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翁系列小说 妈妈的朋友6

乱翁系列小说 第一章

“群主司马九:嵇绍被杀之时,居然身负此图?司马衷……额,司马大哥,麻烦您仔细看看。”

“从不吃肉司马衷:此事千真万确,当时,乱军之中有个鲜卑男子,一把大胡子,从嵇侍中怀中取出此图,拿到手后仰天长笑。”

“从不吃肉司马衷:朕记得清清楚楚,此图名为九鼎勘窥图,此图,或许还有隐藏,大胡子说,此图有多层遮蔽。你看到的,肯定不是真图。”

司马九暗惊,傻子皇帝司马衷说得有道理。

九州幕僚团中卧虎藏龙,这图若是真有玄虚,没道理九州幕僚团的人都看不出端倪,最大的可能就是此图还有遮掩。

只是,不知如何才能揭开这层遮掩。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世人皆言你是傻子,以老夫所见,那不过是流言。想来,你心中清亮,应是故意装傻,只为忍辱负重。”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喂,司马衷,我和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我?”

“从不吃肉司马衷:呼!呼!呼……”

“快快暴兵诸葛亮:他睡着了,他好像确实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

司马九得到了想要了解的内容后,默默的不再理会九州幕僚团。

看来,他‘虚弱小九’的绰号,白得了。他仅仅知道此图名为九鼎勘窥图,至于此图有何用?如何揭开此图,还是一头雾水。

此时,已是三更时分。

司马九闭上眼睛后不久,便出现了一道奇怪的梦。

梦很漫长,司马九印象最深刻的便是九鼎勘窥图化为了九份,先后飞到了一个神秘黑衣人手中。

……

大隋帝国军队系统中,东宫十率与兵源充足、装备精良的十六卫不同在帝国。

东宫十率几乎就是个空架子。

左右卫率、左右宗卫率、左右虞候率、左右内率、左右监门率是为东宫十率。

其中,左右内率和左右监门率不领府兵,基本沦为了勋贵子弟的镀金平台。

东宫十率的军官,多是世代从军的鲜卑贵族。

大隋帝国源自北周,北周兴于八柱国,是故,八柱国后代,基本都会在十六卫或东宫十率中走一遭。

今日,是冬至节后的第一天,皇城入口,各级官员鱼贯前往各部司办差,司马九则领着徐世勣和尉迟恭前往东宫。

徐世勣和尉迟恭是第一次进入皇城,对皇城中的行台衙门颇有兴趣,看得津津有味。

司马九带着他们从朱雀门进入皇城,直走到宫城前后,转道向东,良久后,他们才看到东宫,当然还有东宫宦官秦好。

秦好见着司马九三人,细步快走迎了上来:“九爷,两位好汉,晋王殿下去宫中议事,尚未归来。一大早,殿下便吩咐奴婢在此等候诸位。”

“有劳了。”司马九谢道。

“司马大人客气了,这都是奴婢分内之事。殿下对司马大人真是没得说了,昨日,殿下在兵部花了不少时间,才向斛斯政大人要到左卫率司马的职缺。”秦好领着司马九三人进入东宫,一边走,一边唠叨。

司马九闻讯顿惊,东宫左卫率司马,官居从七品,尉迟恭没有军伍经历,又并非鲜卑贵族子弟,如今,晋王却有意让他们出任左卫率司马,真可谓是一步登天了。

三人随同秦好来到东宫一偏殿中,秦好简单吩咐后,便去安排准备茶水。

尉迟恭看了眼徐世勣,脸上划过一丝愧疚之色。“世勣兄弟,这次委屈你了。大哥我沾了鲜卑一族的身份,直接进入内军,你还要在外军和从基层做起,实在是……”

乱翁系列小说 第二章

皇甫昂在之后又击败数次强敌围攻后,开始转守为攻,击败十字军,灭掉处月人,击败猰颜人,击败

抵抗数次十字军东征,最后率军回到帝国本土,击败所有想争夺皇帝之位的对手,建立属于他的大汉帝国,同时率军大举扩大帝国版图,征服草原诸部和天竺,最后打下君士坦丁堡,灭掉东罗马。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猰颜人在东征,用掠夺的方式,增强部族实力,弥补先前与安西战争中的损失,在东方进展顺利的猰颜人,暂时不想在西方又开展战争,于是乌母主单于派出使者,向安西

文学

提议延长停战协定,需要时间继续积蓄实力的皇甫昂,欣然同意演唱停战,将残酷的恶战推后。

皇甫昂也不是就是蹲家种田,他开始谋划北面的双河,已经被他在鹰娑川打残,几乎唾手可得的双河,可是随着于阗使团的到来,其中一人的话改变了皇甫昂的目标,将他的目光从北方望向南方。

