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美妇系列|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交换美妇系列 第一章

仁寿宫。

王之心爬起来,惊魂未定,脸色煞白,幸亏李晃一把按倒了他,否则他一定是被射死了。

“啊!”

这时,在墙头观察的一个龙骧右卫大叫一声,从墙头掉了下来,却是被一支羽箭射中了咽喉。

王之心和王巨相互一看,两人脸色都是凝重,心中也都是明白,定王已经是铁了心肠,要一条道走到黑了。不要说他们,就是皇太后走到门边,怕也有可能被一箭射死。

王巨咬咬牙,走到宫门前,透过门缝,向外面高声呼喊。

“吴崇烈~~”

“你也是大明忠良之后,定王疯了,你难道也疯了,要跟着他一起弑君谋逆吗~~”

王巨用尽力气,声音透过宫门,远远传出去。

但武镶右卫指挥使吴崇烈没有回应,只听见定王朱慈炯在高声呼喊:“王之心王承恩王巨三人被恶鬼迷失了心智,先是勾结奸人,试图谋刺本王,阴谋败露之后,他们竟然劫持陛下,试图逃出宫外,本王带人及时阻止,不想三人丧尽天良,逃出宫门不成,竟然又蹿入仁寿殿,劫持了皇太后!”

“如今被围在仁寿殿,死到临头,居然巧言令色,污我谋逆,企图乱我军心,以便浑水摸鱼。”

“我乃定王,岂能谋逆?”

“像王之心王巨这等穷凶极恶,罪大恶极之人,天地不容。现在听本王命令,杀进仁寿殿,救出陛下和太后,凡杀王之心、王承恩、王巨一人者,赏白银千两!其他一人赏五十两!”

转身挥舞手臂:“现在,杀!”

“杀!”

仁寿宫外的兵马齐声呐喊,向仁

文学

寿殿冲击而来。

……

良乡位在涿州和京师之间,为官道必经之处,这里距离京师,已经只有五十里不到了。

下午时分,天空乌云滚滚,压的天地宛如黑夜。

一匹快马正在官道上疾驰,马上骑士脸色惊骇,连续策马不停,口中喝道:“让开,让开,都给老子让开!”

因为京师戒严,九门封闭,所以官道上的行人车马和商人,并不是太多,听道急促的马蹄声,他们都惊慌的闪到一边,等那骑士过去,有人啐了一口:“”呸,谁家的奴才,这么猖狂?”

“瞎了你的狗眼,那是锦衣卫!”有人纠正他。

“啊?”

不久之后,一大彪的骑兵,又在良乡的官道上出现。

没有旗帜,只能看到他们都是轻甲,一个个身材健壮,风尘仆仆,脸上虽然满是疲惫,但却没有人停下,他们手里的马鞭,始终都在挥舞,沿着官道,向着京师的方向,连续疾进

官道上的行人车马和商人,又闪在路边,惊讶的看着着这一大彪的骑兵,等骑兵过去了,有人算了算,说,刚才这一队骑兵,大约有七八百人,看样子,好像是有紧急军务要去京师。

“是太子,是太子殿下回来了~~”

忽然的,道边掀起一阵骚动,原来是两个没有跟上大部队、落在后面的骑士在大声宣讲,告诉众百姓,先前过去的骑队,乃是太子殿下亲领,同时他们也竭力加快速度,以期赶上前面的大部队。

轰。

所有人都兴奋了。

太子陨落九宫山的消息,京畿附近的百姓几乎人人都听说了,而太子尚在的消息,虽然也有人流传,但因为时间和京师戒严的关系,却流传的并不广,现在听到太子平安,正率兵赶回京师,这无异于是天降之喜。

“苍天有眼~~”

“我早就说了,太子天神下凡,区区流贼,岂能伤他?”

……

仁寿宫。

一个时辰过去了,虽然杀声震天,箭矢如雨,看起来激烈无比,但其实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每一次,武镶右卫连同金吾卫,呼喊着冲到宫墙前,和占据墙头的龙骧右卫稍一接触,略有损失之后,立刻就会翻身退回,一连冲了十几次,丢了十几具的尸体,次次都是如此,急的武镶右卫指挥使吴崇烈满头大汗,却也是无可奈何。

朱慈炯咬牙切齿,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出工不出力,虽然他将王之心等人的“罪状”说的清楚,还立下了重赏,但仁寿殿乃是皇太后的居所,当今陛下又在里面,王巨等人更是在里面高呼,定王弑君谋逆,还有人喊,太子殿下还活着,此时正带兵归来,你等不可跟随定王作乱,不然必成乱臣贼子!

士兵们听的惊疑,幸亏他这个定王亲自在这坐镇,如果只是李守錡或者是吴崇烈领军,士兵们怕早就一哄而散了。

虽然没有散,在他定王的命令下,士兵们还能向前攻击,但出工不出力,观望犹豫,虚掩应付,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搬柴,取火箭,用火攻!”

