男人好呀!做大唐族的首领好呀!

“主公!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朱雀门城南的烽火台被点燃了!”一个信兵跌跌撞撞地冲进了本阵。

“什么?!”所有人呼啦一下全部站了起来。

当初为了及时传达境内的信息,罗本让乌突带人在大唐族的疆域内修建了很多烽火台,有敌情或者重大事情的时候这些烽火台将相继被点燃,那样长安城就会做好准备。自修建以来,烽火台还从来没有使用过,今天怎么突然被点燃了呢。

“首领,是红烟!敌情!”毛毛把手里的盘子扔在地上,抓住手里的长枪就要出去。

“慌什么?!”罗本训了他一声,然后对身边的虎啸说道:“虎啸,你领300黑虎卫队保护几位夫人后行,我带着其他人赶回去。”

“是,首领,你就放心吧。”

罗本看了看几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心一横出了本阵。

“给我吹号角!我圈圈你个叉叉!竟然让老子狩猎的乐都给打扰了!”一出本阵,老罗就虎着脸叫身边的人把号角吹响。

大唐族冲锋的号角,高亢回荡。

“图卢巴式!要打仗了!终于要打仗了!爷爷的,这段时间可憋死我了!”雨果、火黑这些好战份子喜不自胜,满脸都是兴奋。

罗本带着200黑虎卫队和四大军团的头头们快马加鞭赶回长安城,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了朱雀门下。

“乌突,是怎么回事!?”老罗跳下战马,来到城墙之上问乌突道。

乌突指着东南方向道:“首领,烽火是从那边传来的,红烟,说明遇到了大量的敌人。”

“燧火山?!怎么可能?!索夫是有2000人吗?”罗本百思不得其解,燧火山周围别说敌人,就是小部落也没有几个,怎么会突然出现敌人呢。

“首领,怎么办?”乌突转身问罗本道。

“怎么办?打他****的!你带着青龙军团赶往燧火山,注意,一定要把敌人摸清楚了。”罗本对乌突恨恨地道。

“首领,我还有点担心。”乌突低声对罗本道。

“说。”

“如果是大股敌人的话,我们肯定要全军出动,但是长安城如果不留下足够的人防守的话,万一黑三角趁我们出去的时候端我们的老巢,后果可就不堪设想呀。”

“这个我早就想到了,你尽管带人去就是了。”罗本点了一下头。

乌突下了城墙,叫人竖起了那杆青龙军团的大旗。旗高9米,白底红纹,大大的“唐”字之上,是一条盘旋的红龙。

十几分钟的时间,青龙军团的四千人全部集中在了广场之上,毛毛率领的龙武军排在最前,1000匹雪白的角马健壮嘶鸣,1000骑装备精良的骑兵中的精锐赫然而立。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第二章

朱由检看了囚车里的多尔衮一眼,弹了弹指甲后说道:“这么惊讶做什么,不就是背叛嘛,我大明有多少文武大臣背叛朕,数都数不过来,朕都没那么气愤!何况,努山他不算是背叛,他只能算是复仇,他本就是叶赫部的人,你建州女真灭了人家部族,人家复仇是应该的!”

“本王要剐了他!”

多尔衮目眦欲裂地朝朱由检吼了起来。

整个囚车都被他摇得要散架一样。

负责看押他的锦衣卫都吓得忙准备拔刀。

但在摇完后囚车后,多尔衮就又突然安静了下来:“本王一直很信任他,把他当亲信看待,两万水师都交到了他手里,还让他兼任天津巡抚,控扼整个京畿门户,甚至你们明军水师在辽东湾肆意穿行时,我都没让他出动,与你们的水师作战,为的就是保存他这份兵力,好保证京师的绝对安全!可我没想到,他原来早是你们的人!”

“混账!”

砰!

多尔衮说着就又是一拳砸在囚车铁柱上,砸的拳头血淋淋的。

“不必这么激动,朕告诉你,你们朝中的范大学士范景文其实一直是朕安插在你们身边的眼线,不过,朕也很奇怪,你们居然一直竟没有发现,还很重用他,把他看得跟范文程一样重要,看来范景文他隐藏的很好。”

朱由检说了起来。

现在他身边都是绝对可靠的人,而且也知道这个秘密,另外,多尔衮现在也不可能再有机会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所以,朱由检告诉多尔衮也无妨。

而多尔衮听后自然是眼睛惊讶地掉了一地:“什么!范景文是你们的人?!”

多尔衮说着就看向朱由检道:“可本王一直很重用他,还让他做了很多事,让他负责燧发枪和红衣大炮的制造,还让他负责情报,如今还让他成了我大清皇帝的老师,将来跟随我大清皇帝一起西撤,成为我大清皇帝身边的第一辅臣!结果,是你的人,朱由检,你这颗棋子卖得很深啊!”

说着,多尔衮又道:“不可能!这不可能!范景文对我大清很有贡献,燧发枪的制造,他有很大的功劳,还有苏铁等材料全是靠他的情报关系网提供的,可以说是他支撑了我大清坚持到现在,不可能是他!”

