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自己来,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宝贝自己来 第一章

叶明把自己的房子给借出来,这事情呢,肯定是让大蜜蜜感觉到非常的有面子呀,不但让大蜜蜜感觉到非常有面子,就算是红姐都感觉到非常有面子。

在京城现在这年头,能够住得上一座四合院,确实是可以值得大叔特殊的,因为在京城这边四合院确实是一个比较稀缺的资源,尤其是内环的。

这种四合院距离电视台没有有多远的话,那肯定就是内环了,

到时候大蜜蜜坐在京城的四合院里面,肯定会被记者给拍到的,这几乎是毫无疑问的问题,不要小看那些记者的能力,就算那些记者一时间拍不到大蜜蜜,他们也会想办法泄露自己的行踪,给那些记者知道让他们拍到的。

这也是一个炒作的办法,所以说呢,这个时候红姐就决定要请叶明吃饭,人家也没那么给面子,直接的就把自己的四合院给借出来了,那当然是要感谢一番。

红姐大蜜蜜还有糖糖,她们找好时间特意选了一个比较有名气的私房菜馆请叶明吃饭。

正好也没有什么彩排任务,这个时候叶明也就欣然答应了,这家私房菜馆呢,那是圈子里面比较有名的一个菜馆,消费肯定是很高,根本不会面向普通的阶层。

在这样的时候也只有一些富豪或者文体圈子的名人等会是这家私房菜馆的客人。

基本上说这家菜馆没有2万块钱,你拿不下来最普通的一顿饭,就这你还不是说见天能够有位置。

因为这家私房菜馆一共有5个就餐的包厢,根本没有大堂就餐,那么一说,5个包厢每天预定完了。

其他的人那只能够选择其他时间过来就餐了。

就这这家私房菜馆,他们也是几乎天天的爆满,所以说呢,红姐这次也是通过关系才订到了一个包厢。

嗯。大蜜蜜和红姐她们的自然就是对叶明那是非常的好奇啊,因为他们已经去了是非要去看了,这可是一个非保存的非常完整的,可是两进的这种四合院。

据说当年还是一个名人他的故居。保存的相当的完好呀,基本上也就是上了2楼的窗户,抬头就能够看到

文学

故宫的那种。

嗯。同时在四合院里面呢,红姐也是感慨说现在就这样子,估计差不多也就得八九位数的这样的一个数字了。

同时,那也是感慨,夜明真的是非常的豪爽呀,这样的院子说借就借了。

这要换成一般的交情不够的话,那肯定是不可能借这样的院子呀。

正是因为他们三个人去了那个四合院,所以说他们才是很好奇,为什么叶明会有这样的院子。

所以说在吃饭的时候呢,大蜜蜜就直接的说:“叶子,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啊,就是说关于院子的问题,咱们当时基本上都是娱乐圈的童星,你比我稍微的名气高一点,这个我承认你的片酬呀,影响力啊,在同行里面算是第1名的。

你影响比我高赚的比我多,这一点我也承认对不对,当时咱们同一时期的那些小孩子里面,你是最厉害的一个,但是片酬比我们高也是有限呀这点你总该承认吧。”

叶明这个时候也很直接的说:“对呀,差不多就是这种情况吧,童星当时的片酬也不是特别的高的离谱那种对不对?

所以我就算是片酬最高的一位,确实也比你高的有限。”

大蜜蜜这个时候接着就说,对呀,就是这种情况,当时咱们的片酬相差不是特别大,而且我的片酬虽然不如你,但是我接片的数量可是比你要高啊,我比你勤劳呀,你到最后直接的就隐退了,你去国外读书了,对不对?所以说要是说论数量的话,那你还不如我呢。但是为什么你会能够买这个四合院呀?

当时我记得你到京城这边来的时候,你也是住宾馆住酒店什么的。

我们还住在一起不止一次呢,对不对?

为什么当时我没有听说你买四合院,那你什么时候买的院子呀?

当时你如果买院子的话,你不可能说是我一点情况都不知道啊,按照你当时的性格,你要是买了这个四合院,你不可能一点不透露给我。

真的,当时我就一点不知道,你买院子的这样的一个消息。你什么时候购买的那个四合院啊?

