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与高校长,床笫之欢

白洁与高校长 第一章

那和尚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一身素白僧袍,面如冠玉,眉清目朗。他双手合十,宝相庄严,立在那里,竟使周围的事物都莹莹生辉,视之竟非是凡世中人。

另两位儒生,也是丰神俊秀,神采英拔。

“竟是真如大师?溪泉兄与守智兄?”

玄尘认出那两位儒生,乃是江南大儒权顶天的亲传弟子龙睿龙守智与王静王溪泉。

昔日二人游访龙虎山,曾经在天师府里面住过几日,与他谈玄论道,性情极是相得。

至于那位和尚,乃是保圣寺的真如大师。一位年纪轻轻,就已名传江南的高僧,号称‘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在世化身。因二人乃是同辈,师长间交情甚笃,所以彼此间也多有来往。

换在往日,玄尘一定会很高兴,可今日他却只是神色恹恹的躬身一个稽首:“确实很巧,三位怎的都在此间?”

“真如大师是医道圣手,来给二皇子殿下授课的。我二人则是被权师选中,来为殿下读书解闷。”

龙睿回了一礼,就很奇怪的询问:“玄尘道人今日怎的如此沮丧,看起来就像是没了魂?”

真如大师闻言失笑:“今日玄尘道友尘缘已断,自然难免伤心。”

王静则是饶有兴致的说着:“就是刚才的那位姑娘吧?天师双璧之一的薛云柔薛仙子。”

“若是这位,那么玄尘道友只怕是真没希望了。”

龙睿听了,不由哈哈大笑:“如今满南京城的人都知道,这位薛仙子对诚意伯的次子李轩倾心不已。北京城最高不可攀的一朵名花,而今已被我们南京人给折下。”

“李轩?”玄尘蹙眉,心想这李轩,就是那位骗取他师妹芳心的人吗?

“诚意伯的次子?请问三位,这李轩究竟是何许人也?”

“你问的李轩,这也是我们南京城一位新崛起的传奇人物。”

龙睿面色奇异,他一边摇着手中折扇,一边说着:“此人在十八岁之前,还是个走马章台,斗鸡走马的纨绔浪荡子,年轻英俊,在秦淮河留下众多传说。然后在十八岁,此人却忽然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降妖除魔,屡破大案。

不久前,此人更是在北固山立下了盖世奇功,以三千弱旅大破林紫阳数万大军。如此英雄人物,又兼在秦淮河洗练出来的风流倜傥,要获得那位薛仙子的芳心,倒也不是难事。”

真如大师也双手合十:“这位李施主将一场可能波及整个江南的大祸消弭于无形,可说是身具无量功德,未来如有缘法,贫僧是极想与他一会,看看这位少年英杰,究竟是何等的人物。”

玄尘道长听了之后却一阵磨牙,一双拳头紧握着,发出‘嘎嘣嘎嘣’的响声。

※※※※

同一日,深夜时分的栖霞山内,仇千秋与目盲老者。正神色凝重万分的看着眼前的一位妖魔。

——那是一对男女,看起来与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可如果仔细看,会发现他们的身体是彼此连接的,双身一体,在他们的背后还各自有着一只灰黑色的翅膀,向两旁伸展。

“居然劳动朱雀堂的伏魔总管与仇真人一起出面,联袂出手,我与玉妹妹真是荣幸万分。”

这只妖魔中的男性嘎嘎的笑,狂妄放肆:“你们这是要把我们也抓到镇妖塔吗?这可不容易。”

那女子则哼了一声:“我们走了,跟他们废话做什么?”

仇千秋没有说话,他直接一个闪身,到了那妖魔的女身之前,一掌印在了她的胸部。

而此时那目盲老者,也是同样动作,他的手掌,也击打在妖魔男身的同一部位。后者完全不能反应,可这妖魔无论男身女身都没有任何的惊惧之意。

下一瞬,随着一声‘嘭’的巨响。仇千秋感受到一股额外狂猛的雷霆掌力,从自己的手掌灌入,后续而来的则是无尽的死亡异力。

目盲老者,则是感觉自己与一位身具灭绝一切力量的大高手对了一掌。

这一刻,栖霞山内罡风

文学

澎拜,两人的力量四面溢散,将所有一切草木都全数碎为齑粉,将周边山丘都夷为平地,同时一股小型的蘑菇云团升腾而起。

而那身具双翼的双体妖魔,也被排山倒海般的巨大气浪吹拂到了三丈之外,那个男身,再次发出了‘嘎嘎’大笑:“我说过的!你们二人徒劳。我二人虽然只是九重楼境的比翼魔,却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杀死镇压的。即便是你们二位也不行,哈哈!二位告辞!”

