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妇初试云雨;舒婷1一20全文阅读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一章

徐有成一下子猖獗了许多,带着高傲“畜牲就是畜牲,哪怕依仗着不俗实力,那也不是对手,老夫只不过是略施小计,它就已经离去,呵呵,等回来的时候,韩家已经有了许多冰冷的尸体!”

叶潇再无可忍,牙齿一咬,脸色暗的有些可怕。

“既然如此,那你可以下去陪你的龙儿了,徐有成,此事终于完结了,我们之间的仇恨,也该彻底来一个了解了。”

还是如同先前,徐有成如徐龙的下场一样,许久过后,烟消了,他的身子化作了一些齑粉,随着清风的吹拂而来,两人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看着抬头看着天空,默默告知韩家,徐家父子已死,他们大仇以报。

叶潇又看着李世民,后者一屁股坐地,帝王威严尽失。

“若不是念你乃是大唐皇上,若不是见到你一死,大唐又会内乱,今日,老夫饶你不死,但你的修为,却是要给你封了!”

一手将李世民吸来,紧接着手掌在他肩膀上一点,有灵光冲体,胸口出现许多道光束,从五脏射出。

下一刻,李世民就衰老了许多,他渡劫飞修为没了,像是一个老人一样,放佛不久之后就要奄奄一息。

但是忽然之间,他的周身肌肤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皮肤弹指可破,像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叶潇知道了,李世民气数还没尽,天不亡他,自己不能来硬的。

他的身子冲出大唐皇宫,身子直击昆仑山,五百年过去了,不管如何,也得去看一眼自己的徒子徒孙。

历经沧桑与磨难,岁月如梭又一年,我本无心增年岁,奈何时光快如风,已经无法在改变。

凡人的寿命在与短和精,至于仙人,那就是无限漫长的,眼巴巴看着自己身旁熟人一个个离去,自己至今在世,内心的焦虑以及对生命的感慨,每个人都有,仙也不列外。

人类永远无法看破生死离别,因为那意味着自己的生命里从此再无这个人了,他们不是仙人,但是比起仙人却是多了七情六欲。

在天空飞行了一个时辰,叶潇终于落在了昆仑山脚下,五百年前这里人声鼎沸,五百年之后这里如一捧黄沙,再无人烟,唯有地面,有着许多白骨。

这究竟是怎么了?这五百年以来,东方修炼界出了什么大事?原本街头随处可见的修士,此刻已经没了,很难见到了。

荒草丛生,这里落败了,但是锁死昆仑山的护罩还在,叶潇不敢击破它,否则有许多兽类将要冲出残害百姓。

行走在昆仑脚底,这些尸骨有人类,也有兽类,已经风化了,许多年了,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们成为残渣,随后化作齑粉。

叶潇感觉天底下再没有自己的熟人,孤独感出来了,师父呢?他是圣人,为何不前来找自己?他老人家去哪里了?

碧游宫在那?自己这些师兄师弟又在那?自己该去什么地方寻找他们?

往前缓缓行走,叶潇来到了第一重天入口,五百年前被自己祭出的护罩还在,没有人击破它,想必这些年来,此地在无人踏足。

叶潇有了不妙的感觉,手指一点,护罩被击破了,身子大步跨入时,见得了令他无比震撼的一幕。

上万具尸体,早已经成了白骨,乱七八糟的散落在了第一重天,悠悠千古,仅过五百年,变化太大了。

几个娃娃,还有方家庄,还有云牙,甚至别的徒子徒孙,他们这是怎么了?是谁杀害了他们?是这里的凶兽,又或者是天上的神仙?

叶潇来到这群白骨中间,目光呆愣,都是自己害了他们,若是不把他们带到昆仑来,此刻还活着吧!

