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h紧致双处,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1v1h紧致双处 第一章

战场上的尸体肯定做不了假,本田少将听到这儿就信了八九成。

松开少尉衣领,扭头看着参谋长就开始下命令:“这里不能再呆了。”

“参谋长你马上集结部队,大家半小时后离开这里,走正太铁路回阳泉!”

“一路扫荡部队被救国军全歼,我们还能说成意外,巧合……连续两路扫荡部队被全歼,两路扫荡部队被重创,再说巧合就解释不通了,我觉得救国军肯定隐藏了我们不知道的实力!”

“这支神秘力量不仅瞒过了我们的眼睛,更瞒过了情报系统的眼睛。”

“他们可以用一晚上时间吃掉我们四五千人,也能把我们围在这里聚而歼之。”

“刚才有两支部队大张旗鼓来这里,整个行动肯定逃不过救国军侦察兵的眼睛,我们八成已经暴露。要是不马上离开这里,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

参谋长深以为然,刚准备领命时,他想到了部队留在平定城内的弹药库。

里面储存了好几百万发子弹和两万多颗炮弹,一旦落到救国军手中,他们和周边的八路军都会受益,整体战斗力大大增强,进而威胁到皇军的安全。

马上提醒:“将军,那我们留在城内的

文学

武器弹药怎么办?”

“本来以为今天就能夺回县城,抢回那些武器弹药,部队突围的时候故意没有摧毁。现在扫荡部队发生意外,我们没机会夺回县城,但肯定要想办法摧毁它们,不然救国军的整体实力不仅没因为扫荡而被削弱,反而会越来越强。”

本田少将很认可参谋长的话,看着手底下的一个参谋问:“我让你负责监视攻击平定城的敌人,你应该很清楚城内武器弹药的情况!”

参谋赶紧报告:“今天白天没有敌人往外运粮食和武器弹药。”

“我们库存在县城里的粮食和武器弹药应该都还在粮库和弹药库没动。”

“那就好!”本田少将长吁一口气命令:“现在是下午三点多,还有时间呼叫空中支援!”

“参谋长你马上给军部发电报,请他们派航空兵攻下平定军火库和粮库。”

“我们马上转移,趁救国军还没杀过来,迅速离开平定!”

天还没亮,平定城内的战斗就结束了,但县城并没有变的安静下来。

王铁山搞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宁肯冲出军火库和侦查分队同归于尽,也不肯把弹药库炸掉和侦查分队同归于尽。

报告团长后,周成也搞不明白小鬼子再耍什么把戏,更想不到日军还抱着杀回县城,夺回军火库的想法。

但他知道一件事。

虽然侦查分队占了军火库,但并不意味着里面的武器弹药就属于救国军。

只要部队一天不把他们运出县城,运回防区,弹药库里的武器弹药就随时可能被鬼子炸掉。

主力部队还要打鬼子,暂时抽不出兵力去运输。

而且粮库和弹药库储存的物资和武器弹药太多,短时间内也运不回防区。

暂时把武器弹药存在弹药库也不行。

虽然搞不清楚日军为什么不炸掉军火库,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突然改变主意。

1v1h紧致双处 第二章

朱子明笑道:“拍下阳玄果的银子,算是我先向借的,日后再还你。//无弹窗更新快//”

冷如烟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我们还分的你我,分的这么清楚么?”

呃……朱子明楞了一下,云雾山庄庄主只有冷如烟这么一位宝贝女儿,谁若是娶了她,所有的势力与财富自然属于她未来的相公!

想到此处,冷如烟的深情让朱子明心中感动,深深的望着她道:“如烟,谢谢你。”

冷如烟俏脸微红,轻轻嗯了一声,可正在此刻,云雾山庄的管事冲了进来,大叫道:“小姐,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见管事如此莽撞,冷如烟本想训斥一顿,可听到大事不好,连忙问道:“什么事。”

“云门与魂宗,还有炎门,练魂宗宗主都来,他们说,要是不交出朱公子,便血洗云雾山庄!”

冷如烟吓了一跳:“什么!练魂宗的宗主都来了,爹爹呢?”

魂宗宗主乃是九重高手,而且迈入九重已是许多年了,比冷无忌都要厉害几分,他若来,便是要破坏月河城不得动武的规矩,三方势力,是有这个实力破坏规矩的。

冷庄主说:“他说让小姐与朱公子速速离去。”

朱子明目光一冷,却是径直的走向了月河城的城楼,不能连累云雾山庄!

