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终极版: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第一章

“避重就轻?”赵允弼不怒反笑,指着那刘昭武,“你怎么就知道刘昭武说的便是实情呢?”

轰!

庞昱心头一震,望着赵允弼似笑非笑的面容。

“想来如今就是找来门外那数十名府兵,他们也只会说是刘昭武带他们去的,不管自己郡王什么事对吧?”

“哈哈哈~安乐侯果然聪明!”

赵允弼大笑一声,扶手称赞道。

就在杨伍德将那口信川令人传于北海郡王府之后,赵允弼便开始一系列的操作谋划。

刘昭武这个废物竟然当场承认,不救也罢,滚去天牢过那暗无天日的日子去吧。

赵允弼只要保证自己的弟弟赵世清无恙即可。

“刘昭武我问你,昨夜除了你以及那数十名府兵外,是否还有会稽郡王赵世清的身影?”

忽然,正当庞昱无可奈何时,欧阳永叔怒喝一声。

不能再耽误了,聪明的欧阳永叔在就从赵允弼的话中听明一切,怪不得那些从犯要被赵允弼喊走,直到这时才匆匆来迟。

这尼玛不是对口供去了吗?

“句句实属,下官口中句句属实啊!!”刘昭武声泪俱下哭喊起来,这罪明明是两个人犯得,姑娘是两个人抢的,抢来之后见色心意的也是赵世清,可怎么定罪的时候却只有我?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欧阳修!本官念你乃是吕相门生,特此招你入我开封府行就一职,公堂之上不得随意发言,退下!”

杨伍德大怒不止,这欧阳修怎么如此没有颜色。

“回禀杨大人,此时断不可如此结案,其中蹊跷难寻,犯人更是逍遥法外,我等食之俸禄便要为其做主,刘昭武所言虽然不可完全听信,但也不能全然不信呐!”

“放肆!欧阳修你以为本官那你没办法了吗?”

杨伍德的脸这下是彻底黑了个干净。心中更是暴怒难挡。

安乐侯庞昱跟北海郡王赵允弼,那两人是什么身份,虽然言辞中多有不善,但本官大人不记小人过,忍忍也就过去了。

可你欧阳修只不过是个小小下九品芝麻小官,也敢在宫堂之上当中驳斥本官?

“好大的胆,欧阳修本官令你速速退下,此案你无须再过问!”杨伍德大袖一挥,指向门外。

欧阳修面色难看,他没有想到杨伍德竟然这般不留情面,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对杨伍德的昏庸他是又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不可!”欧阳修向前一步,一股股不甘在眼中暴涨。

“哪怕今日杨大人要革职下官,抓捕下官,我欧阳修依旧要说,依旧要问,定要说出个青天白日,问出个坦坦荡荡!!!”

卧槽啊!!

杨伍德傻了,赵允弼呆了,在场所有人都懵逼了,就连地上的刘昭武都不由抬起头望着这个十足的傻缺,满脸费解。

只有庞昱笑了,哈哈哈~不愧是欧阳修,这才是那个不畏强权,公道自在心中的欧阳修嘛!!

“永叔不必怕,今日有本候在,我看谁敢动你!”

庞昱的目光巡视一周,最终看向杨伍德跟赵允弼。

“多谢侯爷了!”欧阳修拜道。

“以后咱们兄弟相称即可!”

“庞兄!”

“啊哈哈哈~”

……

……

杨伍德气的胡子都歪了,颤抖的手指着庞昱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哈杨大人你可千万不要动怒啊,你若是动怒之后万一没忍住口,污言秽语什么的全朝本候喷来~”

说着庞昱甩了甩沙包大的拳头“你忍不住没事,本候若是忍不住揍起人来,啧啧,本候自己都怕啊!!”

“安乐侯你敢威胁本官?你可知?”

“哪有威胁,本候只是在叙述一件自身小事而已,怎么,还不让人晃晃拳头了?杨大人未免管的也太宽了吧!”

“……”

杨伍德转过身去不想再看庞昱,他害怕自己忍不住……然后被打。

赵允弼也是一副吃了翔的难看模样。

“杨大人,此案该结了!”

对杨伍德使了个眼色的赵允弼努了努嘴,正是摊在软塌上赵世清的方向。

啪!

杨伍德:“会稽郡王赵世清!对于刚才刘昭武的一番话你可认罪!”

只见那赵世清缓缓从榻上坐起,脸色通红,仿佛触到了伤处,嘴角一抽一抽,显然这一套起身带给他很大的负担。

“回杨大人,本王并不知道此事经过!”

刘昭武大惊:“你!”

“那刘昭武昨日下午时分前来我王府内,口口声声说秦姑娘家中老母病重,小小的包子摊除了维持家中生计之外还要承担昂贵的药钱,实在是不负重堪,便想将自己买于王府当做丫鬟。”

说着,赵世清瞅了瞅秦倾云,一丝怨毒闪过眼角。

“本王念及秦姑娘一片孝子之心,便答应了下来,当夜;刘昭武便带着秦姑娘来到了王府内,至于府内府兵为何会听从刘昭武的使唤,以及强抢民女一案,本王也是被蒙在鼓里啊!”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第二章

到了中午,李渊前来府上拜访。

李世民昨夜小闹了一场黄府,最终也算是心想事成。黄明远同意了他前往辽东,但这么大的事情,他自己说了也不全算,无论如何也得跟家里商量一番。

李世民回府之后,便跟李渊说起了自己要跟着老师从军辽东的事情。

若是旁的时候,李世民敢这么自作主张,李渊能用鞭子抽不死他。可现在李渊诸事缠身,自顾不暇,闻听次子要去辽东,心中大喜,便赶紧前来黄明远府上感谢。

这两年因为李世民与黄明远的关系,双方走得还算近。黄明远也从没有因为对方是历史上的唐高祖就想着提前杀了对方。黄明远很清楚自己的敌人不是一个单一的李渊,而是整个关陇世家,而李渊不过是关陇世家推出的一个代表而已,今日即使杀了李渊,未来也会有张渊、王渊,总得跟对方决战一场。

