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神身上运动h、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在男神身上运动h 第一章

嗖嗖嗖….

一时间从仙军战船,战舟上飞出的箭矢如雨而下。对面那三百余狼骑组成的队伍时散时开,总能避开大多数箭矢,还有小部分打在那厚重的大盾之下。而恶狼骑此时也展现出非同寻常的飙悍,哪怕中了数支箭矢,也并未能让对方速度降低分毫。反而更激起对方的凶性。

一轮接一轮的箭雨之下,倒也陆续有二十余骑恶狼骑惨嚎着从虚空中坠落下去。倒后面陨落的恶狼骑是越来越多。显然上军的箭雨也非等闲,并不是真的就没有杀伤力。

只是过了最开始的那一段,这剩下的近三百狼骑已经驰骋过虚空,接当先的几艘战船已经不远了。

当先几艘战船上的防御罩才刚撑起来,恶狼骑便已经抛掷出一道道短矛,砰砰砰,防御罩一阵晃动下轰然溃散,当先几艘战船上的好几个真仙,一百几十号仙人纵然已经做了相当的准备,依然被恶狼骑的这一通抛射的短矛打蒙了。

这些仙人各自祭出仙器向对方斩去,亦或是拦截恶狼骑的短矛。龟灵仙军,木昆仙域的仙军所使仙器也是制式的刀剑,并不像寻常仙宗门派一般五花八门。

一道道刀芒,剑光如同匹练般斩出,却是难以撼动这些狼骑的整体防御,就算有些破防的没有对恶狼骑造成太大的伤害。

恶狼骑如同飙风一般从当先的几艘战船上刮过。恶狼骑又损失了二三十骑,而这当先的几艘战艘却是如同被飙风肆虐过菜园子一般,一片七零八落。六七个真仙死伤过半,至于那一百数十号仙人生还者寥寥无几。

“狼骑竟恐怖如斯!”这恶狼骑尚且还不是啸月狼骑中的精锐,只是仆从而已。

别说龟灵,木昆仙域的这些真仙,仙人,便是那石重山也是心中震骇莫名。

剩下的两百几十骑恶狼骑损失虽也不小,可依旧队伍聚散自如,陆小天在相对后方的战船上亦是看得惊色连连。这狼骑数量达到数百之后,与数十骑狼骑相比,又是另外一番气象,杀伤力成倍提升。联手冲击之下,竟是如同一支庞大的凶兽一般。陆小天自忖自身实力也算惊人,甚至在玄仙面前也有相当的自保之力。要是面对这数百狼骑,也绝不会轻松。

陆小天尚且如此,至于寻常的真仙,不过是寻常仙宗门派,还是仙域真仙,都差了太远。面对这样数量的狼骑,几乎就是一个照面的事。

怪不得啸月狼族能在妖界打下赫赫生威,在仙魔战场上是连天庭精锐也忌惮无比的存在。只是其仆丛的恶狼骑便已经达到了这般威势。全盛时期的啸月狼骑该是何等的威势?

这剩下的两百几十骑狼骑竟然在倾刻间便造成了重大的损失。石重山甚至想亲自出手收拾掉这些恶狼骑。只是这个意念才刚刚升起,对面便有一只体形高大的黑色狼人,从浓密的白雾间露出身形,那冰冷的眼神扫视而来,让石重山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在男神身上运动h 第二章

若是杭丞知道两人如今面对的是什么,只怕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凌曲他们如今的敌人正是他口中所谓眷顾苏袂的天道。

高高的石台之上,苏袂与凌曲两人坐着,下面是密密麻麻输不起的异兽,有他们见过的也有他们没见过的,总而言之都不是善茬。

除此以外没有任何的东西,除了一片白还是一片白。

两人等了一会儿都没有什么动静,便干脆在这石台上坐了下来,那些异兽看起来暂时还上不来。

“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么?”

