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一整天;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一章

恰当此时,横梁上一道黑影掠过,凉风吹得两人的影子也跟着歪了歪。

“那就最好不过了!”

下一秒,容珏又恢复了镇定,仿佛刚刚的紧张都只是演戏给别人看似的。

霍青澜眉头紧拧。

这……这唱得是哪一出啊?!

“鱼儿上钩了!咱们也是时候去收网了!”

容珏合上手上的折子,眼角露出一抹藏不住的狡黠,随即快步冲出了养心殿。

霍青澜一路小跑追着:“主子,边境还有急报!您不听听了?!”

容珏翻身上马,冷冷扫了他一眼:“老头子故意的是不是,在这个时候来找我的不顺心!你回去告诉他,他就是被百里光骂了、打了,他也得给我忍着!”

霍青澜吐了吐舌头!

色字头上一把刀,还真是谁都逃不过!

……

睿王府,后院。

桑玥一脸担忧,连忙将尘封拦住,指着百里孤烟的背影道:“尘封大哥,这皇后娘娘非要进咱们殿下的屋子,六宫之主与咱们殿下大半夜的牵扯不清,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可大可小!”

“当今圣上宠爱皇后娘娘,自然不会把皇后娘娘怎样!但我家殿下,乃是异姓王爷,与那容家实在攀不上关系!”

“说得难听一点,咱们殿下是姓宗政的,在姓容的眼里,咱们本来就是前朝余孽!”

“他们对咱们睿王府,本就是杀之而后快!”

“若是眼下被他们逮住把柄,咱们整个睿王府可就保不住了!”

尘封目光一沉:“桑玥姑娘说得不错。”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二章

*终于大结局了,总体字数出乎了我意料,不过总算是按照心中所想的结局。番外这几天也会发上来,感谢一直支持我的读者们,爱你们么么哒*

金子轩咆哮的声音吓了芷容一跳,她没想到金子轩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可是思来想去她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说错了。

“金子轩!你吼什么吼?你要成亲,我祝福你,有什么错?”芷容也毫不客气的愤怒的还口。

“你这样说话就是错!”金子轩气的直拍脑门,指着芷容说话声音都发颤。

“我今天才发现,你已经没救了!既迟钝又倔强、愚昧,靠你自己领悟完全是放屁!”

芷容愣住了,这些天绣嫁衣确实脑袋都混沌了,可是这家伙也不用这样骂自己。就在她发愣之际,金子轩一拳狠狠的砸在门上,大步下了搂。楼下的金明见状连忙跟了出去。

一切又归于平静,芷容无力的坐在地上,脑袋渐渐清醒。猛然间,她迅速起身,跑出了酒楼吗,朝着金子轩所走的方向追了出去。

一直追到了河边的一颗古树之下,芷容记得这里离原来的金府很近。金子轩独自伫立在河边,微风吹过拂起一缕银色长发,显得他的背影更加的萧索孤零。

星河天际倒映在如镜一般的水面,树上粉红色的繁华零星点点的落在上面,整个河面美轮美奂,令人心神向往。

芷容走到金子轩身旁,看着他的侧脸,“我知道这些年我伤了你的心。你的孤独便是我的孤独。我也明白,有些事情无可改变只能向前。可是每每那时我都没有勇气真正的面对你。就在刚才我全都想通的时候,一切却都晚了。”

金子轩并未回头而是仰望星空,“芷容,这星空美吗?”

“很美。”芷容对他的话完全摸不到头绪。

“这片星河便是今晚我送你的礼物。”金子轩指着河面笑道:“我们什么都不用说,不必抱歉,不必愧疚。只欣赏美景可好?”

他向芷容伸出手,温暖的笑容和方才恼怒形成鲜明的对比。芷容搭上他的手。随他一起上了一只小舟。芷容坐在舟上。金子轩站在她身旁撑浆泛舟。

小舟缓缓的前行,仿佛芷容玩着水花,捞着落在水中的花瓣。看着那炫目的星河,心中泛起从未有过的平静。

“北境中部有一个很美的湖,在我的梦中多次出现过我陪你泛舟、陪你策马奔腾在草原,陪你走遍西南山脉。陪你到更远的地方游历的情景。”金子轩说着嘴角不禁扬起,好像那些真实发生一样。

芷容仰头望着他。此生也许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了。从前那些年她为复仇而活、为了忘记而活,今后是不是该为自己活?

