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床笫之欢 第一章

“呼~”

宽敞的实验室里,陈默闭着眼睛,任由四周狂风大作,大量的记忆融入脑海,这是另一个时空里属于自己一生的记忆,好似过了一生,又好似短短一瞬,陈默再度睁开眼时,也代表着另一个时空的自己已经彻底死亡。

“我的计算没错,果然有气运,小智,建立气运模型!”沉默了片刻后,陈默对着眼前的虚空道。

“遵命,主人!”虚空中出现一处三维立体投影,大量的数据开始不断跳动。

陈默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嫌弃的看着虚拟三维投影,自己的记忆载体,拜了这东西一辈子,造孽啊。

陈默,公元2104年生人,量子力学领域专家,但同时也是时空、精神领域的专家,二十五岁时,通过量子计算机,捕捉到一丝时空虫洞,开始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独属于人类的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就连量子计算机都难以捕捉,并不存在于个人,而是存在于整个人类,属于人类共有。

从那时候开始,陈默喜欢研究古籍,三十岁时,人类破开月球表面,引回大量的未知病菌,导致了灭世灾难,而陈默收集了大量这种属于人类的能量之后,借助这股能量,侥幸没被浩劫波及。

陈默发现这些能量无法用于攻击或防御,但有了它,却能让人趋吉避凶,好运不断,被陈默称之为人族气运,而后借助量子计算机,做出了名为小智的系统。

但随着末世降临,人族的气运大量消失,已经不具备继续供他消耗研究,陈默开始将目光投注到时空虫洞上,将小智的复制体以自己的一部分精神力为载体投入时空虫洞,希望通过时空虫洞,到过去为自己收集人族气运。

气运手机到了,但陈默却惊讶的发现,时空虫洞中多出了一个时空,就是以自己投注精神里的时间为节点,分出一个平行时空,但两个时空最终的终点却还在这里。

这也就有了明太祖意识神游人类历史长河,遇到本尊的事情,人族推演就是陈默在更新了小智之后给精神分身留下的路,让二者精神可以合一。

时空穿梭有个祖父悖论,但如今,这个悖论被解开了,人可以穿越回到过去,但在穿越的那一刻,就会随着那个人的出现,分裂出另外一个平行宇宙,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对原本的时空产生任何影响,很不可思议,但却发生了,这种感觉,像是细胞分裂一样。

“建模完成,主人,这是气运的能量形态。”十八组公式出现在虚拟投影上,陈默皱眉看着这十八道公式,这是气运解析之后的数据模型,但气运的模型让陈默皱眉,按照这个数据模型来计算,不管怎么算,好像结果都是现在的,也就是说,不管怎么发展,都会终结于此,但这不是陈默想要的,他要拯救人族,让人族重新兴盛起来,而不是灭亡。

意念一动,数据开始改建,他试图更该气运公式,但没有结果,却出现一个新的公式。

“解析公式!”陈默看到这个新的公式后,沉声道。

“是对气运的利用和转化,可以解锁一部分人类基因以及制作完美的时空隧道,目前只适合精神穿越,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魂穿。”

陈默点点头:“既然气运不够,那就再收集一些,设法接入卫星,我要挑选合适的人选。”

“请设定标准。”

“需要有能力,但大型基地的不能动,找一些小型幸存者基地,我要基地

床笫之欢,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首领的详细资料。”

“如您所愿。”

很快,一些符合陈默标准的幸存者基地出现在投影上。

陈默看了片刻后,指着一人道:“这个,叶昭,看来快不行了,把他送去三国时代,另外我们的原始时间坐标只能定位三国?”

“是的,目前并无其他时代坐标,但可以推前百年。”

“就三国。”

其实气运最高的不是三国,而是宋朝,只可惜没有时间坐标。

“如您所愿!”

末世下,一处即将被丧尸摧毁的幸存者基地中,叶昭看着密密麻麻的丧尸,绝望的选择了自杀,下一刻,他的精神被捕捉,投入到时空虫洞之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新的平行时空很快生成,但叶昭选择的路线让陈默失望,基本上跟陈默的分身做的事情差不多,但却没做到足够好,而且这个人权欲太大,收来也未必能给自己帮助,唉……

不过气运带来的倒是不少。

陈默与智脑演算数日后,陈默将小智又进行了一次升级,利用气运力量升级之后,小智的功能更强了一些。

陈默想了想:“末世之下,人性太过黑暗,换个方式,探索百年前时代,找寻合适人选投入时空隧道。”

床笫之欢 第二章

王翠翘玉臂舒展,以银钗击石,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些泡在水中大小不一的顽石竟然真的变成了一款乐器般,敲出来的声音动听而有韵律,就连躲在远处的亲卫们都禁不住屏息静气,侧耳倾听起来。

徐晋自觉耳目一新,下意识地坐直了,这曲子的韵律明快而跳跃,让人的心情也跟着雀跃起来,最神奇的是,这乐声似乎能与这天上的明月,与这谷中的溪流相和,情景交融,当真是身心俱畅。。

