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美妇小说

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第一章

陈仓城墙被攻破的时候,已经是二月初六午后,所以城内的争夺厮杀结束、张济的尸体被找到时,已经是入夜时分了。

部队根本没时间为胜利庆功,就在混乱中肃清、灭火,整整乱了一夜,才算彻底控制住全城局势。

百姓的死伤,肯定也是在所难免的,因为夺路而逃的小股西凉兵难免脱掉盔甲伪装成百姓,试图掩藏身份,一旦走不脱就会狗急跳墙。汉军神经过敏了也会误杀无辜——这是受限于时代通讯条件的,不以军阀是否仁义爱民为转移。

哪怕张济死了,城内的西凉军残部也并非个个都知道张济之死是真相。就算知道了,也会有愚昧无知的士兵们害怕被杀俘或者遣送去南方、一辈子无法回西凉老家,而仅仅因为思乡想要武力突围逃亡。

整场战役到最后西凉人全部放下武器为止,总共杀了五六千人之多。

刘备和李素这些人,当然不用亲临战场,关羽攻城的时候,他们还在西南方五十里外的大散关镇守、遥控战场。

这并不是怯懦,而是为了不给敌人可乘之机。越是位高权重,亲征的时候越是没必要亲临一线,在散关已经足够鼓舞士气了。

刘备是半夜时分,得到前线的探马回报,说关羽已经拿下城池杀了张济。刘备兴奋不已,第二天卯时初刻就让亲随的护卫部队用过朝食。

然后带着两千骑兵护卫,跟李素、荀攸一起出发,骑了一个半时辰的马,辰时末刻进了陈仓城,进城的时候城门口的积水都还没褪去,显然关羽还没时间搭理这些工作。

“云长攻势如此迅猛,当真可喜可贺,今日应该大宴众将,庆祝北伐旗开得胜。”刘备看着一处处冒烟的废墟,心情着实不错。

“大王,入城式还是不必了吧?庆功宴可以有,但也不能耽误正事儿,依臣之见,眼下需要的是尽快疏浚好陈仓东侧城壕与渭水之间的接口,把西汉水形成的淤湖排进渭水。然后清出城内府库的钱粮、清点损失,立刻安民恢复春耕——

按例二月初二百姓就该开始春耕了,我们攻城是在春耕开始前一天,现在已经过去五天。一般春耕开始的日子如果耽误一个节气,那就严重影响收成了。我们最多也就七八天时间修复河道。

我认为,陈仓城内可以缴获的存粮,未必够大军额外吃多久,我军的粮草主要还是得靠西汉水河道运过来,一直到秋收之前,还是要依赖汉中存粮为主。”

刘备数学不好,心中对钱粮账目没概念,闻言才收敛一些:“是么?那就依伯雅的,陈仓那么快攻破,云长不是应该缴获了大批张济的余粮才对?公达,你也去清点一下府库,理清账目再说,要实打实的。”

荀攸连忙领命,跟李素分头去安置民政。

李素也不含糊,立刻带着几千士兵坐着船顺流现场勘测,还让士兵们在方圆几里被淹了的地上拿竹竿子测量每个点的水位深度,统计成表登记在一张专门的地图上。

中午时分,李素已经看出这一路上哪些点水最深,然后连缀起来,在地图上规划出了一条河道——后面几天,就让俘虏和百姓集中挖掘这些点,挖出一段排水渠,将来就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形成西汉水末段的河道。

毕竟平地上不像秦岭山里,三百多年下来地都积平了,已经看不出河道,不专门挖深的下场就是到处沼泽。

地图上还标了一批点水深也比较深,但是与河道距离较选,李素就规划成蓄水池、以及与主河道相连的天然支流灌渠。

具体施工方法,就是把已经比较深的地方继续挖深、挖出来的土堆积在旁边稍微浅一点的地方,把那些田地堆得高出水面。

这样修出来的河道,会占用一些原本的良田,让耕地总面积有所损失,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而且这种修法也不是完全有害无利,至少修好之后的田地灌溉会更加充分,基本上每一块田都可以近距离邻接水渠,只要河流不干枯,哪怕几个月不下雨也能扛住。

