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娇妻被多p的刺激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第一章

四人同时炼化玄黄精气,效果惊人,终于在消耗了近五万玄黄精气后,冰棺内的徐胭脂睁开眼来。

这时,许易星空戒传来声音,“还不祭炼九幽冥煞,更待何时。”

冰棺内的徐胭脂猛地翻身坐起,深深看了许易一眼,盘膝闭目,开始炼化。

时间一点点过去,七万玄黄精炼化之际,耐力最为悠长的金尸老曹也扛不住了,沉沉昏睡了过去。

唯独许易汗湿罗衫,依旧在坚持着。

他能耗过金尸老曹不是因为他修为精深,而是因为他双命轮可以自如切换,方便他大搞车轮战。

终于,八万多玄黄精炼化之际,荒魅叫停了许易。

许易定睛看去,徐胭脂周身已被浓郁的雾气环绕,但朵朵清辉正从她周身弥漫出来,刺透浓郁的雾气。

忽听一声凤鸣,漫天霞光从徐胭脂周身放出,她发出一声“吟哦”,忽地,一道符纹从她体内飞出,啪的一声,化作烟气,消失不见。

终于,围绕着徐胭脂的层层雾气消失不见,许易呆住了,徐胭脂也呆住了,冰棺中立着的徐胭脂,那张有着明显不协调的艳丽容颜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明艳逼人的玉颜。

然而,这并不是引起许易惊讶的原因。

徐胭脂的真容,他在四色印空间中看见过,被大块的冥煞覆盖,狰狞至极,往日那显得的不协调的玉颜,不过是矫饰后的存在。

此刻,徐胭脂炼化了冥煞,恢复了真容,许易做梦也想不到,眼前徐胭脂的真容竟和他心心念念的晏姿一模一样。

许易怔怔盯着晏姿,思绪一下子飞出去老远。

“尊客可有选中的,我可以先带尊客先看看。”

“公子不来找我,我便一直等下去,终有一日,公子会想起我的。”

“公子,好久不见。”

许易脑海里瞬间汇聚了各种晏姿的形象,有初见时晏姿还在商会做随侍时的,有随他浪迹天涯山海为家的,还有漂泊异乡,久别重逢的……可他做梦也想不到,在大荒界和他并肩作战,生死相托的长安某,就是他的小晏姿。

许晏姿,徐胭脂。

“你那青袍,可与我一件……舍不得就算了。”

许易忽又想起徐胭脂找他索要青袍的画面。

除了他和晏姿,谁会对他身上的青袍有别样的感情呢?他大概也猜出来,他这些红颜失去记忆,瑞鸭脱不开干系,多半又和什么机缘、气运有关。

他这样分析是有证据的,不然这茫茫大荒界,为何他依旧能和失去记忆的诸多红颜相会,又重新产生了深刻的感情,若说没有命定的因果,他自己也不信。

不管是否失忆,能

文学

再见到她们,他已无憾。

两人怔怔盯着,晏姿忽地掩嘴一笑,许易看得一呆,这分明是晏姿的神态,不是徐胭脂。

“公子,好久不见。”

忽地,晏姿冲他盈盈一礼,笑颜如花。

许易惊呆了,指着晏姿“你,你……”

晏姿跃出冰棺,到他身前,紧紧抱住他,“公子,我真的好想好想你。”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第二章

北境蜿蜒长城,每隔数十丈有烽燧台座熊熊燃烧,连绵成一条炽烈明亮的火龙龙脊。

北境长城的对面,是浩荡的星辰大海。

月坠于海。

潮水起伏,沙粒被冲刷出簌簌哑音,年轻人推着轮椅,缓步走在倒悬海的海岸线旁。

“就在这停下吧。”

轮椅上的男人摘下束额发带,搁置在膝前。

沉渊的长发被海风吹动,如飘摇的火星,他远眺北方大海,漆黑的瞳仁中也燃着璀璨的火光。

北方巨海中的那边,有一座广袤更胜大隋的天地。

宁奕双手轻轻搭在轮椅椅背之上。

他即将入山闭关。

不出意料,再与师兄相见,要很长一段时日了。

“倒悬海拦住了大隋北伐,也拦住了妖族南下。”沉渊君轻声道:“否则妖族天下的那两尊皇帝,必定在彼此开战之前,先联手合击,横扫北境长城。”

他问道:“北妖域和东妖域的战争……近况如何?”