这时,只见王翠翘一边敲击石头,一边珠唇轻启唱了起来,也不知唱的是什么方言,总之徐晋是听不懂,不过第一串音节唱出后,徐晋便立即起了全身的鸡皮疙瘩,什么叫开口脆,什么叫天籁之音,这就是啊,用一句时髦的话来形容——耳朵都听怀孕了。

“我的个乖乖,五夫人的

床笫之欢,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歌声简直不能太好听了。”赵大头那货抚着自己的大光头,一脸沉醉的表情。

闻声而来的小将刘显等人也是听得入了迷,一个个躲在远处的暗影里,跟呆头鹅似的。

徐晋此时算是听出些门道来,翘儿此时所唱的倒是有点像印地语,风格也有点像,只是由翘儿那金嗓子唱出来,何止动听十倍。

待一曲唱罢,王翠翘又敲了一会旋律才结束了表演,盈盈站了起来甜笑道:“夫君,翘儿献丑了。”

徐晋此时已经使劲地鼓起掌来,一边摇头晃脑地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神乎其技,天籁之音呀!”

王翠翘噗嗤地笑了起来,顿时如春暖花开般好看,得到夫君的夸张,倒是开心得像个小女孩似的。

“翘儿所唱的可是莫卧儿一带的民歌?”徐晋笑吟吟地问。

王翠翘美眸一亮:“夫君如何得知,莫非听过?”

徐晋摇头道:“倒是未曾,猜的!”

王翠翘闻言自是不信,偏就那么巧,一猜就中的,不过她对徐晋层出不穷学识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也不追问,只是点了点头道:“这首确是莫卧儿一带的民谣,翘儿当年游历时听当地人唱过,于是便记录下来,再谱成曲子润色一番,可惜那些手稿如今都丢失了。”说完便叹了口气。

徐晋微笑道:“翘儿那些手稿如今都还在莎车城中,哈斯木献城后,我已命人妥善保管起来。”

王翠翘闻言欣喜地道:“真的?”

“比珍珠还真,这些可是翘儿游历四年换来的心血,本夫君又岂会不珍视之。”徐晋笑吟吟地道。

王翠翘高兴得像乳燕般投入徐晋的怀中,激动地道:“谢谢夫君。”

儿童不宜啊,躲在远处的刘显等人见状赶紧溜了,免得被大帅发现吃不了兜着走。

徐晋搂住王翠翘动人的纤腰笑道:“翘儿真要谢本夫君,不如就免了那诗词吧。”

王翠翘娇嗔道:“那可不能,正所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堂堂大明北靖王更不能言而无信,快快作来吧,可别随便糊弄,即便不如滚滚长江东逝水,也得相去不远才行,否则翘儿可不依。”

徐晋不由苦笑连连,这首《临江仙》可是大才子杨慎毕生的巅峰之作啊,你让我上哪去弄一首水平相去不远的?更何况还是限定诗题的情况下。

徐晋正准备厚着脸皮耍无赖,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或许金老那一首可以借来搪塞一下,水平自是不如杨慎的《临江仙》,但贵在气势和风格跟自己过往的诗作相符,于是便松开搂着王翠翘纤腰的手,在溪边对月踱起步来。

床笫之欢 第三章

案件真相大白。

按晋北朝大律法规,凡牵连科考舞弊大案的,一律斩首。

尽观历朝历代,对科考舞弊的惩罚是非常严厉的。

案情了结了,吕勇、司徒佳儿不敢怠慢,把所得结果以最快的速度上报给朝廷。汇报单上又详细地说明了一些细节,比如证求周延生、闫鸿望的惩罚意见等……

看了奏章,朝廷大怒,当廷传下圣旨,把参与舞弊案的所有人员,立斩示众。

消息很快传递下来,吕勇把这些参与者收监待斩。但,圣上没有提到如何惩治周延生和闫鸿望。

吕勇与公主商量,看如何处置他们俩。

司徒佳儿道:“此是大事,还需再查一下,如果周延生真的没有参与此事,咱们可以写封建议书,替周延生美言几句,力求宽恕。”

吕勇当然同意公主的见意;说心里话,他本不想把事儿做得太绝;周大广无疑是死定了,如果再把周延生牵扯进去,弄不好还会处以极刑,那是他吕勇不想看到的。

他是有后顾之忧,他不能不考虑周延生与宰相潘安锋的这层关系。

思前想后,吕勇伏案写了份加急文件,大意是周延生没有参与此案,而且至始至终都很配合,给案件的侦破提供了不少便利等。

就在提斩周大广、陆小四、吴大五等人时,周大广忽然说他有遗留案情要交代!

行刑官道:“死到临头,还有什么话要讲?!”

周大广道:“我要见吕大人,我有重要案情要供。”

行刑官马上汇报给了吕勇。

……

周大广下跪道:“吕大人,我……我知道错了!看在我义父的份上,您……您老人家求皇上饶我一命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