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乱小说合集200篇、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一章

数以千计的学子,纷纷上书,带来的压力十分巨大。

而这个时候,李善才也察觉到局势有利,公开在朝堂上,弹劾张怀。

浙党的残余势力,也从新蹦跶起来的,打算利用这个机会,彻底搬到张怀,打击贺元盛。

由于官绅一体纳粮的新政,触及到太多人的利益,再加上浙党上蹿下跳,不断的挑事。

导致朝堂上的官员,几乎是一面倒的弹劾张怀,哪怕是赵文煜等人,也不表态,只是保持着沉默。

长宁侯府,贺元盛看着一张张的弹劾奏折,面沉似水,眼底的火气,都要压不住了。

“老爷,无非是利益之争罢了,你不用生气!”

叶雨梦开口劝慰,在说话的同时,还来到他的身后,轻轻按着他的头部。

顺势往后一靠,枕着叶雨梦的高耸,低声道:“这些读书人,一点礼义廉耻都没有,为了私利,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也怪张怀不够谨慎,被抓住了把柄!”

叶雨梦的话一说完,贺元盛摇了摇头,道:“再怎么谨慎,也没有用,就算没有这次的事,也会有别的事。”

顿了顿,继续开口:“何况死的这两个人,还说不定是怎么回事呢!”

说到这里,贺元盛的语气冷了下来,目光中也带着一丝坚定。

这次的事,贺元盛虽然有火气,却不是冲着张怀去的。

毕竟推行新政,定会有些波澜,说不定有多少人,在盯着张怀,一时不慎,被抓住把柄,也不算什么。

让他恼火的,是一些官员,以及那些嘴上仁义道德,却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读书人。

因为这些人,太可恶了,他们还掌握着舆论,实在是不好对付。

哪怕是贺元盛,在读书人没犯错的情况下,也不好出手。

“老爷要如何处置此事?”

以叶雨梦的头脑,自然能猜到,此事别有内情。

因为短短几天,此事就闹得满城风雨,未免太快了

文学

些。

“处置什么,根本不用理会,等过段时间,随便找个理由,平息此事!”

此言一出,叶雨梦顿时皱了皱眉,凝重的说到:“这件事,有不少幕后推手,恐怕很难平息。”

“若是真有不知死活的人,闹起来没完,就别怪我下狠手了!”

读书人闹事,官员推波助澜,的确不好对付。

可惹急了贺元盛,来个杀鸡儆猴,也不算难。

同一时间,江宁县衙,巡抚张怀,正在询问唐明远跟苏谦。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

张怀的话音一落,二人对视一眼,皆是一脸的苦涩。

过了半晌,唐明远开口说道:“大人,看在我跟了你多年的份上,就不能给一条活路吗?”

“现在的你只有两条路,要么按照本抚的吩咐,指证赵家。

要么就是,本抚将你们抄家灭门,你们自己选吧!”

“大人,下官愿意听从大人的吩咐。”

这时,苏谦开口了,说完,就拿起面前的毛笔,刷刷的写了起来。

一旁的唐明远,也无奈一叹,同样提起笔来。

一刻钟的时间过后,二人先后写完一张自供状,然后按上手印,递给张怀。

“这才对嘛!”

看过之后,张怀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话锋一转:“本抚虽然无法保证,能免你们一死,但可以保证,你们的家小,安然无恙。”

“谢大人。”

“谢大人。”

二人开口道谢,只是语气中,带着点心若死灰的意味。

紧接着,张怀叫来一个亲信,秘密嘱咐了几句。

当天下午,张怀带来的官兵,包围了赵家的一个别院,很快从里面,搜出了百余件兵器,还有几十副铠甲。

带着查抄出来的兵器、盔甲,张怀亲自出马,率领官兵包围赵家。

“老爷,张怀带来了大队官兵,把府内包围了?“

发现官兵包围了赵家,管家第一时间跑进正院,跟赵永继汇报情况。

“姓张的,你真是无法无天!”

就在半个时辰前,赵永继已经得知,官兵查抄了一处别院。

这让他异常愤怒,毕竟赵家是江苏的第一大族,几时被人如此对待。

可没等他去找张怀算账,对方竟然带着兵马上门,就更让他愤怒了。

“老爷,张怀杀气腾腾的,你可要小心一点啊!”

由于赵家势力不小,哪怕被官兵包围,管家也不太害怕。

“跟我来!

