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公共场合高HNP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第一章

“这一次将军小报的编辑连存疑都懒得存疑了,直接给我否定了。所以我只能很没面子的登上你们鸭梨日报了是吗?”

鸭梨日报的业务员干咳了一声,说道:“大人,你何必妄自菲薄,把自己说的这么不堪?虽然实际情况,和这个也差不了多少。”

齐大人:“……”

鸭梨日报的业务员看见齐大人一副要发火的样子,连忙咳嗽了一声,说道:“大人,大人,你仔细想想,现在咸阳城中,还有人关心羊尾的事情吗?”

齐大人愣了一下,说道:“羊尾?关心羊尾干什么?关心我这个大热闹还不够吗?现在齐府可是大大的出丑了,这些人都在看我的笑话呢?”

业务员使劲拍了拍手,说道:“正是如此啊。”

“为什么现在没有人关心羊尾了?就是因为现在帮他分担了视线。将军小报,这是有意在搅浑水啊。”

齐大人毕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还是不太明白。

他一脸迷茫的看着业务员,犹豫着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是我的出现,让羊尾不再被骂了?可是……我们两个之间有关系吗?又不是我诬告了他。”

其实这也不怪齐大人,这个年代的人,谁经历过这样的骚操作?

但是,鸭梨日报的人,毕竟是专业人士,他们虽然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但是悟性很高,已经很快领悟了一些东西。

鸭梨日报的业务员分析说:“好教大人得知,其实百姓们的精力是有限的,他们关心了一个人,就没有精力去关心另一个人了。”

“就好像这一张报纸,写满了大人的新闻,就没有办法写羊尾的新闻了。”

“就好比大人,以前下下棋,看看书。书中的故事让大人心驰神往,棋局让大人迷恋不已。”

“但是现在府中出了事,大人还有心思下棋吗?别说是大人府中了,我敢说,咸阳城其他大人,都无心下棋了,恨不得趴在大人家墙头上看热闹。”

齐大人沉默了,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几天,确实有很多人来拜访,而且人数明显比以前要多。

齐大人以身体不适为缘由,将这些人都挡在门外了。

这么说……这些人其实是来看热闹的?

真是岂有此理。

齐大人对夜里日报的业务员说道:“你刚才的那一番道理,老夫大概是听明白了。”

“那你现在的做法,是什么意思?你不应该找另外一个人,将我这件事盖过去吗?”

业务员干咳了一声,说道:“那就比较难了。毕竟……大人在朝中位高权重,你这件事又比较奇葩。”

“想要盖过你,实在是难上加难啊。所以……嘿嘿。”

齐大人听了之后,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但是他耐着性子继续听。

业务员干咳了一声,说道:“所以,我们只能从本事件着手,把这事情引开,引到神鬼上面来。转移百姓们的视线,然后……时间长了,百姓们自然就忘了。”

“大人相信我,百姓们是很健忘的。尤其是现在有了报纸,每天都有那么多新鲜的消息,他们就更加健忘了。”

“顶多以后看见齐府的马车之后,他们会恍然大悟,说道:哦,我知道这个齐府,曾经上过报纸的。”

“但是他们只是这么随口一说,就没有别的其他表示了。”

“甚至于,再过上几年,他们看见齐府的马车之后,会恍然大悟,说一句:哦,我知道这个齐府,他们上过报纸。”

“但是至于齐府为什么上过报纸,他们却忘了。到那时候,大人再施舍一番,给百姓们捐一些钱财,就成功洗白了。”

“百姓只记得大人的好,谁还记得大人曾经出过丑呢?齐大人有点舍不得,有点不高兴的说道:“还要交钱吗?”

这句话,成功的把业务员噎在那里了。

这位大人,有点舍不得钱财啊。

不过,这也正常。

业务员微微一笑,说道:“捐助钱财这些事情,距离现在毕竟还比较远。不用着急。就算到了时候,真的到了那时候,也不一定非要捐钱不可。小人只是随口提一句,说一个可行的办法。”

齐大人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这个办法,本官刚才想了想,觉得很是不错。”

业务员应了一声。

他想了想,对齐大人说道:“如果大人不嫌弃的话,我们就回去编报纸了?”

齐大人听了这话之后,心里面觉得怪怪的。

什么叫编报纸?这些人……真特么的厚颜无耻啊。

什么时候我和这些人沦为同党了?难道我已经变成斯文败类了?

