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妈妈教你做;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一章

波黑地区,《火星政报》也在波黑遍地开花,已经成了无数随着随着斯蒂芬一同崛起的新兴资本贵族们每日必读报纸。

“民主,自由这是西方文明的基石,我们帝国正是秉承着民主自由的思想采取了多民族合作共赢,忘掉民族忘掉阶级,全身心投入建设新奥匈帝国的思想中,各党各派都紧密的团结在以约瑟夫皇帝为核心的帝国内阁中,全面复兴奥匈帝国。同时我们有幸访问到了奥匈帝国斯蒂芬公司的总裁斯蒂芬,他告诉我们每一个奥匈帝国人民都应该或多或少有梦想,每一个奥匈民族都应该有一个梦想。一个没有梦想的民族是一个失败的民族。”埃尔顿安耐心的观着满篇废话的报纸。

“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地方自由民主的光辉还未照耀到哪里,帝国的光辉还没有传颂到那里,那就是非洲。”看到这里的埃尔顿安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他继续的向下看去。通篇都是描写非洲的惨象,上面还附带着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非洲的少年绝望的仰望着大地仿佛在祈求着上帝的降临,而他的身下就是中年妇女,下面的一行小字上写着,稍微一位有爱心的国家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人人生而平等!

埃尔顿安放下了报纸,此时巴里基也趁着军队休假回到了家,他脱下了外套,看着桌子上的报纸瞥着嘴对埃尔顿安说道:“父亲,你这么多天都看着火星报,也没有见你看到什么商机。”

埃尔顿安拿起报纸指着刚才的文章,对巴里基说道:“看看这个文章,你能看的出什么?”

巴里基拿起报纸阅读了一遍对埃尔顿安说道:“不就是通篇报道着非洲的情况吗?这有什么问题吗?”

“你认为难道是殿下闲的没事干报道这件事吗?”埃尔顿安对巴里基说道。

“父亲,你是说殿下也对非洲感兴趣了?”巴里基迅速反应过来对埃尔顿安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殿下现在盯上了非洲中部这些未开发的地区。”埃尔顿安说着翻出了前几期的报纸上面科普着当年1876年野心勃勃的利奥波德二世召开的国际非洲议会。

巴里基这才想起了前几天军队的动作对埃尔顿安说道:“父亲,前几日军队突然挑出了一批精锐走了。什么也没有告诉我们,只是说他们要去执行特殊任务了。”

“看来殿下真的要对非洲中部这块无主地区下手了。”埃尔顿安说道。

“父亲,我们不应该做些什么吗?”

“做些什么?难道对殿下说我们也想参加吗?巴里基,我告诉你如果殿下让我们参加一定会对我们说的。如果殿下不让我们参加,那么我们再怎么询问也没用,该是你的总归是你的,不该是你的永远也要不到。这就是我们身为封臣应该对于主君态度。更别说我们这位主君简直是一个金娃娃!才不到3年,就建立这么大的公司!”埃尔顿安说着。

……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斯蒂芬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博罗耶维奇和他挑选的200个人的武装团伙。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二章

董策大声喝道:“传令下去,第一到第三十杀手队,作为后备队,其他所有杀手队,全部押上……”

“所有骑兵,围绕赵家镇,在步军攻进去之前,向里面‘射’箭,并且严密监视赵家镇其他大‘门’,一旦发现有逃走的,立刻追杀”

“是”

众人轰然应诺。

命令被传了下去,整个磐石堡大军都动了起来。

步军在前,在各自队正的带领下,稳步向前。

他们速度不快,但是非常沉稳,一步一个脚印,丝毫也不慌‘乱’。

他们都是组成的纵队,各队的队正走在最前面,手里持着带有三角旗的旗枪,枪尖朝天,三角旗随风飘扬。

第一排的队正,基本上都是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谁也不会突出来,谁也不会太靠前,也不会太靠后。

因为他们的位置,决定着后面士卒们的位置。

已经训练了无数次了,灭个人都知道自己身前身后的人呢是谁,都知道应该保持怎样的距离。

而在这第一排队正们的尽头,则是石进。

来到距离镇墙还有三十步的时候,石进举起右手,立刻有传令兵在阵前策马奔走,口中大喊:“停住,停住。”

同时,有旗语打起来。

所有队正,顿时都陆续停下。

想要同一时间停下,很难,但陆续停下还是可以做到的,而且能够保证大致还是维持在一个水平线上,差别不会很大。就算是有往前多走了两步的,也能很容易的退回来,把阵型给调整好。

十几个呼吸的时间,队伍就被调整好了。

然后石进一声令下,各个杀手队的弓箭手就从队伍中走出来,来到队列之前。

他们并没有排成整齐的队列,而是站在自己的杀手队前面,但是大体来说,还是在一条线上的。

石进高高举起右手,然后又落下:“放”

所有弓箭手张弓搭箭,开始仰‘射’。

一片箭雨朝着镇墙上落去。

这一次出动的杀手队数量,已经过百,弓箭手的数量,也是数百。

数百支箭朝着镇墙上落去,羽箭稀稀拉拉的,并不是很密集,但是由于数量足够多,几乎把正面镇墙上所有的角落都给覆盖住了。

而面对羽箭的袭击,镇墙上面的白莲教教众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原因很简单,他们没有可以及远的武器。