凌曲正在观察四周,突然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淡淡一笑,“大概猜到了。”顿了顿,“只是我不明白,君销为什么会同意与你合作,甚至牺牲自己。”

苏袂松了口气,随后,幽深的看向下面,“因为,不这样做,最后天道还是不会放过他。”

凌曲心下微凛,他这话似乎并不只是表面上的意思,她想到之前自己的猜测,小心开口道:“你,是不是也察觉到了什么。”

苏袂颔首,面色凝重,“从神魔之战开始,在到这次修仙道与妖族之争,以及你的所见的那些画面,天道像是在做清扫。”

清扫,却是在恰当不过。

千年前,神魔便能在一念之间决定天地万物生死,若是再让他们放任成长,天道规则对他们的约束也不会再有作用,天道要想维护自己的尊严,就必定要杜绝这隐患,所以促使了一场神魔之战。

而君销与苏袂,他们身上也或多或少的带着神族的印记,他们的力量在刚才就能看出来,虽然比不上神族,但是他们的传承实在太过敏感,自然也被列到了清扫的名单之中。

凌曲想明白之后只觉得荒唐,喟叹:“它还真是大动干戈,既然如此它又为什么要给你机会得到神骨?”

“因为神骨它无法动手销毁,只能让它存于一个人身上,再将那个人解决,它虽然可怕,却也可怜,天道束缚了我们,也束缚了它自身,所有的计划它都不能亲自动手,只能依靠别人。”苏袂嘲讽一笑,说什么天道的眷顾,天道的诅咒还差不多。

凌曲若有所思,“这么说,我所见的你最后飞升,并不是真正的飞升?”

苏袂苦笑,“或许也是到了这里吧。”

空气安静了下来,下面的异兽默契的没有出声,只是抬头张着嘴,流着涎水看着两人。

“你们很聪明。”

半空中突然响起一个陌生冷硬的声音。

凌曲与苏袂两人交流过眼神,随后站起身,打量了一圈四周,没看到异样之后,便也没有在找。

凌曲冷然的吐出两个字,“天,道。”

那声音没有回应对错,只是继续僵硬道:“苏袂,只要你能杀够五百,你们就可以离开。”

闻言,两人都没有露出轻松来,凌曲开口问道:“如果不够呢?”

“那你们就会成为他们的食物。”

苏袂淡笑道:“这么看来我们是别无选择了?只是在下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那声音道:“问。”

“你设置这关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那声音停了停,片刻后在重新响起,“通过后,你将会成为天道监督者。”

苏袂突然一声嗤笑,“你这主意打的真好,解决不掉就干脆招安?”

凌曲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前一刻还在算计他们,下一秒就打算收买,这天道看起来确实不怎么通人性。

不过这么一来,他们的选择确实就只有一条路。

活着总比死了好。

“你在这里等我。”

“他没说我不能帮你。”凌曲说完,侧耳听了听,天道确实没说话,就说明是可行的。

见此,苏袂也没有多说,只道小心。

在男神身上运动h 第三章

“剑晨。”

天下财神与邪手追魂也缓步上前,两人的眼中都有着隐藏不住的笑意,以及解脱之后的轻松。

蜀山剑主的事是两人的一块心病,如今压抑在心头的大石已去,一时间两人直感浑身轻松。

“财神前辈!”

剑晨连忙拱手,刚开始时,他对鬼兵域有着误解,而现在却是满心的敬佩。

“天榜第一……是你的了。”

天下财神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剑晨,一直以来那紧绷的脸上也泛起一抹和蔼。

剑晨一愣,这才想起曾经天下财神说过,若是想从他那里得知事情的真相,剑晨就需要夺得天榜第一的位置。

也就是说,他需要打败现在的天榜第一,也就是天下财神!

而现在天下财神这句话,无异于已经承认剑晨在修为上已经超过了他,取代了自己成为新一届的天榜第一。

“财神前辈,天榜还没发布呢,你就认输了么?”

安安笑嘻嘻地向天下财神眨了下眼,面上却有着骄傲。

她的骄傲便是剑晨!

“天榜?”

天下财神不以为意,淡笑道:“你忘了老夫也是水月府的人,刚才老夫说的话,就是发布了天榜。”

“只不过……”

他看向剑晨,轻叹道:“所有的事情你已知道,这天榜第一得与不得,也只是一个虚名了。”

现在连真凶都已经伏法,当年洛家之事剑晨也早已经得知了真相,如今成为天榜第一,似乎对剑晨已经没有意义。

“财神前辈,不如你补偿补偿小子如何?”

