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林小喜17|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我叫林小喜17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叫林小喜17 第二章

所有人都从玉枢界逃离了出来,离恨天上风冷似霜,天域裂痕仍在蔓延,归思却和羽逸风护着皇甫心儿等众人往更远的地方而去,天帝也施展神通,带着所有人离开。

但却在这时,后面的天域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天穹之上,像是绽放出了万丈霞光,将整片漆黑如墨的天空,映得宛如白昼一般明亮。

“萧尘……”

皇甫心儿胸口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竟仿佛是与萧尘那久日不曾发作的绝情咒,在刚刚那一刹那,像是又忽然刺痛了一下,转过身去,只见整个玉枢界都崩塌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万丈光芒,照亮了整个黑夜。

“萧尘……”

素怜月几人亦是相继失色,李慕雪更是脸色煞白:“萧大哥……”

“快走!”

归思却瞬间施展出了无天领域神通,将众人护在其中,然而玉枢界崩裂的力量太强,仍是将所有人一齐震离了数十里远。

“萧尘……不,他还没有出来!”

皇甫心儿转身欲往回去,然而整个玉枢界崩塌的空间力量何其之强?她这一过去,纵然有着巫山神女的灵力,也非得一瞬间灰飞烟灭不可,慢说是她,便是天帝佛祖的真身来了,也不可能过得去,一旦靠近,难逃灰飞烟灭。

归思却伸手将她一拦,望着那持续不散的万丈光芒,摇了摇头:“回不去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着玉枢界崩塌后那万丈光芒,李慕雪已是泣不成声,羽逸风将她扶着,看着那崩塌的玉枢界,两眼也变得通红,一遍遍喊着萧尘的名字。

冰冷的天域,却没有传来任何回应。

“轰隆!”

又一声巨响,整片离恨天域也震荡了起来,天帝双眉微微一皱,玉枢界崩塌,离恨天也快封死了,所有人必须马上出去,否则一旦离恨天封死,谁也出不去。

“此处即将封闭,所有人全部离开!”

天帝脸上神色凝定,语气间更是不容置疑,皇甫心儿脸色微微一变:“等等!他……他还没有出来!”

此言一出,所有人心情都变得颇为沉重,刚刚玉枢界崩塌,化作那万丈白芒,没有人出得来,没有人能活下来,即便是天帝和佛祖,也不可能逃离一方崩塌的天域,因为玉枢界是一个独立的世界,这个世界已经没了,里面的人,如何活下来?没有任何人能够在一个消失的世界中存活下来,因为这是……天地法则。

这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上次天衢崩塌,萧尘能够活下来,毕竟天衢终究属于仙界,而非一个独立的世界。

“轰隆……”

离恨天震荡得越来越凶猛了,天帝脸色微微一变,不能再迟疑下去了,正待施法带人离开,然后封闭离恨天,便在此时,皇甫心儿也一下运转起了神女灵力,竟是要阻止他。

“你做什么?”

天帝向她疾视了过来,皇甫心儿眼神凝定:“他还没出来,我不会让你封闭离恨天!”

“你……”天帝脸上有些难看,但毕竟又是刚刚萧尘为众人争取时间,若非是萧尘的话,刚刚没有任何人能从玉枢界逃离,甚至六界之隙也将崩塌。

眼见离恨天震荡得愈来愈厉害了,归思却忽然趁着皇甫心儿不备,一下封住了她的功力,皇甫心儿脸色微微一变,不解地道:“你做什么?你不是他的朋友吗……”

归思却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有些痛苦,摇头道:“抱歉,我答应过一尘,要带你们安全离开……”话一说完,正待施术带所有人离开,旁边镜花月却惊呼了出来:“等等……尊上你看!”

归思却也在这一刹那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转身望去,只见玉枢界那边方向,那一道万丈光芒的中心,仿佛出现了一道影子,而那道影子竟像是一棵树,一棵白色的树。

“那是……”

所有人皆屏住了呼吸,众人都以为那树影应当是玉枢界里面天衍树的影子,但是玉枢界已然崩塌,天衍树又怎会存留下来?

没有人知道那树影是什么,但许多人却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了一丝异常强的气息,那丝气息一闪即没,但却仿佛超越了天地法则的力量,不受天地法则约束,气息一闪即没,树影也只存在了短短片刻,然后消失了。

“轰隆!”