“妖圣级别的大修行者尚未出面。”宁奕道:“龙皇白帝各有心思,知道这场战争意味着什么……两位皇帝如果碰面了,胜负也就分出来了。这两位,都想坐在天下最高的位置,彼此眼中都容不下对方,打一场是避免不了的。灞都城的坠落,只不过是战争的引子而已。”

“师兄。”

宁奕顿了顿,道:“如果没有猜错,北妖域龙皇并不想与白亘直接交手。”

沉渊君坐于星辰大海之前,独对潮起潮落。

他笑了笑,道:“龙皇想要栽培火凤,灞都城坠落了,没有关系……这座皇城的核心战力全都纳于北妖域麾下,只要火凤能够参悟生死道果,成为妖族天下的第三位皇帝,那么这场战争,就是北妖域胜利了。”

“不错。”

宁奕轻叹道:“所以龙皇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想给白亘。他麾下的玄螭大圣,也深谙其意,根本不与金乌碰面,二人在云海禁区联手一次之后,便互相牵扯,互相制衡……北方的战争,如果要耗起来,时日可就久了。”

龙皇与白帝缠斗多年。

北妖域执意守御,白帝根本无可奈何……而龙皇做出庇护灞都城弟子的选择之时,便已经想好了这一局棋该怎么走。

既然灞都与芥子山的仇怨,已无法化解。

那他这位北妖域主人,也不必与白亘拼生死,分胜负……只要火凤成为新皇,灞都门下弟子挨个突破成为妖圣,北方天下的战争,便有了结果。

“师父说过,北妖域的瘸子皇帝……总是喜欢当幕后的垂钓人。”沉渊君淡淡笑了,“利用灞都的怒火,来压制白亘,坐拥渔翁之利,的确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只不过我了解火凤……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怒火冲昏头脑的人物。”

“百年前火凤无敌妖族天下之后,便闭关破境……”宁奕也笑了,道:“如果没有记错,师兄不过与火凤见面一次,交手一次而已。”

“见面一次,交手一次,足矣。”沉渊君道:“我与他虽是敌对,但颇为相惜。我有预感……若真有北伐那一日,我与火凤,还会再交手的。”

“更何况。”

师兄语气有些凝滞,无人看见的神色中有些难言的惆怅,他握了握手掌,呢喃笑道:“生死道果……哪有那么好参悟?”

龙皇要替火凤拦下芥子山的劫,直到其参悟生死道果,成为第三位皇帝。

可妖族天下,这数千年来,又有几人,成功悟出道果?

玄螭大圣和金乌大圣,到如今快要身死道消,也不过是涅槃圆满……距离参透生死,仍差一线。

这一线,便是天堑。

“生死道果……”

宁奕也忍不住轻轻念了这四个字。

这近乎于梦幻空花的境界,本该与“不朽”二字一样,远在天边,几时变成了……近在眼前的东西?

“我有些好奇,在烈潮那一日……徐藏所递出的那一剑,抵达了什么境界?”

