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肉女心经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第一章

玻璃温室修建的十分顺利,夏天才刚过去,宫中的两座温室也全都造好了,甚至李节家里的温室也开始动工,今年冬天就可以检验一下温室的效果。

这段时间李节除了督造了玻璃温室外,大部分时间都比较悠闲,专利司那边已经彻底的走上正轨,不需要他天天去帮朱允熥看着,武学他也只是挂了个名,有时一个月都不会去一次,至于求真书院更是连挂名都没有,只是偶尔才会去讲上两节课。

可以说李节的日子也过的相当悠闲,朱允熥与范芸儿闹过一次矛盾后,感情反而更进了一层,只是两人见面不便,每次都要求着朱玉宁帮他们安排,虽然老朱对这种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也不能太频繁。

这天上午,李节被朱标叫到他处理公务的文华殿,帮着他处理一些北平府送来的一些事务,主要是北平府城建的一些规划事宜,毕竟老朱为了迁都只给了两年时间准备,现在第一年都快过去了,北平那边也加快了修建的速度,许多的事情也都需要南京这边点头。

“对了,前两天父皇说,打算明年让我提前去北平坐镇,你觉得怎么样?”朱标一边处理公务一边向李节问道,李节正式成了他女婿后,朱标也彻底的将他当成了自家人,许多事情都会和李节商量。

“迁都牵制到方方面面的事情极多,也的确需要一个重量极人物去北平那边坐镇,殿下的身份当然是最合适不过,不过殿下的身体……”

李节说到最后也露出犹豫的神色,他对朱标的身体也一直十分担心,上次朱标就差点猝死,虽然被自己救了回来,但病根还在,老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特意派了御医时刻跟在朱标身边,并且按时给朱标诊断。

“放心吧,我的身体自己清楚,自从减掉身上的肥肉后,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上次发病也只是意外,而且这段时间也一直坚持多运动,连年轻时的骑射功夫都捡起来了,不敢说上阵杀敌吧,但寻常三五个年轻人都不是我的对手!”朱标这时却拍了拍胸口得意的道。

朱标的话虽然有点吹牛,但他的身体情况的确大为改善,特别是瘦下来后,整个人坚持运动,再加上吃的又健康,身体也养的极为强健,再加上朱标的个头本来就比较高,所以看起来高大魁梧,竟然与老朱有几分神似。

“殿下,身体外表的强健,并不代表着内部没有问题,上次你发病,很可能是心脏有问题,这种病根本不是药石能治疗的,只能平时注意休养,避免再次发病,所以您也千万不要大意!”李节当即再次劝道。

“这个道理我也明白,所以我现在也开始注意劳逸结合,你看今天不就把你叫来帮我干活了吗?”朱标再次一笑道。

李节闻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最后也只得开口道:“好吧,不过殿下最好还是多注意一下身体,特别是饮食与运动,毕竟不论什么疾病,最好都是以预防为主!”

就在李节的话音刚落,忽然只见一个内侍飞奔而来,然后送上一份文书道:“启禀殿下,倭国送来的急报!”

朱标听到这里也一惊,倭国来的急报只可能是朱樉送来了,这让他一手抓过文书,不过随即又一皱眉问道:“即是急报,为何不送到父皇那里?”

“陛下那边正在召见大臣,吩咐说不要打扰,所以文书才被送到这里。”内侍再次回答道。

朱标闻言这才点了点头,挥手让内侍下去后,这才打开文书,刚开始还神情凝重,但随即就兴奋的一拍桌子大笑道:“好!太好了!二弟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

“扶桑王那边又有什么好消息让殿下如何高兴?”李节看到这里也好奇的问道。

“你自己看!”朱标直接把文书塞给李节道,他自己则是兴奋的在殿中来回的走动了几趟,似乎是在消化着文书上的喜讯。

李节打开文书看了一下,随即脸上也露出惊讶的神色,这竟然又是一份报喜的文书,甚至可以说是一份捷报。

朱樉在开头描述了一下他在倭国面临的情况,总的来说是四面受敌,当然这也是他自找的,毕竟他急着探矿四处抢人,肯定会引来周围的人围剿。

不过朱樉虽然人品很差,但并不妨碍他他是个大将之才

文学

,竟然在这种四处树敌的情况下,漂亮的打了一个反击,

文学

甚至不惜以自己为诱饵,引得那些敌人联合起来进攻,结果被他一举反杀,竟然以少胜多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第二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国强而民弱

