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双修系统(h)|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快穿之双修系统(h) 第一章

二十命格?

华胤,以及秋水山的其他弟子们,不可思议地看着小鸢儿,有些不太相信,有些则是震惊。

台阶之下,炸开了锅,又是议论纷纷。

陈夫仔细地打量着小鸢儿,说道:“这丫头看起来聪明伶俐,真有二十命格?”

几乎最小的徒弟都是二十命格,那其他人该有多强?

小鸢儿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这么说话,有点过于惊世骇俗,也察觉到师父略有责备的眼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就随便透露自己的修为,信不信是一回事,这么做实在有些不妥。

她笑了一下说道:“陈圣人,我……我吹牛呢。”

“吹牛?”华胤愣了一下。

这不谦虚没事,一谦虚反而看起来更像是真的了。

小鸢儿说道:“不好意思,我……我吹牛呢。”

她朝着众人嬉皮笑脸道。

只有魔天阁众人低声叹息,这种事也只有放在小鸢儿身上才会发生。若是真让秋水山的人知道九先生的真实情况,那刚才的吹牛,其实不过是谦虚罢了。

陈夫不了解陆州的徒弟实力如何,但按照惯性思维来看,往往入门早的,修为都不会差,于是提议道:“就按入门顺序切磋吧。”

陆州点了下头,同意这个提议,挥了下手。

于正海下了台阶,步入场中。

华胤朝着虞上戎拱了下手说道:“其实我更欣赏这位兄弟,不过……长幼有序,还望见谅。”

虞上戎并不介意,淡然微笑道:

“无需如此,按长幼切磋不失为好的办法,若连大师兄都战胜不了,焉能胜我?”

“???”

于正海蹙眉,老二最近越来越狂了,仗着自己开了十三叶,真以为命格不值钱?

魔天阁中人多数都是砍莲修行,包括四大长老。十叶之后,每开一叶等于是六命格,实力的提升往往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也没有开命格的痛苦。度过命关也比带命格修行划算一些,可增加金环和金叶的作用。但是砍莲修行有一个致命弱点——没有命格,意味着无法抵消致命伤害。

砍莲修行,只有一条命。

和以前的修行者并无区别。虽说带命格一旦重伤失去命格,往往是连续性恶性循环,但若是两者相互比拼,不要命的打法,终究是占了很大的便宜。

华胤笑了一下,没有计较,步入场中,朝着于正海拱手:“请。”

于正海:“我看你手中有刀,巧了,我也擅长刀。”

“那最好不过,刀法上过招,更加公平。”

华胤将自己的刀取下,丢了出去,“以刀罡切磋如何?”

于正海巴不得如此,将碧玉刀丢了出去,哐当落地,也没个人接着。

看得魔天阁众人一脸尴尬,好歹是洪级的武器,能不能不要这么草率,看起来像是破烂货。

实体的武器,反而影响精准的控制,刀罡可以随时撤销,以免对周围的物件造成损坏。

“请。”于正海抬手。

华胤掌心一推,便是一把一丈左右的刀罡劈了过去。

于正海看了一眼,后退三步,那刀罡落在了空处,即将劈在地面上的一瞬,消失了。

“好控制。”于正海夸奖道。

华胤踏地向前,身子倾斜四十五度,掌刀突然变得凌厉起来,狂风暴雨般进攻。

节奏猛然增快。

于正海掌心一压,不断左右拍打,砰砰砰砰……二人刀罡相互碰撞,罡气向四方扩散,宣泄。但无一例外,每一处刀罡都在即将碰到物件的时候自动消散。

金色刀罡和青色刀罡很快成了道场中的主旋律。

二人交战了上百个回合,异常激烈,却不分胜负。

砰!

二人的刀罡相互碰撞抵消,后跳百米,遥遥相对。

“果然是高手啊!”

“能和大师兄战平,这魔天阁的确有些本事。可惜,更多的考验精准的控制力,看不到过于壮观的打斗。”

“想得美,把咱们秋水山全拆了也不够。”

于正海目不转睛地盯着华胤,伸出手掌,掌心里悬浮一道精致玲珑的刀罡。

笑道:“我已经摸清楚你的深浅。”

华胤道:“我也是。”

听到这番对话,说明好戏开始了。

于正海手中的刀罡,开始变多,上百道刀罡围绕着他旋转,密密麻麻连成一线。

而后虚影一闪,于正海原地消失。

华胤双掌一合,道:“刀法不在于多,而在于精!”

一道巨大的刀罡,突然爆发,冲出天际,精准无误,快狠准地砍向于正海。

于正海不闪不避,迎了上去。

双掌一合,又出现了一把明显不同的刀罡,横向挡了上去。

砰!

罡气宣泄。

众观战者纷纷后退。

于正海在空中,华胤在下,二人对峙。于正海以一道不大的刀罡,硬生生挡住了这一记进攻,身上旋转的刀罡,依次朝着华胤飞去。

砰砰砰,砰砰砰……刀罡不断劈向华胤。

华胤不得不收起刀罡,后跳。

于正海道:“等得就是这时候。”

“大玄天章!”