宁奕问道:“那一剑,直接重伤了即将登神的太宗皇帝,如果不是承载剑意的细雪破碎……或许他就成功了。”

沉渊君的神色陷入了追忆之中。

“藏师弟的那一剑啊……”

潮起潮落,碧波抖出粼粼碎浪。

大师兄笑道:“那是集天时,地利,人和,赌上了性命,因果,生死的一剑……时至如今,我再也没有见过比藏师弟更快的剑。我只知道,在参透生死道果之前,我绝对无法递出那样决绝而又坚韧的一剑。”

宁奕心神一震。

“与灰界,我和白亘打了一架。”

沉渊说出了这段禁忌之战,无人知晓的细节。

“可以确定的是,白亘陷入了修行上的瓶颈,处于某个混乱而又癫狂的状态……战力下跌了一个大层次。即便如此,我和紫山山主二人,依旧不是对手。”沉渊低眉道:“踏入那个禁忌境界之后,距离不朽……便真的只差最后一丝了。师尊是那个境界的人,太宗皇帝也是。想我和楚绡山主,二人拼尽性命,也不过摘下白亘的一片眉心鳞……藏师弟修行短短数十载,便可以做到剑杀太宗,这一剑,已经超越了涅槃圆满的上限。”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第三章

无心老祖的死相不可谓不惨烈,当王令、王暖兄妹两人移开手掌的时候,他的身躯已经完全不成人形。

因为这至高世界是在异空间中,不在地球范围内,是万万全全的“法外之地”,所以王令动起手来也没太多顾及。

若是在地球上,根据现有的修真法律说不定会被判处“防卫过当”也说不定……

而且他和王暖一人一掌。

这套兄妹组合掌法下去带来的破坏力实在太强,在后面根本无法收场。

“至高世界崩塌,看来无心老祖是真的死了。”项逸感知了下空间里的气息波动,而后说道。

“毕竟是令真人与暖真人的一掌,两人一人一掌下去,就像是一些表白被拒的少男之心。”这时,金灯和尚说道。

“少男之心?”

“是啊,这些少男之心就像一只被捏烂的塑料瓶,这样的创伤,再也无法修复了。”

“也不一定。”这时,二蛤补充道。

“卓小友为何如此说?”金灯不解。

“不就是被捏烂的塑料瓶吗,吹一下就好了。”

众人:“……”

全场人中,只有孙蓉和九宫良子二人一脸迷惑,不知所云。

另一边,虚无幻境帝城之中,伴随着无心死去,帝城内尚在处理不可名状生灵的最后一组人也是迅速得到了捷报。

李贤与张子窃被派去用特制的小裹尸图收纳那些收容生灵的计划,此时也已是顺利完成任务,得胜而回。

他们的动作极快,完全按照王令的吩咐和指示进行行动,完全不拖泥带水。

谁想到这边刚准备对王明复命,无心老祖也同步歇菜了。

高手之间的交锋就是如此朴实无华且枯燥。

不愧是令真人。

纵然李贤与张子窃早就料想到这场战局的胜负手究竟会如何分配,却也没想到号称是激活了100%神脑,立于不败之地的无心老祖竟然会死得那么快。

“小裹尸图,就麻烦二位前辈带给令令了。”王明附身在贾不归体内已经有一段时间,而且先前还经过脑电波融合,此时的脸色看上去有些异样。

“明先生怎么样?我觉得你好像很不舒服?”

“意料之内的事罢了。毕竟这身体里我的脑电波只是分离自本体的很小一部分,坚持不了太久。”王明说道:“我为了将我彻底藏起来,与这位身体的原主人还进行了意志融合,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身体原主的意志就会回归。我会被赶出去。”

“那现在怎么办?”

“这虚无幻境内和这偌大的帝城,我发现了一些有趣

文学

的事。对我自己个人的研究有帮助。”说到此,王明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张湛蓝色的晶卡。

这是他趁着李贤和张子窃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做的拷贝晶卡,能够将他当前的脑电波状态复制下来一份转移到卡片上。

“这样,你们将这张晶卡随后也带出去。晶卡里有我目前在虚无幻境里得到的一些情报资料。回去后,交给我的本体即可。”王明说。

李贤、张子窃面面相觑了一下,然后纷纷抬手作揖:“是,明先生。”

王明现在的状态其实等同于一个小分身术,任务执行完毕,分身就会消失,脑电波也就会随之消散,这原是很正常的事。

……

无心老祖被解决,这片虚无幻境与这整座帝城无人管理,而管辖权自然也就落在了战宗手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