我看你院子可是不便宜呀。”

叶明这个时候笑呵呵的摇摇头说:“也不是啦,就这种情况对不对?当时我确实没有想到这种事情,其实当时的四合院确实也是非常的便宜的,当时我们那种情况如果出水买的话确实也是很容易能够买到。

当时我确实是为了存放那些我的粉丝的信呀,礼物呀等等这种情况才会去购买房子的,我不但购买了四合院,我还购买了其他的楼房呢,我购买了不止一处的地方。因为我是用来存放信和礼物的,也没有太过张扬。

不要说你们了,记者都不知道我买的房子的这样的一个事情,至于说你们住的这个四合院,那是我退出娱乐圈以后去国外读书,我在国外边读书边打工也是挣了一点钱,我是通过国外的一家注册公司购买的那个四合院。

当时其实也是赶上了,你知道吗?

当时我在哈佛读书的时候,我遇到了我的一个同学,也就是我的现在的这套房子的原来的主人的一个孙子。

他在国外读书,因为经济上的不太富裕,所以说呢,就想把他爷爷的这个四合院给卖掉。

我听到了这种情况之后呢,正好我手里面也有点闲钱,于是呢,就在国外注册了一家公司。通过一个基金会注册了一家公司,然后呢,我就购买了那个院子。

当然了,我是最后的受益人,这是肯定的,我是是有那家公司的100%的股份,不过那个院子呢,你如果去查的话,应该是国外的一家公司控制的是国外的一家离岸公司。

所以说呢,你从表面上看的话,你会看到那个院子它不是我本人的,是我的一家公司的,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也不是特别多,你们也不要刻意的去宣传这个,这个其实也无所谓了。

宝贝自己来 第二章

毁了我容易,没人能毁掉我老公?

妻子的顺口之言,韩东却很久没有从这句话中回过神来。有些话即便听过很多次,但在特定的场景,阶段,总能在他心里产生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

关系冷淡时,听听而已。濡慕依靠时,就有暖流入心。

他侧目又看了眼认真开车,只化着淡妆的妻子,温声:“还有多久到学校?”

夏梦疑惑:“你问过一遍了。老公,要不你还是休息会,现在记性这么差……”

“没有,就是越看越觉着我媳妇好看,有点发呆。”

夏梦眼角又弯:“哪好看?”

“都好看,真的。我刚刚还在想,自己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才能在这辈子能碰到你。而且经历了这么多磕磕绊绊,还能始终如一……”

夏梦思绪亦然晃了晃:“其实我有点强迫症跟完美主义,婚前幻想过很多。跟朋友聊天时候提到出轨这个话题,观点一直挺坚定的……可是呢,婚后真的不一样。因为不管我怎么去催眠自己,都承受不了离婚后的代价,甚至一度低三下四的主动找你复婚。”

韩东在她腿上轻轻拍了拍:“我也承受不了,也一直在自己骗自己。其实,你要是真的跟别人再结婚,可能对我未来而言,是种想象不到的灾难。时间能让人看清楚过去。”

“你看清楚什么了?”

“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

聊着天,车子停在了茜茜所在幼儿园的门口。

这是一所私立性质的幼儿园,不算太大,地理位置也不算太好。但很安静,即便是临近放学,空空荡荡的专用停车场里也只有寥寥一百多辆车。

韩东是第一次来这里,拿过妻子递来的接送牌,下车之余又确定了一遍:“茜茜在小班对吧,几班来着?”

夏梦哭笑不得:“你这爹当的真够称职,连女儿在哪班都不知道。”

“这不她刚转的学校嘛。”

夏梦看了眼时间:“小一班,就你对面的那栋大楼,在一楼。反正你自己看着找,我也没接过她,都是妈跟张阿姨他们过来接。”

“你不一块过去?”

“我不行。上次就因为茜茜老师她们认出我了,妈才让茜茜转的学校,比较麻烦。”

韩东点了点头,面上无甚反应。只转身之余,脚步不自禁飞快,慢慢开始跑动起来。

班级不难找,可来的还是有点晚。到达班级的时候,整个班里除了两名老师之外,就只剩下一个小女孩。背着背包,坐在属于自己的板凳上,无聊踢打着桌腿。头顶上几个精致的小辫子,随着动作,蹦蹦跳跳,正是小茜茜。

虽然孩子是坐着,韩东直观感觉她又长高了一些。眼眶闪了闪,边把接送牌递给老师,边轻声叫了声女儿名字。

茜茜循着声音转头,先愣了愣,就喊着爸爸起身跑来。

韩东顺势弯腰抱起女儿:“爸爸接茜茜是不是来晚啦?”

