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岳双腿扛肩膀上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一章

眼看就进腊月了,年货用的莲子,自然要快点送到地方。

李桑柔一行人,天一亮就启程,天黑了才歇下,不过三四天,就到了江陵城外。

江陵城四座城门,只开了南门,进进出出,盘查的极严。

黑马拿着马头镇的路引,一口地道的马头镇土话,带着个怯生生的小媳妇儿,四个下人一瞧就是傻头呆脑的乡下人,看什么都稀奇,看的两眼直愣愣不动眼珠,半张着嘴,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马头镇的莲子是江陵城人少不了的年货,年年这个时候,马头镇上都有不少贩莲子的小商人。

实在没什么可生疑的地方,守门的小统领拍了几把装着莲子的麻袋,挥手放行。

黑马这一趟,就是过来贩一趟莲子,回去的时候,再带上几桶酒,赚点儿过年的钱,进了江陵城,找了家邸店安顿好小媳妇,正好也到饭点儿了,吃了饭,黑马直奔南北货行。

快过年了,莲子是紧俏货,黑马到行里,没多大会儿,就卖了莲子,带着四个傻下人四头骡子,直奔酒坊去看酒买酒。

李桑柔进了邸店上房,再从后窗跳出去,整理好,挎着竹篮子,篮子上盖着块靛蓝粗布,一幅走亲戚的小媳妇打扮,脚步轻快,直奔南门。

看过南门,绕个弯往西门去,从西门穿过江陵城,径直去东门。

江陵城不大,天快黑的时候,李桑柔走完了半座城,心里大致有了数儿。

黑马回来,张张扬扬的吃了晚饭,回到上房,又要水要茶的折腾一遍儿,在伙计翻白眼之前,总算消停了。

黑马贴着门听听,再贴着左右两边墙听了听,松了口气,拍拍手,凑到李桑柔旁边,压着声音道:“酒看好了,便宜货,桶有这么高,木头桶,一桶一百斤,老大,为啥要木头桶,装人?”

“嗯,酒什么时候能拿?”李桑柔凝神听着四周的动静。

“啊?真装人?今儿就行,说什么时候都行,现成的。我说明天再去。咱啥时候要?”黑马惊讶的眉毛飞起。

真要装人!

李桑柔眼皮微垂,没答话。

她们那四头健骡,再强壮,一头骡子驮上两百斤,就不能再多了,一个大男人再轻也得有个一百二三十斤,一百六七十斤都寻常,可比一桶酒重多了。

“还有更大的桶吗?”李桑柔低低问道。

“有,有一桶一百六十斤的,那酒可差得很,最差的酒了。

一百斤的桶,咱们那骡子,一头骡子两桶正好……要是装人就不行了,一个人可不只一百斤,一边轻一边重可不行。

要一百六十斤一桶的?架在骡子上?一只骡子一桶,那也行。”黑马很快就明白了李桑柔的意思。

“嗯,就一百六十斤的,架在骡子上。明天把酒买回来,先放到这里。”李桑柔再想了想,吩咐道。

“好。”黑马愉快答应。

第二天,不早不晚吃了早饭,黑马带着小陆子和窜条去买酒,大头和蚂蚱跟着李桑柔,背着筐去采买。

李桑柔带着大头和蚂蚱,从南城买到北城,从东城买到西城,逛了一整天,傍晚,大头和蚂蚱背着满满两大筐东西,送进上房。

“这都是什么?”黑马拎了拎两只背筐,不算重,再伸手拎出来,“丝棉?找到人了?”

“没有,让他们找咱们。

明天吃了早饭,咱们就启程,你找个借口,要往东城绕一圈,守将衙门在东城门那边,府学学堂在东城往南城过来的路上,绕一点路,是个僻静地方,就在那里。

府学院门已经开了,里面抵了块石头,用点力就能推开。

早饭后,你带着小陆子和窜条,先把四头骡子牵进去,找个地方藏好等着。

早点睡吧,明天要忙一整天。”李桑柔低低吩咐了,和衣睡下。

……………………

隔天一清早,小陆子、蚂蚱四个人早早就吃了饭,牵了骡子出来,忙着把酒桶架上去,捆扎收拾,准备启程。

黑马坐在邸店大堂,一边吃早饭,一边时不时拍一把桌子,气恼无比的大声训斥:“你个败家娘儿们!你买那么多破玩意儿做么子?你拿不了,你还敢放外头!你长本事了是吧?

败家娘儿们!老子辛辛苦苦赚钱,你个败家婆娘!你把东西放哪儿了?啊?

老子还得绕圈儿替你拿东西!

你个败家娘儿们!气死老子了!”