“王国富民,霸国富士,仅存之国富大夫,亡国富仓府,是谓上溢而下漏,故患无所救。”

“隋文帝聚天下之粮于各仓,而唐食之。前宋聚天下之财于汴京,而金用之。陛下不可不察。”

朱祁镇听了,心中一股怒气上涌,说道:“卿以为朕是亡国-之君。”

项忠说道:“臣不敢,陛下当宣德之末,国家粗安,外患横行,九边被敌,乃有猫儿庄之败,丧师十万,陛下承父祖之业,振天下之士气,十几年而逐瓦刺于下,令孛儿只斤家族为殿前之舞。古之明君所不能及也。”

“然时过境迁,星移斗转,此一时,彼一时也。”

“正统初,年入三千余万石,银不足千万之数,卫所崩溃,有入不敷出之势,陛下重立钱粮之制,令大军长驱万里,而民不乏用。修建驰道数万里,而百姓不觉困。只是而今陛下求金银何用?钱粮何用?”

“国多一分,民少一分,国家富一分,小民穷一分。”

朱祁镇冷笑一声,说道:“先生以为何为小民,尔等士大夫吗?何不言,国家与士大夫共天下?朕亏待士大夫了。”

项忠跪倒在地,说道:“陛下欲以此罪臣,臣伏首受诛,死无怨也,只是在此之前,请听臣一言。”

朱祁镇心中冷笑,暗道:“我是那种诛杀大臣的人吗?”朱祁镇大体上要维持君臣相得的面子。

或者说是政治传统。

毕竟,如果朝廷之上因为政见要争的你死我活,因为公事夹杂的私仇,很容易演变成为党争。

所以,朱祁镇即便再生气,也没有以言语杀大臣的。

最多是让他被生病而已。

皇帝金口玉言,说你病了,你就要回家养一辈子的病。

项忠说道:“陛下曾言,税赋征收,宁亏富人,不亏小民,宁亏江南,不亏西北,盖因,小民力弱,稍有波折,就流离失所,西北民弱,稍有负担,则百姓离散。”

“然朝廷养兵要钱,养民要钱,之前有很多不得已而征收。而今朝廷富有,当做出调整。”

“当免则免,当罢则罢。”

朱祁镇听了,这才觉得自己有些太敏感了。

原来项忠所说的是这个意思,而不是为士大夫说情。

朱祁镇其实也知道,这一轮轮的赋税征收,朱祁镇用了很多手段,尽量让这赋税不让下层百姓承担。

真正在朱祁镇税收政策之中损失惨重的,就是士大夫们了。

因为只有他们有钱。

朱祁镇依旧摇摇头,说道:“卿的想法是好的,朝廷却是做不到的。先生常在地方也是知道,朝廷真要是有什么好事,是落在谁手中?”

即便是后世国家贫困户补贴,还常常落不到贫困户手中,更不要说。这个时代。朱祁镇敢保证,即便是他有什么利好贫民的政策,也会被一些非贫民的人领走。

项忠说道:“不当做,与不好做,是两件事情。臣担心上有所耗,下必从之,这么多年来,陛下屡次征收赋税,地方上多聚敛之臣。”

“这样的情况,不能继续下去了,这些年朝廷赈灾还算得力,但是流民日生,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朱祁镇微微皱眉,不得不承认项忠所言是一个事实。

这些年朱祁镇很多政策,也无法阻止流民的产生。

朱祁镇之前,都将这些流民归到天灾之上。毕竟明代是天灾最多的时代之一。几乎每年都要赈灾。

而每次天灾,都会产生流民。

朱祁镇很早就开始迁徙灾民到东北地区,虽然规模上不算太大。

但是如果仅仅是天灾,就能造成这么多的流民吗?

朱祁镇心中不由反问自己。

但是朱祁镇内心之中,对明代很多刻板印象,却让他不敢轻易改变现有的政策。

比如明代很多税关定额不高,所以就有官员,只收取一季关税,其余都放开关卡,任百姓出行,以此搏清名。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第三章

@@@@

结束了!

奶爸陪伴好朋友们一年又五个月的时间。

突然的结束,山山很有些不舍,舍不得霸气中带着浓浓阴诡气息的李元霸,舍不得由稚嫩慢慢变得成熟起来的太子承乾,舍不得好像缺心眼一样耿直的李愔,舍不得……

太多的不舍,太多的感情需要倾诉。

山山是一个很感性的人,说白@@@@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