李守錡自然也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关键,他向朱慈炯献策。

朱慈炯立刻明白,转身吼道:“还不快去!”

吴崇烈面色惊骇,犹豫了几下,终是抱拳。

……

“指挥使,他们在搬柴!”

一个在墙头观察的龙骧右卫忽然发现了异情,急忙高声向下面回报。

王巨脸色大变,定王竟然如此狠毒,他不但是要杀臣子,而且是想要把陛下和皇太后一起烧死,古往今来,定王算是第一个了。

如果等到乱兵搬运来足够都的薪柴,又发射火箭,燃起大火,这仁寿殿必然会变成一片火海。

“不如杀出去!”

王巨举起长刀,他已经看出来了,外面的武镶右卫连同龙骧左卫、金吾卫,并没什么斗志,虽然人数众多,有千人以上,他龙骧右卫现在只两百人不到了,但陛下和太后就在殿中,兄弟们忠义在心,突其不意的杀出去,直取定王,未必就没有胜机。

“不可!定王党羽人数众多,一旦不能成功,你我丧命是小,定王趁机冲入,害了殿中的陛下和太后,那就万死莫恕了啊!”王之心反对。

身为司礼监掌印,司礼监第一人,此时他手中也提了一把长剑,定王党羽四面围攻,宫中守卫捉襟见肘,即便是内廷第一人,他也得做好搏杀的准备。

“可定王要火攻啊。”王巨忧急。

“不怕。”王之心看一眼此时正手持长枪,和几名龙骧右卫一起守卫在墙头说道:“今夜太子殿下就会回京,我们只需要再坚守三个时辰即可,何况……”

交换美妇系列 第二章

巨大刀影一刀就砍飞了两个饿鬼。

“饿呀!”两个饿鬼惨叫一声,消散于无形之中。

张扬只感觉心口一痛,好像自己的气血被抽走了几分,整个人都为之萎靡了一些。

“是关羽!”有人看到了来人。

“还有张飞!”

“还有刘备!”

这三人当初在战场上大发神威,所以黄巾降卒们都很有印象。

张扬心口一痛,等缓过来的时候,对面三人已经来了。

“杀!”

不知道是哪个不怕死的鼓动,喊了一声,带着人群就冲向三人。

“矛遁,丈八蛇矛之术!”张飞大喊一声,手中兵器变成一条蛇一样在人群中转了一圈。

“轰!”

“噗嗤!”

“啊”

各种爆体而亡,这一招就已经死打伤了十几名黄巾降卒,惨叫连连。剩下的人迫于威势,都不敢再动弹。很明显,对方能够像捏死蚂蚁一样干掉自己这边的所有人。

刘备打量着这一群衣衫褴褛的黄巾俘虏,缓缓地问:“你们是谁召唤了饿鬼?”

他只关心这件事情。

众人都看着张扬,毕竟他刚刚带领四只饿鬼大杀四方。

“你们看着我干嘛,不是我!”张扬无力地狡辩。

“呵呵!”刘备居然呵呵党,然后突然从背后抽出来两把剑。

“剑遁,双击之术!”

大吼一声,双股剑飞起半空,像是两道流光,飞斩剩下的两只饿鬼。

“饿呀!”剩下的两只饿鬼也消散了,张扬一痛,整个人就晕倒在地上,眼皮都抬不起来,眼前一黑,什么都不见了。

……

过了不知道多久,张扬感觉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是一个魔王,称霸天下,后来被人大卸八块。

“我靠!”

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了。

环顾四周,发现自己一身疼痛,脖子转动都很痛,只能用眼睛的余光扫描。

这是一间刑房,房间当中有一个火炉,里面的碳火烧的正旺。四周墙壁上挂着各种钩钩链条,很多都不认识,但在电视上都有看过。

而自己,居然被人绑在了一个十字架上。

“噗!”

突然一杯水浇在了自己的脸上,在这炎热的环境下,倒还感觉一股清凉。

“怎么,醒了吧!”

抬起眼皮一看,是刘备,一脸和蔼可亲的笑容,正盯着自己看,笑眯眯的。

张扬心中那个恨啊,全部专业为了三个字:“大耳贼……”

“住口!”一旁的是张飞,他听到张扬骂人,就想要动手殴打一顿,却被关羽给拦住了。

刘备却不以为意,笑着说:“你能够使用召唤术,是个有天赋的人

文学

,我们已经检查了,你虽然还没有觉醒灵根,但是极有可能能够觉醒,说吧,你在黄巾只用什么职位,知不知道张角在什么地方?”

张扬一愣:“我不就是一个小卒而已,能有什么样职位,还有我没有见过张角。”

“呵呵!”刘备又来一次呵呵党,看得张扬很想吐他一口。

“你姓张,张角也姓张,你又会他的独门召唤术,不会这么巧的吧!”

张扬大笑:“哈哈哈,事实上就是这么巧。我还要和你说,前几天我还是一个快要病死的人,在医院嗑药呢,转眼就来到这什么鬼世界,做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你信不信?”

