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一章

波风水门小队一路急行,穿过一片一片的森林,终于是到达目标地点附近了。可是摆在他们面前的于原定计划有所偏差。

想想也是,土之国的运输线,怎么可能只有一座桥。那得运到什么时候啊,还有那些物资就算不能马上运过去,也会先安放在土之国方向的营地中。

为了将利益,将这次行动的收获最大化。波风水门决定分兵,有卡卡西带着另外两名弟子,宇智波带土和野原琳,前往神无毗桥。

有他自己承担更重的任务,摧毁对方的后勤补给基地,并摧毁其他两座桥。彻底让岩忍村的后勤陷入困境。

波风水门的小队在修整,波风水门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宇智波带土和卡卡西在争论着什么,旁边野原琳听的是一头黑线。

波风水门颇具意味的看着自己在争吵的两个弟子,心情十分好,他觉得经历过伤痛的卡卡西,只有在和带土在一起时,才会展现出这个年纪的可爱一面。

卡卡西这孩子,为自己的家族背负了太多。太想向别人证明,旗木一族没有倒下。太想要恢复一族的威望了,想到这波风水门不禁感叹。

旗木朔茂前辈真是太可惜了,不过他也是从那次宇智波一族的行动中,看出了一些端倪。在整个事件中,宇智波一族应该早就跟三代火影大人,有过交流。

那么这起事件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志村团藏长老,他所处的位置,和行为方式就显得有点不对劲了。

再加上团藏长老之后的一些手段与做法,波风水门有点相信宇智波一族,所说的白牙是被人泄露了消息,中了埋伏,才不得以撤退得了。

换做自己也会这么做,宇智波说的很对,尤其是那句,如果说完不成任务的是废物,那么抛弃同伴的人,却是连废物不如。

过了好一会,波风水门出言阻止了两人继续讨论。

“卡卡西,带土,你们不要闹了。我们就要分开了,分开后小队有卡卡西负责。”波风水门说道

他从身后拿出一个特质苦无,丢给了卡卡西,说道“这个你拿好,算是我送给你成为上忍的礼物,要好好保存,随身携带。”

这时候野原琳,也从身后拿出一个礼盒,递给了卡卡卡西,“卡卡西恭喜你称为上忍!”

随后大家把眼神看向了宇智波带土,宇智波带土明显有点尴尬,猛地想起一件事,从背后的背包中,拿出了一个卷轴。

“那卡卡西,这个卷轴可是金色修罗前辈,亲自送给我的。原则上属于我们宇智波一族的机密,不过我看你可怜,又赶上你晋升上忍。

本大爷勉为其难,就借给你看一段时间。这里面的内容不要外泄,可是很珍贵的技巧。你可不要小瞧了啊。”宇智波带土说道。

“不必了带土,你的心意我领了。阳前辈的卷轴,还是不要给我了。”卡卡西说道

“我说给你看,就给你看!金色修罗前辈给我了,就是我的了。”宇智波带土说完,将卷轴硬塞进了卡卡西怀里。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二章

巫秦扬起脑袋看向林玄真,认可道:“好,只是我灵力微薄,还得劳累你带我过去了。”

若不是借助白玉螺这本命法宝上品灵器的能力,巫秦之前在炼心大阵里,也不可能以幻象迷惑谌牧情。

如今巫秦的灵体刚刚在林玄真提供的那一道先天之气的帮助下才凝实,修为倒退,即使心里有种种猜测,也无法看穿林玄真的修为。

巫秦所创的寒月炼心诀,由纯度不高资质平凡却五灵根平衡的女修潜心修习,也能修炼出先天之气来。

她自己就凭借修炼出来富余的那一缕先天之气,才能护住神魂不损,附于白玉螺中作为器灵休眠。

因此巫秦对林玄真身上有先天之气,倒是接受良好。

而且这先天之气与灵气,对于普通修士而言,几乎没有区别,不是每个人都能感觉出来的。

巫秦好奇的是,林玄真修炼的是什么功法,竟然能比她自创的功法更能积聚先天之气。

但功法之事,她和林玄真交浅言深,此时谈起自然不太合适。

林玄真也不撤下隐匿阵,直接召出稳剑,带着白玉螺就往海角楼楼主院中飞去。

巫秦坐在白玉螺上,被林玄真托在手心。

她往身下白玉螺外探头看了眼,见到林玄真脚下那比自己如今身高还要宽的玄铁剑,心里一动。

抬手捋了捋散落的鬓发,巫秦假装不经意地对林玄真说道:“我与你一见如故,不如你我以平辈相交?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个一万多岁的老人家。”

林玄真分心低头看她一眼,无可无不可地应道:“巫道友若是觉得平辈相交更好,在下自然没什么意见。”

在这修真界,大部分人还是非常在意辈分这种东西的。

巫秦这样一说,若是修真界本土人士,恐怕会诚惶诚恐推辞一番。

但对于林玄真而言,巫秦如此行事,就更像蓝星来的老乡了。

见林玄真应下,巫秦略感意外,不过想到对方那吓人的背景和后台,也就了然了。

巫秦伸手向下指了指,道:“林道友,你助我良多,我看你脚下所御飞剑不过是普通玄铁剑。不如这样吧,我赠你一柄灵剑?”