若不是自己要将他们来到这里,一直在外界修炼,恐怕早已成了一股不可小觑的实力。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二章

天河紧连着玉山山脉,浩瀚的水波之上,空中一道涟漪震荡,凭空出现四个神使,正是绿笛所属神使,被王琳用召唤之门送到这里的。

“诸位兄弟,从这道山脉往北就是玉山山脉,此去小心应对,若是有危险请速回天江,在这天江之上,有我镇守这里,没有人能伤害他了你们。”水波震荡,一个蛟龙浮现在水面上,周身蓝色的光晕荡漾,瞬间化作了一个男子傲然道。

此正是先前的蛟龙阴神,如今他已经是阳神境修为。不久前,他请王琳赐名,王琳随意给他起了一个“聂龙城”的名字。

其实上,王琳怀疑,这蛟龙阴神本就有名字,只是故意不说,要求王琳赐名是假,为了和王琳拉近关系是真。不过,王琳也并不在意这些事情,爽朗的给他赐名了。

毕竟随着大量的神使加入,他觉得危机重重,先前他曾经跟随王琳身边东征西战,颇有感情,现在想见一面王琳就难,先前的那份情意逐渐就疏远了,通过赐名可以永久的拉近和王琳的关系。

如今,他也深深的知道,这位主子手段和实力,以如今的身份地位,早已经不是先前他刚认识的时候了,同时更是懊恼,当年没有用尽全力舔,若是能提升为护体法神,恐怕如今他修为也晋升到元神境了,如今每每想起来都是异常的懊恼。

所以,这次聂小萱提前和他沟通,并传达命令,让他来到这里定位。随后,王琳神念落在他身上,和他简短的交流一下,他顿时欣喜若狂,不遗余力的落实好王琳的法令。

他也是最近被聂小萱调到这里主管天江水府附近水域的,这片水域也是刚被炼化。同时,这里也是距离玉山山脉最近的一处水域。

如今,天江以北山水都没有炼化,派土、水属性的神使去探查并不合适,没有炼化的山水很难在里面潜藏隐身,而玉山植被茂盛,派木系神使进入玉山,可以潜藏在木头中,以法坛传承下来神道术法的强悍,只要小心应对,不容易被发现。

“玄武神宫!”一个月后,四个探子查到了一些讯息,从青丘弟子口中探知,他们背后站的正是玄武神宫。

而且,从青丘弟子口中得知,不久后将有一部分玄武神宫弟子来青丘,带有法器帮助青丘镇守城隍府,确保城隍府安全。所以青丘才有所依仗,即便先前损失了不少人口也没有向王琳开口。

而且从青丘弟子口中还得知,玄武神宫实力强悍,可不单单是帮助青丘镇守天江北岸这么简单,他们胃口极大。

似乎下一步要控制整个夏国,乃是整个北洲大陆,只是先前青丘老祖似乎为王琳说了话,才暂缓逼迫王琳交出天江以南的神域。

“玄武神宫,北洲大陆!”听到绿笛给自己汇报后,王琳陷入了沉思,来到这个世界后一直在大夏国活动,还真不知道自己所处的地域竟然是北洲大陆,看来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的大。

随即,王琳召所有的护体法神前来灵山秘境,毕竟事关重大,必须要当面商讨一下,而且王琳有一些想法也要他们进一步落实好。

“这玄武神宫是什么来头,你可知道?”诸护体法神在灵山秘境,王琳的住处聚集后,王琳询问韦无涯道。

“这个倒真是不知道,属下来自上界,对凡间界的事情知道的真不多。”韦无涯道。

确实如此,韦无涯从出生到成长为修士,都是在上界生活,对凡间界知道的不多。

至于月流苏、薛飞、聂小萱等自然也是不知道,甚至李唐也不知道。他们也都一一摇头。

“我略有所知。”当王琳看向木青云的时候,他沉思片刻道。

“公子可知这凡间界分成了几部分?”木青云道。

“不知道。至今为止,我连大夏国都没有出去过。”王琳道。

“禀公子,这凡间界分成了五大洲,我们所处的地方乃是北洲;相应的,冥界也分成了五个冥域,每个冥域都有一名冥帝执掌。当年我任阴差的时候听我的上司说过此事,冥域之间有通道相连,但极为隐秘。

而凡间界的五大洲中间都隔着大海。据说,这一任天帝之前,统御三界的乃是妖帝,那时是妖族大兴的时候,人族都是妖族的附庸,动辄被妖族当成血食吞食,没有任何地位。

而在北洲,玄武妖族就是一个极大的妖族势力,妖族以血脉论高低,玄武妖族血脉不低。

后人族崛起,出身人族的天帝和妖帝大战,最后将妖帝击杀,一统三界。据说,当年背叛妖帝,跟随天帝反叛妖族的就有玄武一族。也可以说,玄武一族是当今天帝的得力干将。

天帝一统三界后,也给予了玄武妖族崇高的地位,在凡间界的妖族都归当日跟随天帝反叛妖帝的妖族统领,而统领北洲诸妖族的正是玄武一族,玄武神宫正是玄武族的在凡间界的地盘。

