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一章

半岛花园是整个湖心岛一角比较突出的地方,就像名字一样,半岛上是各种植物花蓓的海洋,游玩在其中赏心悦目,心情会愉悦很多。在半岛花园的中心,有一扇形区域,区域内中间低,周围高,是一个梯渐下沉式的会场。此时会场已经布置好了,千余张宴会的桌子摆在了会场的梯层上,果盘、饮品、酒水、果脯、点心……在一众男女仆人的布置下,摆上了每一张矮桌上。

被普蒂斯特邀来的宾客们在仆佣们的引导下,纷纷在押着自己名字的桌子前坐下,地位越高、身份越是显赫、或者庄园主越是重视的客人,被安排在越靠前,越低的位置。

这扇形梯座的对面,是一面高大的三孔石门,石门本就做工精美,上面有着极富层次感的雕绘艺术,此时又加上了鲜花、植物以及各种装饰品的点缀。

半岛花园内自然的魔力气息充沛,空气湿度很高,使得装饰在这里的花盆草束很快凝起了露珠,散发着星星光光的微光。原来,花园里不乏大量的绿野妖精,它们栖居在此,影响着周围的魔法与空气,将空气中的潮湿自然而然的凝着魔法的甘露,凝在草叶花朵之间,散发点点魔法的星光。

冰稚邪在一名仆从的引导下,坐在了宴会场比较靠前的位置落座,新鲜的食物是刚刚放下的,红红的甜樱桃,香甜的奶酒,腌制到刚好的果脯,已经摆在桌角和座位两边矮小的盆裁。冰稚邪席坐在松软的软毯上,不多时,一位衣着轻快鲜艳、头戴花环、肤白貌美的十七、八岁女子在他旁边,软软的坐下,半倚半偎。

冰稚邪本能的向另一侧仰开了十几厘米的距离看着这个女子,一股如醇奶般的女子体香向他袭来。

“先生,我是来服侍你的。”女子嘴唇轻抿,嘴角含着微笑,一个浅浅的酒窝在她右脸迷人又可爱。

冰稚邪看了一下周围,并不是每一个宾客旁边都有一名男仆或者女仆陪同,也不是坐在靠前位

文学

置的就有人坐陪。他恢复正常坐姿,向身旁的女子勾了勾手指手。

女孩凑上前来,眨动着眼睛看着他。

冰稚邪问:“为什么你会来陪我?而不是每个人都有人陪?”

女孩微笑说道:“花园管家安排的,您是第一次来庄园岛,主人会安排我们好好照料新来的客人。”

冰稚邪疑惑道:“新来的宾客不止我一个吧?每一个新来的客人,庄园主都会安排人照料?”

女孩摇头:“有重要客人我们才会陪同。”

“我很重要吗?”

“……我不知道……应该是吧。”女孩回答不上来。

冰稚邪凑近了小声问道:“你们这里提不提供特殊服务。”

女孩怔了一下,脸上有点微红,又不能确定对方的意思,问道:“什……什么特殊服务?您说的是哪个方面?”

这边话音刚落,侧后方的伊娜妮迦‘嗤’的一声笑了:“男人问女人特殊服务还能有什么?就是你想到的那个特殊服务。”

女孩似乎有点生气,因为脸上的微笑淡了很多,但没有很明显的表现出来,只说道:“我是庄园里的下人,不是……不是那什么。庄园的规则和事物比较多,很多新来的客人不了解,管家便会让我们这些下人陪同,以免闹出不快的事情。”

冰稚邪点头:“啊,明白了。我是个年轻的男的,最近身体又经常发热,所以你最好把衣服穿好,否则我怕我没办法专心用餐。”

女孩的脸唰的一下红了,低头看了眼自己碧绿的胸衣、鲜红的短裙,忙解释道:“我们平时就……就这么穿的,今天是宴会,所以穿得轻简了点。我……对不起,我马上去换衣服。”

女孩走后,伊娜妮迦托着粉腮靠在桌岸上似笑非笑道:“要不是我知道你结过婚,我还真要怀疑你的取向。就像昨天晚上那么好的一份美餐,你居然都能放过。”

冰稚邪说:“每个人都喜欢美食,但我还不至于饥不择食。”

伊娜妮迦问:“这两份食物很差吗?差到让你连摆在盘子里欣赏也不愿意?还是说你喜欢吃独食,只尝那独一份口味的食物?”