黑马一边吃一边骂,李桑柔缩着肩膀,头低的几乎挨在桌子上,筷子不停,吃肉包子喝莲子粥。

邸店掌柜靠着柜台,看热闹看的津津有味儿。

这小媳妇有意思,挨骂也不耽误她吃饭,嗯,吃的还挺香。

瞧这大黑个儿,骂归骂,可没舍得拍一下半下,拍桌子都不敢拍重了,再说,他带着媳妇来这江陵城,不就是让他小媳妇买东西的,真不想让她买,就不会带她来。

这一对儿小夫妻,有的是情份呢,啧,这夫妻过日子,可真是各有各的过法。

掌柜津津有味的看了一场热闹,一边和黑马结帐,一边敷衍无比的劝了黑马两句,热情的将黑马送到邸店门口,看着一行人不往南门,反倒往东门去了,站在邸店门口,笑了一会儿,才转身进去。

转过一条街,大头斜出一步,汇入人群中,走出几步,一头扎进条小巷子,一路小跑,直奔东城守将衙门。

到了守将衙门外,从昨天挑好的墙角起,在各个拐弯抹角的地方,挨个画上李桑柔昨天教他画的鬼符,一直画到府学后面一扇小破的角门旁边,推开角门,直奔进去。

李桑柔跟着黑马走过两条街,往旁边融入人群中,没多大会儿,蚂蚱也斜步离开,跟在李桑柔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两条巷子,李桑柔站在斜对着守将衙门的一家南北货铺子前,细细挑着红枣,瞄着对面的守将衙门。

蚂蚱蹲在墙根旁等着。

最先在守将衙门口顿住步,一个折身,奔向大头画的鬼符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小娘子。

李桑柔眉梢微扬,拎了一袋子红枣结了帐,穿过巷子,直奔府学。

李桑柔刚冲到府学那扇破角门前,角门从里面拉开,李桑柔和蚂蚱一前一后,急奔进去,李桑柔挥手示意诸人藏好。

大头和蚂蚱几个急忙往后撤,扎进早就找好的地方,屏气等着。

李桑柔站在角门里面,深吸几口气,慢慢呼出,调均呼吸,凝神听着动静,等着那位小娘子过来。

那些鬼符,是米瞎子教给她的。

她带着大常黑马他们,把夜香行抢到手那天,米瞎子喝得大

文学

醉,跟她又哭又笑,提到了他的师门,后来,她想方设法,从米瞎子嘴里挖出的东西也极其有限。

挖出这个鬼符,也是有一回米瞎子喝醉了酒,又哭又笑的时候。

米瞎子酒醒之后,

文学

后悔不迭了几天,就自欺欺人的表示:他当时虽然醉了,可心思照样清明,手又抖的厉害,肯定不会画真符给她,他当时画的那符不对,那是错的!

这个鬼符,当时,还真是米瞎子主动画给她的,一边哭一边画,还让她记牢,万一有一天找不到他了,就四下找找,有没有这样的鬼符,要是有,那就是他被召回师门了,就不用她给他报仇了。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二章

付瑶筝返回到大厅之内,厅内歌舞聊生,莺歌燕舞

长公主坐在正厅主坐之上,正威严地俯视着,三千发丝高高盘在头上,简单的插着一根镶嵌着红色宝石的簪子、宝石似血一般红,显得整个人十分高贵

节目也是精彩,后不知哪位小姐提议,趁着今日人群众多,不如来场决赛,胜者就允许长公主将头上的簪子,赠与胜出者

长公主允诺,紧接着,临安府的大小姐当了出头鸟,惊起一大片小姐,竞相争斗

她是临安府中最小的小姐,也是临安郡王唯一的女儿,从小受到宠爱

性格也似是开朗娇蛮,却从不耍小性子,可惜在贵女圈,仪态有些粗鲁,不太受待见,平日里最喜欢耍枪弄棍

她看没有人出头,便寻思着要不帮她们一把,一曲剑舞,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睹目,红衣撒洒,英气十足

后紧接着,丞相的千金慕清婉也随即上场,她是名满京城现如今呼声最高的才女,不仅才学众望,而且相貌非凡,她一上场,立即引起了一大片鼓掌声

素手抚琴,琴声委婉连绵——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细腻的琴声流入心田,只止琴声终落,在场一众人被迷得七荤八素,一番后便是都毫不吝啬的发自内心的赞美和感叹

……

最后的胜者终究还是慕清婉,定无人质疑

付瑶筝翘着腿倚在桌上,一番江湖姿态

只见来人面前,一抹红影,“你就是凌青仙子吧!我找你有些事情,可否进一步说话?”

付瑶筝抬起头,只见是临安府的小姐

“哦?不知临安府的小姐找我究竟何事?”付瑶筝抬起眼

“请”

———林间————

“我姓傅,名红叶,你称呼我为红叶就行,嘿嘿”女子豪爽的说道

“我听闻你在江湖上凭借着一身医术名声盛望,不知可否医治一下我重病的兄长,他长年缠病在身…”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