历史上兴平元年的关中,有地震、旱、蝗三重大灾,李素倒是记不得那么多历史细节,他前世看书比较观其大略。但后来证明,他在陈仓、郿县

文学

附近这样挖河导流西汉水,居然对后来的旱情灾害有所缓解,那也是因祸得福歪打正着了,并非他的本意。

他的本意只是想借着西汉水改善汉中回关中的运输条件、同时大大地借一下刘邦托梦的谶纬祥瑞,鼓舞士气。修河属于弥补积德的补偿措施,毕竟因为他改道河流淹了一些田地,不善后的话造成民生问题,就太缺德了。

李素做完规划的同时,荀攸也在初七这天中午,把陈仓粮仓里的存储情况清点出来了,把真实账目送交到刘备关羽面前。

刘备正在让人筹备庆功酒宴呢,拿到账的时候也是心里凉了半截:

“张济的存粮原本就只够一万人吃半年?这不可能吧?他在陈仓的守军就有一万五千人,就算七月份秋收立刻吃新粮,二月初到七月初只有五个月,那也只能养活一万两千多士卒,难道张济还克扣战兵的口粮、不给西凉军吃饱?”

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第二章

仁寿宫。

王之心爬起来,惊魂未定,脸色煞白,幸亏李晃一把按倒了他,否则他一定是被射死了。

“啊!”

这时,在墙头观察的一个龙骧右卫大叫一声,从墙头掉了下来,却是被一支羽箭射中了咽喉。

王之心和王巨相互一看,两人脸色都是凝重,心中也都是明白,定王已经是铁了心肠,要一条道走到黑了。不要说他们,就是皇太后走到门边,怕也有可能被一箭射死。

王巨咬咬牙,走到宫门前,透过门缝,向外面高声呼喊。

“吴崇烈~~”

“你也是大明忠良之后,定王疯了,你难道也疯了,要跟着他一起弑君谋逆吗~~”

王巨用尽力气,声音透过宫门,远远传出去。

但武镶右卫指挥使吴崇烈没有回应,只听见定王朱慈炯在高声呼喊:“王之心王承恩王巨三人被恶鬼迷失了心智,先是勾结奸人,试图谋刺本王,阴谋败露之后,他们竟然劫持陛下,试图逃出宫外,本王带人及时阻止,不想三人丧尽天良,逃出宫门不成,竟然又蹿入仁寿殿,劫持了皇太后!”

“如今被围在仁寿殿,死到临头,居然巧言令色,污我谋逆,企图乱我军心,以便浑水摸鱼。”

“我乃定王,岂能谋逆?”

“像王之心王巨这等穷凶极恶,罪大恶极之人,天地不容。现在听本王命令,杀进仁寿殿,救出陛下和太后,凡杀王之心、王承恩、王巨一人者,赏白银千两!其他一人赏五十两!”

转身挥舞手臂:“现在,杀!”

“杀!”

仁寿宫外的兵马齐声呐喊,向仁寿殿冲击而来。

……

良乡位在涿州和京师之间,为官道必经之处,这里距离京师,已经只有五十里不到了。

下午时分,天空乌云滚滚,压的天地宛如黑夜。

一匹快马正在官道上疾驰,马上骑士脸色惊骇,连续策马不停,口中喝道:“让开

文学

,让开,都给老子让开!”

因为京师戒严,九门封闭,所以官道上的行人车马和商人,并不是太多,听道急促的马蹄声,他们都惊慌的闪到一边,等那骑士过去,有人啐了一口:“”呸,谁家的奴才,这么猖狂?”

“瞎了你的狗眼,那是锦衣卫!”有人纠正他。

“啊?”