他们张开了双翼,径自往南面方向飞行。

仇千秋没有去追,他矗立原地。脸色铁青的看着这对男女离去的方向。

等到这妖魔消失在了夜空中,仇千秋就转过头看向身边的老人:“总管,你身上的伤可无妨?”

“还好。”那目盲老者苦笑道:“幸亏千秋你刚才只用了一成不到的掌力,否则我身上的旧伤一定会加重不可。”

老者随后摇头道:“这比翼双魔实在是难缠,你我二人刚才步调几乎一致,却还是没能够伤其分毫。这种导力化力的能力,真是可畏可怖。关键是只要这两人中任何一人的某个身体部位保持完好,另一人的同一部位就可无限再生,直到他们的魔力耗尽。”

“可要想耗尽他们的气力,又谈何容易?比翼双魔的身体孱弱,一身气力并不比七重楼境的武修高多少。可他们的法力储量,却并不逊色于我二人。尤其是南京这个地方,他们恢复的速度,可能远超你我。”

仇千秋皱着眉头,也感觉头疼无比:“除非是有两人,能够做到真正的心意相通。可以分毫无差的击中他们身体的同一部位。可这种人,我们得到哪里去寻?这只比翼魔,怎么突然就到了我们南京?”

老者陷入凝思,却任他如何冥思苦想,都想不出破局之策。

“如今之计,只能以防范驱逐为主,尽量不让它靠近南京城。然后我们内部挖潜,我记得藏书楼有一门顶级的合击武诀,‘正反两仪天击地合战法’,正好能克制妖魔,刀剑枪矛,诸般兵器都可使用。这次回去之后,老夫便将这门武诀下发,督促所有六道司成员练习。尤其是那些情侣,夫妻,看看有没有人能够将之修成。”

“正反两仪天击地合战法?我倒也听说过。”仇千秋眼现狐疑之色:“能够修成此法的不少,可能够达到极致境界,步调完全相同的,怕是亿万中无一。”

“我这是死马且当活马医,是无可奈何之策。”

目盲老者叹了一声:“这只比翼魔,你我必须尽早解决不可。自从十二天前此魔到了南京,城内就有一百七十对夫妻成了怨侣。还有九起发生在夫妻之间的凶杀案,这样下去还得了!且你没发现,这只比翼魔已经快要破境。等它入了第四门,只怕更加难制。”

想到那妖魔踏入第四门的情景,仇千秋顿时面皮发紫:“我已经发出飞符,邀请北方那对侠侣南下。”

可他心里却在发虚,即便是乐氏那对被称为神仙眷侣的存在。怕也是没法做到这种完全如同一人的默契吧?

他甚至怀疑这天底下,是否有治得了这只比翼魔的人存在。

“他们能来最好,实在不行——”此时目盲老者的语气,也颇为沮丧:“就只能邀请几名天位,一起将此魔封印了。”

※※※※

三天之后的清晨,李轩站在大门口恭恭敬敬的送老爹李承基去上任。

所谓人靠衣装,此时的李承基一身金甲,腰挎大刀,显得威风八面,气概非凡。再没有半点糟老头子的痕迹。

“你如今的寒法真意与雷法真意,都已初入门径。接下来就不

文学

要好高骛远,追求真意的提升,当以巩固凝练为宜。这没别的途径可走,只有练与想。”

李承基骑坐在一匹地行龙上,居高临下的对李轩交代道:“练就是将你的真意,融入那四门武诀,一遍遍的反复练习,练得多了,真意就稳了。想就是回忆先祖降临你身时施展的刀诀真意,每一个细节都不可漏过,尽量加深印象。”