一掌拍出玄天星芒,漫天刀罡旋转。

华胤感受到了刀罡里强大的力量,皱眉道:“比之前强这么多?”

砰砰砰,砰砰砰……他不断挥舞刀罡抵抗。

于正海俯冲了下去,同样祭出巨大的刀罡:“你说的没错,刀罡在于精,而非多!”

“这……”

“我的每一道刀罡,皆是精华!”

砰砰砰!砰砰砰……

华胤这时候才感觉到于正海的刀罡已经霸道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只能不断地化解,毫无喘息的机会反攻。

且战且退。

俯冲而来的于正海,已经施展出巨大的刀罡,从天而降。

砰!

华胤爆发护体罡气,爆发掌刀,与之碰撞。

奈何于正海的刀罡,势如破竹,竟将罡气和掌刀劈开,落在了肩膀上半寸之处。

其他的刀罡和罡气都在刹那间消失,唯有于正海手里的刀罡,依旧悬浮在华胤的侧脸。

华胤五指巨颤,掌心里出现了一道红色的血痕。

秋水山道场,安静异常。

看戏的秋水山弟子们,难以置信地看着大师兄……大师兄就这么败了。

包括华胤自己也不敢相信,竟败得如此干脆。

他不是败在精妙的刀法,技巧,又或者是其他方面,纯粹是败在了绝对的力量之上。从始至终,于正海的刀罡和进攻节奏便霸道至极。

“我输了。”华胤有些难以接受。

于正海却说道:“实不相瞒,精准控制,我并不在行。二师弟在这方面远胜于我。若与他交手,你更无胜算。若是实战……你恐怕抗不住我三招。”

华胤:“……”

赢了就赢了,为什么还要嘲讽呢?

快穿之双修系统(h) 第二章

“罪狱本就是邪宗,”姬九凝回道。

“他们修练的全是邪气,这样也不为过。”

“他好像不是吸收邪气,”徐子墨皱眉摇头说道。

“而是将自身的邪气输入这邪魔塔内。”

“他想干什么?”姬九凝皱眉问道。

“他想干什么不重要,但遇见了就行,”徐子墨说道。

他随手一挥,右手化刀,无亘刀意袭杀而来。

原本坐在上空的鬼太子瞬间睁开双眼,顿时一团森罗鬼气回荡而出。

鬼气与刀气碰撞在一起,纷纷消散开。

鬼太子目光朝下,似乎整个邪魔塔都震荡了起来。

“何故?”他开口,声音尖细的说道。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徐子墨问道。

“与你们何关?”鬼太子淡淡的说道。

“离开这里,或者死!”

他说到死字时,便是滚滚黑色邪气从周身弥漫出来,无数个鬼头在怒吼着从天而降。

漂浮于虚空,如同无边无际的鬼狱,不断的挣扎着。

徐子墨没有说话,缓缓拔出霸影,神刀出鞘,显然已经说明了自己的态度。

鬼太子冷哼一声,他依旧没有站起身,只是张开双掌。

磅礴的邪气盎然散开,化作无数鬼头从苍穹上俯冲下来。

那每一个鬼头都张牙舞爪,仿佛要将人吞噬进去,划破寂静虚空,携裹着邪魔塔内滚滚黑色邪气,全部落了下来。

“北狐妖界,”姬九凝一伸手,顿时白色北狐化作一道流光,挡在了两人的前方。

当头顶的邪气全部落下时,姬九凝传来一声闷哼,不过还是挡住了这些攻击。

“他交给你对付,我进入这邪魔塔看看,”徐子墨说道。

“不用这么冒险吧,”姬九凝回道。

“不是冒险,只是要弄清楚一些事,”徐子墨摇头。

他身后的霸影劈开,一刀陨落半边天,将所有人的邪气都湮灭其中。

随即快速朝邪魔塔内跑去。

“留下,”鬼太子怒喝一声。

徐子墨只感觉自己的耳边想起来一哭一笑两道声音,随即便见两个鬼娃娃朝他扑了过来。

“神魂攻击?”徐子墨冷哼一声。

“滚开。”

