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一杯奶H阅读: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一章

“那位是程家的小姐,程伊伊吧?”

叶溪云闻声看去就见程伊伊正和一名男士跳舞。

“是她。”

“那男人听说人品不错,只是……”

墨蝶看她们好奇继续道。

“只是他家是包办婚姻。”

“妻子有点霸道,对他管的很严。”

“旁人还是少接触的好。”

叶溪云知她未尽之意。

家里有那样的妻子,谁沾上都是麻烦事。

“她是成人了。”

“还有,恭喜。”

闻言墨蝶笑笑一脸了然。

是呀,程伊伊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力。

不管什么她都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这样果然是安小芸的性格呢。

“谢谢。”

酒会结束。

墨蝶在酒店门口等车。

忽然一个乞丐冲来。

这时墨蝶被人抱着躲开。

门口保镖赶紧控制住乞丐。

墨蝶定了定神,转头看着男人一笑。

“有没有伤到?”男人一脸紧张。

“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墨蝶抚着微鼓小腹,“我没事,我们的孩子也没事。”

男人看她没事怒瞪乞丐。

“你不想活了,居然敢向她冲来!”

墨蝶拉着男人的手,“算了。”

“我们走吧。”

闻言男人赶紧扶她上车。

车子离开,乞丐才在挣脱间露出安诚泽的脸。

果然都是贱人,贱人!

安诚泽在叶溪云她们成亲时就想闹事。

但那时人太多,他根本就靠近不了。

今天程家酒会,他早早就在外面等着。

没想到会看见许久没见的墨蝶。

他就想找墨蝶借点钱,居然被那贱人无视了!

忽然他浑身不可抑制的抖起来。

保镖见状蹙眉,原来还是个瘾君子。

他们最看不上这种人。

几人赶紧把他扔的远远的。

“别在让我们看见你!”

之后安诚泽想找叶溪云她们的麻烦都没有办法。

他继续忙着躲避债主。

还要想办法弄钱,搞东西来吸。

等人们发现时,安诚泽已经横死在街头。

不知道他是吸死的,还是被债主打死的。

他此时一人,就如同当初原主程伊伊孤身一人横死街头。

得到路人几句唏嘘,被警员抬走。

“叮恭喜伙伴,获得五十,八十,六十……点能量。”

“叮恭喜伙伴,获得三十,九十……点能量。”

“叮恭喜伙伴,获得四十……点能量。”

听着耳边的“哗啦”声。

正在晒着日光浴的小恶魔一愣。

他赶紧把冰淇淋塞到嘴里。

转瞬如离弦的箭冲出去。

同时神识呼唤着叶溪云。

“伙伴,我们完成任务啦!”

“魔王大人,魔王大人!”

“我们成功啦!”

“我们不会去空间乱流里流浪啦!”

他刚冲到货船最高处的甲板上,忽然抬爪捂住眼睛。

只是那大大的缝隙里还闪着他眼眸里的光。

此处海天一线,远远望去。

湛蓝的天空和茫茫大海,不知边界在何处。

海风吹拂,相拥两人的青丝翻飞。

在空中纠缠相绕。

不知过了多久,叶溪云仰头定定凝实着辰霏的双眸。

“你完全恢复了吗?”

辰霏笑着手上不断拍哄着她的背。

“云儿真厉害。”

“这次是云儿拯救的我呢。”

闻言眼中闪着泪花的叶溪云转瞬鼓起脸颊。

“神君真讨厌!”

“你明明知道那是我壮胆故意说的!”

“我才不在乎是不是我救得你。”

“我只想你,想玄泽,还有叶婆婆他们都能好好的。”

辰霏任由她捶着自己,脸上满是宠溺的笑容。

锤了两下叶溪云自己又心疼的摸摸。

“你的吊坠呢?”

她说的自然是和她吊坠一模一样的那个。

辰霏一直戴在身上的银色枝藤淡紫水晶泪珠吊坠。

转瞬她一惊,“现在我们要赶紧回秩序空间吗?”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二章

由于他越是朝上爬,越是晓得这些数百年蕴蓄聚积下来、历史无数风雨还耸峙在举国士族之颠的家属是何等可骇!他也不皆懦弱,被诸新咏点燃的那一把野心的火焰,使他看清楚了自己的路——生具将才、生逢浊世,这是一个转变自己命运,乃至于转变自己后世子孙命运的时机。

为了这个时机的成便,他不在乎过程当中忍耐种种羞耻与磨难。他晓得成大事者不行能一帆风顺。

可青州庄氏跟那些欺辱、藐视过他的别的士族都不一样。

庄家想要他死!

