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晚上激烈欢爱h,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一章

@@最近事很多,本书成绩又差,所以我打算推翻重写,虽然有点对不起那仅剩的几个读者,但放心,新书前期大部分会还原本书,努力修改最好,请大家见谅,包涵。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哈!

新书《南楚一梦》,请大家支持收藏,投票哈。@@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二章

余骁烨从刚刚穿越过来到了这个时候也是凑合着吃了一小陀饭,然后因为粮食比较吃紧,所以他能不吃就干脆不吃,节约粮食从我做起。

所以进了城楼里面,无线也只能看见一个喊颤的桌子,上边只是摆着一碗饭和一点咸菜,这所谓的小菜也只有这些,最多凑合着吞了吧。

余骁烨还勉勉强强能接受,至少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在自己的预料之内,还能吃上一点饭,因为他看见了吴世涛盛了两碗饭过来,看来到了这个时候能吃上大米是很奢侈的事情。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余骁烨喃喃了两下,“吴将军,平时你一顿得吃多少饭才能足够。”

“这个……”吴世涛这个时候显得挺不好意思,“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桌子上面的三碗饭左右……”

“行了,我就不吃了,吴将军你吃吧,我刚刚在西门吃了才过来的。”

“嗯,赤华和我已经在西门解决了,这碗饭你就吃了吧,我们不是很饿,我们来这里是来商讨正事的。”史可法把自己的饭也推到了吴世涛眼前。

“酒就不喝了,眼前的要紧事我需要你来解决。”史可法接着说。

“什么事。”吴世涛听完这句话顿时就来了兴趣,他似乎就是一个听见刀剑碰撞声就马上来了兴趣的人。

“我知道,你是辽东人,跟随刘肇基将军出生入死,后来跟随他来到了南方,做为他手下的一员得力干将,我知道你一定身手很好,而且能够胜任指挥军队的任务。”史可法说。

“你是不是听说了最近一直都有大量义军在扬州附近的地区活动。”

史可法开门见山,不扯一句废话。

“是,而且总人数很多,战斗力也是相当的强悍,但是一半都是一群军阀头子,怕是不好办,如果想要他们帮助我们的话希望很小,几乎不可能。”吴世涛了解外界的消息,但也代表着吴世涛已经知道了这个任务的艰巨。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有勇有谋的人去执行这个任务。”史可法说。

“所谓有勇有谋的人说的是我么?”吴世涛望向了余骁烨,半响之后他看见了史可法点了点头。

“既然是这样,我到挺喜欢的,这个计划应该怎么做,全盘托出来,我需要知道我应该怎么做。”吴世涛又说。

“我们挑出十个身手好的,而且不会怕死的士兵去干这个事情,我这边会出一个人,他能够带着你们顺利的溜出扬州,而且他身手不是一般的好,估计可以一个打两三个,另外我保证他不会干涉你的指挥。”余骁烨说。

说着这番话的时候余骁烨就想到了卢鸿焘,说实话他一个准备进入部队的准军官想要一个单挑两三个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而且学了这么多军事知识,总不可能一点都用不上。

“那么接下来我们说一下细节上面的问题,”吴世涛说,“说吧。”

“我们要在今晚,从水门乘船出城,然后出城之后马上靠岸停放,马上离开……@!##*……”

…多铎站在指挥塔上面,眺望着扬州的城头,西门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两天显得总是格外显眼,也不知道是残阳落日的余晖的映衬,还是一天前在这里的大败让自己觉得扬州的不可逾越和坚强。

城门上的守军告诉了他什么叫拼命坚守,关宁铁骑的二度背叛让他知道了

整晚上激烈欢爱h,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什么叫做民心所向。

扬州城头上面只要还有一个人,就绝对不能后退,要为了身后的城市,身后的无数黎民百姓,战斗到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

整晚上激烈欢爱h,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州是坚强的。

多铎尽管是现在南下清军的老大,但是他还是不禁对偶像派人物史可法产生了无比的敬意,每一个在临死之前挣扎的敌人都是值得尊敬的。

尤其是决不投降的史可法。

不过在他看来,这些平静很快就会结束了,扬州的防御早已经岌岌可危,扬州早已经没有了支援,没有了后路。

多铎转过头,望向了身后的汉八旗的正红旗领头人。

“我们从北方调来的二十门能够发射二十磅铁弹的大炮什么时候能够到达扬州城。”多铎问。

“回豫亲王,大概再过一天之后,也就是四月二十八日就能到达扬州。”

“那么我们就不要在这两天攻击扬州了,扬州已经岌岌可危,粮食储备已经难以维持更久。”多铎说。

是啊,现在的南明政府就像是一座岌岌可危的大楼,独木难支了。

史可法一个人的英勇殉国或许挽回不了什么,但是历史会永远记住他。

而且,现在的史可法,还活生生的现在扬州城头上面指挥着各门得部署。

“豫亲王英明,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对扬州发动总攻?”

