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肉糜np、小雪又嫩又紧的

小说肉糜np 第一章

洛晟转向易霄鹏,亦哭亦笑的面具让人心升诡异之感,不过少年刚想要抬手他的心中却猛的升起一股极为危险的警觉。

洛晟赶忙一侧身,一道蓝色的流光就贴着他从身后爆射而过。

“轰!”

流光斩出一道恢弘剑气,所过之处,八卦台上的各类法阵也纷纷闪亮起来以此对抗剑气所带来的巨大破坏。

看着弥漫的尘埃,他的瞳孔就是一缩,然而还未等他有更多的动作,那把飞剑就又冲破了尘土向他迎面劈来。

一时间剑光大乘,密集的攻势当头落下,洛晟不断闪躲,一白一蓝的凌厉剑气在整个八卦台上不断缠绕、相互切割,然后全都相互抵消。

洛晟提剑将袭来的飞剑再一次弹开,他向后退了一步,然后突然看见易霄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散发着蓝色流光的飞剑挑开了洛晟挡在面前的青钢剑,易霄鹏单手一挥,飞剑就如同鞭子一般狠狠的抽在少年的胸膛之上。

触不及防下,洛晟被抽了个结结实实,巨大的力道将他整个人都被抽飞了出去。然而洛晟却是反应极快的也是一脚踹在了易霄鹏的胸膛上,于是两人各挨一击,全都飞了出去。

易肖鹏不住的向后退着,仙剑在他的身边盘绕,直到完全卸掉胸前那一脚的力量才堪堪停下。洛晟在空中翻了好几圈以后也落在了八卦台之上,他手腕上的红色铃铛摇曳个不停。

二人不约而同的选择拉开,没有做出继续追击的决定,双方都在刚才的一轮交锋中领教到了对方的厉害,贸然先动手怕吃亏。

洛晟轻舒了一口气,他的余光看着剑身上新添的几道伤痕沉默不语,这便是人类元婴境界的修真者,依靠天地灵力来修行,来炼化法宝,与追圣者一切力量来源于己身几乎截然相反。

另一边的易霄鹏也在警惕着他,在刚才的战斗中易霄鹏已经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明明使用的是极为简单的剑谱,但是洛晟居然处处压制着他。

他问洛晟道:“阁下为何带着面具参赛,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洛晟思考了片刻,想了想有些好笑的压着自己的声音说道:“说出来怕道友笑话,在下的容貌实在是丑陋,所以就带着了一副面具怕吓着了各位。”

易霄鹏挑了挑眉,说道:“阁下这是说笑了,修道之人以武会友,怎么会凭长相来评判一个人呢?”

“是吗?”洛晟回答了一声,他像是不经意的问了一句,“那李家弟子李子墨是呢?”

这个问题一下子让易霄鹏语噎了,不知道如何回答洛晟,洛晟问出这个问题后自己也很吃惊,不过还是摇摇头,重新提起自己手中的剑。

易霄鹏也收起自己的目光,手捏剑诀,盘绕在他身边的仙剑顿时化为影子消失在视野,中隔着老远的距离暴刺而来。

洛晟极快的一侧身,暴虐的飞剑就恰好被侧身躲开,鸣啸声擦着他破空而过,洛晟也消失在原地,提着剑急速朝着易霄鹏冲来。

易霄鹏一挥手,未能刺中洛晟的飞剑被召回,同时他身周也重新凝聚出神雷化作长枪一道又一道的向洛晟刺去。

小说肉糜np 第二章

无穷无尽的源力不断自外界和源堡核心汇入周洛体内,这些连同它自主世界带来的力量一起不断的洗刷进化着周洛的位格,在他的意志下推动他的位格不断的向着旧日支配者进发。

周洛体内无数规则符文涌动,这方宇宙的秘密开始在他眼中越来越少,按照位格来算,此时的他看看已经步入七阶法身之境,放眼诸天万界也属于大能之流。

和此相对的,无数来自诡秘之主的记忆也纷纷在这样的进阶过程中涌入他的脑海之内,在这亿万年来蕴含了无数知识和奥秘的庞大记忆洪流影响下,周洛的本心再次开始絮乱不定。

不过对此周洛早就有所预料,他本心明澈、人性高悬,十分果断的直接剖离了一丝本心印记,用以混合本身序列0的所拥有的规则代行者神性,按照传承的大蛇记忆塑造了一个全新的分身人格。

此人格由于完全是按照大蛇那地球意志的情绪塑造,所以天生就毫无任何情绪人性,完全神性理智,极度贴合此界世界意识本身,在出现的瞬间就直接被此界世界意识所认可,完全撤掉了祂面前那成为旧日的阻碍。

在世界意识的有意放纵和配合下,周洛那刚刚捏造的大蛇神性人格直接无视了晋升旧日时那绝对疯狂的邪神呓语和繁杂知识,以一颗如同机器般的极致冷漠之心轻松越过这些对于普通神灵而言难以逾越的阻碍,很快就直接踏入了旧日门槛之列。

“轰!”

周洛位格踏入旧日的瞬间,外界的天地元气骤然混乱,无数星象也随之疯狂变动,这是地球之外的外神在疯狂发动进攻。

不止是外神,面对周落这样一个根本不在预料之内的旧日晋升者,源堡之外的真神也各自做出了相对的反应,或友或敌,各有立场。

文学

“时机已到,旧日晋升!”