他们没有远程攻击手段。

制造弓箭,其实是相当复杂,相当麻烦的一件事情,需要相当多的程序和材料。

要制造一把弓箭,从开始选材料到最后制作成功,大致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就算是白莲教这些人从他们刚开始起兵的时候就制造弓箭,现在也不过是刚刚能够用上自己制造的弓箭而已。

更别说,他们之前根本没有这个头脑,根本就没想着要自己制造弓箭,压根儿就没想到这一茬子。

而且就算是有这个想法,有足够的时间,也未必有足够有经验的工匠和足够的材料来制造。

事实上,他们不但没想法,没时间,更没工匠和材料。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三章

要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秘密警察头子陈金宣一决定倒戈,“越华文艺研究会”就放弃了给越闹越凶的佛教徒“火上浇油”的计划。

吴廷瑈想不到最信任的部下会背叛自己,在二哥担任主教25周年庆那一天按计划行动,政府控制的电台、报纸全部把矛头对准“华人集团”,一时间舆论大哗。

“越华文艺研究会”和“工投系”控制的媒体早有准备,一条一条驳斥、铺天盖地宣传。

堤岸商业区、会安华人区罢市,在电力、通信、银行、交通及政府部门工作的华人罢工。一百多来自新加坡、印尼、马来、香港及菲律宾的华商纷纷接受采访,纷纷表示要撤资。

“第二代”华人撤资,“第一代”华人肯定会受到影响。

工厂关门、公司倒闭,去哪儿上班,靠什么生活?几乎所有华资企业的越南工人,在有心人推波助澜下纷纷上街游行示威,举行各种反对活动。

782支股票全线大跌,皮阿斯特与美元的实际汇率由53:1,一下子跌到96:1。在银行有存款的人,资产一夜之间缩水近一半。一百多万通过投资股票保值的股民,损失更为严重。

经济一夜之间崩溃,社会一夜之间变得更动荡,人们不约而同涌向商场、市场或小卖铺,疯狂抢购各种生活日用品,像是到了世界末日。

相比之下,佛教徒制造的那点混乱实在算不上什么。

吴廷瑈早预料到华人集团会作出这样的反击,已做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心理准备。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陈金宣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刻临阵倒戈,命令内政部警察系统在十几个城市同时展开抓捕。把应该组织煽动人民围攻华人区、工业村的秘密警察及特种部队,全部在第一时间控制住了。

陈金宣不但抓人,而且声称这一切全是南解的阴谋。

等吴廷琰和吴廷瑈反应过来,听命于陈金宣的一些警察。已经进驻接管了政府控制的大小媒体,大肆搜捕电台、报社里那些挑起民族-矛盾、破坏国家经济、给社会制造混乱的“南解分子”。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行动受到美国方面高度赞扬。

手被砍了,嘴被封来了,接下来只能看“越华文艺研究会”和“工投系”控制的新闻媒体唱独角戏。

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下,人们终于知道“第二代”华人是工投公司通过招商引资请回来的,人家来越南投资建厂冒着很大风险。终于知道华人为国家经济、人们就业作出了多大贡献。

终于知道华人一样在与南解战斗。西宁军人公墓、西贡军人公墓、祯沙军人公墓里躺着三千多名烈士。终于知道第四战术区之所以有那么多华人将军,是有其历史原因的(从工业村保安队改编而成)……

芳容、阮氏妹、潘克氏莲、费清芳等十几位家喻户晓的明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泪流满面地说,正在发生的一切,肯定让民先生伤透了心!

南越尽管一直处于战乱中,但经济一直没崩溃,人们终于意识到要么出国招商,要么出国推行越南商品的民先生,为此做出了多大贡献。

必须请民先生回来收拾残局,他要是不回来经济就真崩溃了。

钱不值钱,而且会随着华商撤资变得更难赚。涉及到所有人的切身利益,所以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普通老百姓、政府公务员、军队士兵甚至连政治上的反对派保持惊人一致。各种请愿书、请愿电,纷纷飞向工投公司头顿总部。

尽管民先生确实被伤透了心,但他依然没让大家失望,确认人民并没有把南越华族当成客居南越的中国人,而一样是越南共和国公民之后。搭乘美国航空公司班机飞抵西贡。

为迎接民先生的归来,新山一机场人山人海,到处都是鲜花和掌声。

在机场简短的见面会上,李为民就拯救已几乎崩溃的经济发表了一番讲话。

他恳请所有在南越投资建厂的商人相信政府,相信南越人民,不要急于撤资;呼吁所有上市公司承担更多义务。立即筹集资金积极回购各自公司股票,尽可能挽回股民损失;宣布在海外增发3亿美元工投债券,所筹资金全用于公路、水电站、农村水

文学

利工程等基础设施建设,拉动南越经济发展……

他回国本身就是一个利好消息,得知他要回来时持续暴跌的股市已不再下跌,现在更是有上涨的趋势。

吴廷琰和吴廷瑈再傻也明白反击他们的不只是华人集团,一些政府内部人员、军队高层和美国方面在这一问题上已达成一致。他们几兄弟已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