她不想欠下这人情,看到林玄真脚下的玄铁剑,才想起自己白玉螺里还存放着几件还不错的法宝。

这白玉螺,其实是她猎杀原本占据长洲海角,鱼肉人族的一个大螺妖得到的。

经由炼制,完全祛除了妖气,成为一件上品灵器,还被巫秦蕴养在丹田上千年。

白玉螺不仅是攻防一体的法宝,还带有存储功能,是巫秦的得意之作。

林玄真闻言,忙拒绝道:“不必了,这飞剑是我专程用来御剑的。我不用它御敌打斗。”

就算想要用剑打斗,也得她会使剑法才行。

说了两句话,两人便到了海角楼楼主的院里。

林玄真悬停于半空中,并未落下现出身形。

谌牧情与楚怡早已聊完了正事,此时两人正在切磋。

一方将修为从炼虚期压制到化神期,另一方则符阵身法剑术齐出,竟然打得势均力敌。

巫秦没什么形象地趴在白玉螺上,探头向下方看去。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三章

血是红色的,从断肢口滴下的血像缠绵的雨,在低长的哀嚎声中簌簌地落下,落不完地落,红不断地红,汇聚在地上成了别有新意的暗红镜子,倒影着歌剧院里每个人惶恐的瞳眸,瞳眸中又映着男孩手中的刀,刀刃上折射着二楼上再度走出的人。

刀光中她又从黑暗中走出了,脚步轻缓,压着枪口的雇佣兵们看着她,就像是被蛀空了的牙齿,麻麻木木的,在灯光照出娇小女人一成不变的面容和眸子时,里面蕴着的清冷波光还是像风一样吹过全场,让麻木的蛀齿里泛起令人发瘆的酸痛。

paco很目色平淡,踩着血迹斑斑的楼梯下来,没有人再敢拿枪指着她了,现在是大人们的谈话时间,小孩子就该在角落里把玩着自己的玩具枪,而不是将枪口对准大人们进行无意义的可笑威胁。

林年看着paco一路走到了歌剧院的内场中,当她的脚面踩在了地板上的血泊,鲜血溅射到裤脚染红血渍,她踩着自己的尸体登场了今晚最后的舞台。

“恩斯勤斯匪尔粮,何不往啮彼宵小之肝肠。”在她身旁,林年忽然说。

“谁是蝗虫,谁是窃国匪贼,谁是宵小?”paco很显然听懂了男孩的讽刺,从林年身边路过了,神情里惶恐没有紧张,像是一切都还大局在握一样,

文学

慢步走在通往舞台的过道里。

“藏在暗中,伺机而动,行匪盗之事,这不是宵小还能是什么?”林年问,他走在paco的身后,脚步不急不慢,手中握着合鞘的菊一文字则宗没有任何出鞘的意思,“你原本是可以逃的,镰鼬没有发现你,我大概率也不能,可你现在还是站在了我的面前。”

“你们策划了整场交易晚会,吸引来了各路牛鬼蛇神,可到头来你们本身能获得什么?这是我今晚唯一没有弄明白的事情。”林年说,“但现在我能

文学

理解为现在你没有在情况变糟糕的时候逃跑,而是选择登场的原因是你们主办方本身的真正目的还尚未达到吗?”

“真聪明,但可惜我没有糖给你。”paco说。

藏在幕后的主办方终于出场了,但却是以一种极为微妙的形式,paco之前表现出的两次死而复生让原本该是‘镇压’的走向变为了‘洽谈’,她利用了暴躁的雇佣兵们告诉了林年,杀死她,囚禁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算林年的手腕再强,刹那和时间零再快,对她来说也无济于事,她死了两次自然可以死第三次。

林年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只能静下心跟她说上几句话,从观察中找到paco死而复生的秘密,再真正的将她缉捕。

“无宦官乱政,不出匪盗宵小行世。我们应世而生,为救世而来。”paco踩着阶梯一步一步地登上了舞台,聚光灯落在她的身上,就像披上了银色的新衣,转身看向林年面无表情地说,“告诉我,今晚最后的胜者,你想知道什么?作为手腕最强硬的人你有资格得到一部分真相。”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举办交易晚会出于什么目的?罐子里的水蛭跟‘永生’有什么关联?”既然paco让林年问,林年也十分简截了当地问出了他的问题,可他却也没抱有会得到答案的期望。

paco站在舞台中央陈列台的边上,paco平静地看向陈列台后的阴影,直到躲在后面的红发女孩不好意思了,缓步挪了出来退到了一旁,她再满意地站在了陈列台后双手轻轻按在上面,隔着巨型水蛭的罐子注视同样登上舞台的林年:“回答你的答案,作为回报你会放我离开这里吗?”

“执行部从不跟罪犯做交易,我们只会欺骗罪犯,在获得对方的信任后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再一枪崩掉他们的脑袋。”林年说。

“真是够冷血啊。”paco冷冷地笑,“今晚这里出现过的一切东西也都会被你们收缴一空吧?”

“召集普通人收集有关龙族文明的物品,光这一点就足够崩掉你的脑袋数次了。”林年淡淡地说。

“可我很好奇这些东西被你们收缴后最终会去到哪里?”paco伸手按在了罐子的顶部,注视着里面黄绿相间的水蛭。

“所有东西自然都会得到最严密的看管。”林年说。

“不不不不。”paco摇头凝视着罐中的巨型水蛭,“唯独这件东西不会,冰窖的确是个好地方,炼金水银矩阵也很有威慑性…但却唯独没资格留下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