剑晨却不这么想,他冲天下财神笑笑,天榜第一,毕竟还是得捞点好处的不是?

“哦?”

天下财神眉头一挑,旁边邪手追魂已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天下财神笑道:“你这个铁算盘也有被人讹的时候!”

天下财神笑笑,道:“无妨,你想要老夫补偿你什么?”

“财神前辈,我想……拜托前辈,让洛曦就呆在鬼兵域,终生不要再上剑冢。”

剑晨叹息一声,沉声道。

“你……”

天下财神与邪手追魂面上的笑意敛去,两人想不到剑晨竟提出了这个要求,一时间疑惑不已。

“洛曦是你的亲弟弟,你不想和他团聚?”

邪手追魂忍不住问道:“再者,靳冲他已经……那么你便是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人!”

“我想,可是我却不能。”

剑晨摇摇头,叹息道:“我回到剑冢的消息是必然要传出去的,否则悲落怎么来找我?”

“可是同样的,来剑冢找我的可不会仅仅只有悲落!”

此言一出,众人默然。

他们这才想起,剑晨还有一个武林公敌的身份!

当日在洛家时,死在剑晨手上的武林中人可是不少,以至于之前在洛阳剑晨等人都不能以真面目示人,而是必须要借助孟瀚然的名义才能将武林人士汇聚到洛阳。

现在安禄山已死,蜀山剑主也不在人世,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切都结束了,可对于剑晨来说,这还远远没有结束,甚至更糟。

没了共同的敌人,剑晨却成了武林中最大的敌人,想找他报仇的人不知凡几,可想而行知,以后的剑冢绝不会太平。

这也是剑晨刚才犹豫要不要让花想蓉也去剑冢的另一层意思,此时的花想蓉武功尽失,难保不会成为有心人用来对付他的突破口,但他也知花想蓉绝不会同意与他分开,是以只是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并没有说出口。

而至于洛曦,剑晨倒不是怕他被人针对,而是怕洛曦一时失手再犯下更多的杀孽,毕竟洛曦的真实心智才不过十岁而已。

所以剑晨想将洛曦留在鬼兵域,以鬼兵域的神秘,那些人就算得知他还有一个弟弟,想要找洛曦报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放心,曦娃子交给明伯就好。”

明伯扶着断臂走上前来,郑重地向剑晨保证。

“明伯,多谢!”

剑晨对明伯深深鞠躬,他可说是看着自己长大的,有明伯照顾洛曦,自己也大可放心。

想了想,又道:“财神前辈,至于顾墨尘与尹修空他们,若是他们愿意留在鬼兵域,还请你多多关照一二,若是不愿意,便任他们离去吧。”

“这个你不必挂心。”

天下财神点点头,又想起一事,道:“还有郭传宗那小子,你若是见到他,可让他到辰州花家去接回他爷爷,当然,老夫也会使丐帮弟子通知于他。”

“好。”

剑晨再点点头,郭传宗之前替他挡住那些毒尸,直到此时也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相信凭郭传宗此时的功力,对付那些毒尸只是时间问题,倒不至于发生什么危险。

回剑冢,他已不愿再让自己那班结拜兄弟跟随,以免连累他们去做一些不愿做的事情。

雷虎与管平的离开他没有挽留,而对于郭传宗或顾墨尘他们,剑晨也同样不愿他们再跟自己在一起,与其再让他们卷入无尽的争斗漩涡,倒不如相忘于江湖的好。

“那么,两位前辈还有明伯,咱们就此别过!”

交代之后,剑晨也不愿再多留,当即拱手向众人告别。

“剑晨……你真的不想再考虑一下?”

唐玄宗咬了咬牙,还想再劝说一下。

“舅舅,外甥拜托你一件事。”

剑晨转过头来,向唐玄宗平静说道。

“你……你说。”

唐玄宗一愣,这还是第一次剑晨唤他作舅舅,一时间也是感概万千,不过也从称呼中,唐玄宗知道,剑晨是肯定不会同意他的提议的了。

“拜托你过一个月后,将我在剑冢的消息散布出去,如此便好。”

文学

剑晨郑重说完,再向众人团团一拜,特别对靳冲的尸体恭恭敬敬三叩首,这才与安安花想蓉两女一道,向众人拱手作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