“你说我信不信,呵呵!”刘备转身去火炉里拿了一根烧得通红的烙铁,在张扬面前晃悠,戏弄地说,“你跟谁学的召唤术?”

这样子意思是答案稍微不满意张扬就要吃一烙铁了。

这把张扬吓了一跳:“喂,有话好好说,我告诉你就是,教给我召唤术的是徐大,就是那个老伯,你们在应该知道的,他应该有的被你们抓起来了。”

说着,张扬四处寻找,哪里会有徐大的人影。

“他已经被我关起来了。”刘备又晃了晃手中的烙铁,“你和张角真的没有关系吗?”

“千真万确,如有隐瞒,天打雷劈!”张扬大叫,他可不想尝烙铁的味道。

⚡⚡

就在这时候,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窗外外传来轰天雷声。

众人都看了看窗外,又回过头来看张凉。

“这个。。。应该只是巧合!”张扬十分无奈。

刘备将手中的烙铁扔回去火炉之中,示意了一下:“将他关进大牢!”

立即就有小兵上来将张扬拉了下去。

刘备出了监狱,后面关羽跟上,低声问道:“大哥,怎么样,他是你想要的那个能够改变天下大局的人吗?”

刘备轻轻地摇头:“哎,我也不知!根据我在皇陵地下密室的石碑上解读出的高祖遗言,应该没错的。”

一旁的张飞听得云里雾里:“大哥二哥,你们两个说什么呢?”

不过两个人都没有理会他。

交换美妇系列 第三章

“有点意思啊!”苏诚士手中拿着报纸,作为可以参见登基大典的人,他现在已经朝着广州来了,一路上还有他的同学,广西的几个政府高层。 ̄︶︺

这些高层比较怕苏诚士,苏诚士借着喝酒的名义,约出去二把手,直接就给枪毙了,这一件事情给他们心中留下阴影了。

这些官员都不傻,知道苏诚士就是杨元良对付他们的一把刀,不敢走的太近了,苏诚士同学是矿长,和一般官员又不一样,路上和苏诚士有说有笑。

“以后我们的孩子,可能都要上新学了,这次科举的改制,意义是非凡的啊!”苏诚士从报纸中,看出了杨元良想要做什么。

一边的同学也看出来了,两个人商谈了一会之后,矿长说到:“哎呀,好想回家看看,我是浙江人,不知道老家怎么样了,我三叔一家还在老家能!”

苏诚士说到:“我全家都搬迁过来了,不过老宅子也是有亲戚在的,若是你请假回去了,给我捎一点钱过去!”

全国归一,思乡情切,铁鹰这几天不在杨元良的身边,蒸汽船去临安一个月,回来又是一个月,现在是六月,铁鹰走了有好几天了,铁鹰要去他哥哥的坟头上拜祭一下,杨元良允许了。

坟前三叩首,铁鹰泪雨直下,临安定,哥哥不在了,看不见以后的太平盛世,苏家还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杨元良给了一个善终,不然苏明显肯定要被清算。

政治,教育,经济,全都是中华帝国的重点工程,杨元良叫来这些钱庄票号的掌柜,商量一下金融统一的事情。

其中的关系不动,一百年之后,杨元良把这些人的股份全都给踢出去,收归国有,这件事情没有人有意见,杨元良允许他们开办钱庄。

资本要和东升或者大昌挂钩,限制钱庄的规模,这种事情虽然是小事情,却要详细的说好,不然以后这些人可是会去钻空子,杨元良能够对付他们,后来人就不知道能不能对付他们了。

教育方面,江西贵州杨元良开了一个好头,教材运输过去之后,当地的官府让书院中用新的教材,有些先生说是有辱斯文,不教导这些孩子读书。

杨元良这边有教众,教众可以代替老师,教导这些孩子基础的教材,有广东,有广西,有黑板有人在,孩子们在空旷的地方上面就能够读书。宣传是一个大问题,杨元良就是死命的宣传,孩子免费读书,最起码要到小学三年纪,没有阅读障碍,以后继续上学肯定是用钱,杨元良现在没有办法在全国普及义务教育,估计十几年以后,杨元良

有能力普及到小学。

高等教育方面,杨元良建立了大学,各地也可以开办具有特色的大学,准备再各个省最少开办一个大学,丰富人才的培养。

冯天佑的作用就在这边体现了出来,教育冯天佑杨元良很是放心,冯天佑手中有资源有关系。

在某些方面冯天佑很是有优势,冯天佑被杨元良约谈了,左相爷现在带着一个鸟笼子,跟着几个家丁,在广州的大街上面可以行走一会,权利卸下来之后,感觉还是很轻松。杨元良留着这些人不是没有用,浪费自己的粮食,南洋联邦政府,澳洲联邦政府,都是杨元良的一个试点工程,还有南果殖民政府,西侏罗海外贸易公司,都是杨元良的一个试点,给将来的帝国积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