双目中充满了绝对理性情绪的周洛无视了源堡之外一切真神的反应,毫不在乎的晋升之机到来时选择了破镜,不管是成与不成,此时由分身人格主宰而绝对理智的祂都根本不在乎,祂无情无欲、也无所谓害怕欣喜!

眼见周洛突破在即,化作巨大光影的亚当立于混沌虚黑的星界之内,率先出手发动了进攻,祂挥手之间,无数道拖着焰尾的陨石流星从天际轰然砸下,向着周洛所在的方向直冲而来。

而拜亚姆残存的那个钟楼内,脸色凝重的阿蒙随手推了下右眼处那水晶磨成的单片眼镜,直接冲入星界之内,捏着一块苍茫无限的斑驳石板向着周洛头顶劈砸而下。

“亵渎石板”砸下的瞬间,周洛周身方圆数里内的各色源力直接都被抽掉一空,再无任何补充,形成了一片无法得到补给的绝对封禁领域。

与此同时,原本在原著中克莱恩晋升时出了大力的黑夜女神,此刻却神色莫名的端坐在星界宫殿内的神座上,无动于衷的看着阿蒙、亚当向周洛发动了攻击,选择了袖手旁观。

在黑夜女神选择了袖手旁观的表现下,本就躁动不安的“原初魔女”当即果断选择了对周洛出击,星界之中她的身躯上,一根又一根犹如山脉般粗长的诡秘触手疯狂向着下方的周洛抽打而下,而在这些诡秘触手疯狂抽打的同时,这些触手顶端那一只只邪异的眼睛中无数灰白色的石化光线随之扫射而出,毁灭娘化着接触到的一切有形无形之物。

小说肉糜np 第三章

这会的戴沐白捂着一张脸,忍着痛走到古月娜面前。

古月娜看到走到她面前的戴沐白,美眸再次变得有些冰冷。

古月娜还以为戴沐白是有点不服气,她好像看戴沐白很不顺眼,这一点和林凡还是很像的。

“你来干什么?”

古月娜冷冷的问了一句。

戴沐白这时却连忙鞠躬说,“对不起,娜姐,我刚才确实不应该那样对宁荣荣,我也惹不起她背后的七宝琉璃宗,刚才我确实有点冲动了,是娜姐你那一拳救了我,所以我特地来感谢你。”

“啊,什么,你来感谢我……”

古月娜这时突然有点懵了,看着眼前的戴沐白,感觉这人是不是脑子被打坏了。

看到古月娜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林凡故意咳嗽了一声说,“好了,差不多了,戴沐白,你的感谢,我替娜儿收下了。”

说完,林凡再次走到古月娜身边,轻轻捏住她的小手。

这时,林凡明显感觉到,小舞,朱竹清这两个女孩子也在偷偷看自己。

林凡淡淡一笑,也并没有在意,这本来就很正常,自己随便说几句话,就让院长乖乖放过了宁荣荣,这样的男神魅力,小舞和朱竹清怎么会不喜欢呢

文学

至于小舞和朱竹清偷偷吃醋,那也没什么,只有在这个时候适当的冷落她们,等到宠爱她们的时候,她们才会感觉到无比幸福,反应也一定会很热烈,那样就会很舒服。

弗兰德这时却再次忍不住眼神复杂的看了古月娜一眼,心里还在盘算着。

“从那天昊天冕下的反应来看,这女孩就算不是10万年魂兽,体内也应该也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到底该不该留下她……若是被武魂殿和天斗皇室发现,史莱克学院必然会受到牵连……十万年魂环,十万年魂骨,足以引来惊动两大帝国所有的封号斗罗,当年连昊天冕下都没能保住他的妻子,哎……”

想了想,弗兰德还是没办法作出选择,不过他知道,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了,那就看这两个孩子究竟有多强大的底牌,凭他这个魂圣,当然是没什么办法保住他们了。

想到这,弗兰德也立即收回了思绪,正色道。

“好了,现在我们出发,准备去索托城上第1堂课,奥斯卡和小李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要想在这里留下来,成为从史莱克毕业的学员,就必须服从学院的管理,你们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任务,一定要尽全力去做好……”

说完,弗兰德便脚下一蹬,快速的往学院外去了。

林凡牵着古月娜的手,立即跟了上去,小舞,唐三,戴沐白,朱竹清,奥斯卡,马红俊也纷纷跟了上来。

走出史莱克学院后,弗兰德立即加快了步伐,故意训练林凡等人的速度,但这个速度对林凡和古月娜来说简直太轻松了。

林凡一边和古月娜聊天,欣赏着周围的风景,就这样漫不经心的跟在弗兰德后面,这会已经很晚了,风景也没什么好看的。

紧接着跟在林凡和古月娜后面的是鼻青脸肿的戴沐白。

再后面是朱竹清,唐三……

林凡等人很快就来到了索托城,进了城门之后,林凡看到这索托城的夜晚也很繁华,有很多摆摊的小贩,这一点和现代的三线城市还是有点像的,这索托城的建筑也并不是古代的府邸,几乎和动漫中一样,类似于欧洲教廷的风格。

古月娜这时也感到十分新鲜,夜晚的索托城她还没有逛过呢,就在这时,古月娜突然看到了一个毛茸茸的玩偶,她双眸一亮说。

“那个是什么?林凡哥哥,好可爱……”

林凡立即停下来,拿起那个玩偶,发现这居然是一个龙形魂兽的玩偶,只是做得很可爱,就像一个小白龙一样,毛茸茸的,也很小。

没想到古月娜喜欢这个,这也不奇怪,她本来就是小龙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