然后李承基也万分遗憾道:“可惜,我在家里拖这三天已经是极限。陛下与于少保如今对江防额外重视。连续三道飞旨,为父如今已经拖不下去了。否则依我之意,是要再多呆几天,助你的两门武道真意彻底稳固再说的。”

他之前说是帮助李轩感悟武意,可其实心里认为只需李轩能够在三天内打下一定基础,就是很不错的结果了。

可他这小儿子,近来都只让他惊喜,近乎奇迹般的在两门真意上都入了门。

所以李承基,他是真的想再陪他的轩儿多练习几天,那种父子间一起参研武道,其乐融融的感觉,让他万分留恋。

“孩儿明白,近日一定会勤加练习。”李轩脸上是毕恭毕敬,“所谓皇命难违,父亲你只管去忙你的公务便是,也勿需挂念家里。家中的一应事务,孩儿也会照看好的。”

此时他的心里,却在‘艹艹艹艹艹艹’,在疯狂的长草。

心想你再留两天,我李轩还能活?这三天里面,可被爹你欺负惨了。每天被冻到连吃东西都感觉不到味道。

他已经有了一个很沉痛的领悟,下次坑爹之前,还是得看一下情况。

自家这老头,可不是任由揉捏的面团,绵里藏针呢!在官场上想必是个笑面虎。

等到李承基不甘不愿的离去,李轩就感觉胸中的压力骤然一松。

白洁与高校长 第二章

秦飞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不过这上面的字我却好像从哪里见过。”

卢小天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追问道:“师兄,你是从何处看到的。”

秦飞捏了捏太阳穴,有些不确定的道:“东西就在殿内,不过咱们想要去的话,得等一会出了小世界才行。但我也不确定,因为这上面的字,跟那石板刻的差不多,不过那上面刻的有点多了,我倒是一时不好确定。”

秦飞说着,顿了顿,继续道:“不过那个东西,如果你想要的话,你二师兄他曾研究过,他那有一整套的,没必要去殿里,毕竟殿里那个只是一段而已。”

卢小天听着,不由一惊,道:“师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不是什么稀有物品?”

“嗯!那个东西有石刻版的,主要是为了方便在凡间流通,除了石刻版,就是玉简了,你二师兄那里就是一块玉简。”

卢小天脸上闪过一缕失望,毕竟要是那些东西都烂大街的话,说明自己这玉牌也好不到哪里去。

卢小天落寞的神情,落在了秦飞眼中,秦飞微微一笑,安慰道:“你也别沮丧,我看你这玉牌应该是个稀罕物,不过问题就在于这上面的文字,你可知道那些流通出来的是从哪里来的吗?”

卢小天摇头,毕竟要是知道,他也不会问。

“这个是比咱们清风谷还要牛的一个门派,特意发出来的,听说这个文字的那些记载内容,是从一个大能遗府带出来的,而他们也试着翻译,但这文字压根不是什么古文,也没有任何途径可以找到相关信息,所以他们才决定将其中一些内容复刻成了玉简和石碑,流通于修真界和凡间,二师兄那块,就是他们放出来的完整版。”

“对了,师兄,那二师兄不是研究过吗?他研究的怎样?”

“瞎子摸象,两眼一抹黑,白费力气。”

卢小天听着,眉头一皱,此时的他,心中不由浮起一个念头,只不过一瞬间后,他便将其抛之脑后,毕竟只有拿到了玉简才能确定,自己现在想再多,也只是瞎想而已。

而就在此时,秦飞却拿着一堆法器放到卢小天的跟前。

“来!看一下,你还有没有看得上的,机会难得!”

卢小天望着眼前这堆法器,眼睛一眯,直接问道:“师兄,你的意思这里我随便拿?”

“嗯!随便拿!看上的都可以,毕竟这里都是我们用剩下的一些法器。”

卢小天眉头一皱,心底开始琢磨,这算不算是一个测试,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就算是真的,但自己也不能得寸进尺,否则还败了好感。

微微一笑,卢小天道:“师兄!我拿这么多也没用,兵贵在精,不在多,你见多识广,要不你帮我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适合我的。”

“行!你既然拿了竹锋剑,这个青衣甲倒是不错,是四师姐当年替换下来的贴身软甲,来!你闻闻!”

秦飞说着,拿着软甲直接放到卢小天的跟前,贱笑道:“是不是很香!”