说完,迈出走了出去,脸上也是一片愤怒之色。

赵家有五进院落,百余人口,而赵永继的住所,是在第三进院落。

所以没等他走出去,张怀已经带着官兵、衙役,闯了进来。

随着官兵的闯入,赵家也有些混乱,尤其是一些丫鬟、婆子,更是瑟瑟发抖。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二章

昭群也怒问道:“你们说,谁给大王的,为什么有毒???没人试药吗?”

医官们哪里担得起这个罪责,连连跪地道:“冤枉啊,这丹药,非我等炼制,而是另有其人啊,君上明察,王后也知其中原委啊。”

随即。

昭群从医官们的口中,喃喃知道了其中的因果。

“什么?泰王庙,武王庙的人?大巫官做的?”

“王后,大王,我等都在场,岂会相欺!!”

昭群之前还以为这是黄歇的安排,没想到,居然是泰王庙和武王庙,可是这二庙怎么会毒大王呢。

在医官们的解释下。

这合欢树,并不是毒药。

而是,因为大王服用过多,又因为多年体虚,无法压住这药性,随后才会由补药变成毒药。

就在这时。

黄歇,还有数十文武百官,闻讯而来。

黄歇一进来,看到熊完这个样子,整个人,泣不成声,匍匐在床案边,痛哭不止,道:“大王,大王,臣来晚了!”

见熊完无论如何也没有动静。

立刻看向医官们到:“本君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必须要救回大王,否则,本君把你们一个个都砍了。”

医官们更是恨不得自己把自己的给打死。

此时见到令尹发怒,哪里还敢说半点,只有求饶。

不管怎么说,大王的药他们确实也有参与,随即,解释也是苍白无力。

黄歇知道了这前后因果。

李嫣嫣顿时走了出来,哭泣的说道:“令尹,大王此番乃是三苗人的药出了问题,这些医官死不足惜,但谋害大王的,便是那河渊,河海,你岂能放过他们。”

群臣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黄歇看着悲泣的李嫣嫣,瞪大眼睛道:“什么?河渊!!!”

李嫣嫣哭泣道:“本宫岂会冤枉他们,大王若是有三长两短,本宫还有什么好活的,留下本宫母子独存在世,岂不是要饱受欺凌,大王视你如父,如今,更是被奸人谋害,你难道不该找出罪人,给大王谢罪!”

“可是,可是,三苗乃是。”

昭群大怒!

指着黄歇的鼻尖道:“楚国是大王的,不是三苗的,令尹不分黑白,放任罪人逍遥在外,对得起大王叫你一声太傅吗。”

项梁和屈氏已经到达。

一进屋内。

顿时连连跪了一片。

耳语之间已然知道了事情的原因。

大王因为服用了河渊的丹药,而命悬一线。

谁也不知道,河渊在药里做了什么手脚,几番问向医官,最终,缺点就是合欢树和蟾宝,还有河豚的毒,一同发作。

“河豚?”

“居然是河豚!!!”

李嫣嫣闻言,两眼一黑。

河豚毒,无药可救。

群臣大多泣不成声,黄歇更是跪地嚎哭起来。

李嫣嫣转醒,道:“本宫明白了,本宫明白了!!!”

众人纷纷看向李嫣嫣。

李嫣嫣哭着说道:“这河渊想让大王死在这春药下,就是为了让负刍能够继承王位!!!可是他怎么都想不到,大王身体太弱,这毒提前发作了。”

昭群和景绘一听。

吓得连忙退后。

李嫣嫣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负刍是河渊带来的,不是没人怀疑李嫣嫣,但是医官都说了,大王确实毒在合欢树下!

这药,多人可以作证。

简直是千夫所指。

医官们也是一个个发誓道:“这真的是河封亲手炼制!”

昭群本想扶持负刍上位,现在连负刍都牵连了,岂敢多言,顿时道:“你们也有脸了,验药难道也是河渊吗,你们过失之责,岂容本君无视。”

医官们低着头,不敢多言。

黄歇顿时站了出来,道:“项将军何在!!”

项燕目光圆瞪,道:“末将在。”

黄歇道:“项将军调集一万城卫军,围了孔庙,将罪人河渊,河海,还有三苗术士,全数缉拿,一个都不许放过,天亮之前,我等要目睹这些贼子伏法!!!”

项燕顿时道:“领命!!”