冰稚邪白了她一眼:“你越扯越没边了,懒得理你。”

宴会的前半段有歌舞、乐曲,甚至还有被训练过的小妖精们的表演,众人一边品尝着庄园精心准备的美食,一边欣赏着轻松愉快歌舞,再呼吸着这片天地中迷人的芳香和甜美,即便是像冰稚邪这些对歌舞节目不太感兴趣的人,也看得入神。在他看来,歌舞类表演,表现的就是美和色,再好的舞蹈无非也是展现人体的美感,再好听的音乐歌喉也是要把人心里的那种情绪给调动出来。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二章

圣王血飘在空中,点点触目。/p

/p

林天弹指,将落在虚空中的属于雷火老祖的圣王血,也直接给湮灭掉。/p

/p

这雷火老祖处在圣王九重,如同封仙老祖一般强大,不过在如今的他眼中,却是算不得什么,更何况,他方才可是祭出了两宗强大的神术,杀伐力自然非同小可,所以瞬间便是将对方抹杀。/p

/p

“老……老祖!”/p

/p

雷火仙阙一众弟子,皆是狠狠一颤,他们一脉这一代最强大的人,竟然,抬手间就被林天抹杀了。/p

/p

纵然是这一脉的宗主和七个圣王三重天的太上长老,也一样是不由得发抖。/p

/p

“你,你……”/p

/p

八个大人物看着林天,眼中皆是浮现出了恐惧,有人甚至不由自主的后退。/p

/p

林天扫了这些人一眼,平静开口:“来此,只杀你们一脉的老祖和毁掉这里,你们,我不杀,现在离开这里。”/p

/p

听着他这话,雷火仙阙一众弟子都是不由得一惊,个个不由得一颤,万万没想到,林天来这里,杀了他们的老祖,要灭雷火仙阙,却并不杀他们。/p

/p

要知道,自古以来,那些被灭教的宗门,可都是上下所有人被全部给屠灭啊,林天来灭教,却竟然不那般做。/p

/p

“还不走?想跟着雷火仙阙一起覆灭?”/p

/p

林天看着这些人,又开口。/p

/p

听着他这般话,诸多雷火仙阙又是一抖,看了眼雷火宗主和几个太上长老,而后,当下便是有人动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朝雷火仙阙外冲去,生怕林天之后改变主意,要将他们这些人一并给屠灭掉。/p

/p

而有了第一个人动,自然就有其它人跟着动起来,很快,成片的雷火仙阙弟子朝着宗门外逃去,带起一阵阵的破空声。/p

/p

“轮回体!你等着,有朝一日,我等必定会向你逃回公道!你不得善终!”/p

/p

“此仇,必报!”/p

/p

雷火宗主和七个太上长老开口,有恐惧,也带着怨毒和恨意,朝宗门外而去。/p

/p

他们痛恨林天,但也知道,如今绝对不是林天的对手,只有离去才能保命。/p

/p

林天眸子淡漠,扫过这八人。/p

/p

“你们不用走了。”/p

/p

他冷漠道,直接抬手,八道剑光浮现,笔直的朝着八人斩去。/p

/p

他给了这八人活路,并不想杀他们,但这八人却不识好歹,眼中那等怨毒和敌意太过明显了,俨然是要和他在未来不死不休,如此,他自然不再留情面。他可不会愚蠢到明知这些人将来要与他为敌想杀他,还留这些人活着。/p

/p

八道剑光,带着凌厉的剑意,转眼便是落到八人的头顶上空。/p

/p

八人剧颤,整个被恐惧填满,雷火宗主惊怒:“你出尔反……”/p

/p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p

/p

八道刺目的血雾炸开,雷火宗主的话还未曾吐完,便是直接被斩的形神俱灭。/p

/p

雷火仙阙内,一众普通弟子还未全部跑光,这个时候看着这一幕,当即又是不由得剧颤,有人甚至忍不住发出惊恐的叫声,而后更加快速的朝雷火仙阙外逃。/p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三章

