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书包网|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h文书包网 第一章

赵青锋四下叫喊,远处突然出现几个身影,晃晃悠悠循声走了过来。

“小蛮,你去哪儿了?”

几个人中就有元小蛮的身影,赵青锋走近,略带焦急的问道。

“就在不远处,好像晕过去了,被你声音叫醒了!”

元小蛮迅速恢复清醒,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他们是怎么回事?”看到几人走近,赵青锋问道。

“不知道,醒过来时,他们就在附近…”元小蛮也是十分好奇打量了几人一眼。

随着几人走近,赵青锋越发的奇怪起来,加上元小蛮一共七人。

几人中有僧有俗,皆奇装异服,看上去就不是瀛洲的服饰。

领头之人乃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和尚,玉面剑眉,宝相庄严。

“小僧明悲,来自炎洲宝光寺。不知施主怎么称呼,这里又是何地?”

明悲冲赵青锋合什,问道。

他乃是筑基后期的实力,在一群人中算是实力最高的,其余一些大都是筑基初中期的水平。

“我也不知道,醒来就在这里了!”赵青锋挠挠头,心中不由嘀咕起来,这明悲可是炎洲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天玄大陆十分辽阔,瀛洲跟炎洲相隔何止几十万里,怎么眨眼间就出现在了这里。

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做到?

略一思索,赵青锋冲几人拱拱手:“既然相逢,即是有缘。这里邪门的很,咱们要不各自介绍一下怎么称呼,然后再商议接下来怎么办,如何?”

众人点头。

“大和尚介绍完了,我接着来吧!”赵青锋越众而出,开口说道:“在下瀛洲妙岩山豹无恙,这位姑娘叫元小蛮,我们是一起的!”

元小蛮冲众人点头示意。

“中洲顾倾城!”一个身材娇小,容颜秀丽的女孩开口说道。

女子看上去气质可亲,但是语气却硬邦邦,带着几分冷漠。

“我们也是来自中洲,林氏兄弟,我是哥哥林立,他是弟弟林成!”接着两个人走出,竟然是一对孪生兄弟。

两人皆面带微笑,骤然看去,根本无法分辨出来。

“瀛洲,鱼知乐!”一个面容普通,眉眼间看不出丝毫少年锐气的男子淡淡说道。

“你也是瀛洲的,瀛洲哪里?”赵青锋忍不住开口问道。

鱼知乐抬头看了他一眼,顿了顿,然后开口说道:“天心城!”

“天心城!”赵青锋忍不住惊呼一声:“那可是个大地方,整个瀛洲最大的城市了,听说有很多修仙世家宗门!”

“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散修而已,跟那些宗门没有什么关系!”鱼知乐终于开口说了一句长话,随后,呆立一旁想着心事,竟然对外界没有一丝好奇之处。

看到他的反常举动,赵青锋忍不住再次看了他一眼。

“贫道景阳来自玄洲!”一个道袍青年说道。

随着众人各自介绍完毕,赵青锋越大纳闷。之前还自信这个古怪的地方还是在瀛洲的地盘上,现在则有些不确定了。

八个人来自完全不同的地方,相隔千万里,怎么会瞬间出现在一个地方,如此手段只有上界的仙人才有能力做到。

“老猪,老猪,这是怎么回事,你看出端倪了吗?”赵青锋忍不住在心底呼唤猪八戒,想要知道他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任凭他呼唤,猪八戒竟然没有丝毫回应,赵青锋不由心中一惊,莫非老猪也出事了?

明悲一直在四处打量周围的环境,等到大伙介绍完毕,这才开口道:“此地十分奇怪,在我印象中从没有听说过,大家都要小心些…”

此地明亮异常,四周全被白茫茫的光晕笼罩,根本分辨不出方向,更加无法分辨距离。

h文书包网 第二章

正所谓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

玉宸派遣五脏神在天盖涤玄天附近的补救方法,虽然能够很好的遏制天盖涤玄天之主杀戮他人,却也难免会出现疏忽。让一些生活本就够苦的人,在经受种种折磨惨死后,魂魄还要被对方拿去作为施法的材料。

这是玉宸无法容忍的事情,也是受玉宸理念影响的青航,无法接受的事情。但和玉宸单独相处过一段时间的青航非常清楚玉宸的为人,知道他说出抱歉两个字后,代表着他的无奈和决定。

又忍不住咬了咬下唇,青航问道:“那我可以自己去找他的麻烦吗?”