项燕杀气腾腾的快速离开。

看着昏迷的熊完,众人是百转千回。

心中恐惧又惊愕。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三章

“淮东的事,你也派人去查,朕要知道真实情况!究竟有多少人涉案,京内是否又牵扯了什么人,朕都要知道!”唤来李崇矩,刘承祐一副不怒自威的表情,淡漠地吩咐着。

闻令,李崇矩依旧沉稳而干练,并不废话,抱拳即道

文学

:“是!臣立刻去安排!”

“等等!”刘承祐挥了下手,略作沉吟,道:“秘密进行调查,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是!”李崇矩脑海中只闪过一念,应道。

关于此次淮东贪腐案,刘承祐虽然把几名宰臣的叫来耍了一通威风,但终究是将之下放刑部与都察院调查处置。这种情况下,刘承祐并不打算节外生枝,至于动用武德司,只是想加一道保险了。

从淮东此案目前的情况看,转运司、按察司连同都察院,似乎都出了些问题,刘承祐岂能不引以为戒。而关键的问题是,这三衙都是刘承祐设立抑或改制的,深深地烙刻着属于他这个皇帝印记。出了此等大案,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在刘承祐这里,是对他威信与脸面的一种伤害。

“武德司在淮东布有多少探子?”刘承祐问。

“回陛下,各级探吏共计67人,其中包括都知在内的精英人手12人!”李崇矩不假思索,答来。

“人太少了!还需扩充!”刘承祐看着李崇矩,吩咐道:“朕不需要做到完全监控,那不现实,但至少在有些风吹草动之时,能够有所察觉!”

“臣明白!”李崇矩还是那般沉静的表现。

“去吧!”

“臣告退!”

“陛下,给事中、礼部侍郎使蜀归来,殿前候诏复命!”心情烦躁间,张德钧前来通禀。

“他回来了?”精神稍有提振,刘承祐即吩咐一声:“宣!”

未己,赵普一身一丝不苟的官袍,稳步入殿叩拜。

“赵卿免礼!”刘承祐打量着赵普,目光在他身上扫视着,轻笑道:“看来成都养人啊!”

使蜀一趟,赵普整个人明显富态了些,圆润了些。面对皇帝的调侃,赵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豁然道:“臣在成都,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孟蜀主臣,热情款待,十数日下来,身体也就胖了!”

在和约达成之后,赵普还在成都多待了些日子,名曰游赏,实为刺探。大低是为了秀肌肉,打消日后汉军伐蜀的念头,孟昶还主动去郊外检阅军队,并让赵普一行人随行。殊不知,如此反到让人看出其心虚。

“看来所谈甚欢啊!否则孟昶君臣何以如此厚待!”刘承祐说道。

闻言,赵普取出一封本章,递呈给刘承祐,道:“经臣与蜀相李昊、毋昭裔襄谈,共达成和议四条,请陛下过目!”

接过,翻开察看起和议细节,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一副满意的神情。当然,刘承祐关注的,也只有岁贡明细了,再没有比这更实在的了。

合起册页,刘承祐看着赵普,温和道:“赵卿果不负使命,这也算意外之财,但对于大汉而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卿此番使蜀之功,值得大力褒奖啊!”

面对皇帝赞扬,赵普面上虽露喜色,但言辞还是十分谦恭的:“陛下,臣实在不敢拘功。此番所以议定,一者,仰赖陛下天威;二者,大汉将士浴血苦战之功;三者,也是孟蜀君臣志气已丧,软弱可欺。”

“看来,赵卿往成都一通,所获匪浅呐!”听赵普之言,刘承祐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见他仍旧站着,吩咐赐座上茶,道:“与朕讲讲,成都见闻!”

“是!”恭谨落座,赵普稍微组织了下语言,从容叙来。

“……递交国书之后,臣游于成都市井,情况果如武德司所报,因蜀廷加征之故,人心浮躁,民情不安,斗米价格,已至二十四文,每有新粮,往往遭到哄抢。成都罗城,周围近三十里,两江怀抱,交通便利。

蜀廷于成都周遭筑羊角墙,规模庞大,乃孟昶早年所建,以作防御,周围近五十里,然多破损,臣到时,发觉蜀廷正调动民力修缮。”

“据说蜀国粮价最低时,至于斗米四五钱,到如今,这是翻了数倍了!”刘承祐道。

“前两年,为固秦凤御备,蜀国钱粮,多输北方,然道路转运不便,百万军粮输送,耗损巨大。后连遭大败,军情紧迫,国中粮秣,皆紧先供给边关,再兼奸商作祟,是以成都粮价,居高不下。臣还京之时,尝建议潜伏之武德司吏,秘密勾连蜀商,继续抬高粮价……”赵普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