但此后,人族大兴,天帝毕竟是人族,而且随着人族掌控三界,妖族逐渐的没落,那玄武神宫才逐渐的销声匿迹了。”木青云道。

“如此看来,那玄武一族倒是相当的不凡,懂得急流勇退,想必也是一种自保手段,毕竟若是仗着功勋飞扬跋扈,恐怕必然能久远,必然招致大难。现在突然插手夏国之事,恐怕和上界发生变故有关,绝对不可小觑了。”月流苏道。

“那青丘竟然将此等事瞒着我们,以后恐怕我们不能以盟友关系对待他们了,要小心提防才是。”薛飞也沉思道。

诸护体法神都微微点头,表示赞同月流苏和薛飞的提议,然后都看向王琳,静候王琳的决断。

“哈哈。想不到这个世界还这么大,我们如今也只是控制了一个夏国,路还长着呢。

不过,诸位也不用过多考虑,拥有绝对的实力才能自保,否则谋划什么都是白搭,当务之急是彻底炼化夏国山水,助你们提高修为、增长战力。

我有几个想法,一是要彻底控制夏国境内大的山脉。如今已经知道,那昆仑大神已经不在,而且昆仑神印也消失不见了,但这不影响我们炼化昆仑山脉,这件事就交给无涯和薛飞了。

韦无涯从惊天峰开始炼化昆仑山脉;薛飞从外围朝着昆仑山脉延伸,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将昆仑山脉掌控在我们手中。我会和剑门掌门交涉此事,争取她的同意。”王琳缓缓分析道。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三章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教授,你不知道现在霍拉马大学的校长是谁吗?”

“有所耳闻,是栗三明教授吧?”

“是啊,所以你看,栗三明教授是当初我们科考队的队长,他也是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说服去担任霍拉马大学校长的,他既然对霍拉马大学有信心,我相信你也会有信心的。”

“你是想说,科考队的队长当了校长,那么队员们就应该跟着队长走,去霍拉马大学任教,是这个意思吗?”

“呃,也不完全是这个意思,好吧,就当是这个意思吧,和熟人一起共事,不是很愉快的事情吗?”

“就算栗三明教授在那里,这也不能说服我就一定要加入霍拉马大学,我更在意的是,我们还能一起擦出什么其他的火花?”

牛皮克拉斯教授对于晚年生活想的很透彻,那就是开心就好,名利什么的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要从生活中感受到不一样的快乐。

“教授,如果我答应你,再组织一次新布洛斯岛之行,你会愿意加入霍拉马大学吗?”

庞小南想起了上次在探险回来召开的发布会前,牛皮克拉斯教授那意犹未尽的样子,要不是新布洛斯岛太危险,估计他还想继续在那里考察。

正好布里奇摩尔根有计划要再去新布洛斯岛,而且这次去肯定是会做好万全的准备,比如武器的配备更加先进,最少会配一艘宇宙飞船,他一定不会介意原班人马再次集结。

庞小南甚至在想,如果自己到了灵修界回不来,答应布里奇摩尔根的事情,就由栗三明教授代他完成,把之前的队友都找回来,相信布里奇摩尔根会很高兴的。

牛皮克拉斯教授听到这个提议,眼睛顿时亮了,“你说真的吗?你会再组织一次新布洛斯岛的探险?”

“教授,也许这次不叫探险了,我们可以叫它考察,因为这次我们配备的武器比上次可是先进太多了。”庞小南心想单是一套金刚机甲,就能提高几倍的战斗力,如果再配上盘古系列机器人,那就算是大猩猩,也未必能够轻易对付他们。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答应我带我再去一次新布洛斯!”牛皮克拉斯教授答应的很爽快。

过去这么久了,牛皮克拉斯教授还对新布洛斯岛之行念念不忘,那是他今生最难忘的回忆。何况庞小南还描述这次不会有太大的危险,那何乐不为呢?