“金子轩,你带我回北境好吗?我们私奔吧。”

“好!”金子轩停下来,坐在芷容身边。和她一起观赏这难得美景。只要有她在身边荒原和沙漠都是美的。

这日清晨,芷容双手捧着叠得整整齐齐的精美嫁衣进宫去见李佑。大殿之内还有几位朝中重臣在等候,她面色平静走进去向李佑行礼。

“朕今日招众卿家来是有一道旨意宣布。”李佑并未叫人接芷容手上的嫁衣。而是以一种悲伤和喜悦掺杂的眼神看着她。“容亲王、尚宫局总领尚宫白芷容接旨!”

芷容上前一步跪下来。便听见头上传来声音:“因我靖唐要与北境修永世之好,朕应北境皇帝所求。削白芷容亲王之位,赐靖唐大长公主封号,并着你前往北境和亲游戏重生之魔刃!”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三章

热热闹闹的春节如期而至,又迅速流逝。

眨眼又是一年踏春季。

徐随珠感觉过去一年的自己,就像个冬眠动物,送走寒冬,迎来暖春,终于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出家门,叹句“不负春光不负卿”了。

房车开起来、春游搞起来。

带着龙凤胎去山里村住几天,顺便逛逛已经全部完工的半山庄园。虽然因为软装结束没多久,还在通风中,暂时没打算搬过去住,但走马观灯式地看一遍还是没问题的。

也不知是她个人魅力比较大,还是春天来了大家的心都开始燥热、急需清风拂面大自然的抚慰,一提踏青,一呼百应,呼啦一下全都跟来了。

一辆房车不够坐,傅总把他家那辆也从车库开了出来。

这还没算老爷子们。

他们前不久才去过山里村,参与了一场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垂钓竞赛,连着钓了三天,且因为心情一直处于比较亢奋的状态,结束后疲劳感就上来了,这次踏青就说不去了。横竖山里村就在荔山村后头,想去随时都可以去。

至于半山庄园,等能搬了知会他们一声,直接搬过去就行。建好了也装修好了,看有什么看头?难不成看了之后觉得不满意还准备拆了重建还是咋地?

这大概就是老一辈人和年轻人之间的代沟。

反正徐随珠还挺期待的。

“我们棉棉、转转也很期待对吧?”她逗着龙凤胎说话。

四个月的宝宝,会发咿、呀、啊之类的单音节字。

在你说话的时候,

文学

会专注地盯着你说话的嘴,好似已经知道嘴巴的功能,只是还不得章法,努力地发力半天,小脸涨得红扑扑,却只发出“yi”、“en”、“fu”之类的词。

听到转转第一次发出“fu”这个音时,徐随珠不由回忆起小包子小时候,偏头瞅着陆大佬笑。

陆驰骁还能不知道她在笑啥嘛,无奈地说:“孩子面前,给我点面子呗!”

总不能让龙凤胎知道:他们大哥,第一次见到亲爹,叫的不是“ba”,而是“fu”,高兴时能连发十几个“fu”不带停,不高兴时也会拧着小眉头像个小老头似的时而蹦个“fu”出来——这多没面子啊。

“哈哈哈哈!骁哥你还要面子啊?你搁自己人面前哪还有什么面子哟!不早被你家小昱扔地上摩擦又摩擦了吗?哈哈哈哈……”

傅总的皮八成又痒了。

但他确实没说错:骁哥在他媳妇儿、孩子面前,早就没有面子可言了。小包子自从有了安上电池会走的变形金刚,就再没有抱过他爹辛辛苦苦粘的子弹壳坦克车,就连睡觉都是抱着变形金刚、奥特曼睡的。虽然小屁孩纯粹是因为喜欢那些动漫角色,无关乎本土还是进口。但看到费心思做的子弹壳坦克车落灰,骁哥也是很受伤的。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到底我是做错了什么……”

皮皮的傅总还给配了段背景音。

边唱边倒退着溜了。

到底还是怕挨揍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