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一章

戴小点心中升起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喜悦,毕竟,闻人犀灵是个如此美丽的女子,当这样一个女孩儿告诉你,她还把你当成她的未婚夫的时候,想来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生出同样的窃喜吧?但他随即就把这种无意义的感觉按捺了下去:“那个,闻人小姐,您对婚约的恪守,我很……”他一时间竟是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了。

“高兴?欢喜?开心?”

戴小点苦笑了一下:“就说是高兴吧。但是很对不起,我可能不会接受。我已经成亲了。”

“我知道,但她是你的妾侍,是不是?”闻人犀灵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语气中满是平淡:“按照尊先人和家父议定的,我应该是您的妻子,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

“这不是问题。”闻人犀灵说道:“我这一次来找您,只是想告诉你,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承认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婚约,我都是承认的。”

戴小点完全呆在了那里,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为什么?”

闻人犀灵微微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他真的很高,而且非常健壮,像一座大山似的,充满了男性的力与美。姑娘眼神中难得一见的浮起一丝温柔:“我知道,你很快就要……上战场了。我希望你能够平安的回来。”

“呃,谢谢?”

“你放心,我虽然是女子,也知道一字千金的意义。既然我在今天和你说明这件事,就绝不会食言而肥,不管你将来怎么样,也不管你是不是会受伤、会残废、会被炮弹炸得四肢不全……”

“闻人小姐,你到底有多恨我?”

闻人犀灵第一次有了些许人性化的举动,红润娇嫩的唇瓣抿紧——是在极力憋着笑!饱满的胸脯起伏几下,才缓解了大笑的冲动:“我的意思是,不管你会怎么样,我都会记住我对你的承诺,把你视作我的未婚夫!”

说完,她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递了过来:“这是我妈托人从天津给我寄来的,是在大悲寺求来的护身符,我……想,你能带着它。”

“这个,太贵重了。”戴小点急忙说道:“这是令慈为小姐您……”

“我知道,是为我求来的,但它既然是我的,我想,我就有处置它的权利。而现在,我想,你可能会比我更需要它。”姑娘说着,把盒子塞到他手心里,手掌接触的刹那,戴小点清楚的看见,她脸上漾起的浓烈的红晕!

“那个,闻人小姐,请您等一等!”戴小点几步追上,拦在她面前,说道:“那个,闻人小姐,请问,为什么?”

闻人犀灵明亮的眸子像是会说话似的望着他,戴小点干咳了一声,问道:“我是问你,为什么会愿意恪守这份已经被中止的婚约?”

“我想你也能看见,我生得很漂亮,比很多女子都漂亮,”闻人犀灵的话语里透露出强大的自信,是的,就是自信,来自于对自身容貌的自信,而事实上,她也有这个资格。“像我这样的女子,不找个男人嫁,总有男人要娶的。与其这样,不如自己选择一个最合适的。你认为,这个解释怎么样?”

面对这样的回答,戴小点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姑娘向他点点头,轻巧的绕过他,消失在了院门口的黑暗中。

*******************************************

“砰、砰砰砰!”一连串的枪声响过,对面50米远处放着的二十五个酒坛子左右冒起青烟,其中有6个被打碎了,其他19个却还是完好无缺,看得出来,开枪的人准头太差了!

“记住,开枪的时候,屏住呼吸,扣动扳机的手指要沉稳而坚决,千万别和吃了烟袋油子似的哆嗦,”戴小点说着,站到一个战士的后面,身体压住他,帮着他拉动枪栓,顶上一颗子弹,“你的眼睛、步枪的准星、还有前面的目标要形成一条直线,稳住、稳住,对,开枪!”

“砰!”子弹在空中划过一道火线,精准的从大肚皮的酒坛中间穿过,哗啦啦一阵碎响,酒坛碎裂了一地。

年轻的小战士一脸欢喜,骄傲的看向自家长官。戴小点笑着在他头上拍了拍:“记住射击时的要领,下面要的就是千百次的训练了。别怕浪费子弹,管的起。”

战士们呵呵傻笑,戴小点站直了身体,低头看看,半截裤腿都浸泡在泥水里,以他的身体素质,自然不会担心什么,唯一的麻烦就是在泥水中的行动很不方便。但凡事利弊相随,对于守方不利,鬼子进行攻击的时候,自然也会更要受到极大的拖累了。

他爬上壕沟,拿过一支步枪,再重新跳下来,学着鬼子可能的攻击动作,在遍布泥水的壕沟中来回冲撞,不得不说,水的阻力比想象中的要大得多!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落水,人体的动作必然会出现偏差——可不能小看这仅仅几秒钟的偏差,在瞬间生死的战场上,几秒钟,可能就是十几条人命的差别了!

他就这样趟着水,在壕沟里来回走了几步,蓦的大喝一声:“趴下!”

身边的两个战士同时一呆,却见旁边的一个家伙二话不说,直挺挺的趴在了泥水中,虽然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再度爬起,但身上的军装还是被湿透,再也看不出本来的模样了:“看见了吗?”戴小点说道:“这是你们的营长,对长官的命令,没有片刻的迟疑,反倒是你们,居然还傻站着不同?怎么,还要长官请你们趴下吗?”

“…………”两个战士犹豫了功夫,马文顺一人踹了一脚,把两个战士踢得摔倒在泥水中,“记住,长官让你趴你就趴、让你站就站、让你坐就坐。总之一句话,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不管你是在和鬼子拼刺刀还是准备扔手榴弹,长官的命令下达,就要没有半点犹疑的立即执行,明白了吗?”

