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夫君的大东西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一章

这蝎子精的动作,是正中窦长生下怀。

如今手握几十万点魂能值,但因为时间太短,窦长生正逐步的开始晋升,但其中有一处,已经被窦长生提升到了升无可升的地步。

那就是缩地成寸,其他都可以慢慢提升,但这战略转移的本事,那是绝对不能够慢的。

缩地成寸速度不慢,如今缩地成寸非是第三重,而是已经达到了第五六重,这已经是凡俗巅峰的速度了。

为此窦长生还贡献出了五万点魂能值,不过效果也是惊人。

窦长生几步迈出,本来已经是一处黑点的蝎子精,此时已经清晰出现于窦长生眼中。

这蝎子精到底不是鸟,没有长着翅膀,就算是能够飞,也没有多少的天赋加持。

速度在由武入道中算是不错了,但绝对不能够和窦长生这样的佼佼者相比。

眼看着窦长生不断逼近,这蝎子精也晓得自己无法借助着速度逃走了,反而不再逃跑,悬浮于天空之上,双眸看着窦长生,蝎子面容上浮现出了嘲讽的人性化神色,语气浑厚的讲道:“这是你自找死路?”

巨大的巨钳轻轻的对着眉心一抹,语气低沉的讲道:“佛祖助我!”

蝎子精话语落下,四方天地一片平静。

在窦长生目光注视下,一切未曾有任何变化。

蝎子精目光中浮现出惊愕,不敢相信,本来智珠在握,一切都在掌控中的神态,此时彻底的已经消失了。

旋即就生出绝望之色,以蝎子精的聪明才智,岂能够推断不出,自己已经被彻底的放弃了。

嘴巴张开就要诉说什么,但却是一切都是徒劳,说出的话语却未曾是蝎子精自己,而是其他一些话语。

“窦大哥!”

“成王败寇。”

“这是小弟技不如人。”

“求窦大哥给一个体面,由小弟亲自了结性命。”

窦长生神态肃穆,看着面前的蝎子精,郑重的缓缓点头讲道:“兄弟一场,就由大哥送你一程,给你留一个全尸。”

开国际玩笑,我窦长生斩妖除魔,此乃平生大志。

非是为了什么魂能值,为了获得好处,我窦长生绝对不是那种人。

说话间窦长生悍然动手,手掌金黄一片,玄黄大开碑手,云浪七击,二者全部叠加在一起。

一掌轰出,犹如雷霆轰鸣。

蝎子精却是未曾躲闪,宛如放弃了所有抵抗,任由窦

文学

长生一掌轰击到了头部之上。

咔嚓,坚硬的外壳,开始不断的破碎,浑厚力量的一掌,已经把蝎子精脑袋拍碎。

魂能值+80000!

大手一挥,蝎子精尸体消失不见。

窦长生背负双手,环顾四方,心中叹息一口气。

一步迈出,窦长生已经消失不见。

一步步朝着长安城回返,心中想着蝎子精的事情,最后蝎子精状态不对,这绝对不是窦长生认识中的蝎子精。

此蝎子精阴狠狡诈,绝对不是那种放弃所有抵抗的妖怪,所以最后蝎子精已经被外力操控了。

佛祖?

难道是佛门的手段吗。

如今蝎子精无用了,就像是夜壶一样,直接就给扔掉了。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二章

@@在请假一天

最近有点忙,没心情写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三章

||->->->今日三更,晚上还有一更今日三更,晚上还有一更

“你来做什么?”宋皎皎觉得心中的猛兽又有反扑的趋势,瞪着孟檀音,满脸厌恶。

“哦,我听到动静,就过来看看。”孟檀音对宋皎皎的恶劣态度毫不在意,仍是关切地道,“你,还好吗?”

见宋皎皎在满地的碎片中迈步,惊声道:“哎,你看着点儿脚下啊,有碎片!”

“谁要你猫哭耗子?多管闲事!我好不好关你什么事?”宋皎皎见宋奇峰在场,越发的肆无忌惮,大声道,“看见你就心烦,你给我出去!立刻!马上!”

“没想到,你这么讨厌我……”孟檀音一愣,幽幽说了一句,随即无奈地笑了笑,扶了扶额头,“好好好,我这就出去,你别生气了。”

宋奇峰见她脸色发白,心中微微刺痛,不由开口道:“夷光……”

宋皎皎对孟檀音的关心毫不领情,干脆利落地吐出一个字:“滚!”

“就走。”孟檀音说着,恹恹转身,对宋奇峰勉强一笑,“劝着点儿。”

宋奇峰觉得孟檀音这一笑特别虚弱,又格外意味深长,神情复杂地点点头,叮嘱道:“你好好休息。”

“知道了。”孟檀音随意地摆摆手,表情敷衍,感情欠奉。跟方才应对宋正明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样。

宋奇峰先前不觉得,现在陡然留心起来,很轻易就发现了这两年的冷待疏远,夷光当真是不大在意自己了。

再回想起两年前的相处,越发觉得区别很大。

那时候宋夫人还没有冒出撮合两人的奇思妙想,两人还纯然地做着兄妹,兄友妹恭,十分亲

文学

近。

夷光偶尔还会跟他讲一些琐事,包括一些小烦恼,比如又考砸了,比如长智齿了,比如在桌洞里发现了不具名人士的情书,不知道是不是恶作剧。

之后就疏远了,因为那个没有拿到台面上说的婚约。最初是他单方面的,她一开始不知所措,碰过几次壁之后,就悄无声息地拉开了彼此的距离,渐渐到了见面只点头致意而无话可说的地步。

到了现在,她看到他的时候,眼中只剩下一片平静,曾经的仓惶、委屈、希冀,都尽数敛去了。夷光能放开,照说他该高兴才是,可这心里,为什么会觉得空荡荡的呢?

“峰哥哥,”宋皎皎看着宋奇峰陡然泛起郁色的脸,心中一沉,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宋奇峰摇摇头,迈开长腿,跨过满地的碎片,走到宋皎皎跟前,直视着她的双眼,“皎皎,你告诉我,夷光受伤,你真的是失手?”

“当然是失手,难不成我还能故意推她?”宋皎皎被他冷厉的目光注视着,心跳如鼓,几乎要以为他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脸上却流露出委屈伤心,“峰哥哥,你不相信我?”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吗?”宋奇峰淡淡道,宋皎皎是有些任性,却不是个胆大的人,更遑论凶残地罔顾人命了。

他只是没想到,元伯会帮着宋皎皎封锁消息,还给大宅的帮佣下了封口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