卢小天尴尬一笑,道:“师兄,差不多得了。”

秦飞却不以为然,随后对着卢小天道:“这有啥事,师兄也只是实话实说。”

秦飞一边说着,随后灵力涌进青衣甲,只见青衣甲化作一道青芒,朝卢小天身上缠去,没等卢小天反应,这青衣甲便附身在了卢小天的身上。

感受着那冰冰凉凉的触感,卢小天不由想到一个画面,要是以前在地球上,自己大夏天,能穿这么个宝贝在身上,那得多爽,想到这里,他不由嘴角一扬。

等他回神,那秦飞却一脸贱笑的望着自己,又一本正经的道:“师弟啊!我跟你说,等你见了四师姐后,你就会对这青衣甲更加爱恋的,说实话,要不是你师兄我心系你六师姐,我是真的舍不得将四师姐这青衣甲让给你穿,哪怕这青衣甲对师兄我现在没有任何用处,但这不妨碍我感受师姐的余温,你说呢?”

望着口无遮拦的秦飞,卢小天只能点头应付,道:“师兄说的对!”

白洁与高校长 第三章

片刻之间,无数的不死军就在末劫天火当中被烧成灰烬。一旦末劫天火被克制,巫人大军似乎就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更恐怖的是,末劫天火这种东西是不受控制的,一旦被放出,就会焚烧任何有灵性的东西,不分青红皂白,自然连地府阴兵也不会例外。

无数的地府阴兵也被波及烧的魂飞魄散。

剩下的地府阴兵迅速的后撤入黑暗当中,消失不见!

而巫胡骑兵也纷纷撤退,任凭这部分的不死军彻底丧身火海。

一时间东路这边的战事脱离接触,巫胡骑兵并没有能够全歼剩下的玉京禁军。

而埋伏的地府阴兵也没有能够覆灭这些巫胡骑兵,双方可谓是打了一个平手。

然而南路方面,同样也有着末劫天火放出,那些一些随军道人出手,释放出末劫天火,烧向同样变成不死军的巫爰战士。

认真来说,释放末劫天火还是十分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烧到自己。

矦青云当初是因为有着虚灵花园,隔绝末劫天火,才敢随意释放末劫天火,不担心烧到自己。

而这些普通的随军道人却不可能如此豪奢,有着虚灵级数的法宝护身,所以释放末劫天火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是引火自焚,将自己灵魂元神烧灭!

不过五六个随军道人的死亡,还是换得大片的末劫天火燃烧而出,阻断了巫爰不死军杀向神机营。

否则这大宋最精锐的一支部队,非得遭受重创不可!

大宋方面一旦施展末劫天火克制住了不死军,似乎就已经克制住了巫人最强大的力量。

再这么下去,搞不好巫人大军真的会覆灭在今晚!

也就难怪大宋方面会如此大言不惭。

而九城山居然如此坚定的站在了大宋朝廷一面,却也当真出乎意外……

然而,矦青云却觉着不对。

他知道巫人方面起码还有着两个底牌没有打出。

一个自然是刚刚他们议论的那所谓的安西火。

而另外一个却是巫人的祖灵。

今晚的战争打了这么久,却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巫人祖灵出手,这件事情难道不值得奇怪么?

显然巫人还有着依仗,或者说他们在憋什么大招!

战事继续,随着巫人的不死军被克制,末劫天火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没有大用。

战争再次回到普通人的层面,巫胡骑兵和大宋军队展开一次次的碰撞厮杀,双方的战争无比惨烈。

大宋军队训练有素,装备精良,阵型严密。

而巫胡骑兵精于骑射,骑兵厉害。而巫爰人力大无穷,悍不畏死。

但是战事渐渐还是向着巫人不利的方向发展,倒不是说宋军火器多么厉害。

除了神机营火器确实厉害,其他各支宋军部队的火器威力就很一般了。

之所以战斗对巫人不利,还是因为今夜的战斗,发挥不出巫胡骑兵的真正威力。

骑兵乃是离合之兵,而今夜,虽然巫人大军没有被彻底压缩包围在城池当中。

然而却也限制住了骑兵的大规模穿插机动的能力!差不多陷入到了阵地战的意思。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