“你信不信由你,燧发枪是朕允许他制造的,也是把技术给他让他透露的,因为这枪对于我大明而言已经不算威胁,但却可以让你们一直把心思花在燧发枪上面而没有精力去开发米尼枪,朕也可以靠你们去消灭蒙古一些势力,还有苏铁也是朕允许他用你们的银子来买我们的苏铁的,这样我们就能赚到你们搜刮的银子,而你们却与北方百姓的矛盾越来越大。”

朱由检说了起来。

多尔衮听了后明白了过来,不由得看着朱由检说道:“卑鄙!你们真卑鄙!”

“我大明与你们建奴的斗争本身就不限于战争的争夺,除此之外,你们的大清钞票贬值的很厉害也有我们的功劳。”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第三章

“哈哈哈……痛快,痛快啊……”

张飞欢呼雀跃,挥舞着丈八蛇矛,冲锋在前,第一个杀入了曹军阵中。

“曹贼,今日让你见识见识,俺燕人张翼德的武勇,纳命来吧,哈哈哈……”

张飞显得空前兴奋,这一句话之中,狂笑和怒吼并存,再加上这原本的盟友,骤然反戈一击,让周围的曹军心惊不已。

“系统提示:张飞基础武力100点,兵器、铠甲、坐骑共提升3点,触发特技‘咆哮’,武力提升3点,同时咆哮一次,武力再提升1点。”

“张飞触发特技‘杀神’,当前杀气等级3级,提升3点武力。”

“张飞综合武力110点。”

曹操又惊又怒,高声呼喝:“刘备,何故反我?”

不远处,刘备策马,缓缓而来,带着几分调侃地回应道:“备乃汉室宗亲,匡扶社稷,理所当然,你曹阿瞒背祖忘德,反叛朝廷,挟持强阴侯,图谋不轨,天下人人得而诛之。”

“你……”曹操气急败坏:“如此说来,你此番前来会盟之前,便已投靠了刘赫,故意算计于我?”

刘备摆了摆手,一脸仁善谦厚的标志性笑容:“这一点,曹公却是猜错了。”

“猜错了?莫非是之前你与刘赫厮杀之时,临时谈了什么条件?哼,刘赫小儿反复无常,当年拥立他入主洛阳的诸多大臣,还有家族,如今是何等下场?玄德为何还要重蹈覆辙?”

曹操似乎还想再争取下。

刘备摇了摇头:“非也,备说曹公猜错了,是因为你对我效忠陛下的时日,猜得太晚了一些。”

曹操闻言,心头不禁升起了一个令他无比恐惧的念头。

“你……你这话是何用意?”

“曹公如此英明睿智,岂会不

文学

明其中之理?曹公莫非忘了,十多年前,我等勠力同心,共破董卓,当今天子彼时受封为大将军,备蒙恩典,出任上党太守。备一直都是大汉忠臣,对当今陛下,更是钦佩万分,从未有过不臣之念。”

曹操被惊得瞳孔放大,浑身颤抖。

“好……好哇,想不到刘赫心机,居然深沉至此,十多年前,就已为今日之事布局,好啊,我曹操输得不冤,哈哈……哈哈哈哈……”

身边的程昱等人,还有不远处留守后方的郭嘉、贾诩,都是瞠目结舌。

郭嘉缓缓扭过头,看着贾诩:“文和先生,之前可有猜到如此结局?”

贾诩摇头道:“当年董卓伏诛之后,虽说是群雄并起,诸侯割据,可论实力,已经奉天子以讨不臣的刘赫,堪称鹤立鸡群,谁能想到,他当时竟便能作出如此安排,更难以想到,这刘备果然对朝廷这般忠心,十多年了,竟能不改初衷,莫说区区贾诩,便是留侯复生,陈平再世,也万能料到。可怕,实在可怕……”

郭嘉有些绝望道:“莫非今日当真是主公的末日,再无生机了么……”

贾诩目光闪烁,良久之后,忽然再次变得坚定起来。

“却也未必,或许还有一法,可保主公性命……”

郭嘉大喜:“文和先生有何妙计?但要郭某力所能及,便是豁出性命,也在所不辞。”

贾诩看向曹操背影,说道:“眼下且先让主公不可恋战,速速突围,其余留待日后再说,否则一旦让刘备兵马完全压上,我等便是雷声双翅,也难逃一死。”

“不错不错,咳咳……咳咳咳……”郭嘉连连点头,情绪激动之下,让他咳嗽不停。

“主公向来最听奉孝劝谏,如今他本就杀红了眼,又被刘备如此刺激之下,旁人恐难以将他劝回,只有劳奉孝去一趟了。”

“某自当尽力。”郭嘉拱手一拜,扭头便去。

刘备的反戈一击,让曹军军心大乱,曹仁虽是一代名将,也不由得惊诧万分,也就是这片刻之间的指挥失度,赵云和关羽,便将八门金锁阵,彻底攻破。

“杀进去,生擒曹贼!”

关羽一挥青龙刀,身先士卒,转眼便冲破了曹军的几道临时组成的防线,直扑曹操而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