“自然可以。”玉宸笑着点头,在青航惊讶的目光当中,笑道:“其实,哪怕你不开口,我想我也会引导你去这么做的。毕竟,我的身份让我不好做一些事情,但你不一样,有些事情,你去做他们也不会多说什么。正如我顾忌他们一样,他们也要顾忌一下我的想法。”

说完,玉宸取出一柄金光如意,递给青航道:“此物便予以你护身,你大可以去找天盖涤玄天一脉的弟子麻烦,若是遇到有人想要以多欺少,或者为老不尊的想要以大欺小,便将这如意祭出。”

说完,玉宸又是看向于老头道:“这段时间,还需要麻烦你阻拦前往天目山寻仙的凡人。”

于老头点头,边上的刀王突然开口:“真人,我近些日子恐怕要外出一趟,不能在福地内久留。”

“是为了那个孩子?”玉宸笑了笑,点头道:“此事我已经知道,若是不出意外,他或许会继承你的道统。”

刀王面色不变,只是单纯的表示自己知道了。

而后,玉宸又嘱咐了几人几句,便让他们退下去。

片刻后,他起身看向天盖涤玄天的方向,回忆青航的话语,伸手掐诀,借助石碑内残缺的江浙之主的权柄力量,仔细观察哪里的地脉变化。

而在观察的前一刻,天目山中,天盖涤玄天之主来到柳树灵根前,眼眸之中浮现出一丝丝的幽暗。下一秒,从袖中取出一个骨碗,其中血液已经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但内里的灵光却一点也不比盛满的时候差多少。

会出现这种情况,代表着那薄薄一层血液的主人并非凡人,而是有着修为在身的修士。

看着手中的血液,天盖涤玄天之主眼中的幽暗不断扩张,下一秒,他抬手开始施展巫道的祭祀之法,骨碗中的血液迅速蒸发,灵光化作网罗将地脉束缚,不断吞噬地气融入天盖涤玄天之主体内。

同时,属于魔道的气息,也是不断融入地脉之中,血色和黑气开始在地脉之中若隐若现。

玉宸伸手一划,调动江浙一带劫气,送入地脉之中,代替地气被天盖涤玄天之主吞噬。这位阳神修士的眉心宝光丝丝缕缕昏暗的气息越发浓郁,同时整个洞天的气机也是越发诡异。

直到一炷香的时间后,骨碗内的血液和灵光全部被消耗干净。

天盖涤玄天之主非常可惜的低声道:“不够,还是不够,这点血液根本不够我吞噬地脉的力量,我还需要更多的血液和灵性。”

这念头一起,天盖涤玄天上空本就鼎盛的红光越发夺目,待在天柱山福地当中的玉宸,远远看着那几乎要结成血云的红光,操控着五脏神之一,停留在天目山附近早早构建好的警戒线上。仔细观察周围,防止天盖涤玄天之主暴走,或者有人携带大量魔道材料进入天盖涤玄天。

h文书包网 第三章

铁木还在惊诧之中,不过却还知道,自己在这艘船上修为低微,所以,即便他知道赵叶给他的储物袋里有钱,却也不敢轻易拿出来看。

“赵叶大哥,那我们先回去休息了。”

铁木带着珊珊赶紧离开。

等到珊珊走后,赵叶便也同样准备离开。

“道友留步。”

一个声音将赵叶叫住。

赵叶扭过头,却看

文学

到那个刚刚在人群中小心向自己解释银石的修士。

“什么事?”赵叶对这个修士

文学

印象不错,所以便问道。

眼前这名修士看上去有五十多岁,满脸的沧桑意味,显然,这名修士在魔煞海呆的时间也一定不短。

不过相比于其他修士,这名修士看上去虽然同样布满沧桑,但是沧桑间却少有的多了几分真诚,而不像其他修士,完全就像是一群野匪一般。

“道友,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是刚刚来到这东明号上。”

那名修士拱拱手算是行礼,这才说道。

“没错。”

