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h文;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书包网h文 第一章

在新的帝国之中,最新的法典之上,记录这么一段对话。

“为什么你会放弃这个权力。现在整个天下都是你的了。他们都在为你准备登基大典的事情了。你为什么要设立合众国?”

“你想想我们现在缺什么?什么都不缺了,名利权钱,如果是权力你我这些人早就站在了权力的最巅峰。这么多年,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而我最想要的就是安安静静地生活和自己喜欢的人爱的人。

我也很希望那些追随我们的人能够好好地活着。我今天坐上这个位置就意味着无数人要死去。我一生杀人太多。厌倦了。就算我们拥有自己的帝国,那几百年后同样会变得腐烂破败。你的我的儿孙后代,同样要经历一次我们现在的苦难折磨。

走出这扇大门,外面的陌生人他们全部都有血有肉,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有自己心爱的人要守护的人。设立合众国,是时代的必然趋势。只有将权力分给天下人才能够得到长久的安定。宪法至高无上。任人唯贤。无论是那个种族那个阶级,只要你有本事。

我们要消除战争,就必须消除阶级,没有奴隶,没有贵族,没有种族歧视,没有重男轻女。我们要的是真正的和平。这个世界上,一个巫妖王就太多了。

我们的力量是渺小的,所以我已经有了打算。在巫妖城设立最大的大学,在各地设立分校。你愿不愿意跟我一样化身为和平的火种,点燃整个天下,开创新的纪元?”

书包网h文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书包网h文 第三章

怎么就万岁冲锋了呢?

完颜宗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宋军刚才还怂得不行,怎么一下就炸了锅,喊着“万岁”向前冲了!

和完颜宗望一样吃惊的还有跟着他追杀了刘延庆一路的那些女真兵,他们其实也已经是疲惫之师了。在万年新堤上和宋军打了好几天,然后又以最大的力量向宋军发起冲锋,一举摧毁了宋人的阵,随后又追着刘延庆的败兵跑了几十里路……幸亏他们都是白山黑水间一路打出来的“老女真”,吃苦耐战,体力充沛,士气也特别高昂。要不然自己都累怕下了!

但即便如此,那么长时间的厮杀、追逐下来,人困马乏还是难免的。所以遇到突然开始万岁冲锋的宋军,真的有点难以招架了。

不过完颜宗望也不是好惹的,他最清楚夜间的大军混战,打得就是个气势。

不能怂啊,谁怂谁失败!

看着手底下的人要怂,完颜宗望也不及多想,也不去打听对手为什么突然就炸了……一旦让对手的气势飙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啊!毕竟对手的人多,说不定有三四万,要都打起万岁冲锋,今晚这一仗谁胜谁负都不知道了!

想到这里,完颜宗望忙大呼一声:“塞里!”

“某家在!”

马上就有个披着件脏兮兮的白袍,发辫和胡须都湿漉漉的女真壮汉应了一声。

这汉子也是完颜家的人——完颜家族在这几十年中可真是了不得啊,将星璀璨,人才辈出,也难怪没什么位子可以给投靠来的走狗了。这个完颜的汉名是宗贤,和完颜宗望是一个辈份的兄弟。历史上还有个赫赫有名的匪号,就盖天大王!

他之前跟着完颜宗翰、完颜昌一起捉了耶律延禧。而这回南征则分到了完颜宗望手下,一路打到了开封府城下。不过除了万年堤坝一役,他在这场攻宋争中就没好好打过一场……而且万年堤坝一役在他看来也没什么意思,不过就是宋人前赴后继的送死罢了。

倒是今晚这场夜战看着有点意思了,宋军的气势有点起来了!

当宋军的气势起来的时候,完颜塞里就直接站在了自己战马的马鞍上,伸着脖子四下张望。这家伙天生一对“夜眼”,而且耳朵也很灵光。当完颜宗望叫他的时候,他已经发现战场的关键点在哪里了?

“敌大将在何处?”完颜宗望也知道他在观察战场——站那么高,还伸长了脖子到处看,不是在观察敌情还能是干什么?

完颜塞里大吼道:“敌大将在前方寺庙山门处……山门左近的宋兵声势最大!”

“好!”完颜宗望道,“塞里,你打前锋,某家跟着你……咱们一起冲杀一阵!”

“得令!”完颜塞里应了一声,两脚一分,夹着马鞍往

文学

下一滑,就稳稳的坐在了马背上。然后就看见他从身边一个亲随手中接过一支马枪,挥了挥向前一指,张开喉咙大呼,“儿郎们,跟着某家塞里……敌在山门处!”

“敌在山门处!敌在山门处……”

这下镇水观战场上的金兵不喊什么“大水来了”,都改“敌在山门处”了。这可不是在瞎嚷嚷,而是为同伴指明进攻的方向。

现在是晚上,而且金兵在一路追敌的过程中,指挥体系已经乱了,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正常的命令传递体系都没了。所以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调集部队——靠吼!

当然了,在这种情况下,部队的士气就非常重要了。因为上级下令靠吼,下级执行就靠自觉了……谁要溜了号,也没督战队能找着啊!

而这个时代女真金兵的士气是足够的,一群山林野人都打成贵族了,当然牛气冲天,也就是天天嚷嚷着要和武人共天下的赵楷这“二货”的军队能和他们比——两边都是“打天下、分油水”的路数嘛!而且两边的士卒大多都比较单纯,也相信真的能分到油水。

所以当“敌在山门处”的吼声响彻战场的时候,原本散在各处与宋人混战的女真本都纷纷往道观的大门处聚集!