只见他的九周宫阙体自行防御,强大的力量直接将那两只鬼娃娃震碎在虚空中。

随即身影没入邪魔塔内。

“该死,”鬼太子冷哼了一声,缓缓站起身。

还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姬九凝已经控制着庞大的北狐飞奔了过来。

顿时两人的身影打斗在一起。

……………

邪魔塔内,徐子墨刚刚进入,便是一团紫色气体朝他冲了过来。

他拔刀挡在身前,“轰”的一声,那强大的力量直接迸发出来,将他击飞了出去。

徐子墨的身影装在旁边的墙壁上,他抬头,这才看起来紫色气体的形状。

那是一团邪气极重的紫球,上面长着一张人脸。

“完美的身躯,正好承载我的意识,”紫气的人脸开口,邪笑道。

“你是谁?”徐子墨问道。

“进这邪魔塔,归宿只有死亡,无需去问过往,”那紫色人脸话音落下。

只听“砰”的一声,邪魔塔的大门直接落下,将出口给封死在里面。

快穿之双修系统(h) 第三章

嫌疑犯,指的便是珍妮一伙人,何萧的队伍里有个画师,肖像画自然不在话下,哪怕没有仪器拍照,凭借着印象,他也能临摹出来。

这份资料,自然也随着何萧的报告,一起传到了江少恒手中。

何萧的权限有限,无法调查仔细,但江少恒是军委书记,想要明细的资料,也只是一个招呼的事情。

他知道冯兰山是在岔开话题,但也没办法,只好老实交代。

“嫌疑犯人的档案,已经核实。”

江少恒说了这么一句后,就把画面调到了档案上,接续介绍起来。

“珍妮·达尔克,今年十六岁,布里尼亚籍,就职于苏氏集团,充当苏家嫡长子苏羽的贴身女仆兼保镖。从小接受英才教育,精通电子,枪械,格斗等技能。三月份左右,跟随苏羽转入天人学园高中部。”

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照片,上面正好是穿着一袭便装跟在苏羽身边的情景。介绍少女的同时,显然也把苏羽也给介绍了一遍。

说罢,便切换了照片,这一次,是一名金发少女。

“莉莉娜亚·布里斯托,布里尼亚的贵族,布里斯托家的千金大小姐,因为逃婚的缘故,躲到了华国,自称是苏羽的未婚妻。今天八月份,入学天人学园。”

“林素

文学

雅,原名坂本枝子,是大和省坂本家族的大小姐,后来叛出家族,加入【大日复兴会】,在六月份,参与了大和内部反叛势力的复国运动,事后,不知所踪。同年八月份,易容改貌,以林素雅的身份,成为天人学园的高中教师。”

“菊理千姬,原名藤堂千代子,【大日复兴会】首脑藤堂元次郎的嫡女…….”

所有可以调查得到人,几乎事无巨细,都被调查得一清二楚。基本上,何萧说上传的肖像画上的人,都被调查了一遍,案底,过往,什么都瞒不住。这就是大数据的恐怖之处,只要你还生活在人群当中,就很难不被把握住情报。

听完江少恒的介绍,赵有为和冯兰山都有些皱眉不展。原因无他,“犯罪嫌疑人”这几个字,还真没冤枉他们,当坂本枝子,以及唐立的身份被抖出来后,傻子都能意识到这群人有问题。

江少恒没有停止,资料介绍完了,但分析还没有。

“通过以上资料的显示,都不难总结出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苏羽这名少年的存在。无论是哪个人,哪件事,其背后多多少少都有他的影子。虽然这次的情报上没有关于他的描述,但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肯定,他也参与其中。”

“苏羽,南广苏家的嫡长子,他的身份和地位都举足轻重,不能大意。如今,他的身边聚集了那么多的恐怖势力,是因为什么,我觉得不能不彻查清楚。我的意见是,立刻对苏羽进行双规……”

“这绝对不行!”

江少恒还没说完,冯兰山就粗鲁地打断了他的话。确实,他的判断有理有据,推测也很符合清理,但做法就有待商榷了。正如对方所言,苏羽的身份举足轻重。

“苏羽是苏老首长的嫡长孙,你知道对他进行双规意味着什么吗?”

“冯书记,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你口中的这位苏家嫡长孙,在今年八月底就和苏家打了一场官司,并且已经断绝了亲缘关系,法院也通过了判决,也即是说,现在他的和苏家没有关系,你担心的东西,完全没必要。”

江少恒似乎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趁着解释这个不为人知的情报,更进一步道。

“况且,他突然的这个做法,难道不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犯罪行为吗?冯书记,这样的恶势力,我们不能容忍。”

“等一下,这个情况,我怎么不知道?”

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位政委书记不知道,你一位军委书记倒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背后的情况,更令冯兰山胆战心惊。

“您贵人事多,自然会有所疏漏。”

“我也不赞成。亲缘关系不是一纸判决就能彻底断开的,血浓于水,孺慕之情的例子太多了。”

赵有为就事论事,也觉得不妥当,其他人你可以用这个搪塞,但对苏家,一位老首长用这种伎俩,怕不是再搞笑。虽然这位首长退隐多年,还被中央的人盯着,但如果他真的起来跺跺脚,那南边也得震三震。

更何况,北方这边的当权者,有几个不是他带过的?虽说公私分明,但到底是打断骨头连着筋,你真以为个个是无情无义的小人?

“哼,国家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你们难道因为他们苏家有功于国,就坐视他们犯罪不成?公是公,私是私,我希望两位能有个正确的判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