人死以后,万事成空,隐忍又有什么用途?

尤其莫彬蔚曾经被凤州诸氏羁縻过,诸家门第不比庄家差,但手法殊不晓得柔顺了——乃至这次三千凤州士卒也是诸家借给他的!获得过一个阀阅的肯定以后,再受到另一个阀阅的生死钳制,莫彬蔚心中对后者的怨尤可想而知!

这比干脆管到一个阀阅的强制更超出千百倍!

不单单是由于他才被肯定代价、刚刚栽培起来的那一丝名将该有的自傲被这次钳制打击得烟消云散——作为一个心存洪志的人,莫彬蔚最怅恨的便是庄氏想杀自己却反而被自己杀了庄鱼梁,这等于断送了自己大半好等闲经营起来的出路!

他出乎几乎是全部人预料的在长县碰见商老夫人最痛爱的孙女诸瑶儿,已经肯定会获得诸家追加的下注了。而诸瑶儿的丈夫汤天下一样感怀他护诸自己妻子一场,在收复帝都、燕州,遣散戎人时,特地送了他几份大劳绩,让他很是出了一番风头。

现在举国高低,“莫彬蔚”三个字也算是小著名气。

便便麾下三千精卒被诸家收回去,但有了诸家救济的钱财、有了名气,再加上诸新咏的点拨,莫彬蔚有信念建立起完全属于自己的军队,在这场浊世里,开疆拓土,成便最人所能及的奇迹。

但如许已经可以看出大致轮廓的美丽出息,跟着庄鱼梁的死,已经完全破灭了。

三千凤州士卒,大半死在青州军手中,剩下的在解围出来的路上,或死或伤或逃散。冲出重围时,还跟从在莫彬蔚摆布的凤州士卒已经惟有百余人了!

莫彬蔚其时便目眦俱裂!

虽然这三千凤州士卒大部分或是心向诸家,可连续到现在终于是他的部下!并且这些人便便回笼凤州后,总也有一份人情在……更紧张的是,诸家把这三千人交给他,也不是没有让他帮忙练练兵,回头好以这三千人为主,建筑一支精兵来拱诸凤州的有望。

现在这支军队等因而完了,这叫他如何和诸家叮咛?!

要晓得他护诸诸瑶儿的那份工钱,诸家还没送到他手上啊!

不仅凤州士卒,便连边都尉带来的五千西凉军,也死伤沉重。边都尉自己是西凉人,他麾下这五千人,一切都是同乡密友,好几个乃至或是他的亲戚本家,这一份仇怨与悲伤,更不在莫彬蔚之下!

要不是其时边都尉已经中箭昏厥,全靠亲诸带着逃命,只怕气痛之下,会干脆口气接不上来!

无论凤州士卒或是西凉军,哪怕是边都尉的生死,诸新咏都不会很关心。

但……

虎奴也死了。

这个从诸新咏少小时便侍奉他的书童,二十年来忠心耿耿,一切都唯诸新咏亲切追随。便连诸新咏被父姊之仇所牵累,无意婚娶,虎奴也回绝成家,齐心一意奉养摆布,不辞劳怨从无半句不满。

名义上他是诸新咏的下仆,可现实上,多年伴随,多年相依为命,虎奴已是这世上最后一个能够牵动诸新咏心神的人了——哪怕在赤树岭时,诸新咏也没想羁縻虎奴;哪怕,诸新咏有异母兄长在世。

可这个忠心的书童、也是唯逐一个伴随诸新咏发展的人,为了两支莫彬蔚与边都尉都来不足拨开的流矢,捐躯挡在了诸新咏跟前。

——两箭穿心,坠马,莫彬蔚想带走尸身未果……在诸新咏亲眼目睹下,被青州大军的马蹄生生践踏成肉泥!

留给诸新咏的,惟有一块莫彬蔚长鞭卷回的染血衣料。

诸新

文学

咏在连续到奇山堡的路上,握着那块衣料,前后足足呕了十几口血。

可莫彬蔚心神俱颤的扶他下马后,他却目光清静的笑了笑:“宁神,我死了不了。至少在给虎奴报仇前,我绝对不会死!”