而赵佶这边就不行了,开封兵那是世世代代的老油条,“打天下、分油水”的事儿他们才不相信呢!要真有的分,他们的老祖宗就分着了。所以在镇水观夜战的时候,只有靠近山门的开封兵因为赵佶临阵而被鼓舞起来,其他人该溜还是得溜。特别是和他们对打的金贼开始往山门处集中后,他们逃走的机会可就来了!

至于刘延庆的秦兵,则是逃跑成了习惯,改不了啦……哦,也有没跑掉的,比如刘延庆本人。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到了镇水观后立即就自己跑去见赵佶,结果就哪儿也别想去了。

所以今天晚上,真正拼了命在替赵佶打金贼的,也就是驻扎在道观中的胜捷军、班直,还有道观山门外的少量开封宋兵,以及刘延庆的亲兵。加一块也就是五六千人,数量比完颜宗望、完颜塞里带来的金兵还少呢!

当大批的金兵喊着“敌在山门处”的口号蜂拥而来时,这些护着赵佶的宋军就开始扛不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赵佶的酒也醒了!

酒一醒,人就怂!

说真的,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上了战场!

他就记得刚才还跟人在好好的房子里面喝酒吟诗,怎么忽然就上了战场……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又乱又黑又可怕的战场,各种听着就瘆人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好像浪潮一般一阵阵的向他涌来。

“怎么回事?怎么就打起来了?和谁在打啊?”

护在他身边的人一听这话,就知道官家酒醒了,也知道要糟糕了!

因为赵佶那是打着灯笼上战场的!

周围的宋兵都看着呢!如果他现在溜号了,那宋军的士气立即就会崩溃,到时候就全完了!

战场经验丰富的童贯连忙扶着赵佶(怕他晕),“官家不怕……不过是几千金贼打来了。”

不过是几千金贼?

赵佶当时就给瞎懵逼了,嚷嚷道:“快,快护驾……”

喊着话,赵佶就转身要往道观里面跑,结果却被赵枢、赵榛两个大孝子给抓住了。

“父皇……道观不是城池,守不住的!”

“父皇,道观是木头搭建的,一点就着,会给烧死的!”

赵佶一想也对啊,忙问身边的孝子,“这可如何是好?”

“杀出去!”刘延庆嚷嚷了起来,“官家,趁着现在金贼还没围严实……臣护着您杀出去!”

刘延庆到底是久经战阵的,知道这样打下去必死!

别看现在战场上好像势均力敌,但实际上的情况一定是宋军死伤惨重,金兵没死几个。

之所以宋军还能维持,一是官家临阵支起来的虚火;二是天太黑,金兵也有点乱,不知道自己的优势多大?

所以要逃跑就得趁现在!

“刘太尉所言极善!”童贯也说话了,老头子已经快急疯了,连忙对赵佶道:“老臣已经召集好了300诸班壮士……他们都会骑马,可以保着陛下杀出去!”

都会骑马……听着真能鼓舞人心啊!

“可,可朕……”赵佶说话的声音都抖起来了,他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朕害怕,双股颤栗,不能骑马啊!”

他的话刚说完,一个酒葫芦就递上来了,赵佶一看,是自己的儿子赵榛捧了个葫芦要给自己。

“十八郎,你这是……”

“父皇,这是孩儿为您准备的美酒!”

“美酒?”赵佶不明白啊,这什么意思?

“多喝一些,喝醉了父皇就不怕了!”这个十六七岁的大个子少年一脸认真地说。

是啊,喝醉了你就不是怂人赵佶,你变成江东周郎了……

赵佶也真是急疯了,半大小子的话他也信,拿过酒葫芦就拔了塞子开始灌自己!

还别说,赵佶一葫芦酒下肚,胆子就真的壮起来了,没一会儿红着眼睛红着脸,看着跟发疯差不多,然后摇摇晃晃地道:“刘延庆,你打头阵……本教主皇帝压后,杀开一条血路!杀出去!”

什么?我打头阵?

刘延庆这下可真寻死的心都有了,他本来想要护着赵佶跑,现在却被一个发酒疯的官家逼着打头阵……也不知道会不会打成忠烈(刘延庆在历史上还真是抗金战死的)?

……..

第131章赵佶之死——庄宗崩、宋有种!(求收藏,求推荐)

大宋宣和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

当天色终于有点蒙蒙放亮的时候,千余骑兵,已经在五丈河边的镇水观前摆出三堵长墙一样的横队了!

其中排在最前面的就是刘延庆的三百多个亲兵,头盔下那一张张面孔都铁青的快要滴出水来了——悔恨交加啊!

他们都是跟着刘太尉吃香的喝辣的好多年的亲兵,从军恁多年都没好好打过仗。形势好的时候就跟着刘太尉放抢,形势不好的时候就护着刘太尉逃跑……拼命这种事情,他们是想都没想过啊!

他们本以为跟着刘太尉这个将主总可以安安稳稳混个病死榻上,没想到还是被逼上了送死的第一线当了“死兵”,这回想不死都难了!

因为刘太尉现在就领着三百个脸色比他们还难看的胜捷兵在第二排摆了开来……刘延庆已经发话了,他和那三百个胜捷兵是有进无退的!如果他的亲兵胆敢临阵脱逃或是迁延不进,直接马枪招呼!

当然了,刘延庆那么忠勇也是被逼的……有个喝醉了的官家要**为忠啊!

而且这个喝醉了发酒疯的官家就临着三百个也喝了不少酒店殿前班值和几个亲王,还有童贯、高俅等随行的官员组成了第三排骑兵,现在就顶在刘延庆的背后!

天爷啊,三百多个醉鬼骑着大马,拿着刀枪,就顶在身后……这他M的是酒驾啊!也没人管管,天理呢?谁来管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