茜茜死死搂着他脖子,泪珠在一双明澈的眼睛中晃了晃,滴答就落在韩东肩头:“茜茜没哭,茜茜眼睛有点酸。”

宝贝自己来 第三章

第1856章一环扣一环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一环扣一环

在林百顺被催眠的第二天下午,杨家院子正发生一场争吵。

“你们又要去找梵医治疗?”

刚刚应酬完回来的杨红星皱起眉头看着妻子谷鸯和杨千雪等人问道。

谷鸯穿着一袭带梅花的白衣,梳着最流行的发型,插着华美首饰,容颜艳美。

她一边漫不经心回应杨红星,一边在镜子面前旋转身子,展现着自己的风情。

“是啊,每个星期都要去两次治疗,这样千雪病情才能彻底恢复。”

“千雪还剩下两个疗程,今天是极其关键的一环,不能耽误。”

“你难道没有发现,千雪这些日子好很多了吗?对哨子声的抵抗也增强了吗?”

谷鸯提醒着杨红星。

容颜精致的杨千雪也点点头:“是啊,爹,我好多了。”

“老二和神州医盟正压制梵当斯,前几天还再度驳回梵医学院运营。”

杨红星脸色多了几分阴沉:“你们身为杨家人,还是我杨红星的妻女。”

“这个时候不跟神州医盟站在一起,反而跑去找梵医治疗千雪。”

“如被外人知道,该会怎么说我们?”

“民众只怕会指责我们表面一套里面一套。”

“明面上不惜代价打压梵医学院,暗地里却比谁都认可梵医。”

“不然我杨红星的女儿怎会去梵医而不是华医?”

杨红星把自己不满说了出来:“诺大的神州就没有华医能够治疗千雪吗?”

虽然梵医学院一事是杨耀东在处理,但杨红星的目光也一直都盯着。

这也让他清楚神州医盟被逼宫一事。

身为九门提督的杨红星自然要站在神州医盟这一边。

“杨红星,你是不是脑子进水?”

文学

谷鸯柳眉一竖望向了杨红星,诱人红唇此刻咄咄逼人:

“你自己难道忘记了,我们这几个月找了多少名医?”

“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连瑞国专家都找了,有哪个能治好千雪病情?”

“没有,一个都没有,就是那些大咖也只能勉强缓解千雪情绪。”

“真不是我们特意要找梵医看病,而是其余医系对精神治疗真的太无能。”

“梵医对千雪的治疗立杆见效,一次治疗比一次治疗好转,我们不去找他找谁?”

“但凡有点办法,我们会去找梵医吗?”

“我不牵扯你们的恩恩怨怨,但觉悟还是有一点的,也知道神州医盟打压梵医。”

“只是能治疗千雪的真的只有梵医。”

“我也不在乎外人怎么说我们,我只想要千雪病情早点好起来,不用每一次发作都像死过一次。”

“还有,梵医一些作为确实违背神州医盟底线,但不代表梵医就真的一无是处。”

“他们在精神方面的治疗的的确确是世界领先。”

“而且给杨千雪治疗的梵医也是李静介绍的。”

“李静是我闺蜜,也是你手下,还做过医院院长,她不会害我们的。”

“所以千雪的治疗,不管你怎么反对,我都不会放弃。”

“特别是这最关键的一个疗程。”

谷鸯也把自己的情绪全部发泄出来,还把女儿搂入怀里呵护定的样子。

夫妇两人好几次为梵医一事争执,谷鸯一直忍耐着杨红星的唠叨,但今天却不想再妥协。

“爸妈,你们不要吵了好不好?”

看到父母又吵架,杨千雪神情痛苦:“我不治了行不行?”

“你——”

杨红星刚要发火,看到女儿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莫名一软。

“以前的医学大咖不好使,但现在叶凡回来了,他可以看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