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cao死你个浪货、岳用嘴帮我口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一章

热热闹闹的春节如期而至,又迅速流逝。

眨眼又是一年踏春季。

徐随珠感觉过去一年的自己,就像个冬眠动物,送走寒冬,迎来暖春,终于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出家门,叹句“不负春光不负卿”了。

房车开起来、春游搞起来。

带着龙凤胎去山里村住几天,顺便逛逛已经全部完工的半山庄园。虽然因为软装结束没多久,还在通风中,暂时没打算搬过去住,但走马观灯式地看一遍还是没问题的。

也不知是她个人魅力比较大,还是春天来了大家的心都开始燥热、急需清

文学

风拂面大自然的抚慰,一提踏青,一呼百应,呼啦一下全都跟来了。

一辆房车不够坐,傅总把他家那辆也从车库开了出来。

这还没算老爷子们。

他们前不久才去过山里村,参与了一场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垂钓竞赛,连着钓了三天,且因为心情一直处于比较亢奋的状态,结束后疲劳感就上来了,这次踏青就说不去了。横竖山里村就在荔山村后头,想去随时都可以去。

至于半山庄园,等能搬了知会他们一声,直接搬过去就行。建好了也装修好了,看有什么看头?难不成看了之后觉得不满意还准备拆了重建还是咋地?

这大概就是老一辈人和年轻人之间的代沟。

反正徐随珠还挺期待的。

“我们棉棉、转转也很期待对吧?”她逗着龙凤胎说话。

四个月的宝宝,会发咿、呀、啊之类的单音节字。

在你说话的时候,会专注地盯着你说话的嘴,好似已经知道嘴巴的功能,只是还不得章法,努力地发力半天,小脸涨得红扑扑,却只发出“yi”、“en”、“fu”之类的词。

听到转转第一次发出“fu”这个音时,徐随珠不由回忆起小包子小时候,偏头瞅着陆大佬笑。

陆驰骁还能不知道她在笑啥嘛,无奈地说:“孩子面前,给我点面子呗!”

总不能让龙凤胎知道:他们大哥,第一次见到亲爹,叫的不是“ba”,而是“fu”,高兴时能连发十几个“fu”不带停,不高兴时也会拧着小眉头像个小老头似的时而蹦个“fu”出来——这多没面子啊。

“哈哈哈哈!骁哥你还要面子啊?你搁自己人面前哪还有什么面子哟!不早被你家小昱扔地上摩擦又摩擦了吗?哈哈哈哈……”

傅总的皮八成又痒了。

但他确实没说错:骁哥在他媳妇儿、孩子面前,早就没有面子可言了。小包子自从有了安上电池会走的变形金刚,就再没有抱过他爹辛辛苦苦粘的子弹壳坦克车,就连睡觉都是抱着变形金刚、奥特曼睡的。虽然小屁孩纯粹是因为喜欢那些动漫角色,无关乎本土还是进口。但看到费心思做的子弹壳坦克车落灰,骁哥也是很受伤的。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到底我是做错了什么……”

皮皮的傅总还给配了段背景音。

边唱边倒退着溜了。

到底还是怕挨揍啊。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三章

“你猜,小饕餮。”

阴森的声音像是从地狱里发出来的一样,云书瑶听了这话,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她想逃走,却被面前的何年一把抓住手腕。

“你不是何年,你是大坏蛋,大坏蛋,你还我爹爹!”

云书瑶一边说一边开始拳打脚踢,哪里知道就算她力气大,这个时候被噬魔抓住,也一样不能动弹了。

“小丫头,既然这么想你爹爹,那我送你去见他怎么样?”

噬魔的话说完,伸手一下子卡住她纤细的脖子。

诡异的是,这里发生的一切,距离姜重阳那边也不过几米,可那边的姜重阳和龙老师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

他们俩正在密切攀谈着什么,丝毫不顾这里的变化。

“你放……放开我……”

云书瑶使劲拍打着对方的手,可是这个有着何年模样,却分明是噬魔的家伙却纹丝不动,甚至暗暗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他狞笑着道:“知道你为什么生下来就吃不饱吗?那是因为你现在你娘肚子里,我就施了咒,你会一直吃一直吃,到最后,把自己也吃掉,只剩下一个头,是不是很有意思?”

“无耻,变态……”

“现在所有人都讨厌你,说你是贪婪的象征,说你贪吃,说你从不知满足,可是又有谁知道,你吃不饱啊,饿的时候,是不是想把手指头都吃掉?饿的时候,石头花草树木,全都能吃,他们还觉得你丑,其实,也是因为中了咒,这样的你,才能跟我一样是人人惧怕的怪物啊。”

“又有谁能想到,龙神竟然会生出来这么一个怪物,现在,就让我把你的元神抽离,让你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而这些孩子们,也会亲眼看到,一个丑东西吃掉自己,只剩下一颗头的样子,哈哈哈哈……”

噬魔的声音诡

文学

异难听,像是要穿透她的神识。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吃不饱,为什么有时候她看何年未来发生的事情会看不清晰,为什么何年在受伤后,她用血给他治疗会被吸血。

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他体内藏着噬魔啊。

“不要……不要伤害她……”

就在云书瑶觉得她的神识快被抽离的时候,只觉得那只卡在她脖子上的手松懈了一些。

云书瑶得以喘息,可是当她睁开眼睛去看眼前的时候,就看到何年抱着脑袋,一副极其痛苦地模样。

“不要伤害她,你这个恶魔……”

何年青筋突爆,紧紧咬着牙关,就算是满口鲜血也一样不松懈。

“你是何年,何年,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噬魔会在你身体里……”

何年只是痛苦道:“瑶瑶,你快走,瑶瑶,离开这里……”

“噬魔,同归于尽吧,你潜伏了这么多年,终于原形毕露,我要杀了你。”

何年迈着艰难的步子,一步一步朝着悬崖边上走,突然间风云变色,原本还是艳阳高照,顷刻间乌云密布,仿佛随时都有一场暴风雨来袭。

姜重阳和龙老师站在教室边上,突然看到这种异变,再看向云书瑶所在的方向,只感觉刚才还跟何年似乎在低声密语什么的云书瑶跌在地上,而何年一步一步,有些不正常的迈着艰难的步子,朝着悬崖边上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