业务员看见齐大人一脸呆滞,有点纳闷。不过他也没敢多说什么,就找了个借口,悄悄地溜走了。

半个时辰后,业务员回到了编辑部。

总编问道:“如何?”

业务员说道:“齐大人同意了。”

总编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齐大人会同意的,这种事,他没有不同意的可能。若是没有我们的帮助,大人不可能度过难关。”

业务员连连点头:“是是是。”

总编又说道:“我问的是,齐大人的情况怎么样。”

业务员眉头紧皱,说道:“似乎不是太好。”

总编又问:“怎么个不好?”

业务员说道:“小人和齐大人说话的时候,大人总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好像说了前面,忘了后面。最后我要走的时候,他又一脸呆愣楞的,好像不知道我要走。”

“他这种情况,有点像是商君别院不久前说过的一个案例。据说商君别院的医学院,曾经研究出来一些病例,说人老了之后,就会变得痴痴呆呆的,并且给这个案例起了个名字,叫老年痴呆。”

总编嗯了一声,对业务员说道:“你觉得,齐大人得了老年痴呆?”

业务员说道:“有这种可能,但是小人也不敢确定,毕竟小人只是旁敲侧击的在旁边说了一会话而已。”

总编叹了口气,说道:“这也难怪,最近几天,齐大人可是深受打击,一时接受不了,变成这样也是正常的。”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第二章

太极殿里,李二正在召集群臣议事,有黄门小太监来报,说兰陵侯求见陛下,君臣诸人相视一笑,遂命萧冉进殿。

萧冉进来的时候,见房玄龄,杜如晦,魏征等人都在,顿时觉得此时开口有些不妥,便想着随便找个借口先去外面候着,岂料刚转身却被李二给叫住。

“既然来了,你也听听,好歹是以武封爵的将领,大唐有难你又岂能袖手旁观?”

大唐有难?李二一席话让萧冉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东边突厥这个心腹大患已经被拔除了,萧冉想不通现在还有谁敢招惹大唐,吐蕃?就为了几个边军还真的敢起兵进犯么,他娘的就不怕有来无回?

“陛下可是说的吐蕃?臣认为区区吐蕃,对我大唐还构不成威胁。”

李二以及众位大臣顿时来了兴致,杜如晦笑着问道:

“莫非兰陵侯有何高见不成?”

高见谈不上,吐蕃这匹财狼所倚仗的,无非就是地势高,欺我唐军攻不上去罢了,往日大多都是在边境烧伤抢掠一番便退走,绝对不会与唐军周旋。

“敢问陛下可容臣看一眼與图?”

李二点点头,大手一挥,立即有太监从画缸里取出地图,恭恭敬敬的呈在萧冉面前。

萧冉瞅着地图看了半天,抬头说道:

“陛下,吐蕃若是想进犯我大唐,无非就是两条路,一,借道吐谷浑,经大非川沿凉州直取长安,可吐蕃时常劫掠吐谷浑,更是把吐谷浑人称作阿柴,意为可随意砍伐的木头,因此臣认为,吐蕃不大可能从西边出兵。”

话毕,萧冉又抬头看了一眼太极殿的众人,见都只是微笑的看着自己,也不搭腔,心中就有些狐疑,怎的,莫非本侯说的不对?

这时长孙无忌插话道:

“兰陵侯既然说了其一,那不妨也说说其二。”

“这第二条路嘛,无非就是出兵蜀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汉,茂二州,等我朝大军赶至时,说不定天府益州也已

文学

陷落,到时吐蕃进退可据,而我大唐至多能夺回益州,至于汉州和茂州,吐蕃占据地利之势,我朝恐怕是极难再讨回来…”

李二闻言若有所思,过了半晌蓦然笑道:

“那依你之见,当如何破之?”