饶是他们丧失已经如许沉重了,但如果不是逃到雍县时被闻伢子策应了一把……恐怕至今都逃不出青州军的追杀!

但莫彬蔚没想到的是,矢言要为虎奴报仇的诸新咏,已经足足四日了,却始终呆呆的躺着,屋内屋外都是如此,跟他说话也不回复……想到莫测的来日,想到眼下便将到来的大祸,想到闻伢子出人意表的相救……莫彬蔚心中犹如一团糨糊一样的茫混乱。

眼下是他最需求诸新咏的时分。

因此哪怕晓得诸新咏现在心中肯定悲伤万分,他也忍不住再三督促了:“诸崎跟知本堂,你已经两次失手。岂非这次虎奴的仇,你也想失手?庄氏是何等的硕大无朋?便便你智计过人,最人所能及,想要向一个阀阅报仇,又谈何等闲?你现在还不……”

他可贵这么喋喋不断,却见诸新咏淡然望着头顶的柳枝,宛若什么都没听见,内心不禁越说越沮丧。

不料正在他扫兴的决意住口时,诸新咏却讲话了:“去报告闻伢子。”

“啊?”莫彬蔚一呆。

“去报告闻伢子,请他派人在整个盘州散布一则动静。”诸新咏闭上眼,枯竭的嘴脸上,无力之色又加深了一层,他淡淡的道,“庄鱼梁与其心腹何子勇商议康国公意图密谋胞弟庄秀葳、嫡侄庄鱼舞之事,却失慎为我们所觉察。故而捏造谎言,追杀我等!”

莫彬蔚没多想这则动静,先欣喜道:“你刚刚是在想主意?”

“去让闻伢子办这事。”诸新咏再重叠了一次。

莫彬蔚听出他的不耐性,忙起家道:“你宁神!我这便去!”走了两步他却又站住脚,疑惑的回身道,“但庄鱼梁是在过来探望你的时分,对我们招揽不可欲下杀手,被我们挟制以后,失慎杀死的!这一点要如何隐瞒?”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三章

晚上。澜庭别院。

沈晗缓缓掀开薄被,穿着拖鞋,蹑手蹑脚地打开婴儿房门,步伐极轻。

这两个小家伙的睡眠一点都不好,后半夜必须要有人守着才可以,每次过了晚上一点的时候都会闹腾好一会儿,即使有保姆,她每天晚上不放心,都会来看一看。

房间里亮着微弱的灯光,她将脑袋靠在婴儿床上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果不其然,两个小家伙都醒了。

“张妈。”

躺在床上的人揉了揉松弛的睡眼,起身,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不好意思,睡熟了。”

“没事。”在婴儿房待了好一会儿,等再次将两个小家伙哄入睡之后去客厅倒了一杯牛奶去了书房。

她没有开灯,只是将办公桌上的台灯打开,周围一片漆黑,唯独这片有着光亮。沈晗喜欢这种感觉,很喜欢,很喜欢。

拉开抽屉,拿出厚厚的本子,自从何慕瑾走了之后她一直失眠,有时候一天连两小时都睡不了。

打开本子,里面密密麻麻全是字,这是她这两年写给何慕瑾的,她的生活,她的想念,她的所有。

她一页页的翻看着:

阿瑾,我又梦见你了,梦见你牵着我的手走入殿堂,这些年,我梦见了太多次我穿着婚纱的样子,我正在努力学会做一个妈妈,我很听话,真的,特别特别的听话。

你知道吗,我们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我给他们取名,何思沐、何似瑾。童女士说这个名字不好听,可是我觉得很好,因为两个小家伙的眉眼真的好像你,简直是一模一样。

阿瑾,你在那边过得这么样?我好想抱抱你,晗晗真的好想你,公司的事情交给顾凌凡在打理,爸爸已经不再年轻,我怕他打理起来有些费力,我知道,这件事情你一定会支持我的做

文学

法。

只不过有件事情很惋惜,习洛的孩子没了,顾凌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一点都不顾家,根本没有把习洛当成一个妻子来看待,我想,如果这时候你还在的话,他应该会听你的劝一些。

阿瑾,你知道吗?今天我听见两个小家伙叫我妈妈了,虽然他们发音很不清晰,但我真的好高兴,我现在每天都在教他们喊爸爸,爸爸,我带他们去我们一起长大的地方,只要是有你痕迹的地方,我都带他们去过,虽然他们现在还小不记得,但我就是想让他们看看,这里,有你的气息和你的影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