当朱子明站在城楼上,城楼下是黑压压的一大群人,一种熟悉的气息也涌上心头。是云天仇与血公子,他们都来了!朱子明心脏急剧的跳动着,一定是血公子早已派人盯上了自己。

这下真是不妙了,一个血公子让自己都够呛了。更何况是已经达到第八重境界的云天仇,想必炎燃的老爹炎铁一定也来了,乖乖,这动静可真大啊…….

朱子明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自己似乎是死定了,可就这么坐以待毙么?他目光扫视着远处,一处废弃的城墙映入了,而那城墙上挂着一门古老的鼎钟!

嗖的一声。朱子明脚步飞快的向城墙奔去,到达城墙之下,立刻双脚一蹬,一下子飞到了城墙之上……..

追杀朱子明的所有人马已经到达树林。他们四处寻找着他的身影,而一个人眼尖似的看到城墙之上的朱子明,大叫道:“他在那!”

所有人目光齐齐向城墙看去,只见朱子明一手扶着鼎钟,冷笑的看着自己。长发与衣衫在冷风中飘舞,一种傲视群雄的感觉,瞬间表现的淋漓尽致。

“……..”望着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有些人已是心虚了。而且还有那巨大的鼎钟,更显得气势磅礴。威慑不已。

曾经数以百计的炎门云门高手惨死在鼎钟之下,他们是知道的。

云天仇与炎铁大喝一声道:“有我们在。给我冲上去,杀了他,谁拿下他的人头,赏黄金万两。”

云城主如今可是八重的绝顶高手了,再有炎城主这位七重高手相助,难道还怕了他小小的朱子明?

众人被两位城主激发的斗志再次昂扬起来,纷纷举起兵器,向城楼冲了过去…….

“吼!”一声巨龙一般的嘶鸣声在整个天地间炸开,朱子明举着鼎钟,在鼎钟内疯狂咆哮:“龙啸功!”

撼天震地一般的龙啸在空气中诈响,一条金龙顿时从鼎钟内奔出,狂暴至极!

轰轰轰,金龙嘶吼着向下俯冲而来,所到之处无不地列山崩,实力稍微低一点的高手,纷纷被震得吐血而死。

“炎兄,我们来合力抵挡!”云天仇向炎铁说道。

“排云掌,火炎决!”两声响亮的声音传来,只见如山川一般的巨掌与河流一般的火焰腿向金龙劈去,二者相撞击时,顿时一道金光直冲天地,巨大的响动震得数人又是暴毙。

“嘿嘿,一个毛小子便让你们这般狼狈不堪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元出来,而紧接着轻轻一掌,一团黑雾瞬间将金龙吞噬。

九重的实力,是魂宗的宗主魂傲!

一身黑衣裹身的魂傲出现在众人眼前,恐怖阴森黑气,让正派高手一阵头皮发麻:“看来要我来解决这个小子了。”

只是一掌便吞噬了金龙,这等实力……..朱子明心虚了,若是让他先出招,自己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回想婆婆临走时,教给自己的特殊功法,不到最危急时刻不能乱用,如今真的要用了。

1v1h紧致双处 第三章

震耳‘欲’聋的炮声此起彼伏,遭到岸边和空中火力双重打击的日军舰艇纷纷中弹,不断地落入江中,舰毁人亡。,最新章节访问:。

看着一艘艘被熊熊的火焰包裹着,慢慢地变成废铁的军舰和正在燃烧着的太阳旗,山田建三傻眼了。

一开始,他只是想来吓一吓东北军,认为东北军不敢还击,他会很容易的在岸上登陆,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东北军,这支他一直没有放在眼里的劣等民族的草包军队,不但敢奋力还击,还布下了这么大一个网给他钻,用空中,陆地,和海上的协同火力对他的舰队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心在疯狂地跳动着,极度的懊恼令他近乎抓狂!