萧冉先是躬身朝诸位大佬行了一礼,意思是说我要是说错了可别怪我,然后才指着地图侃侃谈道:

“臣以为,陛下应即刻命汉茂二州刺史清壁坚野固守待援,又令党项各部从旁协助,吐蕃若是进犯,必然是从松州出兵,先克茂州,再一举拿下汉州好切断益州北面的出口,这样一来我大军若是入蜀就只能从东面绕道,而吐蕃则赢得了图谋益州的时间,因此,若是臣来统兵的话,会分兵两路,一路绕道阳安救援益州,另一路经阴平古道穿过大雪山直取松州,断了吐蕃人的后路,到时候两路大军合围,保管叫吐蕃人有来无回……”

萧冉越说越兴奋,指着后世绵阳的地方又说道:

“若是兵员充足,直接从此地反攻也不是不可,到时候追击吐蕃人至松州,再将松州拿下,从此蜀中一地便再也不用担心吐蕃人进犯了,就是不知道吐蕃这次派了多少人过来送死,而且党项各部……”

萧冉盯着地图说了半天,见大殿内一个吱声的都没有,心中觉得奇怪,刚想发问,就听见大殿内除萧冉之外的君臣纷纷抚掌大笑起来。

杜如晦更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萧冉说道:

“萧侯果真全才也,老夫算是彻底服气了。”

魏征也跟着笑道: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第三章

解决了行军路线问题,顾顺风的救援计划就顺利的制定了出来了。赵雪球部出动卫三鹞第三旅,于八月八日出发,经由野猪林哨卡,由南至北横穿至独门坎,出独门坎救援独立第五师。中王山独立师也将出动一个旅的兵力,出击九盘寨,抄八路军新四团的后路,确保断了这股八路的根基。

“多谢贵军的仗义援手啊,赶走了盘踞在这里的八路,我军可以出动三个旅以上的兵力,协助你们对八路军太岳区行动。具体到时候由我区副主任凌雄主持协调。”顾顺风最后一个确定的是与晋绥军独九师的合作洽谈:晋绥军负责阻挡八路军北面的援军,并派出不少于一个旅的部队,参与对八路军新四团的后期围剿。事成之后,豫北区部队抽调人马再帮回去,协助晋绥军向北压缩八路军太岳区根据地,为周勤书的独立第九师扩充地盘。

“这话说的见外了啊,大家都是友军嘛,就应该相互携手帮助,把共党武装挤出去。省的他们接着抗战的名头,行武装割据之实。”周勤书学问比较高,但思想却顽固保守的可以——在他的思想骨子里,那就是中国必须要奉国民党一家为正统,一切无条件以国民政府号令为指示。八路军、新四军这样自行其是的武装,到处建立根据地自己管理,那就是大逆不道,是叛军行为,必须要加以武力整编,或者干脆剿灭。

其实周勤书在晋绥军里混的并不算如意,就和他这种拥戴党国正统的思想倾向有莫大关系的。山西向来是阎老西起家的根本,他可是一向把这千余里的表里河山看作是他的私产的。要不是日本人打进来,他又如何能答应中.央军入晋,邀请共产党协助抗战呢?周勤书的这种思想,根本就不是阎老西所希望看到的,要不是看他还算忠心,又岂能给他一个师的编制?而且派他驻扎到豫晋边缘,又何尝没有将他排挤出山西的想法呢?!

“哈哈哈,周师长说的太在理了!往后呀,咱们可得多多的亲近亲近。那老话怎么说来的?啊,邻里好塞金宝啊!”顾顺风心情大好,拉着周勤书悄声道:“兄弟出身军统局,在重庆那边多少也认识不少人物,各方面也还能够得上一些。兄弟日后有用得上的,可尽管开口哦!”

“呀,那可真是太好了!日后可就拜托你老兄了,要多多的提携小弟啊!”周勤书也是喜出望外,虽说军统局那个特务的名声不太香,可却是手眼通天、颇有实权的组织,尤其是那个姓戴的局长,更是天子门生、最高当局的浙江乡党,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一位大人物。这要是能搭上这尊大神,倒也不失为一条捷径呢!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请请请,为我们的通力合作得好好喝一杯!”顾顺风又顺利招揽一支武装,内心大喜,拉着周勤书同赴酒宴。能向晋绥军里插上一只脚,戴局长知道了,也会好好嘉奖自己一番的吧!

…………………………..

垣曲,松本旅团部。

一场特殊的会议正在召开。

参加会议的有旅团长松本进,旅团参谋长濑谷荣一、宪兵队长郎次郎、特高科长日军菊机关派驻大员山田一郎、副科长渡边幸子(小月娥)、行动队长小昭国申,还有侦缉队长周四郎、别动队队长张小浪,全是日军特务组织的骨干力量,济济一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