不久之后,一大彪的骑兵,又在良乡的官道上出现。

没有旗帜,只能看到他们都是轻甲,一个个身材健壮,风尘仆仆,脸上虽然满是疲惫,但却没有人停下,他们手里的马鞭,始终都在挥舞,沿着官道,向着京师的方向,连续疾进

官道上的行人车马和商人,又闪在路边,惊讶的看着着这一大彪的骑兵,等骑兵过去了,有人算了算,说,刚才这一队骑兵,大约有七八百人,看样子,好像是有紧急军务要去京师。

“是太子,是太子殿下回来了~~”

忽然的,道边掀起一阵骚动,原来是两个没有跟上大部队、落在后面的骑士在大声宣讲,告诉众百姓,先前过去的骑队,乃是太子殿下亲领,同时他们也竭力加快速度,以期赶上前面的大部队。

轰。

所有人都兴奋了。

太子陨落九宫山的消息,京畿附近的百姓几乎人人都听说了,而太子尚在的消息,虽然也有人流传,但因为时间和京师戒严的关系,却流传的并不广,现在听到太子平安,正率兵赶回京师,这无异于是天降之喜。

“苍天有眼~~”

“我早就说了,太子天神下凡,区区流贼,岂能伤他?”

……

仁寿宫。

一个时辰过去了,虽然杀声震天,箭矢如雨,看起来激烈无比,但其实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每一次,武镶右卫连同金吾卫,呼喊着冲到宫墙前,和占据墙头的龙骧右卫稍一接触,略有损失之后,立刻就会翻身退回,一连冲了十几次,丢了十几具的尸体,次次都是如此,急的武镶右卫指挥使吴崇烈满头大汗,却也是无可奈何。

朱慈炯咬牙切齿,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出工不出力,虽然他将王之心等人的“罪状”说的清楚,还立下了重赏,但仁寿殿乃是皇太后的居所,当今陛下又在里面,王巨等人更是在里面高呼,定王弑君谋逆,还有人喊,太子殿下还活着,此时正带兵归来,你等不可跟随定王作乱,不然必成乱臣贼子!

士兵们听的惊疑,幸亏他这个定王亲自在这坐镇,如果只是李守錡或者是吴崇烈领军,士兵们怕早就一哄而散了。

虽然没有散,在他定王的命令下,士兵们还能向前攻击,但出工不出力,观望犹豫,虚掩应付,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搬柴,取火箭,用火攻!”

李守錡自然也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关键,他向朱慈炯献策。

朱慈炯立刻明白,转身吼道:“还不快去!”

吴崇烈面色惊骇,犹豫了几下,终是抱拳。

……

“指挥使,他们在搬柴!”

一个在墙头观察的龙骧右卫忽然发现了异情,急忙高声向下面回报。

王巨脸色大变,定王竟然如此狠毒,他不但是要杀臣子,而且是想要把陛下和皇太后一起烧死,古往今来,定王算是第一个了。

如果等到乱兵搬运来足够都的薪柴,又发射火箭,燃起大火,这仁寿殿必然会变成一片火海。

“不如杀出去!”

王巨举起长刀,他已经看出来了,外面的武镶右卫连同龙骧左卫、金吾卫,并没什么斗志,虽然人数众多,有千人以上,他龙骧右卫现在只两百人不到了,但陛下和太后就在殿中,兄弟们忠义在心,突其不意的杀出去,直取定王,未必就没有胜机。

“不可!定王党羽人数众多,一旦不能成功,你我丧命是小,定王趁机冲入,害了殿中的陛下和太后,那就万死莫恕了啊!”王之心反对。

身为司礼监掌印,司礼监第一人,此时他手中也提了一把长剑,定王党羽四面围攻,宫中守卫捉襟见肘,即便是内廷第一人,他也得做好搏杀的准备。

“可定王要火攻啊。”王巨忧急。

“不怕。”王之心看一眼此时正手持长枪,和几名龙骧右卫一起守卫在墙头说道:“今夜太子殿下就会回京,我们只需要再坚守三个时辰即可,何况……”

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第三章

巨大刀影一刀就砍飞了两个饿鬼。

“饿呀!”两个饿鬼惨叫一声,消散于无形之中。

张扬只感觉心口一痛,好像自己的气血被抽走了几分,整个人都为之萎靡了一些。

“是关羽!”有人看到了来人。

“还有张飞!”

“还有刘备!”

这三人当初在战场上大发神威,所以黄巾降卒们都很有印象。

张扬心口一痛,等缓过来的时候,对面三人已经来了。

“杀!”

不知道是哪个不怕死的鼓动,喊了一声,带着人群就冲向三人。

“矛遁,丈八蛇矛之术!”张飞大喊一声,手中兵器变成一条蛇一样在人群中转了一圈。

“轰!”