最后回到了原点。

此次论佛是由菩提佛子引起的,最后也回到了菩提佛子身上。

明光主持神情凝重的定望纪平生,沉声说道:“既然你那么想要带走菩提,就先过贫僧这一关吧。”

“呀,不是。”

纪平生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子,干笑道:“其实也没那么想吧,顺手牵羊而已。”

他最开始的目标仅仅是帮助绮罗阻止佛子西游,防止宗门弟子外流。

可谈着谈着,他突然感觉菩提佛子资质挺好,又傻又白,就想拐回到宗门里养着。

要说多迫切,到也没到那个地步。

明光主持:“……”

菩提佛子:“……”

明光主持脸色一黑:“闹的这么沸沸扬扬,你告诉贫僧是顺手牵羊?这未免也太儿戏了吧。”

纪平生一脸无辜的说道:“这又不是我闹的,还不是你们圣光寺的金主秋大小姐搞的。”

门票,场地,观众都是她弄的啊!

纪平生和明光主持对视一眼,转头看向了秋新蝶的方向。

秋新蝶正坐在观景台的靠椅上,优哉游哉的吃着精美糕点,旁边还有夏夏侍女在扇风。

恰意自得。

当察觉到了两股幽怨的目光后,秋新蝶急忙将口中的糕点咽了下去,回瞪了明光主持和纪平生。

同时还搓了搓手指,表示自己给足了钱。

好。

你有钱你有理。

纪平生和明光主持默默转回头去。

在短暂沉寂后,明光主持看向了外场的菩提佛子,冲着他招了招手。

“菩提佛子,过来。”

菩提佛子一脸茫然的站了起来,老老实实走到了纪平生和明光主持的下方,恭敬问道:“主持何事。”

明光主持没有回他,而是扫视了一圈周围的所有修士,包括佛门和尚。

他的脸色有些沉重,仿佛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深深的吐了口浊气后,声音敞亮而平淡的说道。

“有一个事实虽然不是很重要,但贫僧觉得还是说出来好一点。”

“关于菩提佛子的身世问题一直有很多谣言,那些谣言全部是错误的。”

所有人屏住呼吸,将目光全都放在了明光主持身上,想要知道到底会自爆出什么样的猛料。

看来,八卦也是生物本能。

明光主持顿了顿后,坦然说道:“菩提佛子不是人!”

“而是一株在圣光寺的菩提树幼苗,在经过了天道雷霆洗礼后开灵,又有漫天佛影显现,所以为圣光寺佛子!”

明光主持道出了菩提佛子身世后,令全场人为之一愣。

愣神过后瞬间大惊,齐齐用震惊的目光看向了菩提佛子。

数千道的目光压力射到菩提佛子身上,但他依旧十分淡定的站在原地,面不改色,心中毫无波澜。

与圣光寺百分之九十九的佛门弟子都不同。

他可是真真正正的闭关了二十年潜心修佛,心智虽有成长但依然是白纸一张。

外界的任何情绪言语都无法伤及与他。

没别的,就是因为他不懂。

“菩提佛子不是人竟然是树?!”

“传了二十年的谣言就这么破了?”

“菩提佛子变个身瞧一瞧啊!”

“感觉,貌似也没啥问题啊!”

“谁管你菩提佛子是不是人啊!还开不开始了!”

在震惊过后,围观群中突然反应过来。

菩提佛子是不是人与他们何干,他们只是来看热闹的啊。

而在场的佛门中人也仅仅是微微一愣,随即摇头苦笑罢了。

佛门更不在乎。

“看到了吗纪施主。”

明光主持看着逐渐平静下来的浪潮,对着纪平生说道:“菩提佛子到底是不是人根本不重要,就算曝光了依旧可以带领西游。”

明光主持自爆秘密,就是为了打消纪平生的念想,继续让菩提佛子带领西游。

可他不知道,菩提佛子怎么滴从来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他不能去西游!