两个战士都要被吓哭了,委委屈屈的爬起,脸上不知道是泥水好是泪水,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马文顺向戴小点一笑:“大哥,您先回指挥部吧,这里的训练由我来就可以了。”

“没事,现在时间还早。按照计划开始吧?”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二章

“傅子卫乃我去年入颍川结识的第一位俊杰,虽然只是个亭长,但在本地颇有名望,可不能慢待。”

第五伦离开魏地赶赴关中之际,刘秀也已率军离开昆阳城北上,抵达左队郡(颍川)襄城县(河南平顶山市襄城)。

他不同于其他绿林武装的严格军纪确实起了作用,听闻汉军至,投靠者络绎不绝。

而今日来投的,正是本地的一个小亭长,名叫傅俊。

“傅子卫和陈子昭却是同名。”朱祐一笑,看向紧随刘秀的高个持戟军官。

这陈俊乃是南阳西鄂县人,刘秀和朱祐在宛城举事失败南逃时,陈俊曾将刘秀堵在巷子里,差点缉捕,亏得刘秀一通嘴遁,让已经很久没收到朝廷俸禄的陈俊放了他一马。

等到更始称帝后,南阳诸县络绎归顺于汉兵,陈俊也一同降服,刘秀特地将他要到了军中,与之同衣食,十分喜爱,这大个子如今倒是成了刘秀的忠诚护卫。

“可不止同名。”刘秀笑道:“巧的是,我去年避吏至颍川时,路过傅俊管辖的亭中,差点被他当成贼给抓了。”

同样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除后二人结交,此番刘秀率军至此,傅俊听说是刘文叔到,竟毫不犹豫,带着十几个亭一起归顺,让刘秀又得数百本地子弟为生力军。

傅俊给刘秀带来的礼物,还不止于此。

“文叔……刘将军,看我将谁抓了来?”

傅俊亭长将一个五花大绑的新朝官吏推攮上前,却见此人身体壮大,却被绳索缚得极紧。一般的新吏,若被汉兵擒获,少不得要稽首求饶,但此人竟是不卑不亢。

傅俊洋洋得意地报功:“此乃左队西部督邮掾,名叫冯异,字公孙。这位冯督邮从父城县来,赶了一天的路。至我邻近的亭舍组织亭卒欲守父城县,正好被我擒获,此人骁勇,力气好大,还伤了我好几个亭卒。”

“原来你就是冯异!”刘秀麾下校尉们顿时怒不可遏。

这冯异奉左队大尹之命,监护郡西五个,很擅长打仗,这段时日可让刘秀的军队吃了不少苦头。因为冯异守在父城县,害得刘秀的进攻迟迟无果,遂只能转攻襄城。

今日意外擒获,众人都义愤填膺,欲杀之而后快。

但刘秀发现,冯异却站立犹如一棵大树,只正视自己,哪怕生死攸关,语速却依然很慢。

“久闻刘伯升兄弟之名,但汝等偷袭,算什么豪杰?”

“就算不打攻城战,你我整兵战于郊野,我部众虽少,被擒获的,必是汝等!”

这下,更是人人都嚷嚷着要宰了冯异,唯独刘秀对冯异左看右看,心生喜爱,却哈哈大笑,一挥手。

“松绑,如冯公孙之言,放他归去!”

……

地皇四年四月初,刘秀攻略左队之际,第五伦也带着八百壮士,抵达了另一个大队:后队。

后队便是河内郡,时值孟夏,正是河内天气最舒服的时节,但第五伦却没功夫南瞻淇澳,观其绿竹纯茂,也没时间去看看朝歌殷墟之地,俯仰古今。

甚至在路过汲县时,都没机会去看看那位传说中制作了水排的水利专家,杜诗。

他麾下八百人,几乎是“骡马化部队”,驾驭着驴、骡、马匹,以车代步,速度很快。

毕竟王莽要求第五伦五月初一抵达京师,倘若迟了,阿莽乃性情中人,一怒之下,这兵权不给了,第五伦的大计岂不是要泡汤。

河内,相当于后世河南省在黄河以北的那一部分,按理说也应该算作“河北”。但从汉朝起,河内在行政划分上,就一直归属“司隶校尉”,跟河东、河南绑一块,由中央直属,因为这儿的地理太重要了。

随行的冯衍又能评头论足显露本事了:“河内南控虎牢之险,北倚太行之固,黄河绕其南,真可谓表里山河,雄跨晋、卫,舟车都会,号称陆海。”

往南,河内隔着大河与洛阳相望,周武王由此渡河灭殷。

往西,有要道通往河东、上党,当初秦赵上党之战,秦军之所以能胜,正是因为夺取了河内,粮道比赵国还近。

往北,则深深插入魏地,乃魏之门户,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这地

文学

势,若河内有一位强势的大尹,第五伦都要感到卧榻之侧有人酣睡,无法安寝了。

好在,与河内的殷富四冲相比,这儿的武备实在是虚弱得很。

“因为郡兵大多被王邑征调,跟随郡大尹去洛阳汇合了。”

第五伦心中了然,他听说王邑的大军已经离开了六尉,将出函谷关,除了关中强征的壮丁外,其余各郡也凑了点人数,最终可能会真如王莽期盼的,弄出个四十万大军来。

而如今留守河内的,是本地的副手,管军事的属正,可却非宿将,而是一位名儒老臣,名叫伏湛,名望倒是有,但打仗能有几分手段,就是个未知数了。

且看第五伦一路赶来,遇上休憩时却不忘老本行:画地图,冯衍也瞧见了,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乱世开始,河内,这片粗安之地,将是魏地势力最先吃下的

文学

一块肥肉!第五伦这一趟行军,也附带踩点。

因为有朝廷制诏,一路畅通无阻,四月上旬时,一行人便抵达了后队首府:怀县。

第五伦没有入城,甚至都没时间拜会本地管事的属正伏湛,但却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自称是窦融的朋友,请求拜见。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