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

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第一章

教林灵学车,这是一个让何小姐恨不得倒带重来的事。

没错,林灵就是这么手残外加脚残。

“离合离合,上坡的时候……要踩离合。”何念坐在副驾驶眼睁睁地看着车子正慢慢倒回去。

“林三儿,你行的,你给我描述的你的车技远不及我看到的这么……”何念抚了下额头,“我教了你三天,亲爱的,任何一个我能教三天的人都能够去弯道急转了,你真的没有这个天赋。”

林灵耸肩,然后开门下车,叹气,“你别打击我了,我已经够痛苦了。”

何念从另一边下车,她裹了裹身上的大衣,瞄林灵一眼,“今晚又要出去相亲?”

别问她为什么会这么问,完全是因为她来的那天中午,林灵正在跟一个年轻医生相亲,那医生好像挺喜欢林灵的,一直缠着不让她走,最后还是何念过去解了围。

“今晚又得去见白大褂,烦,哎何小念你别动,让我听听我儿子在干嘛。”林灵突然把头贴上来。

何念哭笑不得,一巴掌拍走了她,“还是个胚胎呢,动什么动。那你今晚出去相亲,我去跟阿姨学做桂花糖藕。”

“你这是要抛弃我?”林灵不敢置信,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何念。

何念拍拍她的头,眉一挑,“我是要学做菜的人。”

“得了吧你。”林灵鄙视了一下,学做菜?去吃菜还差不多。

晚上,林灵还是一个人苦闷的去相亲了。

何念跟林妈妈后面吃东西,林妈妈特别会做这种小吃,以前林灵就经常带去学校,简直就是何念的女神。

“念念呐,你出来看看我这电脑怎么了,突然间就蓝屏了。”林爸爸在客厅里喊何念。

何念将手中剩下的白斩鸡一口咬下,“林爸爸我马上来。”

“哎哟喂,你慢点儿,不急。”林妈妈一回头看何念那欢脱的背影,不由拿着勺子咋呼着。

何念挥挥手,“没事!”

林爸爸的电脑没多大事,何念伸出手敲了几下,电脑就恢复正常,也比以前好用不少。

林爸爸又狠狠地夸奖了一番她,然后继续浏览网页,何念偷偷瞄了一眼,发现是B大的八卦贴,她,……

门铃突然响了一声,林妈妈在厨房嫌弃的说着,“林爸爸去开门,肯定是你的宝贝女儿又忘带钥匙了,这才出去一个小时,那丫头肯定又把人小伙子给糊弄走了。”

林爸爸笑呵呵的去开门。

何念靠在厨房门边咬着苹果,就听见门边传来一个男声,“伯父,您好,我叫亦铭清,是林灵的男朋友。”

她差点被苹果噎死。

林灵相亲被亦铭清逮到了?

何念突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她看看将头深深埋起来的林灵,淡定的啃完了苹果,扔掉果核,然后进房关门,动作太快,林灵想阻止也没来得及。

然后她一个人在门外,接受林爸爸林妈妈的魔音灌耳。

**

第二天,林灵就被亦铭清带去见自己的父母,她是不愿意的,但见亦铭清那张冷脸她就不敢反抗了,底气不足,毕竟,是她跟白大褂约会被他看见了。

其实那并不是约会,她本来是想趁着这场约会跟白大褂好好说清楚的,但就是那么不凑巧,被进店谈生意的亦铭清抓住。

他们见面的地点是在皇家酒店,S市最高档的一个酒店,林灵一看到这地方就苦了脸,她穿的只是一件普通的红色短棉袄,下面黑色短裙,皮靴。

进酒店,合适吗?

她有点不开心。

亦铭清的父母都很传统,见到她都是淡淡的,笑都没给一个,“林小姐是吧,坐。”

林灵很好脾气地坐了,倒是亦铭清站在桌边半晌没动,脸色有点不好。

“坐吧。”林灵捏捏他的手。

亦铭清看她一眼,然后坐下。

“这是S市最大的酒店,有钱也不一定能订到位子的,林小姐你可有福了,我们家铭清特地订的这里。”对面的妇人轻飘飘地看林灵一眼。

林灵脸上笑意不变,“对啊,所以今天我要多吃一点。”

“你……”亦铭清的妈妈有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亦爸爸接过话题,“铭清啊,你知道我们公司最大股东的女儿,叫小露,她今年才24岁,就

文学

拿到了双博士学位,刚回国继承家业,有百亿的家产。”

听见这话,林灵心底有点不舒服,她虽然大条,但第六感很准,亦铭清的妈妈不喜欢她。

擦!你知道我家叶疯子干嘛的吗?她家就是开酒店的!全国的帝豪都是我闺蜜的!