赵叶点点头。

“既然是刚来,我还是要奉劝道友一句,这船上表面上看风平浪静,但是谁知道下一刻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道友还是尽量少出门,多休息,毕竟我们出门在外,修炼第二,安全才是第一。”

那名修士小心翼翼的说道。

“多谢道友提醒,我会的。”

赵叶点点头说道。

“恩,船上修士大部分都是刚从魔煞海回来,难免沾惹上魔煞海荒兽身上的野性,为了钱财宝贝,难免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道友如果明智,最好是将自己藏起来,藏的别人都找不到最好。”

那名修士看着赵叶更加小声的说道。

赵叶自然明白,对方是在提醒自己,那个壮汉赖同很可能会找自己麻烦,所以劝自己躲一躲。

“这商船也就这么大,即便是要藏一藏,又能藏到哪里去?大丈夫顶天立地,有所为有所不为,何惧那些鸡鸣狗盗之徒!”

赵叶霸气十足的说道。

那壮汉此时并没有走,而是一双贼眼偷偷的瞄着赵叶的一举一动。

在和赵叶眼神接触的那一刹那,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

那修士听到赵叶这样讲,顿时也一阵无语,只是无奈的摇摇头,想要说些什么,赵叶却并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

“我看道友一定也在魔煞海呆了不少时间,身上真元必然需要好好稳固,我这里还有几颗洗灵丹,虽然只是二级丹药,但是却是二级丹药之中的极品,不像刚刚那十几颗丹药,都是些残渣药末,我想对道友会有所帮助的。”

赵叶说话间将两颗丹药递给那名修士。

那名修士看到赵叶手中的丹药,顿时脸上露出几分兴奋之色,说道:“道友竟然能看出我身上真元不够精纯?道友好本事。”

“猜测的,道友不必介怀。”

赵叶轻描淡写的说道。

话说,刚刚赵叶之所以能猜到,那名壮汉必然会用三十万银石和自己交换十几颗洗灵丹,就是早已经用神织看出,那名壮汉身上的真元极其不稳固,所蕴含杂质极其大,所以才拿出洗灵丹出来。

如果不是赵叶看出了那壮汉的身体状况,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该拿什么来帮铁木还债。

或许只有和那壮汉拼一场。

不过在那壮汉流出那一副贪婪的眼神之后,原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赵叶已经改变了想法。

他知道,那名壮汉赖同必然不会放过自己,与其他不放过自己,偷偷偷袭自己,还不如彻底激起他的欲望,到时候,自己见机而动,找个机会直接干掉他。

此时赵叶就已经起了杀心。

那名修士将洗灵丹拿在手中,心中高兴,顿时对赵叶感恩戴德,不过很快,那名修士便再次将眼神转换,轻声说道:“财不可露白啊道友。”

“无妨无妨,我这里多的是。”

赵叶故意将自己的声音提高,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身上带着大把丹药一般。

那名修士不由的连连摇头,最后对赵叶说道:“本人名叫夜展,虽然身份低微,修为低微,但是在这东明商号上也还不算是修为最差的,还算说得过去,道友如果以后有什么麻烦,只要你出口,我夜展必然帮忙。”

“多谢夜展大哥,我叫赵叶。”

赵叶笑着回应道。

夜展又寒暄几句便转身离开,而赵叶也同样转身就像完全没有看到那名壮汉赖同一般,走向自己的房间。

赖同的事情,对于赵叶来说,不过是一段小插曲,他相信,在这商船之上,不敢有什么人敢明目张胆的对自己下手,即便是那个赖同,也不敢,他也不过是凝神境巅峰修为,自己虽然只是凝神境中期,但是赵叶相信,自己秒杀这个赖同还是没多少压力的。

此时对于赵叶来说,当务之急便是先将灵儿的病治好,只要将灵儿的病治好,哪怕自己打不过那个赖同,逃跑也没多少压力。

灵儿就是他的软肋,如果不是因为要给灵儿治病,他根本不会来这个什么东明号。

不过幸运的是,他还没有到兰溪城,在这商船之上便已经找到了幻灵花。

足足十几株幻灵花,想来也足够自己炼制幻灵丹了吧!

赵叶心里如是想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