离恨天震荡得越来越厉害了,归思却脸上异色一闪而过,看着皇甫心儿道:“一尘他……不会有事,走!”说罢,施术带着所有人离开了即将封闭的离恨天。

这一晚,离恨天上的万丈光芒持续不散,仿佛一轮太阳,将漫漫寒夜变成了白昼,那是玉枢界和三皇大阵最后的力量,在修复着六界之隙。

“是不是……又少了一个喝酒的人。”

神魔渊,百花谷里,花玉瑶坐在昔日与萧尘共饮的亭中,望着那天穹之上的光亮,手里还握着一杯,将尽未尽的酒。

六界之隙慢慢修复,天界停止了震荡,人界也慢慢停止了震荡,白光笼罩着整个人间,山峰不再崩塌,大地也渐渐稳定了下来,余下的人,都活了下来。

湮灭,就这样过去了,但是这次湮灭之劫,天地产生的“裂痕”,这些“裂痕”,需要多久才能修复?只有借助无边无尽的灵气。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唯有以所有人的灵力与天地间的灵气,才能逐渐修复天地的裂痕,否则下一次湮灭,不知何时又会到来。

所以,无论天界的人,亦或是人界的人,每个人的灵力,都将逐渐贡献一部分出去,用以修复天地裂痕,这是天地自然法则,周而复始,没有人能够逃得过,如同湮灭将至未至之时,修为高的人,都将被天地法则禁锢在一个平衡点。

……

两年后,凌霄殿上,天帝正襟危坐,气势威严,看着徐徐进来的太白星君,问道:“如何?”

“回天帝,皆已按照天帝吩咐办妥。”

“恩……”

天帝微微颔首,望着殿外叹道:“昔日三界得以周全,皆是玄女与三皇族,以及下界司天与灵寂间这七千年之功。只是众生需要一个交代……明日,你便安排三皇族去鸿蒙古地吧,那里盘古之气充足,于他们恢复神力有益。”

人界,灵寂间与司天都没有事,只是这次大劫,众生需要一个理由,故而天帝拟了一份御书,让太白昭告下界。

而无妄界大地灵脉将竭,天帝也从人界划分了一条灵脉至无妄界,令魔族不得再侵犯人界,至于司幽,甘愿受罚,神魂被天帝设下一道封印,禁锢在了幽冥殿下。

此后第三年,六界之隙渐渐得以修复,三界逐渐恢复秩序,归墟界再次被禁锢,无人能够从里面逃出来,至于萧尘,依旧无人知其下落,天帝遂又追封其“青莲天尊”,并令太白亲自下界,去到风云不动城,送上一枚“天尊令”,从此风云城,将受天界庇佑。

我叫林小喜17 第三章

“走了走了,时辰不早,良生不必相送。”

蝉鸣恼人,一阵接着一阵回荡周围延绵苍翠林野。

高耸的山门后,铺彻的青砖小道延伸而出,一行人前后簇拥走到山门下,不到四尺的身形,扛着金箍棒回头朝后面为首的书生,拱起毛茸茸的手掌,“待为兄西行之后,再回来探望,庄上小住几日,到时候,你可要带俺去人世间繁华好生看上一看。”

风吹过林野,沙沙的轻响里,山道上方,脱去麒麟氅,一身青衫白袍,腰悬轩辕、昆仑镜的书生,迈着步子来到猴子面前,拱手躬身。

“弟,等候兄长归来。”

一侧,红怜端了酒水走到旁边,送行总是需要备上践行酒,陆良生托起宽袖,端起酒杯:“兄长西行,路途遥远,略备薄酒,为兄长践行!”

对面,孙悟空接过女子递来的杯盏,低头闻了闻,嘿笑起来:“不如天上琼液,不过当喝得!满饮!”

“满饮!”

陆良生跟着笑起来,托袖仰头喝尽,随后又断了第二杯,目光看去那边的猪刚鬣,以及法海、背经文的大汉,那边红怜正要递给和尚,忽然手一收,“大师,你是出家人,不能喝酒,用茶吧。”

“.....