于阗国

君主:尉迟舍耶,现年三十九岁,生活荒淫奢靡,不能人道,无法生育后代的君王,以“没有拥有自己血脉的子嗣后代,自己的努力和奋斗,博取到的领土有谁来继承”的自我宽慰和让外人同情的借口,过着最是醉生梦死的生活。

卑示练:尉迟舍耶的亲卫队长,表面对尉迟舍耶忠心耿耿,实则野心巨大,联系穆师古要颠覆尉迟护罗的统治,但可惜他所不知的是老奸巨猾的穆师古早已决定加入冉冉升起的安西,于是卑示练在完成杀死尉迟护罗,引起于阗大乱后,被夺取最后胜利果实的皇甫昂无情杀死。

乱翁系列小说 第三章

“备车,赶紧备车!”严不闻出去后就喊道,于碗不明所以,让人将自己的车开过来,严不闻立即上车,手指颐和园,让司机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王国维可不能死,现在就是严不闻的金疙瘩,这种大师级人物可不好找,都是金疙瘩,死一个,少一个,严不闻的肉都疼。梁启超就不说了,去年就因为尿血症,久治不愈,不过梁启超信仰西医,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之后就比较悲催了,手术要切肾,一个好的,一个坏的,然后好的被切除了,暂且不说这做手术的院长是不是“美帝”派过来的间谍,反正梁启超现在已经是“白丢腰子”,再也救不活了。严不闻也尝试着联系别人询问,能否肾移植,但这种没人做过的手术,谁也不敢操刀,就算严不闻花重金请美国的医生过来,恐怕也不敢做,肾源又是另一个问题。

本来清华国学院的四大支柱好好的,现在梁启超这根基本宣告崩塌,而后王国维要是再一死,严不闻手中大师可是越来越少。这清华的泰山北斗,王国维和梁启超,就像三国时期的卧龙凤雏,不至于说得一可以得天下,但在学术界横行无忌是妥妥当当的,现在卧龙身患绝症,明年就会离世,现在凤雏还处处想着自杀,也让严不闻非常头疼。这也是严不闻马不停蹄赶过来的原因。

严不闻一路直奔颐和园,现在颐和园已经成了风景区,花点门票钱就能进去游玩,门票也不贵,六角钱,大约是普通工人一天半的工资。严不闻丢给售票员一块大洋后,就冲了进去,本来王国维是今天早上就投湖自尽的,但因为严不闻邀请吃饭,所以推迟了半天,还是应该来到颐和园,毕竟这事皇家的园林。王国维这人对先帝溥仪非常挂念,定然来到这里,而且王国维虽然国学修养颇高,人胆子却不是很大,所以听到北伐军一路扫荡,以秋风扫落叶的气势,将军阀打的落花流水,自己却很害怕,惶恐,怕自己这个前朝余孽,他们容不下,所以经常与人谋划应变之策,但又不愿意躲国外去,所以就难免有点极端想法。

严不闻想的是,如果能正好将王国维救下,自己一定要跟他科普一下这个世界有多美好,你看外面的工人这么苦还活着,你一个大师,你着什么急去死。保持着这种想法,严不闻跑到颐和园内的昆明湖,不大的湖,周围建筑还挺多,一眼看不到个人影,现在正是傍晚,游园的人都出去了,剩下的人也要被清出去。

“鱼藻轩,鱼藻轩。”严不闻想起来王国维投湖的地点就在鱼藻轩门口,于是一路狂奔,终于见到一个人后,问清楚鱼藻轩的位置,就跑了过去,可这时候已经晚了,只见到昆明湖上一具尸体漂浮着,穿着王国维款式的马甲。

“我艹!”严不闻大吼一声!

……

王国维还是死了,严不闻不仅仅是晚来一步的问题,是晚来了一个小时,严不闻吃了于碗给的帮助睡眠的药,直接从中午睡到了傍晚,王国维也在这期间,完成了从严不闻的住所,乘车来到颐和园,然后投湖自尽的壮举。严不闻心痛的同时,也是感叹,天意不可为,王国维或许真的活不了,自己做出了如此努力,可天意还是让严不闻睡了一个香喷喷的午觉,王国维也在这期间,上了天堂。

也罢,严不闻叹息一声,王国维虽死,但严不闻手上还有不少人,至少陈、赵、李泽三位大师也可以在学界横行无阻了,除此之外,就在严不闻等人为王国维悼念之际。梁启超颤悠悠的拉着自己刚从美国回来的次子梁思永来到

文学

了史语所,跟严不闻等人介绍道:“这就是小儿,梁思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