“不过庞小南,你哪来的那么多资金呢?”牛皮克拉斯教授还不太清楚庞小南的真实身份,他依然以

文学

为庞小南只是一个保镖。

“资金方面你就放心吧,摩尔根财团会负责的,”庞小南调皮的笑了笑,“说实话,其实这次探险也是布里奇摩尔根和我先提出来的,我不过是借花献佛,我想多带几个人他不会有异议的。”

庞小南不打算瞒着牛皮克拉斯教授,反正以后也瞒不住。

“这我就放心了,对了,你刚才说,栗三明教授也是你鼓动去霍拉马大学的,你到底跟霍拉马有什么关系啊,霍拉马的事情你这么关心?”

霍拉马的崛起就是几年的时间,很多人都不明白霍拉马为什么要建造一座城,为什么能发展这么快,种种的传闻给霍拉马笼罩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我呢,也算是霍拉马的开拓者之一,所以我对霍拉马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当初我劝说栗三明教授去霍拉马的时候,我答应他会尽自己所能邀请到充足的师资力量,所以我这不是请你来了吗。”

“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么大的能量,竟然还参与了霍拉马的创建,行,冲你这魄力,我决定答应你的请求了,我去霍拉马大学,不过你得等我一段时间,我得把这边的工作交接一下,尾大不掉,你得理解我。”

“理解理解,教室你既然答应了,自然是言出必行。”

“还有,你答应我要请汉密尔顿克斯教授一起创建物理学院,这你可得信守诺言。”

“一定的,保证完成任务。”

“另外我跟你明确一件事情,这个物理学院的院长我可以不当,如果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愿意当,就给他当,我宁愿当个闲人。”

“这个好说,我会协调的,如果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想当院长,你就当闲人,如果他不愿意当,到时还得你负责,其实我是希望你当的。”

“你啊,就是想扯我的虎皮当大旗。”

“谁让你旗帜那么鲜明呢。”

“除了我,你还打算去邀请谁啊?几个人可撑不起一所国际知名的大学。”

“我能力有限,除了你,我只能是再请一个人了,也是科考队的队员。”

“小田莉玛吧?”

“你怎么知道?”

“科考队就没剩几个人,不用想都知道是她了。”

“对,就是她,要是她愿意来霍拉马大学,你觉得设立个什么学院最好呢?”

“那当然是生物学院了,不过她可没那么容易请,她不像我这个老头子,她的未来还很长,你有把握说服她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但愿能成功吧。”

“你要是连她都请过来了,那你就真的把霍拉马大学给炒火了。”

“何以见得呢?”

“哈哈,世界上最著名的几个家伙都在一个大学里共事,你说会产生什么效果,那自然是吸引越来越多的优秀教师和优秀学生加入霍拉马大学了。你要知道,大学教授一般都不会改换门庭的,一般是在一所学校干到退休,可你就这么赤裸裸的挖到了墙角……”

“诶,教授,这可不是挖墙脚,这叫良禽择木而栖,我锄头挥的再好,那墙角如果是钢铁的,我怎么挖都挖不倒啊。”

“行了,你就吹吧,留下来吃饭吗?”

庞小南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天边已经是红霞满天,时间不早了,“算了吧教授,我还是抓紧时间去找小田莉玛教授吧,就不打扰你了。”

“好,我也不留你,实话告诉你,我都好久没吃过晚饭了。”

“怎么,你皈依佛法了吗,过午不食。”

“不是,我只是单纯的不想吃晚饭,跟佛法没有关系,不过戒了晚饭之后,人确实平静了许多。”

“是吗,那我也试试,我先走了,教授你尽快处理好这边的事情,我在霍拉马大学等你,啊不,栗三明校长在霍拉马大学等你。”庞小南心想自己未必能等到牛皮克拉斯教授去到霍拉马大学的那一天,还是不要轻易承诺的好。

庞小南没有去吃晚饭,马上拿出手机订了一张去小田莉玛所在城市盛田市的机票。

其实庞小南早就可以不吃饭了,呼吸天地灵气也能果腹,只不过有时候他嘴巴里面没味道,随便吃一点就当是活动活动嘴巴和肠胃。

从牛皮克拉斯教授家里赶到机场已经是晚上七点,庞小南看到机场里有卖牛肉面的,忍不住进去点了一碗面,开始细品这机场里的美食。

吃到一半的时候,庞小南发现一队保安朝出站口匆匆跑去,而他们跑过去的那个方向也是一阵喧哗。

庞小南看到那个方向走来一个人进了面馆点了一碗面,刚好坐到了自己对面,于是他忍不住好奇的问道:“美女,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哦,一个粉丝劫持了一个明星。”女人说的波澜不惊。

“有这种事?”庞小南很奇怪,机场的安全工作是最严密的,怎么还会有人在

文学

机场干出这种恐怖事件呢?“他是怎么劫持的,用的什么工具啊?”