早知道,自己就向林铣十郞司令官,让一支战斗机编队前来护航就好了。

可惜世上无后悔‘药’,一切的结局已然注定。

”朝日”号在遭到几枚大口径炮弹的轰击和轰炸机的轮番轰炸之后,晃动了几下硕大的身躯便沉入了滔滔江水之中。

其余中小型舰只也在近乎徒劳的反抗之中相继殒灭。

轰!又是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整个大地似乎都为之颤动了起来。

在江面上晃‘荡’了太久太久的“薄云号”终于在舰身被撕裂了又一个巨大的口子之后,慢慢地下沉。

山田建三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旗杆上那随风飘动着的残破的太阳旗,沉默无语。

良久,他举起那把不知道杀死过多少“抗日分子”的军刀,狠狠地‘插’进了自

文学

己的腹部。

天皇万岁!”山田建三咬着牙,声嘶力竭地吼道。

鲜红‘色’的血如同‘潮’水般涌出,顺着冰冷的刀尖缓缓地流下,渐渐地与清冷的江水融为了一体。

此役,东北军损失驱逐舰一艘,飞机五架,中小型舰只十艘,阵亡士兵五十余人。

日军损失”吹雪级”驱逐舰三艘,各种舰只十五艘,二百余名官兵全部阵亡。

霍将军,这一仗打得不错,鬼子的三艘驱逐舰全部报销,外加两百多名鬼子葬身鱼腹,不过,兄弟们的牺牲似乎打了点。”野狼悠然自得地‘抽’着烟,轻轻抖了抖几片散落在黑‘色’貂皮大衣上的雪‘花’。

野狼中校,今天如果不是你在危急时刻想出这么一个战术,全军覆没的,可能就是我们了,这件事,我会如实地向少帅上报,为你请功。”霍守义淡然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不需要。”野狼轻描淡写地冲霍守义摆了摆手。

没有故作清高,他确实是觉得要这种虚假的东西没有必要。

他和张学良的关系不是上下级,而是兄弟。

你见过,有谁需要兄弟赏赐自己的?

不过,战死的将士你要好好地安抚他们的家人,还有,在这次战斗中表现突出的战士你要如实地向少上报,好好地给他们请功。”

野狼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知道野狼‘性’格的霍守义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怅然若失地凝视着硝烟未散的江面,似乎有点儿怅然若失。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野狼长官!”脸被炮火熏黑,征尘未洗的林环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乐呵呵地大叫道。

这一场战斗,我亲手干掉了三十多个鬼子,我挨个数着的。”

那又如何?”野狼依旧面无表情,径直向前走去。

三十个还不够吗?长官你要知道,有些胆小的新兵到现在杀敌记录都还是“零”呢!”

你就这么点出息,你现在是排长,是少帅亲手提拔起来的排长,你怎么能用那些个新兵蛋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呢?”野狼不‘露’声‘色’地反问道,目光依旧冷厉如刀,不知是在鼓励,还是在奚落。

什么时候你能亲手杀死一百个鬼子,再来找我,到了那时,我可以让你当个团长。”

真的?”林环‘激’动得差点跳了起来。

等你杀够了一百个鬼子再来找我吧!记住,不是累积,是一次战斗!”

于姐姐,这段时间忙于各种事务,陪你的时间太少了,真的感到,有些对不住你。”张学良满怀歉意地说着,轻轻地揽住了这个为自己付出了太多的‘女’人的纤腰。

汉卿,我知道,你是在为了整个东北军,乃至全国的百姓忙碌奔‘波’,劳心劳力,现在的局势风云诡谲,而你,却不得不背上了本不属于你这个年龄的负担与责任。”于凤至轻声叹息道,端庄素雅的脸上扬起一抹怜惜。

像一个温柔善良的大姐姐在关心呵护自己幼小的弟弟。

没错,眼前这个男人,这个比她小三岁的丈夫,只有二十九岁呀!

二十九岁,放在西方国家,那可还是个在酒吧和舞厅里大口喝着红酒,在动感的音乐下肆意扭动身躯,挥霍自己青‘春’的糊涂年纪。

而因为出生在将帅之家,这个比她小三岁的丈夫,却不得不过早地撑起偌大的东北三省,与日本人,俄国人,还有国内的各股势力斗智斗勇。

那些对手,个个都是老谋深算,心狠手辣的主,没有谁是省油的灯!

他真的太累了!

于姐姐,你何必为我想太多,谁让我将军是东北王的儿子呢?”张学良沉‘吟’良久,轻叹一声道。

鑫璞,你知道你所要担负的责任吗?”

责任?”

你必须承担起你肩上的责任,因为,你是军人的儿子!”

这是他十八岁那年,身为将军的爸爸语重心长地对他说的话。

因为自己是军人之后,因为自己身世的特殊,所以,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不可能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有一个可以挥霍的年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