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一章

魏若安见楚褚己走远了,这才慢慢靠近六王爷身旁,袖中紧紧握着疾伽,小声问道:“你为何要劫持李卓绝?”

六王爷听到这句话,浑身都颤了几颤,立马看向了魏若安。

先前只顾着与楚褚己说话,并没有留意他身后的女子,他以为只是楚褚己带的随身侍女,却不料她出口询问自己这个问题!

“本王不知晓你在说什么!”六王爷撇过脸去,不再看她,他以为这是楚褚己设下的圈套,不相信自己方才说的话,想让眼前的人来套自己的话。

“你将李卓绝劫持到地下宫殿,每隔几日便取他的血液,这是为何?”

听到魏若安说出这席话,六王爷立马转头看向她,这才开始正视起眼前的女子。

见她穿着并不似一般的侍女,微微眯眼警惕的问道:“你是谁?”

魏若安知晓他定是在怀疑自己是楚褚己府内的人,连忙解释道:“我是李卓绝的妹妹!”

听到魏若安的回答,六王爷眼中闪过一抹讽刺:“你是李期然?”

魏若安这才知晓他会错了意,连忙摇头道:“我不是李期然,我是李卓绝的表妹!”

“哦?”六王爷依旧一副怀疑的神情打量着魏若安。

魏若安此刻很是无语,她知道,要让六王爷相信自己是李家的人的确是有些困难,毕竟李卓绝是翩翩佳公子,李期然是陌上颜如玉,而自己嘛,哎!只能无声的叹息,也不知道她老爹长得是如何的,将自己生成了这般平凡的模样。

“我真是李卓绝的表妹!”说着,还摸出昨晚与李卓绝要的腰牌。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二章

看到小桌上那丰盛的饭菜,惊讶之余也感叹他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做的这么好。

“原来…你会做饭。”柳佳意还以为他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这些事情都是交给别人去做的。

她帮忙将碗筷摆好,由于是放在地毯上的小桌,只好坐在地毯上吃,可在女孩看来这样有别样的温馨感。

司弃注意到她缓和的情绪,不由唇角轻扬。

他席地而坐,拿起筷子将一块红烧排骨快速地剃了骨送到柳佳意微张的粉唇边,“张嘴。”

女孩不太适应这样的亲密,但也知道他不达目的不肯罢休,只好张口吃进。

味道虽然算不得太出挑,但算得上是好吃的。

她肯定地点了下头,“你自己吃吧,我有手。”

言下之意…我不是残废,不用你来喂。

司弃冷嗤一声扯过一张纸巾拭了拭她唇边的点点汁水,“那你喂我?”

柳佳意微挑纤眉,“好啊。”

她装模作样地夹起一块清脆的黄瓜,作势放在唇边吹了吹,“来张口,小心烫。”

男人觉得她与自己开玩笑的模样无比可爱,没太计较她眸中的调侃。

“行了,好好吃,吃完再去睡一觉。”

他可没忘了她还有些低热。

说到这里司弃霍然起身将一个薄毯裹到女孩身上,生怕她着凉。

柳佳意感受到了他的体贴,却变得更加沉默。

因为发烧并没有胃口,吃了小半碗米饭就爬回了床上,没一会儿便又睡了去。

司弃在床边坐着注视了她许久。

其实这丫头很让人心疼,她总是一个人默默地抗下所有事情,并不会把心里的苦涩说出来,所以两个人之间,他才需要更加主动。

直到收到罗宽发来的短信,他才俯身吻了吻她的粉唇起身离开。

明莺满脸惊恐地看着罗宽,她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无论犯什么错,哥哥都会包容她,就算不然,罗宽也一定会。

她知道他是喜欢自己的。

“罗宽,不,罗宽哥哥,求你和哥哥说一声,我想见他,我求求你。”

司弃已经让她在这个又黑又潮湿的屋子里待了一天,心中的恐惧愈发增大。

罗宽已经没有之前那样对她热情,反而很冷漠。

“大小姐,我也无法左右先生的思想。”话音刚落,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房间中。

“老板,这只多少钱?”手摸着一只泰迪的头顶,眼神看着宠物店的老板问。

老板微笑着对报价,“这只算是比较名贵的品种,两万四不讲价,额外送您垫子,洗浴用品,三包高档狗粮。”

颔首,“好,就它了。”

这个价格她还是可以接受的。

老板拿过一根狗绳拴上将一端递到的手边,“好的,小姐您请到这边,店里的工作人员会告诉您注意事项,我去开单。”

她为这个即将陪伴自己的小家伙取名star。

带小家伙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小家伙有点怕生,安安静静地窝在墙边,换了家居服,在客厅一处阳光充足的地方铺上了垫子,准备明天就去买一些小家伙的生活用品。

将项圈打开,让star先熟悉家里的环境,她便给自己准备午餐。

打开冰箱看了看,只剩孤零零的两个鸡蛋和两包泡面。

轻叹一下,看来也得给自己充实粮仓了。

“老板,夫人又打来了一通电话,说…”平时的严肃脸,此时也带着崩裂的表情。

办公桌另一边坐着的那位手中的笔没停,一直在圈圈画画。

“嗯?”