擦!你知道我家清儿干嘛的吗?说出来吓死你,我二姐夫是华青帮的!

擦!你知道我家何小念是谁吗?她结婚都是那战机开道的!

擦!你知道姐是干嘛的吗?姐的游戏账号里有一千万金,折合RMB一千万,装备全服第二,你服不服?

然而,林灵只是想想罢了,她不敢多说,因为这是亦铭清的爸妈。

她从小就对金钱权势没什么概念,神经确实粗到一定程度了,这一点跟她爸像。

以至于跟那三个人同寝的时候,她是四个人中最能让人放下戒心的,可以说,若没有她,这几个人最终不可能

文学

这么好。

叶瑾希脾气不好,偶尔看人一眼贵气凛然,不好接近;谢文清太文静,是个才女,有着文人特有的骄傲;何念太冷,人长得漂亮,但很少有人敢接近她。

只有林灵,太能让大家放下所有防备,寝室里所有的人都在无意中护着她。

林灵有点失落,亦妈妈跟亦爸爸都不喜欢她,她在给何念发短信。

聊着聊着心情就好了。

林灵的性格,亦铭清懂,他的父母一直在那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但每一个字都是对她的否定,他的脸上已经黑到一定程度了,突然有些后悔将林灵带过来。

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第二章

<!–start–>

凤栖宫的偏殿。00小说

昭阳公主严子颐将茶杯摔了个粉碎,气鼓鼓的坐在那里,这个时候哪里有人敢过来劝说。

她可是宫里出了名的惹祸精,便是她的哥哥弟弟,都是不如她能闹事儿。

而皇后娘娘先前和皇上一起启程去祭天,大皇子严禹又忙着公务,这么看来,她更是无法无天起来。

也不知道是谁人惹了她,竟让她如此。

门外探出一个小脑袋,正是刚满五岁的三公主妞妞。

见娇娇姐姐看了过来,妞妞咧嘴笑:“大姐姐。”

呼啦呼啦的跑了进来,拉住大姐姐的手,小家伙儿言语诚恳:“大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呢?怎么又生气了呢?你这样子,妞妞会怕的。”

纵然她大眼睛闪啊闪,长长的睫毛像个小仙女一样可爱,可娇娇哪里会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小家伙儿,是宫里的小恶魔。

“你会被吓到?”睨了她一眼,娇娇仍是气闷不已。

小家伙儿举起双手,一副投降状:“大姐姐,我可没有惹你哦。你怎么对人家翻白眼球呢。呜呜,我好伤心,我好难过,求安慰~~~”

娇娇看她这一出儿,再多的不愉快都烟消云散,笑嘻嘻的将她抱到自己的怀中,皱眉嘟囔了下:“小胖妹,你是不是又肥了?”

这话引得小不点反弹:“才没有,大姐姐坏。”

看小丫头胖嘟嘟的小脸儿,娇娇捏了捏:“你这样说,我很伤心耶!”

小丫头趁势开口:“那姐姐带我出去玩儿。”

眼睛亮晶晶的。

娇娇看着妹妹爱娇的样子,失笑。

父皇和母后这次出门带了二妹妹该和小六儿,妞妞可是气坏了。

不过,娇娇狐疑的看着妞妞,迟疑的问:“你不会是坑我呢吧?”

也不知道那个混蛋还在不在御花园。

妞妞绞着衣角,一脸的难过。

“姐姐怎么可以不相信妞妞。”

见三妹妹一脸控诉的堵着小嘴儿,可怜巴巴的。

娇娇放松警惕:“好啦好啦!带你去玩儿。也不知道你每天怎么那么多精神。”

娇娇是被家里的众多人从小宝贝到大的,即便是后来又有了弟弟妹妹,她依旧是最受宠的大公主。也正是因此,她为人单纯的紧。

她并没有看到,自己妹妹眼里一闪而过的狡黠。

“姐姐,姐姐,玩儿捉迷藏。”

三公主小妞妞直接从怀里拿住丝巾就要给姐姐围上。

腊月的三个女儿,大女儿娇娇跋扈张扬,但是却最没有心机。二女儿心心性子与小五儿极像,默然冷淡。唯有这个小不点妞妞,心眼儿最多。

娇娇对妹妹好,然小丫头可是可着劲儿算计自己姐姐呢!