“噗嗤!”

“啊”

各种爆体而亡,这一招就已经死打伤了十几名黄巾降卒,惨叫连连。剩下的人迫于威势,都不敢再动弹。很明显,对方能够像捏死蚂蚁一样干掉自己这边的所有人。

刘备打量着这一群衣衫褴褛的黄巾俘虏,缓缓地问:“你们是谁召唤了饿鬼?”

他只关心这件事情。

众人都看着张扬,毕竟他刚刚带领四只饿鬼大杀四方。

“你们看着我干嘛,不是我!”张扬无力地狡辩。

“呵呵!”刘备居然呵呵党,然后突然从背后抽出来两把剑。

“剑遁,双击之术!”

大吼一声,双股剑飞起半空,像是两道流光,飞斩剩下的两只饿鬼。

“饿呀!”剩下的两只饿鬼也消散了,张扬一痛,整个人就晕倒在地上,眼皮都抬不起来,眼前一黑,什么都不见了。

……

过了不知道多久,张扬感觉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是一个魔王,称霸天下,后来被人大卸八块。

“我靠!”

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了。

环顾四周,发现自己一身疼痛,脖子转动都很痛,只能用眼睛的余光扫描。

这是一间刑房,房间当中有一个火炉,里面的碳火烧的正旺。四周墙壁上挂着各种钩钩链条,很多都不认识,但在电视上都有看过。

而自己,居然被人绑在了一个十字架上。

“噗!”

突然一杯水浇在了自己的脸上,在这炎热的环境下,倒还感觉一股清凉。

“怎么,醒了吧!”

抬起眼皮一看,是刘备,一脸和蔼可亲的笑容,正盯着自己看,笑眯眯的。

张扬心中那个恨啊,全部专业为了三个字:“大耳贼……”

“住口!”一旁的是张飞,他听到张扬骂人,就想要动手殴打一顿,却被关羽给拦住了。

刘备却不以为意,笑着说:“你能够使用召唤术,是个有天赋的人,我们已经检查了,你虽然还没有觉醒灵根,但是极有可能能够觉醒,说吧,你在黄巾只用什么职位,知不知道张角在什么地方?”

张扬一愣:“我不就是一个小卒而已,能有什么样职位,还有我没有见过张角。”

“呵呵!”刘备又来一次呵呵党,看得张扬很想吐他一口。

“你姓张,张角也姓张,你又会他的独门召唤术,不会这么巧的吧!”

张扬大笑:“哈哈哈,事实上就是这么巧。我还要和你说,前几天我还是一个快要病死的人,在医院嗑药呢,转眼就来到这什么鬼世界,做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你信不信?”

“你说我信不信,呵呵!”刘备转身去火炉里拿了一根烧得通红的烙铁,在张扬面前晃悠,戏弄地说,“你跟谁学的召唤术?”

这样子意思是答案稍微不满意张扬就要吃一烙铁了。

这把张扬吓了一跳:“喂,有话好好说,我告诉你就是,教给我召唤术的是徐大,就是那个老伯,你们在应该知道的,他应该有的被你们抓起来了。”

说着,张扬四处寻找,哪里会有徐大的人影。

“他已经被我关起来了。”刘备又晃了晃手中的烙铁,“你和张角真的没有关系吗?”

“千真万确,如有隐瞒,天打雷劈!”张扬大叫,他可不想尝烙铁的味道。

⚡⚡

就在这时候,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窗外外传来轰天雷声。

众人都看了看窗外,又回过头来看张凉。

“这个。。。应该只是巧合!”张扬十分无奈。

刘备将手中的烙铁扔回去火炉之中,示意了一下:“将他关进大牢!”

立即就有小兵上来将张扬拉了下去。

刘备出了监狱,后面关羽跟上,低声问道:“大哥,怎么样,他是你想要的那个能够改变天下大局的人吗?”

刘备轻轻地摇头:“哎,我也不知!根据我在皇陵地下密室的石碑上解读出的高祖遗言,应该没错的。”

一旁的张飞听得云里雾里:“大哥二哥,你们两个说什么呢?”

不过两个人都没有理会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