纪平生紧锁眉头,注视着明光主持说道:“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你从来没考虑过菩提佛子是怎么想的。”

说着,他低头看向了下方的菩提佛子,高声问道:“菩提佛子你告诉明光主持,你想去西游吗?”

菩提佛子摇了摇头,大声回道:“主持,我不想去西游,我想要繁……”

“够了!”

纪平生毫不犹豫的打断,后面的话就没必要说出去了,要不然会被笑话死的。

他看向明光主持,笑着说道:“圣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菩提佛子不愿意做的事情,主持却强压与他,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阿弥陀佛。

这又是哪个圣人说的啊!

明光主持心中暗骂,怎么道统的圣人净说些这种有理之言,让他这种无理之人无话反驳。

明光主持张了张嘴,最后憋出了一句话。

“这是为了他好。”

此话差点没让纪平生笑喷,都玄神新历几千年了,还有人说这种话呢?

倒不是说这句话不对,只不过需要换位思考。

纪平生轻笑两声,说道:“既然是为了他好,那将他交给我,也是为了他好啊。”

明光主持脸色阴沉:“纪施主认为自己能够更好的教导菩提佛子?”

纪平生耸了耸肩膀,不予置否,只是默笑着看着明光主持。

“那贫僧就要听听纪施主准备如何教导菩提佛子了!”

明光主持不怒反笑,冷声说道:“菩提佛子在圣光寺二十年,念一千佛经,诵亿万经文,修为在此之前更是碎宫之巅,比纪施主的修为还要高上几层。”

“心性善良,才广智敏,身负玲珑意,与佛近三寸。”

“敢问纪施主,你还能教他什么!”

明光主持的声音浩浩荡的冲进了纪平生的脑海里,令他神魂颤抖,心神不稳。

“呼。”

纪平生长舒一口气,压下被刺激的灵气后,凝视着明光主持,淡淡说道:“佛经不需太多,有三两卷即可。”

“经文不需常念,心明即可。”

“在佛门中,修为只是点缀罢了。”

“心性善良者我教他世间险恶,才广智敏者我教他专精一物。”

纪平生语速缓慢,一字一句的将明光主持说的话全部反驳回去。

最后,他微微

文学

抬起下巴,在平视中俯视明光主持,猖狂道:“玲珑意让他近佛三寸,我上清意让他近佛半尺!”

“你!”

明光主持神情猛变,脸色由紫转青,被气得浑身发抖。

纪平生这轻飘飘的几句话,将圣光寺培育菩提佛子的这二十年全部否定了!

什么佛经,什么经文,什么心性。

在纪平生嘴里全部化为了乌有!

“纪施主你未免也太狂妄自大了!”

明光主持神情大怒,双目圆瞪的盯着纪平生,怒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圣光寺做错了吗!”

不只是明光主持怒了,而是圣光寺所有人都怒了,纷纷斥责纪平生。

“不要你以为,我们可是对菩提佛子全心全意培育的!”

“圣光寺的大量资源全部倾斜给了菩提佛子,岂是你一两句就可以否定的!”

“纪施主你应该为你所说的话道歉!”

这些高僧平日里都没少教导菩提佛子,可在纪平生嘴下都成了无用功,他们岂不会愤怒。

场外的神交大师更是摇头叹气。

“纪施主,说错话了啊!”

而纪平生本人却对这些斥责声毫不在意,对着愤怒的明光主持,面不改色的说道:“你们圣光寺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话音刚落,周围的声音瞬间寂静,瞪着纪平生的目光中也充满了疑惑之色。

明光主持眉头紧皱:“纪施主这是什么意思?”

纪平生没有第一时间回他,而是视线划过远方,仿佛要一眼看遍整个玄神界似的。

沉默了几秒后,纪平生收回视线,反问道:“明光主持,读佛经诵经文的意义何在?”

明光主持虽然不明白纪平生的意思,但还是回道:“锻炼心神,磨炼本心,可让未来之路走的更轻松,更简单。”

“呵。”

纪平生一声轻讽,似笑非笑的看着明光主持,质问道:“如果仅仅是读佛经诵经文就可以让未来之路畅通无阻,那苦行僧存在的意义又如何!”