我叫林小喜17|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法海难得被刚才结拜一幕感动,刚伸去接酒,听到这声话语,顿时无语的看着重新端来的茶杯,默默的端在手里,便与那边的陆良生喝尽。

随后又说了些关于西行路上的话语,猴子扛着棍棒头也不回的走下山去,猪刚鬣留在原地,看着书生片刻,点了下头,随意的拱拱手,便跟着转身离开,挺着敞在外面的肚皮,挥舞长袖,洒脱的哼着从红怜那学来的小曲儿跟在后面一摇一晃下去山道。

“公子,他们走了。”红怜轻柔提醒一句。

那边,陆良生看着长长的石阶,以及渐渐远去的一行身影微微出神,好半晌回过神来,抿了抿嘴唇,轻笑出声。

“是啊,我们也该走了。”

低声的开口,握去身旁女子的手,之前还不觉得,眼下真要该离开的时候,心里那股藏起来的不舍涌了出来。

“红怜,去收拾一下东西。”

听到公子吩咐,红怜也有不舍的望了眼周围景色,乖巧的点点头,飘去阁楼,陆良生偏过目光看去那边的栖幽。

“我要离开了,你呢?”

“老妖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栖幽上来就抱住陆良生胳膊,说了一句时,连忙补充:“还有我妹妹!”

那边,清风明月对视一眼,也举起手来。

“师尊(先生)还有我们,天上我们还没见过,肯定很美,到时候师尊有了府邸,我们还可以给您当童子!烧个炉子,看管丹房也可以!”

柔和的阳光照过俊朗的脸侧,陆良生看着他们不由勾了勾唇角,心里有着暖意浮上来,摸着两个小人儿头顶,点了点头。

“好,就带你们一起离开,不过你们要进为师那本《山海无垠》里才行。”说着,目光从两个孩童、栖幽身上挪开,看去阁楼门口,红怜收拾了行囊,拖着书架出来,还在朝四下张望,过来时,问道:“公子,还有其他需要带走的吗?”

陆良生皱起眉头,跟着望去四下,口中说出“容我想想”时,书架里陡然一阵白光绽放,照出隔间栅栏,一阵黄沙飞旋,弥漫的沙尘里露出魁梧的身形轮廓。

“公孙獠?你不是去西北大漠了吗?”

看清那人,陆良生都有些诧异,那边挥手收去黄沙的白狼妖王疑惑的看来,摊开手:“本王何时说过要去大漠?只是闲的无聊,钻去你这本书里,游览一番画里的世界,还别说,里面还挺有意思,哎,对了,老蛤蟆呢?”

旁边,聂红怜瞪圆眼睛,这想起自己感觉还有什么忘记了,抓住书生的衣袖,忙说道:“呀.....妾身就说少了什么,蛤蟆师父还没回来!!”

“师父.....好像还在林子里睡觉......”

被结拜、送行耽搁一下,陆良生也这才想了起来,皱起眉望去山门外,此起彼伏的蝉鸣还在持续,微微倾斜的阳光照去不远的山麓,斑驳阳光的林间大青石上,白花花肚皮起伏的蛤蟆忽然睁开眼睛,一下翻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去天色,猛地瞪大。

“坏了!”

一个翻身跳起来,跃去下面匍匐的老驴头上,使劲扇了一蹼。

“还睡,这头懒驴,快些驼老夫回去!!”

老驴慢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向上翻了翻眼,不屑的喷了一口粗气,舒缓的伸了伸筋骨,这才甩着尾巴慢慢走动,气得蛤蟆抓着两耳,大叫:“那边结拜怕都结束了,升仙了,你家主人就上天了!!”

听到这话,慢走的驴身一僵,甩动的尾巴都悬停下来,下一刻,还未落下的蹄子触及地上的一瞬间,唰的彪射而出,直接化作一道残影卷起长长的烟尘俯冲下山麓,蛤蟆道人扒拉着两只驴儿,身子飘在半空,脸颊都被风吹的凹了进去,长舌拖拉在唇外飘荡,声音断断续续。

“慢点、慢点.....哎哟哟哟......”

迈开的蹄子卷起了电光,冲下山脚,迎面看到一行四道身影也都不避让,风驰电掣般从旁边直接掠了过去,激起的风浪吹的袈

我叫林小喜17|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裟翻涌扑在法海脸上,背着经文的大汉原地打转,一屁股坐到了地面,猴子放下手,看到过去的残影,嘿笑了声:“那蛤蟆竟会骑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