刀具是不可能带进来的,炸药之类的更不可能,难道是在机场内部自制的武器?

“徒手劫持的?”庞小南感到好笑,原来赤手空拳也能当恐怖分子了,“劫持的什么人啊?”

“朱丽迈,大明星。”女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拿起筷子开始吃面。

庞小南记起来了,这个朱丽迈在霍拉马的时候还跟自己学过表演,那个时候她只不过是个三线小明星,也就只有特柏普,才把她当成女神一样供着。

“朱丽迈是大明星了?”庞小南对娱乐新闻一直不太关心,他不知道对面的女人所谓的大明星是什么程度的概念。

“她这几年影后得了一堆,票房动不动就过亿,你说是多大的明星?”

“这么厉害啊?”庞小南惊掉了下巴,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对面的女人则像看不明生物一样的看着庞小南,“你是不是从来不看电影啊?”

庞小南决定去看看热闹,怎么说,那个朱丽迈也和自己有一面之缘。

于是庞小南匆匆吃了面,就朝人山人海的那个方向走去。

看热闹的人群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庞小南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最里面是一层安检人员。

庞小南往人群的中央看过去,只见一个猥琐的男人正掐着一个美女的脖子,那个美女看起来像是朱丽迈,但是又不太像,如果说那就是朱丽迈,那绝对是整容了。

站在最里面的可能是安保队长,他正在和劫匪做沟通工作。

“你把人质放了,我们有条件都可以商量!”

劫匪留着一头的脏辫子,看起来很有艺术家气质,只是那青筋暴起的手臂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庞小南用灵识探查了一番,这个男子竟然有武道巅峰的修为。

一个修习武道的人,竟然误入歧途来绑架人质,这得是多狂热的追星族啊。

“你们都给我让开,不要跟我谈条件,我的条件就是,你们让开,我带着朱丽迈小姐出去,你们放心,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我只是要和她吃个饭,在那之后我就会放了她。”

脏辫男说的很轻松,可是手上的青筋却长大了不少。

朱丽迈被他掐的都有些喘不过气来,花容失色。

庞小南听到旁边一个保安对队长说:“队长,我们冲过去把这家伙制服吧,他手上又没武器,不会给朱丽迈小姐造成什么伤害的。”

“别轻举妄动,”队长摆了摆手,“这家伙有些厉害,你们看到他的手臂了吗,那是横练高手才会有的肌肉结构,我们冲过去,他很可能掐断朱丽迈的脖子。”

“有这么夸张吗,队长?”

“这一点都不夸张,更夸张的是,我们就算是开枪,我们的子弹打到他的身上,很可能跟打在铜墙铁壁上是一个效果。”

“那现在怎么办?”

“你们赶快去请谈判专家到场来。”

“是,队长。”

脏辫男继续冲着队长喊道:“快一点让开,别耽误了我和朱丽迈小姐共进晚餐。”

“先生,你冷静一点,你一定是朱丽迈小姐的忠实粉丝,既然你这么爱慕朱丽迈小姐,你肯定不愿意看到她受伤的,你何不先松开她,我们好好聊一聊呢?”

这队长虽然没受过谈判方面的训练,不过他还是懂的人性的,是啊,你一个粉丝,竟然做出伤害偶像的举动,这让偶像以后偶如何跟你相处呢。

“你别做梦了,我松开她,然后你们好冲上来跟我拼命是吗?我告诉你,我虽然不怕你们,但是我不是笨蛋,你们以多欺少,你觉得我今天有可能冲出去吗,你们手上还有枪,所以,少在这里跟我叽叽歪歪,快点让开。”

脏辫男的手上又加了几份力道,朱丽迈被掐的死命挣扎,嘴巴张开吐着舌头。

“冷静,冷静!”队长不淡定了,他知道脏辫男手里的力道是很要命的,万一没控制好就要人命了,“你要是把朱丽迈小姐伤到了,她又怎么和你共进晚餐呢?”

“哼,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脏辫男有些歇斯底里。

庞小南看到身边有个人拿着一个牌子,牌子上面有几个大字“朱丽迈后援会”,他知道这是朱丽迈粉丝团的骨干,于是他问道:“兄弟,到底怎么回事啊?”