当然李渊本人更

文学

不知道自己可能创造的显赫,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惊弓之鸟。

自郕公李浑被杀之后,李渊便陷入了恐慌与惊惧之中。李浑阖族被杀,这几乎破坏了游戏规则,将关陇世家们逼上了绝路。

尤其是李渊听说方士安伽陀向天子请求,尽诛天下李氏者,他几乎都要吓懵了。杀尽姓李的人不可能,但杀尽关陇世家里的李家大族,那是绝对有可能的。

现在天子盯着关陇世家里姓李的,李渊几乎是缩着身子,想把自己塞到角角缝缝里,以防天子注意到他。可他这个表弟却总是盯着他,时不时地便将他拉出来,敲打一番。现在听到天子召见,李渊几乎都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去年元弘嗣在弘化郡生乱,不知为何,天子命李渊为将,前往讨伐。李渊接到天子诏命,不敢懈怠,赶紧屁颠屁颠地往弘化郡去。

元弘嗣有反心,但让杨玄感、李密给坑了,根本没做好造反的准备。而且元弘嗣为人待下苛责,手段毒辣,部下无有不对其怨言者。当年做幽州总管时,他每次审讯囚犯,都要用醋灌入囚犯鼻中,或者摧残其下身;后又在东莱负责打造战船时,使丁役们昼夜站立于水中劳作,劳工们“自腰以下,无不生蛆”,死者无数。

所以等到朝廷的讨伐大军到达,元弘嗣麾下根本不愿为元弘嗣效命,直接一哄而散。李渊一战而克弘化郡城,俘杀了元弘嗣。

李渊乐哉乐哉地返回京城,本以为能够加官进爵,谁曾想正好遇到东都谶言“李氏当为天子”风靡之时。

当时春风得意的李渊听到这些谶言,都快吓傻了,忙称病不出,企图躲过这次风波。

但李渊想躲,杨广却没有忘了自己这个好表兄。

有一次宫廷宴会,杨广没有看到李渊,便问自己的妃子,李渊的外甥女王氏(李渊之妹唐同安公主与王裕之女)道:“你的舅舅怎么迟迟不来?”

王氏便推脱是李渊病了。

杨广便有些不高兴地问道:“既然不能来赴宴,那是病得要死了吗?”

李渊知道以后,日益恐惧,因此无节制地饮酒、收受贿络自污以自保。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第三章

卢象升还是有

文学

些犹豫:“可是若是动用新军的话,那浙江的局势可就乱了啊。”

“大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杨安有些急了,“皇上把在江南推行新法的重任交给您,就是希望您能在短期内将新法推行开,以便为接下来的全国推行做出示范,若是您在这里碌碌无为的话,皇上恐怕就要换个人来干这差事了。”

“皇上可能要换个人来干这差事了!”这句话如同一通重鼓重重的敲击在了卢象升的心头。

他不禁叹息道:“皇上啊,看来您和微臣的想法都错了。”

原本卢象升想着,在来临之前皇上还特地叮嘱他,让他不要采取太过暴烈的动作,尽量用温和的一点的手法将官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推行下去,可从这些日子士绅甚至官员们的做法来看,这样的想法是何等的天真。

老祖宗已经告诫过他们,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自己不仅是断了他们的财路,更是要挖了他们的根,恐怕在这些人看来,自己就跟从地狱来跳出来的恶魔没有任何差别,还怎么指望他们来支持他呢?

想到这里,卢象升突然想起了离京前在真理报上看过的一篇作者叫小鱼儿的文章,“自古以来任何变法维新都不会一帆风顺的,因为那些遭到了损失的既得利益群体一定会进行疯狂的反扑。

他们会用最快的速度,最残忍的方法将那些试图变法的人消灭掉,所以千万不要试图用温和的方式去说服或是感化那些旧势力,因为这无异于对牛弹琴,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手中的刀枪,任何一次变法都会死人,因为只有用鲜血浇灌才能生长出鲜艳的果实。”

当初自己第一次看到这篇文章时,心中还暗笑这片文章的人估计就是个愣头青,哪有这么激进的变法,这不是将所有人都得罪了吗?

从小就受到儒家教育的卢象升比较信奉以和为贵,认为凡事若有谈判的可能就不要轻易动用武力,一定要朋友弄得多多的,敌人变得少少的,自然看不上开篇就是喊打喊杀的文章。

现在回想起这篇文章,卢象升这才觉得这位小鱼儿才是真看到了问题的核心,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自己来江南是要断那些士绅财路的,可自己却偏偏还天真的以为凭借着皇帝的名头和自己的威名迫使对方让步,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是何等的天真。

“不能再继续这么干等了。”

卢象升果断命令,“杨安,你明天立刻带五千人马兵奔赴各地县衙、府衙将府衙内的田契、地契乃至各地商铺的册子全都押送到这里来,期间但凡有敢阻挠着一律拿下。”

杨安又追问道:“倘若又碰上矿监税使事件呢?”

卢象升的脸部肌肉抖了几下,这才咬着牙道:“一律格杀勿论!”

“喏,下官必不辱使命!”得到卢象升的命令后,杨安退后两步,郑重的向他行了个礼。

这里说的矿监税使事件指的是万历年间发生的事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