“如果读佛经诵经文就是未来捷径的话,那苦行僧行走人间是为了什么,他们犯得着吃苦而磨炼自身吗?回家老老实实的念经不好吗?”

“既然念经有这么大好处,那全天天下所有的僧人都窝在寺庙里念经不就能直达真佛了吗!”

纪平生的声音越来越高,神情越说越激动,甚至他都起身站了起来,伸手遥指下方的佛门弟子,厉声高喝道:“他们为什么不回家念经,而是千里迢迢来到皇城想要跟着西游!”

他的声音,他的话如同重石一般砸在了明光主持等人的心头上,沉重的巨石令他们胸口发闷。

“当然是……当然是……”

明光主持下意识的张了张口,想要反驳纪平生,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纪平生这几句话,又将佛门中人的念佛诵经给怼了!

他这是要将整个佛门全都怼一遍的节奏啊!

“明光主持你不说,那我就继续说了!”

纪平生看到明光主持发愣,也不给他缓冲的机会,继续开口怼道:“玄神界广袤无垠,天才多如牛毛,你看看哪个成名天才是在家坐出来的!”

“就连你们佛门大能,几乎都是游走世间,苦行而成的!”

“你们让菩提佛子在圣光寺一坐就是二十年,这难道不是错误的吗?这难道不是在耽误他吗!”

“不要跟我说什么未来可期未来可期的,玄神界所有修士都在前行,就菩提佛子在原地踏步!”

一连串的话从纪平生的嘴里吐了出来,如同机关枪扫射一般突突突突的射在了明光主持和其他圣光寺高僧的身上,将他们打的遍体鳞伤。

纪平生这些话的杀伤力堪比核弹,将他们这些人的佛心炸的支离破碎。

场外的神交大师也是目瞪口呆,脑海被余波炸的嗡嗡作响。

他,甚至所有人连这一句还没有反应过来,纪平生的下一句就已经脱口而出了。

而且纪平生还不是胡言乱语,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道理满满,真真实实的砸在了他们的心头上。

这让他们不由心中惊呼。

纪施主,收了神通吧!

“念经的意义……念经的意义……”

明光主持双目无神,仿佛信仰崩塌了似的,嘴里一直在念叨着这句话。

想要从脑海中搜索出词语来反驳纪平生,却根本无话可说,只能神情苍白。

咔嚓一声。

他的佛心出现了裂痕。

他周身环绕的佛光开始溃散,身上的气息逐渐暴躁涌动了起来。

看到明光主持身上出现的现象,纪平生脸色剧变,大惊失色。

卧槽!

这是要入魔的节奏啊!

他顿时慌了,这这这这不是把明光主持逼死了吗!

他没想这么做啊!

“主持醒来!我下次说的慢一点!”

纪平生神情惊慌的冲着明光主持大喊道,却根本毫无作用。

这意外突发的太快了,让在场所有人都料想不到。

明光主持为什么会突然佛心崩塌了啊!

因为他们圣光寺,没有苦行僧,只有念经的修行僧……

就在明光主持双目已经开始泛着红光的时候,突然有一道飘渺佛音从远方滚滚而来。

“明光,醒来。”

这是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声音中充满了温和与宁静。

大佛音震心神护心魂!

明光主持的眼目瞬间清明,溃散的佛光宛如时间倒流一般重新凝聚,佛心上的裂痕也完全复原。

就这四个字,将明光主持从入魔边缘拉了回来!

这是哪里来的神仙啊!

纪平生下意识的看向了佛音传来的方向。

那是人群的边缘,站着一位身着麻衣的赤脚老僧。

老僧手中无禅杖,脖间无佛珠,除了一身麻衣以外什么也没有。

就连气息也无人能够感应的出来。

但是。

当这位老僧踏足朝着高台走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无意识的让开了一条路,身体站的笔直。

席地而坐的和尚们猛然起身,冲着那位老僧恭敬行礼。

明光主持恢复清明后,看向那位老僧第一眼,整个人骤然站了起来。

其他的圣光寺高僧也同时起立,面朝老僧恭敬行礼。

观景台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