那个年轻人把大致的经过跟庞小南说了一遍,原来今天是朱丽迈参加完颁奖礼回来,下飞机出来的时候,在候机厅就被粉丝团给包围了,谁知道这个脏辫男从粉丝团里冲了出来,一把就抱住了朱丽迈,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掐住了朱丽迈的脖子。

“他是怎么混进粉丝团的?”

庞小南虽然不追星,不过他知道后援团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加入的,官方后援团是需要明星的经纪公司认可然后交由团长管理,每个团员都是要审核才能加入的。

“他以前表现的很正常啊,我们也做过背景调查,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武术教练,参加过很多比赛,在武道上还算是小有成就呢,我们那个时候吸纳他,是觉得有他在,朱丽迈小姐还能受到保护,没想到今天却害了她。”

从粉丝的口中,庞小南得知这个脏辫男是个孤儿,于是他分析,这家伙从小缺爱,把他缺失的家庭温暖都寄托在了偶像朱丽迈的身上,接着由爱生恨,因为偶像毕竟是偶像,只能远观不能亵玩,得不到的爱太难过了,于是他就想近距离的接触朱丽迈。

可是大明星又岂是普通老百姓能够亲近的,他肯定是被拒绝了好多次,才策划了这次行动,不过在机场这种地方实施绑架,这脏辫男脑子也许是有点问题,可以推断,他或许还会有些轻微的精神疾病,甚至是双重人格。

脏辫男今天的行动好像也计划的不是很周全,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实施下一步的动作,只是在重复的让安保人员让开,可是傻子都知道,安保人员怎么会让开呢,出了机场歹徒就不好控制了。

这时候朱丽迈终于忍不住了,她拍了拍脏辫男的手,请求他松开一点,脏辫男果然照办了。

“你听我说,你不就是想和我吃顿饭吗,我跟你去,你让我跟他们说。”

朱丽迈也是演过很多打戏的明星,虽然戏里都是假打,但是武术指导都是功夫高手,她知道眼前这个歹徒的功夫有多好,再这么僵持下去,估计她的小命真的会不保,她决定自救。

脏辫男迟疑了一下,接着凑在朱丽迈耳朵旁边恶狠狠的说道:“我答应你,但是你给我老实一点,不要想着耍什么花招。”

于是脏辫男松开了掐住朱丽迈脖子的手指,转为用手臂环住了她的脖子。

“先生们!”朱丽迈冲着安保人员喊道,“你们就听他的吧,让我们走,我只是去跟他吃个饭,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请你们让开……”

安保人员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朱丽迈帮着绑匪说话,这让围观的人群顿时哗然。

“朱丽迈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帮绑匪说话呢?”

“她也是被逼的,如果她不帮绑匪说话,绑匪估计会下杀手呢。”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绑匪估计也没抱什么生还的希望,看起来就是亡命之徒呢。”

“不过再怎么样,朱丽迈也不该替绑匪说话的,她这是往火坑里跳,绑匪说是说只去吃个饭,但是你哪里知道他后面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是啊,我要是绑匪,如果得逞了,饭都吃了,饭后自然还会来点活动。”

“什么活动啊,你这个龌龊的家伙。”

“怎么就龌龊了,饭后散散步谈谈心怎么就龌龊了……”

“霸王硬上弓,得不到就绑架,这一招很有男子气概啊。”

“也许这也是朱丽迈喜欢的风格呢,难怪她会帮绑匪说话。”

人群的议论纷纷让脏辫男有些紧张,他再次掐住了朱丽迈的脖子,大喊一声:“都给我住嘴!你们,退后!”

脏辫男挟持着朱丽迈朝候机厅的大门缓缓移动,他的行进路线是贴着墙壁,作为武道高手,他知道不能把后背留给敌人的道理。

“谈判专家什么时候能来?”队长着急的问了一下身边的属下。

“队长,谈判专家已经在路上了,可是从出发点到机场至少要二三十分钟的车程,这还是不堵车的情况下。”

“真踏马的见鬼,第一次碰到劫匪只要人质不要物质的。”

绑匪如果是单纯为了人而来,而不是为了钱,那就真的不好处理了,因为他的目的是带人走,你跟他谈任何条件都谈不拢。

队长当即做了一个决定,他对队员们喊了一句:“都把枪放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