“说…您再不回家,她…她就改嫁。”说完迅速地低下头。

嘴角微扬,“下午的行程。”

开手中的文件夹,“中午12点您与程氏的总裁有一个午餐会议,16点要去下面的食品工厂视察。”

“推掉。”

应下转身出了办公室。

从文件中抬起头,抽出较急的

文学

文件审过,便拿过西装外套下班。

刚下到地下车库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稳稳地停在不远处的一个停车位上。

心中闪过无奈,便大步上前。

车上司机先下来,绕到后座车门打开,下来的是一位看起来四十岁但保养良好的贵太,看到朝自己走来的儿子,原本嘴上挂着的笑容瞬间消失。

冷哼一声,“哟,这是不是我那三个月没见的儿子?”

“最近在忙一个收购案。”

轻飘飘地开口。

“走吧,儿,老妈发现一家超级好吃的素菜馆!”瞬间破功。

深知自己母亲的性格,轻笑了下,“您带路

给star倒好狗粮,一碗水,便出门。

现在正是12月,一年中最冷的时候。

外面刚下了一场雪,路上的车由于天气少了许多,超市也不远,便打算散步去。

只是走了没几分钟,便听到了一声巨响,转头一看,马路上发生了一起追尾事故。

她停了两秒,看着车上的人无碍,便打消了去帮忙的念头。

正要继续走,却看到一位在过马路的妇人二十米处一辆车直直冲她开来。

心急喊了一声,“小心!”

许多人看向她,她却疾步跑向那位妇人,将她扑向前方,两人倒在地上,身后那辆车呼啸而过。

感受到身后的动静,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她连忙起身,扫了眼还倒在地上的女人,“阿姨,您没事儿吧。”

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手撑着地要站起来,却发现手上擦伤,左膝盖也有点疼。

注意到她的伤,“我扶您。”

将扶起来后,“阿姨,您还能走路吗,我送你去医院。”

了动,没有什么骨头上的伤。

“没事,谢谢你啊小姑娘。”

“我还是送您去医院吧,伤口也要…”

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力推到了一旁。

将抱起,“怎么回事。”

眼神却在盯着一旁的颜听婳。

直视着他。

不得不说,他身上有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眉宇间透露着他的不可一世。

锤了一下薄云衍的肩膀,“放我下来,我要与这个姑娘说几句话。”

皱着眉,却没有动作知道自己拗不过儿子,“姑娘,你与我一同去医院吧,刚才怕是你也受了伤。”

拍了拍身前的雪花,“不用了阿姨,只是举手之劳,您不必放在心上,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不等两人反应,便走向了超市的方向。

抱着自家母亲,回到停车场,驱车去医院。

没想到他就停个车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早知道不让管家老吴回去了,真是一点都不省心。

医生给诊断后确认只是皮外伤,开了些外敷药便离开医院。

点了送餐到家中,于是母子俩便回家吃。

江月圆一路上挂念着刚才救了自己那个丫头,“儿子,你可一定要找到那个姑娘好好感谢她,她可救了你老妈我一命,不然车撞得就是我了!”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三章

韶隐淡淡摇头:“父皇,儿臣不打算争夺天女。zi幽阁”

“你……你说……咳咳……”韶华帝眼底惊讶。

“得天女得天下,儿臣不信,这天下岂会是一个女人可以左右的,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也没有天命之说!”一国的使命靠的不是侥幸。

“你……”

“父皇,相信儿臣一定会带领韶华走像强者。”韶隐打断韶华帝的话,眼底坚定。

韶华帝一愣,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少爷露出如此坚定的神色,沉闷半响,重重的叹息一声:“今后韶华……

文学

靠你了,父皇相信……相信你……”

韶隐手指紧紧的握着韶华帝的手,他会让韶华越来越好,一定会。

穆诗诗,你不信命,本太子也不信命。

素醇大陆一角。

九重山之上,一男子立在山顶,远远的望去看着脚下的土地,六国划分三国,如今他们大都学院这块土地属于北翼。

穆诗诗便出自北翼,半年间,他派去打探的人不断传来她的消息,即便不能跟在她身边,有着她的消息他才能安心。

“听说魔族的那孩子活了?”

背后传来声音,张天佑微微点头。

“活着便好,穆诗诗还真是个奇女子,这世间恐再找不出第二个了。”段天蓝道。

张天佑手指摸着自己腰间的大刀淡淡道:“娘,我是不是永远都无法跟上她的脚步?”

“你和她没办法相比,天佑你要知道。”

张天佑顿了顿:“我知道,可是娘我想跟着她。”

“天佑,穆诗诗你高攀不起,能跟着她的那都非池中之物。”半年前的天劫足以说明很多事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