“姐姐抓我……”

娇娇围着眼睛四下乱抓,“呃?”

这么大个儿,肯定不是妞妞,立马反应了过来,一把拉下挡着眼睛的丝巾。

果不其然,正是迆勋。

冷下了脸色,再找小妞妞,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了。

“这死丫头。到底是谁妹妹。”转身就要离开。

“娇娇。”衣袖被扯住。

“放开。”脸色冷的结出了冰碴儿。

见他不放,娇娇直接就动起手来,然她毕竟是养在深宫之中,两招不过就被迆勋治住。再看她竟是被他半抱在怀里。

“你给我放开。”

这个样子,成什么体统。

男子清冽的呼吸在她的耳旁:“过些时日我便是你的驸马,你又担心什么!”

听闻此言,娇娇更是气恼:“我才不要你,你就会哄我父皇母后,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才不会跟你去那个破迪瓦,你想也不要想。”

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第三章

夏之雪一喊一声:“慢着。”

她方才也看到了桌上的借据,细细的一看,发现了上头的古怪。

原来那借据上面按的并不是手印,细看一下明显就是脚印。

“大哥你可先千万别急着打人。自己先亲自看看这借据的手印,你的手长成这样吗?

是个人都看出来这是个脚印。我没记错的话,在借据上应该是需要按手印才当回事儿,若是脚印去衙门告,这借据都会作废的。”

这地痞一听慌了神,连忙将那张借据拿过来细看,再取下江舟的鞋子这么一比,确实就是他脚的拇指印子。

那地痞顿时就后悔了,怪只怪他当时也是贪杯的很,想将将江舟灌醉的没想到自个也是喝醉了。

在一阵晕乎当中,很可能他是抓着江舟的脚按上去而不是手。

所以连反驳的语气都吞吞吐吐,“你奶奶的熊,欠账还钱就就是天经地义,没有就算没有依据,就闹到衙门里去,照样你也来不,赖不了帐。”

边说这边举起的拳头将在江州的面前,面容凶煞的恐吓他。

吓得江舟就直接躲在夏之雪的身后,一直喊着,“姑娘救命。姑娘无论如何得救我呀。”

其实夏之雪并不愿意染上官司,也更不愿意再进官府。

于是来也就想着低调处理,便回头直接问江舟,“你确实是借了他们银子,当时是借了五十两?

江州想了一会,还是狠狠的点了点头。

夏之雪咳嗽了一声,淡定的说道,“欠债还钱确实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你这所谓的利息明显就是高利贷。

可是江少爷当时就说你是无利息贷给他。你也知道你的借据按的是脚印,如果真的追究下来,很有可能羊们都不承认这张借据。”

夏之雪话未说完,这地痞就突然火了,“你的意思就是你就想抵债了,不想还钱?”

“稍安勿躁,我可没这么说,先听我说完,钱既然借了那自然是要还的,不过我只会还你这五十两本金。那以前的利息不会给你,那么这个茶馆的地契你休想拿走。

江泽一听到说要还五十两本金,那也是急了就直接偷偷摸摸的告诉夏之雪

,“姑娘,我如今是真的身无分文,你给我的那一年的租金我也早花光了,我没钱还。”

那地痞想了想,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能拿到钱也最好别去闹到衙门里。

“好,你说还钱,那你说个期限究竟何时还,总不能遥遥无期让老子怎么信你。”

“给江少爷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他连本带利的还你50两件银,另外再加五两利息。”

地痞在由于是那家少爷也是张大着嘴巴,轻声的说着,“姐姐你就算是给我半年的时间,我这50两银子也没办法凑齐呀。”

夏之雪连忙将江舟的嘴巴给捂上,“你既然想让我帮你,那就一切听我的,现在开始不要说话,不然你这茶馆的地契就很有可能保不住了。”

“怎么样?我这条件可还行,如果你同意了,我就让江少爷立了字据,按上他的手掌印,这次绝对不会按脚印。”夏之雪忍不住调侃了一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