李为民没去嘉隆宫,甚至没在西贡久留。

在近百个国内外记者追逐下,去卡蒂纳街股票证券交易所探望损失惨重的股民,在帆船酒店召集东亚银行、西贡银行、南洋银行……等四十多家金融机构总裁开会,去堤岸商业区及平东工业村稳定民心。

一个工业村一个工业村实地考察,马不停蹄参加各行业团体代表的会议,然后又率团出国招商引资同时推介越南商品。

“越华文艺研究会”和“工投系”在最短时间内把坏事变成好事,用很少的钱,回购到之前高价发售的股票,那些上市公司老板成了整个事件的大赢家。

在别人看来,这件事给“工投系”及南越华人敲响了一个警钟。

所以工投公司及第四战术区把精力几乎全放在保持内部稳定上,工业村管委会、军队、工厂全部在统一思想,三天一大会,两天一小会,全在忙于“民族团结”。

被抢了一次风头的佛教徒再次活动起来,几千和尚尼姑集中在顺化庆祝佛祖诞辰2527年。在此之前,为庆祝吴廷俶担任主教25周年,顺化满城天主教旗帜飘扬。在顺化照看皇城的吴廷谨,竟然在这个时候发布一项禁令:严禁僧人悬挂佛教旗帜。

为此,佛教徒展开一系列抗议活动。警察竟然向手无寸铁的群众开枪。被害者中有一个妇女和八名儿童!

事态再次回到历史的轨迹,佛教徒抗议,和尚自-焚,陈丽春口无遮拦,美国政要忍无可忍……

“工投系”刚遇到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正在解决内部问题,新上任的驻越大使洛奇。只能把政府换届的重任交给杨文明、陈善谦、黎文己等国-军高层。

唯一与后世历史不同的是,总统卫队抵抗不那么坚决。吴廷琰和吴廷瑈没能逃出嘉隆宫,被冲击嘉隆宫的政变军人打成了马蜂窝。

杨文明领导的军人执政团上台,不仅要向与自己权力平行的美国驻越军援司令部开刀,试图要华府调走他们不喜欢的陆军四星上将保罗-哈金斯

文学

,而且要改编第5步兵师,收编第四战术区的第25、第26和第27师。

忘乎所以,把华盛顿方面搞得很尴尬。

不管怎么说,他们刚上台,要多少给他们点面子。

考虑到保罗-哈金斯任期已至。美国方面决定由西点军校校长、威斯摩兰四星上将接任,算变向满足了他们的要求。

“工投系”同样作出一些妥协,同意整编第5步兵师,但只移交防区和武器装备,军官士兵一个都没给他们的留。至于收编第四战术区,这是原则性问题,李为民、陈世国等“工投系”大佬毫不犹豫拒绝了。

双方关系太过紧张。直接影响到中西部地区的军事行动,洛奇大使出面斡旋。考虑到李为民影响力和号召力太大,有他在军人执政团根本放不开手脚。

最终,双方达成妥协,李为民被“流放”,辞去工投公司董事长职务。出任越南共和国驻南非大使,下六省军政保持现状。

事实上证明,杨文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能干。

上任之后西贡仍一片混乱,和尚尼姑继续闹事,自-焚的宗教人士比吴廷琰执政时更多,他手下那帮人既没行政经验,又工作散漫。贪污腐化比吴廷琰时期有之过而不及。

推翻吴廷琰时如日中天的光环慢慢褪去,美国人不再看好他,对他很失望。老百姓同样不满,人们再次上街游行示威,要求他下台。

第一战术区司令阮庆和西贡京畿司令陈善谦决定取而代之,1964年1月30日,也就杨文明执政几个月后,伞兵、坦克、装甲车以演习为名开进西贡,给市民上演了一场不********。

杨文明被革职,其革命理事会成员黎文金、武装部队司令兼国防部长陈文敦、内政部长尊室订及公安部长梅友春被拘押看管。12人革命委员会解散,已成为阶下囚的杨文明被邀请加入三人军事执政团,并出任主席,整个一“捉放曹”。

不过他这个有名无实的主席也没干几天,不到半年,就被阮庆和陈善谦放逐到国外。

就在这期间,美国总统肯尼迪遇刺,副总统林登-约翰逊上台。而曾被强硬的洛奇大使,认为很有潜力的阮庆,上台之后同样干得不怎么样。

他太急于表现,想把国家治理好,可是佛教徒、学生团体及一些反对派人士,发现他有走向独裁建立中-央-集-权的倾向,又开始上街游行,反对他的声浪越来越激烈。发动政变,自己一样上台,一样可以戴上将星,对他不服的一些军内军官也反对。

然而,不是所有人运气都有他这么好。

第三战术区司令杨文德、副司令林文发试图发动政变,结果半小时前阮庆、空军司令阮高祺、总理潘辉适等高官全去头顿度假了,情报工作没做好,政变部队在西贡扑了个空,于是出现两个政府,三个指挥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