“只要大炮一到,马上全力进攻西门,务必给我拿下……”

“这座应该被抹平的城市。”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三章

由王伦斡旋,双方的议和协议暂时达成,金军退入河北,把河东、山东等地交还给了建国公。随后岳飞命张宪进驻汴梁城,自己则领大军前往应天府,昭告天下,拥立建国公赵昚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岳飞为中路大将军,韩世忠为左路大将军,吴玠为右路大将军。

位于临安府的朝廷自然不肯束手就擒,立刻宣告天下,赵昚谋逆,并劝告岳飞等人不要被赵昚迷惑,现在回归朝廷还可既往不咎。只是岳飞等人把朝廷密令各军回撤的事情也同时公布了出来,这一下临安府大失民心,应者寥寥。

很快,淮东的韩世忠依照协议,放过了窝在淮阳军的金军东路军,并亲自到应天府觐见,以表拥护之意。

不久后,西北屯兵凤翔府的完颜杲接到了军令,主动引军后撤,吴玠也并未阻拦。只是西夏铁鹞子与吐蕃国的战士仍然打作一团,加上后方胡世将态度不明,吴玠不敢轻易离开,派了弟弟吴璘领着西北一批重将前往觐见。

刘锜带领的八字军没有表态,但是他拒绝回军,而是留在了顺昌府,还把已经被强令移到庐州的陈规给接了回来。

杨存中和王德的部队都已经收缩,回到了临安府周围,看样子跟预想的一样,关键时候张俊跟秦桧站在了一起。

其他地方虽然已经派出了联络人马,但路途较远态度还不明朗。这一日,突然有人抬着身负重伤的孔大车进来:“大人,朝廷命令在淮东留守胡纺,领了一支队伍突袭通州商部。不问缘由,无论身份,一律砍杀。”

“什么?海军在干吗?为什么不阻挡?”李天俊大急,赶忙问道。

“陈最将军被关押在临安府,生死未知,军港士卒没有陈老将军的指示,也不敢动手,事先已经被围起来,然后带走了。商部措手不及,死伤大半。后来恰好张青带人从海上赶来,正好碰上胡纺带着人在商部虐杀,与他们大战了一场,杀退了官军,这才救出一些人来。”孔大车大哭道:“只是田主管,田主管……”

“快说,田茗心怎么了?”

“田主管不幸被流矢射中,已然殒命了。”话说完,孔大车再也坚持不住,倒下身子生死不知。白安时急忙命人把他抬下去救治,又把一封带血的书信交给李天俊手中。李天俊攥住书信,闭上双眼,眼泪仍然不住地流出。许久之后,李天俊长叹一声。[哎~人算不如天算。]

半响过后,李天俊勉强回过劲来,打开信观看,原来宇文虚中通过吴激等人探知,在宋的巨大压力下,原本是死对头的金兀术和完颜昌居然联合在一起,拉起了一支队伍悄悄进了大名府,准备趁宋金和议而宋廷内乱之际,突袭汴梁城。

李天俊把情报交给岳飞,岳飞见了也大为吃惊,立刻调派人马侦察并让大军备战。果然,金军不死心,趁宋廷内部纷扰,悄悄进入了大名府。岳飞和李天俊商议后,认为应再给金军一个重重教训。

岳飞留下张宪驻守陈州,又命李兴等人协助建国公驻防汴梁,自己则带领王贵等人尽起本部兵马,先发制人,趁金军不备杀穿大名府,一直杀到了燕京城下。河北诸路民众大喜,又得义军无数,只是粮草开始吃紧。

燕京城下,岳飞怒斥金军的宵小伎俩,鲁王完颜昌目不敢视。乌陵阿思谋被重新启用,到岳飞帐中重新商议和谈之事。这一次岳飞开出了凶狠的条件:一、金向宋俯首称臣,年年供奉军马;二、金退出燕京路、中京路和东京路,此三地不得驻军;三、杀掉金兀术,向宋廷表达歉意。

关键时刻,张俊突然发难,让王德从蔡州出发,偷袭陈州,击破兵少的张宪,随后又在颍昌府将他围困住。义军统领王忠植、梁兴和李兴等迅速联合起来拒敌,并在颖昌击败了装备精良的王德部。王德迫不得已退守蔡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